黑死病是全球化的副產品,卻造成東西貿易衰退

黑死病是全球化的副產品,卻造成東西貿易衰退
Photo Credit: L. Sabatelli@Wikimedia Commons CC BY 4.0 Design: Alex La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東西貿易的擴大使黑死病變成全球疾病,但全球的貿易也在黑死病之後經歷重大的變化。全球化的副產品——黑死病,造成全球化衰退,這個事實未嘗不是歷史的反諷。

文:宋炳建

是什麼將他們逼向恐怖死亡?——蒙古和平時代,東西貿易使疾病散播全球

長久以來,瘟疫是跟隨人類、折磨人類的災難。最具代表性的瘟疫是1340年代橫掃歐洲的黑死病,約有三分之一的歐洲人口因為這場無情的疾病喪命。黑死病猖獗過後,許多畫家繪畫聖巴斯弟盎的故事。我們來看看其中之一,安德烈亞.曼特尼亞(Andrea Mantegna,1431~1506)在1450 年代的作品(圖4-3)。這幅畫以細膩的畫法勾勒聖巴斯弟盎被綁在羅馬式拱形建築物的柱子上,全身是箭,表情痛苦的模樣。

p_54圖4-3_安德烈亞.曼特尼亞ï¼
Photo Credit: 本事出版
圖4-3:安德烈亞.曼特尼亞,〈聖巴斯弟盎〉,1450年代後期。

黑死病從1347年開始在黑海的貿易港卡法猖獗。當時的卡法是因地中海貿易而繁榮的意大利商業城市熱那亞的貿易基地,熱那亞把從東方進口的辛香料、織物等賣到全歐洲賺取厚利。熱那亞和威尼斯是當時引領意大利鼎盛時期的兩大支柱。

1347年欽察汗國(蒙古帝國的四大汗國之一,成吉思汗的兒子朮赤和孫子拔都1243年在西西伯利亞的吉爾吉斯草原和南俄建立的國家。14世紀前半期為全盛時期,1502年因莫斯科公國而滅亡)的札尼別可汗帶領蒙古軍,包圍熱那亞人防守的卡法,等待攻擊命令。就在此時,蒙古軍陣營發生了瘟疫。判斷無法戰鬥的札尼別可汗把屍體放入投石機,丟到城內後就撤軍,算得上是生化戰爭的始祖。被投石機丟過來的屍體感染的熱那亞人,在不知道被感染下搭船到西西里島和地中海沿岸,黑死病便開始在歐洲流行。瘟疫以驚人的速度擴散,不到五年就席捲歐洲大部分地區。

黑死病的真面目一直到19世紀末才揭開。鼠疫桿菌(yersinia pestis)藉由棲息在黑鼠這種齧齒類身上的跳蚤傳染給人類,因此得名。也有人主張這和透過跳蚤咬過的傷口造成淋巴結病變的「腺鼠疫」不同,是透過人類呼吸感染的「肺鼠疫」病種。支持這種主張的是黑死病的傳播速度極快,而且連沒有老鼠棲息的冰島地區等地也有發病案例。

黑死病把世界弄得天翻地覆。在家人與鄰居瞬間就因病死亡的殘酷場景面前,人類的反應千姿百態。有些人不顧感染危險,獻身照顧患者。反之,有些人嚇得拋下父母子女逃命。有些人虔誠地向神祈禱,有些人沉溺於及時行樂。有人認為這是神發怒的結果,因此屠殺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的猶太人,有人認為關緊門窗待在家中,邪惡氣息就無法進到屋內,還有人相信燃燒香味濃烈的藥草就能有效防疫。

在史無前例的大災難中,宗教也走向極端。當時特別流行「鞭笞苦行」(Flagellation),鞭笞原本被部分禁慾的宗教團體用於懺悔,後來鞭笞苦行演變成在多個地區巡迴,變成公共集會形態。雖然在黑死病之前,以意大利為中心的地區就有鞭笞苦行風俗,此時再次受到世人的矚目。尤其這次不僅是南歐,北歐和中歐都出現爆發性傳播力量。

按照在德國與荷蘭赫赫有名的鞭笞苦行團「十字兄弟會」(Brothers of the Cross)的慣例,他們將耶穌的一生換算為一年一天,三十三天半內每天移動到不同的地區舉行儀式,一天跪坐在地上兩次,懺悔自己犯下的罪,鞭笞到流血為止。圖4-4描繪部分的荷蘭鞭笞苦行隊伍,手持鞭子一邊打自己一邊前進的場面。鞭笞苦行一發不可收拾地擴散開來,教皇下令禁止鞭笞但熱潮持續,甚至因此宣布鞭笞苦行和異端有關聯。

p_57圖4-4 〈荷蘭的鞭笞苦行隊
Photo Credit: 本事出版
圖4-4:〈荷蘭的鞭笞苦行隊伍〉,1349年。
p_59圖4-5 預防瘟疫的醫生服。
Photo Credit: 本事出版
圖4-5:預防瘟疫的醫生服。

當時的醫學對克服黑死病有多大的幫助?和現代能夠指望的水準相差甚遠。例如,歐洲最具權威的醫學機構巴黎醫學大學表示,土星、木星和火星在水瓶座交集是黑死病的根本原因,行星交叉時被污染的蒸氣隨風散開造成黑死病。另一方面,醫生為了預防被患者感染,研發獨特的服裝,如圖4-5所示,鳥喙面具和覆蓋到腳裸的長袍,用帽子和手套包住全身的服裝。面具的鳥喙部分放入沾有香料或食醋的布,以防邪惡氣息傳播。眼睛的部分裝上玻璃鏡片,避免接觸。日後變成派對服裝而留下的這套古怪服裝,便是當時黑死病醫學水準如何的歷史證據。

研究現代醫學歷史的學者己確認,黑死病原是中亞的當地疾病,中世紀時歐亞大陸東西貿易活躍,隨著人類、家畜、物資的頻繁移動,齧齒類的棲息範圍也隨著通商路線擴大。這是黑死病變成大流行病的背景,換句話說,黑死病是全球化造成的意外副產品。

成吉思汗建立的蒙古帝國,對當時的全球化發展貢獻良多。蒙古建立了從朝鮮半島到黑海的大帝國,實施開放的對外政策,建造驛站制度等有利於振興貿易的基礎設施。威尼斯商人馬可.波羅和摩洛哥穆斯林旅行家伊本.巴圖塔都認為,蒙古帝國擁有最適合人類和商品移動的制度。受蒙古帝國的制度、秩序和常規影響廣泛的「蒙古和平」(Pax Mongolica)時代的真正價值,正是加速全球化的發展。

如果說東西貿易的擴大使地區疾病變成全球疾病,那麼很難將黑死病視為只在歐洲猖獗的疾病。最近的研究顯示,黑死病發生在歐亞大陸全境。1330-50年代之間,中國曾發生大規模的黑死病,印度和西亞的貿易港、伊斯蘭聖地麥加,都有大量人口因黑死病喪命。

全球在黑死病之後經歷重大的變化。西歐的封建領主和教會之間的統治權,產生巨大的裂痕,農奴反抗的結果便是開始擺脫身分制度的枷鎖。在大領主統治權強大的東歐,反而因為強力的壓迫政策,強化農奴制度。這是西歐重組為先進地區,東歐轉為落後地區的過程。另一方面,隨著曾是東亞全球化中心的元朝帝國衰落,歐亞大陸的東西貿易也跟著萎縮。全球化的副產品——黑死病,造成全球化衰退,這個事實未嘗不是歷史的反諷。

相關書摘 ▶印度鐵路的利益流向何方?殖民地印度強迫性全球化的結果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讀畫搞懂世界經濟史:22個主題,看見全球貿易是如何進化的?》,本事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宋炳建
譯者:林芳如

現代經濟體系的樣貌,是如何打造出來的?有圖有真相,最難懂的人類經濟活動,都能在畫作中看出歷史脈絡!

「全球化」就是地球縮小了,而我們卻生活在更複雜交織的世界裡,但是你知道嗎?「全球化」並非直到近代才初次發生的現象,從張騫出西域、大航海時代,到工業革命、萬國博覽會……,過去曾有多次全球化快速發展的時期,也有全球化衰退的時期。不變的是,人們踏出的每一步,都在形塑今日全球化貿易交流的面貌。

三星經濟研究所人氣講師宋炳建,將透過22個主題事件、數十張畫作,找出隱藏在古畫中的諸多暗示,帶你審視世界史的各個層面,從創造東西合併文化的亞歷山大大帝,到20世紀商業化的聖誕老人,介紹國與國之間的文化、政治、貿易交流如何影響全球化興衰及經濟潮流。

讀畫搞懂世界經濟史
Photo Credit: 本事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