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繩走私女王夏子》:戰後八年間,一個嬌小女性率領一群彪形大漢的傳奇故事

《沖繩走私女王夏子》:戰後八年間,一個嬌小女性率領一群彪形大漢的傳奇故事
Photo Credit: Public domain in the U.S. federal government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那個時代,夏子以僅約一百五十公分高的矮小身形率領一群彪形大漢的故事,彷彿像是與那國島傳說中的女性「參亞依・伊索巴」的傳奇;但這一切並不單單只是傳說。

文:奧野修司

知道「夏子」這個名字,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我記得,沖繩縣終於放棄在石垣島白保村建設新機場之後,過了好一陣子,島內依然因為諸多事端而騷動不已。

那天,一早就開始下著雨。

晚餐後,我漫無目的行走在舊市街的蜿蜒小巷中,偶然發現一間觀光客絕對不會靠近的老舊小酒館。我彷彿像是被牽著手似地鑽過了暖簾,進到裡頭才發現,客人居然全都是老爺爺和老奶奶的「團體」。在像是被狐狸給迷住了的氣氛下,我在角落找了個位子坐下,拘謹地喝起泡盛。過了一會兒,在不經意間,「夏子」和「黑市」之類的字眼傳入耳朵,誘發了我的好奇心。我於是開口詢問,立刻就有位老先生宛如炫耀著自己年輕時的戀人似地說道:

嘿嘿,夏子啊,那可是黑市買賣的老大喲。不管做什麼事都是第一名的。夏子一聲令下,就算是大男人,也大氣都不敢吭一聲,只敢小小聲地連連應「是」呢。那可是女中豪傑之中的女中豪傑喲!

事實上,那個時候我完全不知道沖繩曾經有過一個近乎可以稱之為「大走私時代」的年代。所以,我一邊聽著他們談論「黑市買賣的老大」,心中一邊想著應該是黑道老大吧。

「嗄?我第一次聽到曾經有過什麼黑市的時代呢!」

我這麼一說,當下他們便招了招手說:「不知道的話,就告訴你吧。」我本來以為會聽到一個類似日本版的教父傳說,但是才聽了一會兒,我便興奮地站了起來。

「那個時代啊,應該是所有的人都參與了黑市買賣喲!如果有人說他不知道什麼黑市買賣的話,那傢伙肯定是在撒謊!」

「您說的那個時代,是什麼時候啊?」

「二次大戰結束之後的六年間,不對,應該有七年吧。那個時候,本來可是慘到把可樂瓶對半切開拿來當杯子用的地步呢,因為沖繩什麼都沒有了。但是為了活下去,就想要有鍋碗瓢盆,也想要吃白米飯,也想讀書。如此一來,也只能從有的地方弄回來了。那就是走私呀!而夏子就是其中最了不起的大人物了。」

光是將夏子的名字掛在嘴邊,似乎便讓老人家們回想起已經遺忘了許久的熱情。他們的言語激動,但對於夏子的來歷卻一無所知。那天晚上所聽到的事情,只有她出生於糸滿,是一名三十多歲、個子嬌小的美麗女性而已。

「那可是一艘很小很小的船呢!她就搭著那艘小船,渡過鯊魚(saba)成群結隊游來游去的大海喲!一個浪頭湧過來,說不定船就會沉沒、被大浪吞噬,但她卻一點也不害怕⋯⋯不管曾經遇過多麼可怕的事,一旦賺到了大錢,就還會想要再去。那個時代,光憑一己之力,就能赤手空拳成為大富翁,而且最美好的是,讓人充滿了無限的夢想啊!」

相較於老是將無國界之說掛在嘴邊,實際上卻一點也不無國界的「現代沖繩人」(uchinanch),這些老人家們反倒是更顯得無國界。

他們懷念地稱作「景氣時代」的那個年代,大約是從一九四六年(昭和二十一年)到一九五一年的六年之間;整個沖繩彷彿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狀態,是個從小孩到老人全都和走私沾上了邊的異樣時代。雖然在混亂、騷動、欺瞞、陰謀之中度過每一天,但那也是個冒險的時代。是一個無人管束,只要擁有才略和膽識,任何人都有機會賺大錢的時代。被他們稱為「女老大」的夏子,並不是特殊的、高高在上的人物;相反地,夏子可說是那個「貧窮卻充滿了夢想」的時代裡所有人的典型代表。

或許是在敘述夏子的過程中喚醒了過去的記憶吧;他們皺巴巴的臉皺得更厲害了,對我展露出神采奕奕的表情。

那是比我從前所遇到過的任何一個沖繩人都還顯得更為光彩奪目的表情,之後也一直在我的腦海中徘徊不去。那個表情,到底意味著什麼呢?

我突然閃過一個念頭,那個表情會不會就是是意味著「沖繩世代」(世uchinyo)呢?沖繩曾經有過「唐世代」、琉球處分之後的「大和世代」、二次大戰戰敗後出現的「美國世代」,以及再度回歸日本之後的「大和世代」。但那都僅僅是受制於各個時代的統治者翻弄之下的結果——沖繩被認為並不曾擁有過屬於自己的「沖繩世代」。然而,不受制於人,也不假借他人之手,但憑一己之力對抗占領沖繩的美軍,將自身所擁有的能量發揮到淋漓盡致以求生存的走私時代,不正就是「沖繩世代」嗎?

在那個時代,宛如金字塔般散發著耀眼光芒的人,就是夏子。她以僅約一百五十公分高的矮小身形率領一群彪形大漢的故事,彷彿像是與那國島傳說中的女性「參亞依・伊索巴」的傳奇;但這一切並不單單只是傳說,這群彪形大漢不但折服於夏子的手腕、膽識以及情報收集能力,甚至於對她懷抱著敬畏之心。


出了沖繩的那霸機場之後右轉,沿著國道三三一號南下二十分鐘,就會看見以「糸滿海人」聞名、人口五萬七千人的糸滿市。據說,夏子就誕生於此地。

二次大戰結束後,有一段短暫的時期,糸滿市成了沖繩最大的都市,甚至還曾經被人們稱作大糸滿市;自那個時期開始,整個沖繩便開始迎接變身成為走私之島的異樣時代的降臨。然而,從現今蕭條的商店街,根本無法想像曾經有過那樣一個時代。

導致沖繩走私活動如此熱絡的原因,出自於美軍粗糙的占領行政管理。雖然稱之為走私,但他們所運送的主要物資,不過是米、麵粉、鍋、釜之類與生活直接相關的物品而已。

一九四五年(昭和二十年),被稱之為「鐵之暴風」的沖繩島戰役結束之後,沖繩成了國破山河也不在的悲慘世界。沒有穿的、沒有吃的,連住的房子也沒有了。

與此同時,因為原本假想將攻奪日本本土,所以美軍在沖繩和菲律賓囤積了龐大的物資。占領沖繩的美軍,大約是認為將這些物資分給沖繩的居民食用就足夠了吧。然而,不僅配給的物資分量不足,且最初的數年間,配給的是麵粉而不是米。此外,在無鍋、無釜的狀態下,居民想維持最基本的生活也無能為力。而另一方面,素有蓬萊島之稱的富裕台灣島就近在咫尺。雖說台灣也遭到空襲,但還不足與沖繩的慘烈境遇相提並論。

如果台灣有多餘的物資,那麼運送到食物匱乏的沖繩來就行了。會有這樣的想法是很自然的事,但是占領沖繩的美軍卻不這麼做。同盟國軍事占領下的日本海外貿易,雖然是「各國政府之間的交易」;但是相對於日本本土早已移轉到以民間為基礎的情況,沖繩不僅所有的生產手段均被破壞殆盡,而且至一九五〇年十月為止,實際上超過五年以上被禁止對外貿易,可以說是處於鎖國的狀態。此外美軍還將琉球群島劃分為沖繩群島、宮古群島、八重山群島、奄美群島等四個行政區,於各地設置獨立的政府機關,並且對於各個群島之間的貿易也採行許可制度。

在人們飽受饑饉之苦,卻控制糧食移動的扭曲狀況下,自然而然地就會產生走私行為。交易的形式,是所謂「以物易物」的物物交換,然而沖繩並沒有可以與外界交換的物資。於是,他們便從保管物資的美軍基地偷出所有能夠到手的物品,稱之為「戰果」,並將其對外輸出。裝載著這些戰果的船隻,若無旁人地往來於台灣、香港、澳門、上海、與那國、口之島、鹿兒島、神戶、橫濱,和東海與太平洋之間。

過去琉球王國曾經有過一個被稱之為「大航海時代」的年代。據說,從十五世紀到十六世紀初期,為了和福州、廣東、安南(越南)、暹羅(泰國)、呂宋島(菲律賓)、雅加達進行交易,琉球的帆船巡航於東亞的汪洋大海中,猶如航行在「海上絲路」之上。經過了大約五百年之後,到了二十世紀中葉,運送黑市物資的船隻,亦宛若描摹著這些航線,馳騁於大海之上。這些航線的中心點就是糸滿;而活躍於走私活動之中的,就是被稱作「無國界之民」的糸滿海人、以及他們的妻子。

那是個用自己的性命作為擔保、以違法的走私度日的時代,出乎意料之外地,也是一個被美國視為「純樸且容易控制」的沖繩人,顯露出他們所隱藏的過人膽識與難以駕馭之處的時代。

被眾人親暱地喚為「夏子」的金城夏子,就是一位幾乎在沖繩孕育出走私時代之際,便同步嶄露頭角的女性。

雖然在美國軍政府的統治之下,走私是屬於違法的行為;卻是人們在被燒成焦土的沖繩島上,為了活下去所不得不選擇的手段;而夏子便是一個甘願為此信念而觸犯法律的人。

儘管夏子所展現出的旺盛活力,已到了被美國軍政府視為走私首領的程度,然而,幾乎是在與走私時代壽終正寢同一時刻,年僅三十八歲的她,便離開了這個世間。她果真就像是一位為了走私而誕生的女性。

若是在二次大戰結束時已經年滿二十歲以上的沖繩人,應該幾乎沒有人不曾聽聞過夏子這個名字。儘管是一位如此著名的女性,但是記載沖繩戰後歷史的書籍當中,完全不曾出現過夏子的名字。我雖然從沖繩的縣立圖書館一直搜尋到縣公文書館,但是完全找不到任何關於夏子的紀錄。

夏子璀璨奪目的光輝,僅僅在戰後短短的八年間閃耀,這位女子在綻放出瞬間光芒的同時便離世而去。雖然人人盡知夏子之名,卻不可思議地未曾在資料中留下記載;原因應該是夏子去世得太早,以及走私一詞會令人聯想到反社會行為,因而無法被坦然地公諸於世吧。與走私時代同時英姿颯爽登場的夏子,是風靡那個時代的「大明星」,卻逐漸從現在以及和她活過相同時代的人的記憶之中,消逝而去。

夏子的時代之後,經過了半個世紀以上,沖繩人的性格幾乎都是爽朗之下卻隱約地喪失了某種自信也缺乏雄心。我認為,在那道深淵之中,飄浮著對於未曾擁有過「沖繩世代」的失落感。他們甚至不知道曾經有過那樣一個時代。沒錯,他們不知道在半個世紀之前,曾經出現過「沖繩世代」⋯⋯。於是,他們也不知道曾經有一位名為夏子的女性,盡情馳騁於「沖繩世代」裡⋯⋯。

我在追尋夏子的足跡的同時,不斷地尋思著,是否能夠再一次喚醒那個在戰後猶如幻影般驟然乍現的「沖繩世代」呢?然而,現在的糸滿,哪裡都看不見夏子的痕跡。我所能做的,也只有到處尋訪那些與夏子一起歷經過那個時代的人,織起他們的記憶罷了。

據說,在糸滿如果不知道商家名號的話,就沒有辦法找人。連夏子娘家的商號是「太蕗葛屋」和夫家商號是「依努美」都不知道的我,一開始就飽受挫折。然而我也沒有其他辦法,只能從夏子誕生的這個糸滿開始起步。

在陰曆五月四日舉行龍舟競賽的那一天,佇立在糸滿漁港前的我,向舊市街邁開了尋訪夏子故事的第一步。

相關書摘 ▶《沖繩走私女王夏子》:她究竟如何籌措到足以買下一整輛貨車的砂糖的資金?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沖繩走私女王:夏子》,聯經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奧野修司
譯者:黃鈺晴

奧野修司的《沖繩走私女王:夏子》,是描述二戰結束後日本被盟軍占領時期,發生於琉球與台灣、香港間走私貿易的故事。本書故事主角是一位在戰後初期名聲響遍琉球、八重山、與那國島、台灣甚至香港,被稱為「走私女王」的沖繩傳奇女子——夏子(ナツコ)。夏子出生於1915年6月20日,戶籍登記在沖繩縣島尻郡糸滿町,18歲時曾前往菲律賓的馬尼拉投靠兄姊,販魚為業。

在糧食及生活必需品短缺的情況下,夏子利用易貨貿易的方式,以與那國島為轉運中心,北向奄美群島、九州鹿兒島、宮崎甚至北達神戶、橫濱,南連八重山列島、宮古島、石垣島、台灣、香港、澳門甚至上海等地進行走私貿易。當時夏子曾來台進行走私貿易,但落腳何處?與哪些人接洽?而傳奇性的台灣人金主——鳳梨產業開發商林發——又在夏子的走私冒險裡扮演了什麼樣的重要角色?

引人入勝的是,由於夏子所進行的走私貿易範圍幾乎涵蓋整個東亞,因此必須面對沖繩美國軍政府和台灣國民黨政府的走私查緝,同時必須克服戰後所出現的「國境線」問題。夏子甚至遊走於中共、日共、沖繩人民黨等各國家或地區政黨,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位沖繩奇女子是如何聚眾結黨?如何經營「走私貿易」?她的真實面貌到底如何?

夏子
Photo Credit: 聯經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