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翼殺手》小說選摘:仿生人面對共感測試時,為什麼會無助地彈來扭去?

《銀翼殺手》小說選摘:仿生人面對共感測試時,為什麼會無助地彈來扭去?
Photo Credit: Taka Umemura@Flickr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脫逃的人型機器人殺了自己的主子,智力超越許多人類,不把動物看在眼裡,不具備同情共感的天賦能力,不會為其他生靈的成功高興,也不會為其他生靈的挫敗悲傷—對他來講,這就是惡煞的化身。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菲利普・狄克(Philip K. Dick)

「怎麼了?」瑞克不寒而慄地問道。局裡一等一的賞金殺手昨天還好好的,一天忙完之後,照例開著他的懸浮車呼嘯而去,直奔擁擠的諾布山高級住宅區,回到他住的大樓。

布萊恩特回過頭來,喃喃說著九點半戴維辦公室見什麼的,自顧自走了,留下瑞克一人站在那裡。

瑞克走進自己的辦公室,聽到背後傳來祕書安.馬斯登的聲音:「狄卡德先生,你知道霍頓先生怎麼了吧?他中槍了。」她尾隨他走進那間滯悶的密閉辦公室,把空氣清淨機打開。

「是喔。」他心不在焉地回應。

「一定是其中一部羅森企業新上市的仿生人,這一型聰明絕頂。」馬斯登小姐說:「你讀了他們公司的產品手冊和規格表沒有?他們現在用的連鎖六型人造大腦,可以選擇的組成零件多達兩兆,神經傳導路徑則有一千萬種。」她壓低聲音。

「今天一早的視訊你沒接。魏爾德小姐告訴我,總機準九點接通的。」

「外面打進來的?」瑞克問道。

馬斯登小姐說:「布萊恩特先生打出去的,打到俄羅斯的全球警察聯盟,問他們要不要對羅森企業的東方代表正式提出書面投訴。」

「哈利還是想把連鎖六型逐出市場?」他不意外。自從二〇二〇年八月,連鎖六型的規格和性能表一發布,多數負責追捕脫逃仿生人的警察機構就一直在抗議。他說:「我們沒轍,俄羅斯警方也沒轍啊。」就法律層面而言,連鎖六型人造大腦的製造商按照殖民法規營運,他們的母工廠在火星。「我們最好接受現實,這些新產品就是存在。」

他說:「每次有更先進的人造大腦發明出來都是這樣。我記得蘇德曼的人在二〇一八年展示舊型的時候,大家也是哇哇叫。全西半球的警察局一片譁然,說是在非法入侵的情況下,沒有一個測試系統偵測得到它的存在。事實上,有一段時間也真是如此。」他還記得,五十多部仿生人經由各種管道來到地球,有些過了整整一年也沒偵測到。但接下來,俄羅斯的巴夫洛夫研究院設計出孚卡系統,之後沒有一部T-14仿生人能通過這項測試,至少目前已知是沒有。

「想知道俄羅斯警方怎麼說嗎?」馬斯登小姐問道。「這我也知道唷!」她那面色橘黃、長滿雀斑的臉亮了起來。

瑞克說:「我會從哈利.布萊恩特口裡聽到。」他覺得厭煩。辦公室八卦令他倒胃口,因為謠言總是比真相還真。他坐到辦公桌前,刻意在抽屜裡摸來找去,直到馬斯登小姐識相離開。

他從抽屜拿出一只老舊發皺的牛皮紙信封,身子往後一靠,他那風格穩重的椅子隨之一斜。他摸著信封裡的內容物,直到摸出他要的東西—現有的連鎖六型綜合資料。

讀了一下就證實馬斯登小姐所言不虛。連鎖六型的組成零件確實多達兩兆,外加一千萬種大腦活動組合任君選擇。搭載這種腦部構造的仿生人,可以在〇.四五秒之內擺出十四種基本反應姿勢的任何一種。嗯哼,沒有一種智力測驗逮得到這樣的一個仿生人。話說回來,打從一九七〇年代以來,除了那些原始、粗糙的型號,智力測驗根本派不上用場。

瑞克想著,就智力而言,連鎖六型仿生人還勝過某些等級的人類呢。換言之,大致上,從實用主義的角度看來,裝了連鎖六型人造大腦的仿生人演化程度已經超越一大部分(但較劣等)的人類,這可不是蓋的,無論結果是好是壞。反正有時候,僕人比主子還聰明。但新的評量標準也發明出來了,比方說孚卡共感測試系統。無論一個仿生人的智力多麼過人,都無法理解摩瑟教追隨者例行的集體共感體驗。對他和其他每一個人而言,那是一種得來全不費工夫的體驗,連弱智雞頭人亦然。

仿生人面對共感測試的時候,究竟為什麼會無助地彈來扭去?大家多少都想過這個問題,他也不例外。所謂的同情共感顯然只存在於人類群體之中,但智力就不然了。在各種界門綱目科屬種的生物身上,都會發現某種程度的智力,包括蛛形綱動物在內。別的不說,共感力至少需要健全的群性才能發揮。像蜘蛛這種獨來獨往的生物,就算有這種能力也沒用。事實上,共感力只會害牠生存不下去。有了共感力,牠就會對獵物求生的渴望感同身受。如此一來,所有的掠食動物,甚至是貓科這種高度進化的哺乳類,就都要挨餓了。

他一度斷定,共感力必定僅限於草食動物,或者不知為何竟能捨棄肉類的雜食動物。因為這種同情共感的天賦最終會模糊獵人與獵物、贏家和手下敗將的界線,就如同與摩瑟合為一體時,每個人都一起攀升,而當這個過程來到最後,大家則又一起落入蕭瑟的墳界。說來奇怪,這就像是一種生物保險,但它也是一把雙面刃。只要一部分人覺得喜悅,那所有人都會嘗到那份喜悅感。然而,倘若任何一個人在受苦,其餘人也別想置身其外。像人類這樣的群居動物可以藉此活得更好,貓頭鷹或眼鏡蛇要是這樣就完蛋了。

人型機器人顯然是獨來獨往的掠食者。

瑞克.狄卡德寧可這樣看待它們。如此一來,他的工作才站得住腳,將仿生人除役(亦即殺掉)才不違反摩瑟定下的金科玉律。共感箱剛出現在地球上的那一年,摩瑟說了:「唯有惡煞可殺。」而在摩瑟教發展成一套完整的神學理論時,關於「惡煞」的概念也在不知不覺間成形。根據摩瑟教,舉步維艱向上爬的老人已是衣不蔽體,壞到骨子裡的惡煞竟還去扯他襤褸的袍子。但這個惡煞到底是誰或什麼東西,從來就不甚清楚。摩瑟信徒不明就裡地「感覺」到邪惡。

換言之,摩瑟信徒高興把誰當成惡煞全憑自由心證。對瑞克.狄卡德來講,脫逃的人型機器人殺了自己的主子,智力超越許多人類,不把動物看在眼裡,不具備同情共感的天賦能力,不會為其他生靈的成功高興,也不會為其他生靈的挫敗悲傷—對他來講,這就是惡煞的化身。

說到動物,他又想起在寵物店看到的鴕鳥。他暫時推開連鎖六型人造大腦的資料,捏了一撮西登斯夫人牌3&4號鼻菸,反覆思量。接著,他看看手表,發現自己還有時間。他拿起桌上型視訊機話筒,對馬斯登小姐說:「幫我接薩特街的快樂狗寵物店。」

「好的,老大。」馬斯登小姐說著翻開她的電話簿。

瑞克暗忖:那隻鴕鳥不可能真的要賣那麼多錢,像古早時候的汽車買賣,他們預計你會拿舊貨來抵價。

「快樂狗寵物店。」一個男人的聲音說。一張快樂的小臉在瑞克的視訊螢幕浮現。他還聽到那頭動物鬧嚷的聲音。

「你們櫥窗展示的那隻鴕鳥......」瑞克一邊說,一邊把玩著面前桌上的陶瓷菸灰缸。「頭期款要多少?」

「我看看。」那名動物銷售員說著伸手摸索紙和筆。「總價的三分之一。」他算了算。「先生,我能請教您是否打算拿什麼來折抵?」

瑞克謹慎地說:「我......還沒決定。」

「假設是三十個月分期付款,以很低、很低的利率來算,一個月六趴好了。」銷售員說:「扣掉合理的頭期款,您每個月要付......」

「你們算便宜一點。」瑞克說:「砍掉兩千塊,我就不拿什麼東西來折抵了。我付現。」他盤算著,趁著戴維.霍頓不能出任務,說不定能賺一大票,就看接下來這個月要出多少任務了。

「先生,我們開出來的價格已經比表定價格低一千塊了。查一下您的《雪梨氏》型錄吧,我等你。先生,我要您親眼看看,我們的價格很公道。」

天啊。瑞克暗想:他們態度很硬。然而,就查一下吧,他還是從大衣口袋摸出那本折起來的型錄,翻到「鴕鳥:公母/老幼/病健/新舊」,查看價格。

「新的、公的、年輕、強健。」銷售員告訴他:「要價三萬元。」他也拿出了他的《雪梨氏》型錄。「我們比表定價格足足少了一千元整。那麼,您的頭期款......」

「我考慮考慮再打給你。」瑞克說著就要掛斷視訊機。

「先生尊姓大名?」銷售員機警地問。

「法蘭克.麥瑞威爾。」瑞克答道。

「麥瑞威爾先生,您的地址呢?以防萬一您打來時我不在。」

他編了個地址,把視訊機的話筒掛回去,想著:那麼貴,還是有人買,有些人就是有這種錢。他又拿起話筒,厲聲說:「給我一條外線,馬斯登小姐。還有,不要偷聽,這是機密。」他瞪視她。

「好的,老大。」馬斯登小姐說:「撥吧。」說完她就切斷自己那條線,留他獨對外面的世界。

他憑記憶撥了號,打給他買人造羊的那間假動物店。一個穿得像獸醫的男人在視訊機小螢幕上浮現。男人自稱道:「麥克雷醫生。」

「我是狄卡德。電動鴕鳥一隻要多少?」

「喔,我敢說我們可以給你八百塊不到的價格。你想多快送到?我們得專門為你做一隻,很少有人打來訂......」

「我晚點再跟你談。」瑞克打斷他,瞄了一眼手表,看到時間已經九點半了。「再見。」他匆匆掛掉話筒,起身離開,不一會兒就站在布萊恩特探長的辦公室門前。他經過布萊恩特的接線員(美女一個,一頭及腰的銀髮編成辮子),接著又經過探長的祕書(一個來自侏羅紀公園的古董級怪獸,冰冷、狡猾,像是在墳界陰魂不散的千年老妖),兩個女人都沒理他,他也不多廢話,逕自打開內門,朝他那忙著講電話的主管點點頭,坐了下來,拿出他順手帶過來的連鎖六型資料。趁布萊恩特探長還在說話,他把資料重讀一遍。

他覺得很沮喪。然而,照理說,戴維突然不能工作,他應該要有那麼點幸災樂禍才對。

相關書摘 ▶《銀翼殺手》中的科技預言:人工智慧會發展出「同理心」這類情緒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銀翼殺手【經典重譯本・吳明益專文導讀】》,寂寞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菲利普・狄克(Philip K. Dick)
譯者:祁怡瑋

殺手不該同情獵物,只一個藉口就能出手,不浪費任何情緒。

2021年1月3日,賞金殺手狄卡德的待辦事項──奉命追捕逃跑的人造「仿生人」出手之前,他必須對仿生人進行「共感測驗」,以免誤殺人類。

2021年,數百萬人命喪世界大戰,人類瀕臨滅絕,倖存者遠離地球,留下來的無不渴望擁有一隻生物,而負擔不起的人,廠商提供幾可亂真的仿冒品,有馬,有鳥,有貓,還有羊……他們甚至做出仿生人。這些仿生人製作之精巧,簡直難辨真偽,但只有移居火星的人才能擁有。政府深怕人造人帶來浩劫,禁止它們來到地球。瑞克・狄卡德是官方核准的賞金殺手。他的工作是找到逍遙法外的仿生人,將它們「除役」。

然而,狄卡德這次奉命追殺的6名新型仿生人,卻讓他對人性、道德、同理等概念產生了巨大的困惑。他只能靠分辨同理心的「共感測驗」來判別仿生人與真人,心中卻升起不安的顫慄──因為就連他自己,都可能無法通過這項測驗。仿生人會夢想擁有電動羊嗎?……瑞克之前從沒想過這一點。他對被自己除掉的仿生人從來沒有一絲同情。不論是在內心深處還是在理智上,他總以為自己全心全意地將仿生人視為一種智慧型機器。

銀翼殺手
Photo Credit: 寂寞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