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留言評論審訊中案件,或構成藐視法庭?

Facebook留言評論審訊中案件,或構成藐視法庭?
Photo Credit: Shailesh Andrade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社交媒體上留言表達意見的自由,以及刑事審訊公平之間,應如何取得平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英國總檢察長衛俊明(Jeremy Wright)上星期宣佈,徵求全英法官、事務律師及罪行受害人群體的意見,以考慮應否針對社交媒體用戶留言的現象,修訂現行藐視法庭的法律。諮詢期會直至今年12月初。

衛俊明的聲明指︰「我國所有被告均享有公平審訊的權利,由法院基於證據決定是否有罪。我們的藐視法庭罪行旨在防止媒體行審訊之責,但法例能否保障審訊免受社交媒體干預?我期望得到來自專家層面的實證,從而了解社交媒體日趨普及、影響深遠的同時,對於刑事審訊有否造成影響,以及如有的話,刑事司法制度是否有能力應對當中的危機。」

法律分析專家Joshua Rozenberg名譽御用大律師指出,總檢察長的檢討工作,可能與一宗發生在英格蘭東北部、需要重審的兇殺案有關。

Facebook留言引致解散陪審團

2014年12月,39歲的Angela Wrightson被發現死在居所內,數天後兩名分別13及14歲的女子被捕及控以謀殺罪。審前焦點曾經放在兩人的精神狀況,隨後確定兩人在專家協助下適合接受審訊。兩人不爭議事發時在場,其中一人提出願意承認誤殺,但不被控方接受;另一人抗辯指自己沒有參與攻擊死者或鼓動另一人攻擊。於是案件以謀殺起訴、兩人不認罪,由法官會同陪審團審訊。

辯方律師指,當地報章透過Facebook專頁分享案件第一天審訊的連結,引來網民群起留言,當中為數不少連控方及主審法官都認同達到「卑劣(vile)」的地步,包括恐嚇案中被告、嘲諷二人不認罪的決定,以及不明就裡地抨擊審訊程序等。

主審法官起初下令報導案件的新聞機構暫停讀者留言功能,但不到一星期後,控辯雙方都同意被告已不可能再獲公平審訊,同意解散陪審團。法官下令解散陪審團、將案件由東北移師至列斯審訊,並限制新聞機構只准發表由法庭擬備的一段報導,嚴禁披露解散的原因。此外,全國所有媒體不准再報導本案任何內容,直至案件經重審後有裁決(或法庭另有命令)為止。

上訴後維持留言禁令

包括《BBC》在內的九間全國和地方新聞機構就報導限制令向上訴庭上訴(R (on the application of BBC & others) v F & D [2016] EWCA Crim 12)。上訴庭於去年2月將禁令收窄,只限制媒體將審訊報導內容上載至Facebook專頁,以及繼續維持留言禁令,直至重審有結果為止;另外,一個以「RIP Angela Wrightson"」為名的Facebook專頁被裁定載有威脅審訊公正的內容,負責人必須立即移除。

上訴庭特別警告,除了新聞機構外,任何個人都可能要因為發表藐視法庭的言論而負上法律責任,並且負責警方要給予證人充分指示,提防他們上網搜尋案件的資料。

最終,兇殺案於去年重審完結,兩人被裁定謀殺罪成,判處終身監禁、15年內不得假釋;法庭亦維持二人的匿名令直至滿18歲為止。隨著案件審結,上傳及網上評論報導的禁令亦失效。

留言會藐視法庭?

總檢察長衛俊明表明,他希望能夠在個人透過社交媒體表達意見的自由、以及維持刑事審訊公平,兩者之間拿捏平衡。Rozenberg則評論指,現行《1981 年藐視法庭法》完全適用於媒體及個人,任何發表的言論,如果有「實質的」(substantial)危機,會嚴重妨礙或損害司法程序,就算發表者無意如此,都已經構成藐視法庭。他認為,問題可能在於網民不是專業新聞人員,不知悉法例的界限所在,社會需要的也許是更清晰的指引,而非修例。

至於在香港,則仍然維持普通法(並類似英國法律)的規定,即禁止任何人發表有實質危機損害刑事審訊、或貶損公眾對司法信任的內容,例如反映被告品格、刊載任何招認或顯示被告有罪的指控,或者過早披露可能危及被告自辯權利的材料等(律政司司長 訴 Li Pang Kay 及其他 [2016] HKCFI 576)。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法律界基層工人Charles』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