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偶我的愛人:戀物癖從何而來

玩偶我的愛人:戀物癖從何而來
Photo Credit:麥田出版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此類男子或許就跟畢馬龍一樣,心中理想的女人特質與現實之間的鴻溝甚深,導致長期下來心灰意冷。這由來已久的想法在現實世界積累成為「真人玩偶」的現象,這些超理想化且極度擬真的女性人偶就是造來充任戀人及性伴侶。

文:喬安娜・埃本斯坦(Joanna Ebenstein);譯:崔宏立

所謂的物神是指某個被認為擁有超自然力量的人造物品。這個字原本是用來描述來自西非的敬拜物,但也用於天主教中具強大作用力的物品,像是聖體還有還願品。法國心理學家比奈(Alfred Binet, 1857-1911)宣揚推廣物神的概念,他在1887年用「性戀物癖」描述性欲投射在傳統上並不認為具有性吸引力的物品或身體部位的現象。消解邊界、愛與性的神祕領域,以戀物癖的形式繼續為神妙提供一個基地,也就不足為奇。

德奧同盟期間的精神科醫師克拉夫特-艾賓(Richard von Krafft-Ebing)在《性的心理病》(Psychopathia Sexualis)一書中,想盡辦法描述了許許多多的性戀物癖並為其命名。除了把「虐待狂」(sadism,出自薩德侯爵的癖好)還有「受虐狂」(masochism,出自馬索克【Leopold von Sacher-Masoch】1870年出版的《穿毛皮的維納斯》【Venus im Pelz】)這兩個詞彙變得眾所周知外,他也用了若干篇幅回顧女性雕像物神化的歷史記錄。艾賓從古代開始記述,談到克里希非斯(Clisyphus)「把一塊肉放入某特定部位而褻瀆了薩摩斯神廟(Temple of Samos)的女神雕像」的故事,還借用一則1877年關於「有位園丁愛上『米羅的維納斯』(Venus de Milo)的雕像,且被逮到試圖與它性交」的故事,把戀物癖介紹給現代社會。這種特殊的戀物癖稱為戀雕像癖(agalmatophilia,是希臘字agalma【雕像】,再加philia【愛】),意指對雕像、人偶、人體模型或其他具體物品產生情欲。其中包括想與該物品實際性接觸的欲望,或幻想和該物品有生命或無生命的樣貌交往,不論是否和性有關。

戀雕像癖有個次分類叫偶像姦(Pygmalionism),或是指愛上自己創造的東西的現象。典故出自古希臘神話,有位雕刻家畢馬龍(Pygmalion)愛上他為一名婦女所做的雕像。在後世重述的版本裡,阿芙蘿黛蒂(Aphrodite,在希臘相當於羅馬的維納斯)憐憫這位害了相思病的雕刻家,就賦予他那座雕像生命,並取名為葛拉蒂亞(Galatea)。戀雕像癖和偶像姦是19世紀常見的文藝主題,最有名的要屬傑洛姆(Jean-Léon Gérôme)和柏恩-瓊斯(Edward Burne-Jones)的畫作,還有霍夫曼(E.T.A. Hoffmann)的短篇《沙人》(The Sandman),其中寫到有位失戀的小伙子,因他對一個機器人奧莉匹亞的強烈感情而發狂。

多一點-01
Photo Credit:麥田出版提供
查爾斯.瑞蒙為馮.薩克—馬索克所著《穿毛皮的維納斯》(Venus im Pelz, 1870)1928年英文版所繪製的插圖。該書明白指出,觸發戀物癖的靈啟經驗:「我將淫蕩好色視為神聖,確實是唯一的神聖,我將女人和她的美視為神聖,因為她的使命是生物最為重要的任務:物種繁衍。」

戀雕像癖和偶像姦還有一些相當駭人的真實案例,往往帶有那麼一絲戀屍癖的意味,也就是對死屍產生性欲。這些性倒錯的立基點是想要永久保存,戰勝死亡,並且占有和控制女體。正如同解剖學維納斯掩蓋了她據以為模範的死屍,想要更全面占有自己渴望女子的男人所造的人偶,也掩蓋了愛戀對象死去的事實或令人失望之處。藉著讓該對象占據想像與現實、理想與實際之間的位置來保有動力。

其中一個案例是,1775年著名的蘇格蘭解剖學家杭特(William Hunter)接受一位古怪的牙醫朋友,凡.包契爾(Martin van Butchell)委託,幫他已過世的老婆瑪麗亞做防腐處理。凡.包契爾將他保存下來的另一半,還有她的寵物鸚鵡標本,一塊放在家裡的起居室公開展示,接受預約參觀,直到他第二任老婆逼他割愛。包契爾將她捐給杭特的弟弟,約翰,陳列在他位於倫敦林肯律師學院廣場(Lincoln’s Inn Fields)著名的醫學博物館裡,直到1941年被德國的燃燒彈摧毀。

還有一個類似的傳說是和拉赫曼(Esther Lachmann)有關,此人又名「派瓦夫人」(La Païva),被社交界記年家德維耶-卡斯特爾伯爵(Count Horace de Viel-Castel)吹捧為「受包養的女人當中最棒的,同類女人的統領」。或許是從大仲馬(Alexandre Dumas)劇作《克洛德的妻子》(La Femme de Claude)裡的角色瑟莎琳(Césarine)取得靈感。生於俄國、家道貧困的派瓦夫人,努力成為巴黎最成功也最有名氣的交際花。1884年,64歲的派瓦夫人過世,她丈夫杜內斯馬克伯爵(Count Guido Henckel von Donnersmarck)把她的遺體放在防腐液裡保存起來,還收藏在城堡的閣樓裡,每夜為之哭泣,直到被他第二任妻子發現,也有人認為是被她丟掉。

徒-01
Photo Credit:麥田出版提供

(左)〈雕製大理石像〉(Working in Marble)或〈工匠塑造陶俑〉(The Artist Sculpting Tanagra),1890年由傑洛姆所做。畫中的藝術家是傑洛姆的自畫像,正 在為美麗的模特兒塑造一模一樣的複本。

(右)〈畢馬龍與葛拉蒂亞〉(Pygmalion and Galatea),約1890年,由傑洛姆 所繪。畢馬龍親吻他的作品,並且在阿芙蘿黛蒂(維納斯)出面干預之下,使得雕像有了生命。

更晚近的案例發生在1930年代的佛羅里達州,生於德國的放射線學者譚茲勒(Carl Tanzler)遇到古巴裔的漂亮美國病人歐約絲(Maria Elena Milagro de Hoyos),認出她是曾經出現在自己夢中的真命天女。過沒多久,譚茲勒試著要用自學的醫療知識治療愛人的肺結核,但沒有成功。1931年歐約絲過世之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實在很難判定。根據某個版本的說法,譚茲勒出錢幫她辦了場葬禮,還訂製一副棺槨存放遺體。

差不多18個月之後,他把遺體放在小拖車上,運至他在一架老舊飛機內部設立的工作室。他在屍體內部填塞東西以保留其形狀,裝上玻璃眼珠,穿好衣服,等頭髮也因腐敗而脫落,再戴上用歐約絲真正頭髮做成的假髮。譚茲勒用消毒劑、香水和防腐劑浸泡遺體,同床共寢時還裝了一個布簾為她遮羞。1940年,那具遺體被發現並且移走,有些人聲稱在它的陰道裡裝了一個紙做的套管以方便性交。後來譚茲勒依據死亡面具做了一具歐約絲的真人尺寸芻像,陪伴他一直到1952年過世為止。

藝術史上記載了另一個故事,講的是奧地利籍表現派畫家科克希卡(Oskar Kokoschka)以及他為前女友所做的真人尺寸物神。這故事的女主角是阿爾瑪.馬勒(Alma Mahler),作曲家馬勒的遺孀,也是維也納最多人追求、最受讚賞的美女之一。1912年相遇時,男主角26歲而女主角已經33歲,他們之間不被看好的3年戀情,對畫家來說,既是性執迷,同時也是靈感泉源。從一開始,馬勒就拒絕公開承認他們的關係,還繼續和其他人談情說愛,甚至違背他的意願去墮胎。當科克希卡志願從軍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有部分是由於她的鼓勵),她卻嫁給有名的德國建築師、包浩斯藝術及設計學院的創設者格羅佩斯(Walter Gropius)。

p196
Photo Credit:麥田出版提供
照片中科克希卡的阿爾瑪.馬勒芻像坐在椅子上,她的創造者默士在一旁伺候,姿勢妨若後宮女奴。

他們的關係結束之後3年,科克希卡委託玩具製造商默士(Hermione Moos)做了一個馬勒的芻像,各部位的尺寸都要精確:「嘴巴可以張開嗎?還有,嘴裡有牙齒和舌頭吧?最好是這樣!」當那具備受期待的人偶總算在1919年送來的時候,科克希卡非常非常失望,這絲毫不出所料。但即使如此,他仍為那具人偶畫畫、照相好多次,甚至帶它出門一起去戲院、餐廳。如此公然的動作大概有些許報復的成分,想要羞辱那個不受控制、無法占有,而且拒絕公開承認彼此關係的女人。那具人偶至少在某個程度上被當作是藝術計畫,因為科克希卡還公開了寫給默士的信。到最後,科克希卡的人偶在一次聚會裡,按照儀式浸入紅酒並被砍頭。隔天,依照畫家自己所說,「收垃圾的人在清晨灰濛濛的天光下到來,將尤麗黛絲(Eurydice)死而復生的夢想運走。那具人偶是逝去戀情的殘影,就算是畢馬龍也沒辦法讓它活起來。」

當然,某種意義上來說,上述案例算是另一個現象的先驅,這相對平淡但詭異不減的現象,就是專為男子打造人偶以充當戀人及性伴侶。此類男子或許就跟畢馬龍一樣,心中理想的女人特質與現實之間的鴻溝甚深,導致長期下來心灰意冷。這由來已久的想法在現實世界積累成為「真人玩偶」的現象,這些超理想化且極度擬真的女性人偶就是造來充任戀人及性伴侶。

書籍介紹

解剖維納斯:腐壞與美麗,150具凝視十九世紀死亡迷戀以及遐想的永恆女神》,麥田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隨著時代改變,大眾不再視蠟製人像為宗教獻品、科學工具、藝術作品,卻將之看作怪奇的代名詞、扭曲欲望的體現,比較極端的如戀屍癖、戀物癖、性虐待狂,或是藉此打造理想中的女性、保存逝去的愛人、占有得不到的對象,甚至衍生出現代人絕不陌生的真人替代品:充氣娃娃、性愛玩偶。以上種種現象也帶出一個疑問:機械也好、蠟像也罷,在沒有生命的物質之中,是否有靈魂存在?解剖學維納斯漸漸退出理性、科學的啟蒙舞台,成為哲學、心理學、社會學研究的主題。數個世紀以來都沒有改變的蠟像,為何大眾的解讀卻如此不同?單純只是因為時代精神的差異嗎?如果人類看待事物的方式是出於潛意識的反射,那麼在這區區百年間,人類心理為何產生這麼大的變化,將變態視為常態?

解剖維納斯-立體書300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