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長假時去宿霧「做斯巴達人」補英文到底好不好?

放長假時去宿霧「做斯巴達人」補英文到底好不好?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菲律賓宿霧的英語學習市場早已是成熟的產業,除了個人遊學外,不少公司會派遣員工到這裡學習英語。究竟到宿霧進行嚴密的英文訓練成效為何?又在英語學習生產線上,教學和師資有多大的價值呢?

阿強(化名)和我特意挑選旺角的Jollibee聊天。比起菲律賓宿霧本地店,旺角分店的辣雞款式少很多。說起吃,他在當地找不到佳餚,不是炸雞就是燒海鮮,蔬菜「欠奉」,就是鹹到不行的飯菜。即使光顧港式點心店,包括當地最好吃的,質素跟本地的也差一大截。

他倒覺得當地的酒不錯,至少沒有批評,包括生力啤酒,他說「性價比甚高」。多喝酒,也許因為三個月宿霧之旅壓力蠻大。他不是參加玩樂交流團,而是近乎軍訓形式的英語學習課程。

宿霧 aka 亞洲英語學習中心,對香港人來說,菲律賓是旅遊和潛水勝地,是輸出傭工的重鎮。其實,一直也有學生去菲律賓遊學,不少人在網上討論區交流心得。除了宿霧,克拉克和碧瑤也聚集不少學習中心。

以宿霧為例,公司主要為日本、南韓和台灣資金背景。英語流通、位處亞洲固然菲律賓的優勢,相比起英國、美國、澳洲,在菲律賓短期留學,價錢更是低廉。

宿霧位於菲律賓中部,只要在Google找一下,就可以搜尋到大量英語學習中心。而朋友的一番話,開展了宿霧之旅。

阿強現在唸大專,中學成績不錯,只是英文科硬要跟他對著幹,拖累了整體成績。他試過多種方法進修英語,無功而還。有一天,他回想朋友一番話,要認真學英文,不如去菲律賓:「朋友說他去英國時,遇到一位英語很流利的日本人,就是因為曾經在那裡留學。所以,我就動手找資訊。」

6499141663_5db05c5631_b
Photo Credit: Caryl Joan Estrosas CC BY SA 2.0

阿強手上有三萬港元,在澳洲只能留一個月,但在宿霧可以留到三個月,還包括食宿。跟台灣幾個的遊學團代辦商量過後,他選擇了一家當地師資最有名、日韓合資的語言學校,今年七月動身,訪問前幾天才回來。

他的同學來自亞洲,最多是台灣人,日本次之,越南、中國大陸、蒙古、俄羅斯、香港、澳門也有。他認識各地男女,大目標當然是學好英文。一位中國籍同學的父親打算送他去海外升學,安排他來宿霧,試試能否適應獨立生活。

另一位中國大陸同學已決定去英國,所以先到菲律賓一個月感受。有一位台灣護士準備去美國,但英文很差,IELTS不及6.5分,所以要去宿霧補習。除了個人遊學之外,不少日韓公司也派遣員工到菲律賓學習英語。英語學習市場早已是成熟的產業。

斯巴達式課程 由早學到晚

該學校有三個校園,最嚴的是「斯巴達式」,唸ESL,即英語第二語言課程。其次的是「半斯巴達式」,唸劍橋ESOL,即歐洲共同語言能力評估。最鬆的是「非斯巴達式」唸TOEIC職業英語考試。古希臘時代的斯巴達人,蹺勇善戰,訓練嚴格,生活簡單。「斯巴達」一詞,就形容最嚴苛對待學生的方式。

究竟有何斯巴達?「每天一共要上五堂,三堂必修兩堂選修,由早到晚。第一堂在早上6:40 分開始,如果一周缺席至少四堂,那周末就不能外出。如果一個月出席率不夠九成,就會有警告,累積三個警告後就兩周不能外出。在其餘兩個校區,平日可以外出。」不斷上堂、做習作、限制外出,也夠嚴苛吧。

嚴苛有嚴苛的市場,例如阿強深感要人強迫才會進步,唸ESL。聽講讀寫樣樣齊,方式有單對單及小組教學,狂做練習寫日記,遊戲中學習字詞。老師還會因應學生需要調整教材。

不過,阿強覺得ESL課程不似預期,老師又不重點教文法。因此在其他老師建議後,他兩周後轉去唸Cambridge ESOL的B1、B2級別,程度大概是 IELTS 6.5 分左右。他形容是「真・操卷」,每天做一堆模擬考卷,老師會指錯處,每周六有模擬考試,堂課數目較ESL多一門。

雖然是半斯巴達校園,平日夜晚可以外出,但校規也不見得「無皇管」。「有次周五晚喝酒,隔日早上八點半考試,我晚了五分鐘到考場,就不准入內,收了警告信。」最後,他收了三封警告信,離開校園之前的周末也不能外出。

因此,即使校園即使有健身室、游泳池、籃球場等康樂設施,阿強還是記掛著外面的世界。除了商場、餐廳和酒吧,他去了附近的薄荷島遊玩,在遊艇吃自助餐、玩浮潛、在山頭玩鋼索,治安也不錯。本來枯燥的學習生活,結果添了幾分樂趣。

RTR3503R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條英語學習生產線,老師值多少錢?

英語是菲律賓的官方語言(另一種是 Tagalog ,宿霧也有其方言Cebuano),宿霧的高等學府幾乎全英語授課,經商生活用英文沒有暢通無阻。阿強接觸的導師,有些本土口音較重,但整體英語能力也很好,有些的IELTS成績有8.5分。這門生財工具為他們賺多少錢呢?每月1.5萬披索,大概是2,200港元,阿強這麼說。

這個價錢,比香港移工的4,310港元月薪低得多。阿強補充,他們目標是當公立學校老師,月薪是兩萬多披索,但因為那裡是大班教學,壓力大,所以他們也在猶疑。

我不是說所有菲律賓人也很渴望當傭工,這是門辛苦又常被剝削的行業。我只想帶出國內當老師的待遇,跟香港的大相逕庭。「他們沒有很大興趣來香港,即使當外傭,她們想去日本,那邊的薪金更高。」有說日本外傭的月薪達6.6萬披索,相等於一萬港元,是老師的數倍,難怪有這樣的想法。當然,日本的外傭的輸入量低,要成功談何容易。

三個月過去了,阿強自覺英語有進步麼?「有。」他回答,但自言距離獲取英語國際試滿意成績仍然甚遠。他會再思考其他辦法改善英文能力。不過,在籌謀之前,阿強忍不住找了本哲學書。或者對他來說,長路漫漫,所以需要哲學吧。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