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民族義士安重根(上)——刺殺前夕的內憂:東學農民運動

韓國民族義士安重根(上)——刺殺前夕的內憂:東學農民運動
朝鮮高宗|Photo Credit: Percival Lowell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年,安重根才剛滿18歲,就看到改朝換代國破家亡,自家人殘殺自家人的國況。但他萬萬沒有想到,野心日增的大日本帝國,已經把手深深地伸到朝鮮半島內。

近年來,韓日兩國國際足球賽事,場內球員熱血踢球外,場邊應援團(응원단)啦啦隊也形成一道道特殊風景。特別是韓國加油團最愛舉出壬辰倭亂衛國將軍李舜臣看板來「嚇唬」日本人外,最常見到的「看板人物」還有安重根(안중근, 1879-1910)。

當然,許多日本人對於韓國人在神聖的運動場旁,出現極具有民族性與政治意味的舉動多有怨言,但韓國人似乎才不太管他們,每逢對上國仇韓日足球大賽時,時常可見韓國人呼喚著李舜臣、安重根的英靈登場。

一跟韓國人提到安重根,無一不豎起大拇指,認為他是近代代表韓國民族英雄,有名的義士(의사)之一。主因是他於1909年10月26日上午九點半左右,於哈爾濱火車站擊斃日本明治維新元老、首任內閣總理大臣,同時也是曾任朝鮮統監的伊藤博文(1841-1909)之義舉,奠定下他的歷史地位。

但義士並非憑空而來的,若人生在太平盛世,有誰會想要犧牲生命去當義士呢?讓安重根之所以成為義士,也是有其歷史社會條件。而這就得從國力衰微晚期的李氏朝鮮王國(1392-1897),以及被日本操控的大韓帝國(1897-1910)講起。

安重根出生於1879年,那時正值維持五百年朝鮮王國之末期。19世紀開始,朝鮮的內部紛爭使國力日益衰落。韓國近代史上,幾次激烈的東學農民(武裝)運動(동학농민운동),不約而同地皆爆發於此時刻。

一開始東學農民運動,是以崔濟愚(최제우, 1824-1864)「東學」為主。「東學」是李氏朝鮮引進中國宋明理學,加以改造的思想體系,1860年由慶州出身的崔濟愚所創立。東學剛創立之際,充滿濃厚的宗教意涵,因為崔濟愚融合了儒、佛、道三教之說,外加巫術信仰等,自成一派,又因教旨簡明——「人乃天」(인내천),主張人人平等、世上不應該有人上人、人下人之區分,加上反對封建制度,致力幫窮困農民爭取權益,強調「地上天國」之說,深得社會底層民眾心意,學說傳播十分迅速,信仰者頗眾,人們又謂之「東學道」。

就此脈絡來看,崔濟愚起初創立的東學是一個純粹的宗教團體,強調人的主體性,提高人的地位,同時也就降低神的地位,然而許多東學的教旨又與天主教不同,如崔濟愚主張的是,在「現世」建立起萬民平等之社會,保衛人民生活免於暴政與抵制西方文化、外來宗教之入侵,並無顯著的政治色彩。

後來,朝鮮國王看到東學道所聚集的信徒越來越多,恐有威脅到皇室威嚴與政體維持,於是上位者馬上使用慣用手法——貼標籤——指稱崔濟愚為愚民惑眾的「邪教」,朝廷決定下令整頓,清算東學信徒與逮捕首腦崔濟愚。

1864年3月10日,崔濟愚遭興宣大院君(흥선대원군, 1820-1898)下令處決。此次「教祖殉道」對東學道信徒們打擊甚大,但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崔濟愚的徒弟崔時亨(최시형,1827-1898)繼起佈道,信者越聚越多,尤以全羅、慶尚、忠清等道最多,且信徒們因有前車之鑒,彼此都有「默契」地輾轉以私底下活動居多,隨著道徒人數的增加,份子越來越複雜,漸漸脫離純統宗教團體,走向具有社會改革、政治色彩之團體。

之所以會如此,除了內憂外,無非也是當時國際情勢所致。

眾所皆知,19世紀末新帝國主義興起,世界強國諸如大英帝國、德意志帝國、義大利王國與法蘭西第三共和國等,紛紛透過軍事武力,擴張自己國家在海外的殖民地領土與政治勢力,如1801年英國全部人口,為一千六百三十四萬多人,1891年則是來到三千七百八十八萬人;英國歷史學家愛德華・吉朋(Edward Gibbon, 1737-1794)在著作他的《羅馬帝國衰亡史》時,德國的人口大約是兩千兩百萬人,1891年則來到為四千九百萬人;法國人口本來大約是兩千萬人,1891年則是增加為三千八百萬人,義大利人口本來只有一千萬人,等來到1891年也已經超過三千萬人,可見世界各國擴張勢力之兇狠。

亞洲「脫亞入歐」強權大日本帝國也是如此,除了覬覦中國領土資源外,也把手伸入了朝鮮半島。

早在1876年2月26日,朝鮮首次與外國——日本——簽訂第一個不平等條約《江華條約》,開放釜山港後,讓日本取得了自由勘測朝鮮海口、領事裁判權、貿易等權利;繼之1880年,朝鮮又開放元山,做為對日貿易通商口岸。這兩個港的開放,讓日本在朝鮮半島奠基下貿易的穩定的基礎,日本也漸漸控制朝鮮經濟命脈。1882年,朝鮮在與美、德、英等國家簽訂友好通商關係條約,以及與清廷簽訂《中朝商民水陸貿易章程》後,又增開仁川港(1883年)為對外通商口岸,朝鮮半島可說門戶大開。

當然,覬覦中國這塊大餅的大日本帝國,也絕非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強取豪奪魚肉朝鮮,好打下以後入侵中國的基石。

外患加劇,社會動蕩不安

東學第一代教祖崔濟愚過世約20年,距離李氏朝鮮亡國三年前之際,1894年1月11日,全琫準(전봉준, 1854-1895)率領一千多民東學教徒與農民在全羅道古阜郡起義,反抗當地郡守趙秉甲(조병갑, 1844-1913)的壓迫,史稱「古阜民亂」(고부민란)。

之所以會造成此次民亂,事出古阜郡守趙秉甲貪贓枉法之惡行。趙秉甲於1892年,走後門官拜古阜郡郡守,當時古阜郡為朝鮮王國糧倉,當官者皆知此處有大量「油水」可撈,所以趙秉甲除了領官俸外,私底下也跟農民收取耕田的「保護費」,貪得無厭的他,領完官俸收完保護費外,工作之餘最愛就是捏造莫須有的罪名,再向無辜的農民收取罰款。此外,他在職期間,還愛假借名目,如替自己的老爸趙奎淳(조규순)立下歌功頌德碑閣,藉此又向農民徵收大量金銀錢財,再剝百姓一層皮。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