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民族義士安重根(下)——刺殺伊藤博文:大韓獨立萬歲

韓國民族義士安重根(下)——刺殺伊藤博文:大韓獨立萬歲
Photo Credit: 安重根義士紀念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今,韓日國際足球賽事,時常看到安重根英靈登場,並非偶然,只因他曾經是那位為了反抗日本壓迫,捨身成仁的「大韓國人安重根」義士。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韓國民族義士安重根(上)——刺殺前夕的內憂:東學農民運動
韓國民族義士安重根(中)——刺殺前夕的外患:三次韓日協約

安重根起初採取溫和手段回應日本,但伊藤博文可是不吃這一套。因為伊藤博文一就職韓國統監,馬上就「強迫」大韓帝國向日本借款1,000萬元——莫名其妙的大韓帝國被壓去借款,朝鮮人民還搞不清楚狀況下,國家就欠下大筆國債——這筆借款根據史實記載,加上利息總共要還1,300萬。

全國朝鮮人民上下一心,只想趕緊償還這筆巨額借款,以免錢滾錢,國內經濟被這筆國債拖累。1907年2月,民間也掀起了「國債報償運動」(국채보상운동),安重根積極投身此運動,順勢成為培育人才與愛國意識的愛國團體西友學會(서우학회)關西支部長。他日夜奔走,發表演說,號召群眾捐款,希望透過柔性的手段,啟蒙民智凝聚人心,進而恢復國家主權之路。

然而日本人眼看朝鮮人民上下一心,除了真的想償還清國債外,民間所興起的救國、獨立之意識,更讓他們覺得棘手,連忙派兵鎮壓。

要不要借錢要看日本人的臉色,連要還錢也得要看日本人的臉色,這樣的窘境,即可看到這時大韓帝國國勢是有多麼無能、無助、無力、無望了。

1907年7月19日,高宗李熙「被」退位,7月24日韓方又「被」簽訂《第三次韓日協約》,這時不論經濟、外交、內政、司法、警察與人事等,都可看到保護大韓帝國的日本國人士身影,只差國旗沒有「被」改成太陽旗、國號「被」改成大日帝國罷了。大韓帝國可說是存亡之秋,苟延殘喘。

而日方也已經注意到各地興起的救國同盟會,大肆逮捕異議份子,其中當然也包括安重根。安重根看到日方氣勢正旺,強碰不得,決定先去俄國避風頭,於是他離鄉背井,在友人幫助下,從漢城先乘坐火車到釜山港,之後經由海路到元山與清津,抵達會寧,再跨過圖們江輾轉來到中國間島,最終來到俄國海参崴的新韓村,成為韓人青年會臨時監督。而安重根在此培養他的勢力,尋找跟他有相同志願對抗日本,讓大韓帝國獨立建國之義士。

其中,安重根也遇到之後獨立運動史上知名的義士李範允(이범윤)、嚴仁燮(엄인섭)、金起龍(김기룡)等人,他們分工合作募集資金與組織義兵,以位在波西耶特灣沿岸,距離海參崴西南方282公里、今北韓邊界附近的一個小村莊克拉斯基諾(Kraskino)為中心,購買武器、訓練義兵,展開促進韓國獨立運動。

1908年7月,安重根率領50名義兵跨過圖們江,重回朝鮮半島,展開獨立運動行動。但這次的作戰早已經阻止不了在朝鮮半島深根、佈滿天羅地網的日軍勢力,1909年1月,安重根身受重傷,獨立義兵活動失敗作結,大難不死的安重根逃回大本營克拉斯基諾,花了兩個多月療傷。

1909年3月2日,安重根與嚴仁燮、金起龍與黃丙吉(황병길, 1867-1920)等人,共計12名人士,在檢討義兵活動失敗的獨立建國會議上,安重根為了凝聚鼓舞大家,拿刀切斷自己左手無名指第一個指關節,然後用未乾的手指鮮血,在太極旗的四卦上,寫上「大韓獨立」四個漢字,並署名安重根。

This flag was made by Ahn Jung-Geun, a Korean independence activist who died in 1910. Ahn's_Taegukgi 안중근이 혈서로 대한독립(大韓獨立)이라고 쓴 태극기
Photo Credit: Ahn Jung-Geun (안중근) Public Domain

大夥見狀,也紛紛斷指血書同盟,高喊「大韓獨立萬歲!」彼此互相約定三年之內必要完成建國大事,否則在場斷指結盟的同仁,自殺以向國民謝罪。

斷指結盟後,安重根到處奔走籌備資金、吸收義士為大韓帝國獨立運動盡心盡力,其中他還曾經擔任《大東共報》(대동공보, 1906年6月創刊,1910年9月10日停刊)的記者,刊文鼓吹愛國思想,啟蒙百姓看清現實,千萬不要被日本迷惑。但形勢比人強,一則日本於朝鮮半島島內,以大量武力鎮壓義兵、金錢利誘人心,二則日本內閣也加快腳步,於7月6日最終決議通過《對韓政策之方針》,決定「合併韓國使其成為大日本帝國版圖的一部分」。

最終安重根下定決心,決定鋌而走險刺殺伊藤博文,希望藉由此義舉喚起更多的義士,來扭轉亡國滅族之局面。

安重根等到了一個機會。1909年秋天,伊藤博文對外宣稱將到俄國進行一趟「私人旅程」,但是很多人都認為,伊藤博文此行事有蹊蹺,斷定他將代表日本在合併朝鮮半島前夕,前去哈爾濱與俄羅斯財政大臣科科夫佐夫(Владимир Николаевич Коковцов)會談,望其俄國諒解。

安重根率領禹德淳(우덕순, 1880-1950)、劉東夏(유동하, 1892-1918)和曹道先(조도선, 1897-?)等三人,作為刺殺部隊,潛往哈爾濱等待著伊藤博文。

10月26日上午9時,伊藤博文所搭乘的專車,長途跋涉駛入哈爾濱火車站。火車站內外有著許多保護伊藤博文人身安全的俄國士兵、科科夫佐夫要秀給伊藤博文看的衣裳筆挺軍樂隊與儀仗隊、歡欣鼓舞迎接伊藤博文的日本僑胞、好奇觀看大日本帝國的中國人民等,車站內外的焦點全部集中在伊藤博文身上。

同樣地,當天穿著西裝外套,頭帶鴨舌帽,佯裝成旅客的安重根,他的目標也是——伊藤博文。

個子矮小,一頭白髮的伊藤博文微笑地跟在場的所有人士問好,之後便隨著科科夫佐夫檢閱俄國軍樂隊,車水馬龍的街道上儘管有許多士兵保護伊藤博文與他身邊的幾位重要幹部,但仍是擋不了大量圍觀民眾的推擠聚集,當然其中也包括要取伊藤博文性命的安重根。

正當樂隊禮畢,俄國士兵持槍敬禮之刻,大夥放鬆戒心之際,安重根知道他的機會來了!他衝出人群,瞄準伊藤博文開了三槍,同時他也考量到可能有人會假扮成伊藤博文,躲避刺殺行動,所以當下他也對幾位個子矮小,長相疑似日本人的幹部,開了三槍,同時用俄語大喊:「韓國!萬歲!」(Корея! Ура!)

語畢,大批俄國憲兵與士兵撲到安重根身上,活抓了情緒激昂的安重根。

伊藤博文中槍後,鮮血直流噴灑道上,儘管當下許多醫生搶救,但不到半小時,當天10點鐘,伊藤博文就因失血過多不治身亡。致命的三槍皆在左胸、左腰與腹部。一看槍傷部份就知道,安重根開槍瞄準處就是要伊藤博文一彈斃命的左心臟。11點40分,俄國派出專車把伊藤博文的屍體運回大連。

1910年7月,陸軍大臣寺內正毅(てらうちまさたけ, 1852-1919)赴任朝鮮統監。而贊成《日韓保護條約》的官僚李完用(이완용, 1856-1926)則就任總理大臣,組建了親日內閣,1910年8月22日,大韓帝國總理大臣李完用與寺內正毅統監簽署了《日韓合併條約》,據此條約,正式地結束長達519年的朝鮮王朝命運。簽署當日,日方因擔心朝鮮民眾反對,遲了一週於8月29日才公布條約簽署之事情,該日也被韓國訂為「庚戌國恥日」(경술국치),然而這是安重根就義後之事了。

刺殺當日,被活逮的安重根馬上就被俄國移交給日方,監禁於日方駐哈爾濱總領事館。11月3日,安重根等人又被押送到旅順日俄監獄等候審判。11月6日安重根接受預審,對他所行刺的伊藤博文,提出15項大罪狀,分別是:

  1. 殺死明成皇后(即閔妃)之罪
  2. 廢黜高宗皇帝之罪
  3. 強逼韓國簽下《乙巳五條約》、《丁未七條約》之罪
  4. 屠殺無辜的韓國人之罪
  5. 以武力篡奪韓國政權之罪
  6. 以武力掠取朝鮮鐵路、礦山、森林和河流等資源之罪
  7. 強制使用日本第一銀行(日本)紙幣(제일은행권) 之罪
  8. 解散韓國軍隊之罪
  9. 阻礙韓國人教育之罪
  10. 禁止韓國人留學海外之罪
  11. 沒收和燒毀韓國教科書之罪
  12. 向世界各地傳播韓國希望日本保護的謊言之罪
  13. 欺騙日本天皇謊稱韓日兩國友好,隱藏現有惡劣狀況之罪
  14. 破壞亞洲和平之罪
  15. 暗殺日本天皇父親孝明天皇之罪

刺殺者宣判被刺殺者的罪狀,預審者自白犯案的動機。

然而,朝鮮半島的司法權早已被日本人一手掌握,法官是日本人、檢察官是日本人、律師是日本人、口譯人員是日本人、旁聽席也是日本人,哪怕安重根提出150條、1,500條伊藤博文該死的罪狀,也無法改變球員兼裁判的情況。

1909年11月14日至1910年1月26日,日方11次庭訊安重根,最終結局,如同安重根與社會大眾所預料的,2月14日日本關東都督府地方法院宣判安重根死刑。

安重根死前,在獄期間分別寫下《安應七歷史》(안응칠 역사, 1910年3月15日脫稿)與《東洋平和論》(동양평화론, 1910年3月未完成遺稿)二書,希望他的思想永世流傳。且安重根也寫得一手漢字好書法,於獄中也留下許多珍貴墨寶,觀其作品,多以鼓勵正面語句為主,諸如「見利思義見危授命」(견리사의)、「敏而好學不恥下問」(민이호학)、「國家安危勞心焦急」(국가안위노심초사)等,墨寶最具特色的一點,是每當安重根寫完作品後,他就用斷指的左手掌在作品左側下方蓋上印,署名「大韓國人安重根書」八字。這些都成為後世紀念安重根的珍寶。

安重根 國家安危 勞心焦急
Photo Credit: parhessiastes @ Flickr CC By SA 2.0

1910年3月26日,安重根生命的最後一天,就刑五分鐘前,他穿上母親為他所做的全身純白的韓服,不卑不亢,甚至帶點微笑地迎接死亡,因為他知道,歷史史書會記載他,還給他一個公道。

上午10點,安重根走上日本人早已為他準備好的結局,來到絞架上從容就義。嚥下最後一口氣的安重根,他的兩個弟弟要求引渡遺體回到朝鮮半島埋葬,但日本人卻強行將二人送回韓國,怕屍體運回朝鮮半島,會激起國內反日情結,於是強行把安重根遺體亂葬在旅順公共墓地。

等到安重根過世後,朝鮮半島馬上就面臨原形畢露的日帝,經歷了一段日帝強據時期,當然這又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等到大韓民國1945年獨立建國後,政府為安重根設立了衣冠塚,更於1962年追贈安重根「大韓民國章」建國勳章,以表義舉,同時安重根也像十六世紀的朝鮮王國護國將軍李舜臣(이순신, 1545-1598)一般,受到北朝鮮共和國之推崇,尊稱他為「愛國烈士」。

2014年1月19日,哈爾濱火車站的安重根義士紀念館開館,紀念安重根義士。如今,韓日國際足球賽事,時常看到安重根英靈登場,並非偶然,只因他曾經是那位為了反抗日本壓迫,捨身成仁的「大韓國人安重根」義士。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