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爾未選先勝,關鍵是誰會成為國會第三大黨

默克爾未選先勝,關鍵是誰會成為國會第三大黨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場選戰的焦點,是國會第三大黨的爭奪戰,這會直接影響到默克爾到底要找誰當執政夥伴。這位執政夥伴的政治立場,才是影響往後四年德國經濟政策的關鍵。

歷經去年英國脫歐、特朗普勝選、意大利修憲失敗的三大政治海嘯,今年歐洲主要國家都面臨選戰的考驗,可謂是歐洲的「大選之年」。

首先在3月15日上演的荷蘭國會大選,極右派的自由黨(Partij voor de Vrijheid, PVV)意外敗選,接著法國在4月至6月間登場的總統與國會選舉,力挺歐盟的馬克龍取得壓倒性勝利。

除了在6月8日突然出來攪局的英國大選,基本上歐洲各國今年的選舉結果,都轉向「穩定」,多數選民把票投給既有政治體制,而非去年鬧得翻雲覆雨的「反體制」選項。

然而,今年歐洲選舉的重頭戲,正是9月24日的德國國會大選,默克爾要挑戰總理大位「四連霸」傳奇。

許久未見的新鮮感,「舒爾茨效應」撼動德國

身為兩德統一後任期最長的德國總理,默克爾氣勢如虹似乎無人能敵,但在今年初,德國社會民主黨(SPD,以下簡稱社民黨),推出一張前所未見的王牌挑戰默克爾:前任歐洲議會議長舒爾茨(Martin Schulz)。

舒爾茨從1994年起便擔任歐洲議會議員,並在2012年登上議長寶座,是德國少數在歐盟內能見度極高的政治家,所以對德國人而言,舒爾茨不算是生面孔。

舒爾茨決定回國參選後,社民黨支持度一夕之間暴增,民調曲線以近乎垂直的變化上揚,對於看了默克爾12年的德國人來說,舒爾茨這個「熟悉的陌生人」有著莫大的吸引力。

社民黨的支持度隨著舒爾茨投入選戰而節節攀升,民調在舒爾茨3月份接任社民黨黨魁後達到高峰,甚至超越默克爾率領的基督教民主聯盟(CDU,以下簡稱基民盟)與盟友巴伐利亞基督教社會聯盟(CSU,以下簡稱基社盟)。

一時之間,各界開始認為,默克爾的時代好像真的要結束了。

German_Opinion_Polls_2017_Election
2017年德國國會大選各黨民調變化,基民盟(黑色)長期領先,直到今年初社民黨(紅色)推出舒爾茨後,民調瞬間攀升。不過「舒爾茨效應」退燒後,基民盟再次取得領先。|Photo Credit: KevinNinja@Wiki CC BY SA 3.0

默克爾地方選舉三連勝

舒爾茨之所以有機可乘,很大的原因是默克爾在難民政策上的不得人心。去年12月召開的黨代表大會,默克爾除了接受提名成為總理候選人,也坦言這將是一場「非常艱難」的選戰。

不過默克爾靠著道歉、修正,逐步將難民政策的傷害降到最低,反倒是舒爾茨與社民黨提出的政綱,選擇忠於黨的核心價值,支持人道難民政策,這就導致社民黨任何對難民的批評,顯得相當沒有說服力。相比默克爾的調整,社民黨更讓民眾有種「不接地氣」的觀感。

在舒爾茨接任黨魁後,接連三場的邦議會選舉,讓風靡一時的「舒爾茨效應」徹底瓦解。

3月26日,舒爾茨接任社民黨黨魁剛滿一週,馬上迎來西南部邊境的薩爾蘭邦(Saarland)議會選舉。所有人都在關注,這場舒爾茨起手式的選戰,到底會打得如何。沒想到,基民盟意外奪得四成以上的選票,以24席的佳績成為邦議會第一大黨,保住該邦執政權。

這場勝利一掃基民盟去年在地方選舉五戰四敗的陰霾,基民盟重新在全國性民調中拉開與社民黨的差距。

接著在5月7日登場的石勒蘇益格—荷爾斯泰因(Schleswig-Holstein)議會選舉,基民盟也擊垮現任的社民黨籍邦長;更在一週後攻陷社民黨大本營、德國人口最多的北萊茵-西發利亞(Nordrhein-Westfalen),現任社民黨邦長敗得灰頭土臉,宣布退出政壇。

舒爾茨與社民黨,完全把邦議會選戰當成國會選舉,把總理候選人和地方選舉掛鉤,雖然有助於拉抬聲勢,但更容易將地方執政包袱轉嫁給舒爾茨,如同5月的兩場選舉,社民黨在兩個邦的執政成績反而拖垮舒爾茨,導致舒爾茨的能量被地方選舉消耗殆盡。

默克爾率領執政黨在地方選舉三連勝,卻還是維持一貫穩健風格,並未對三場勝利大作文章。正是這樣的低調作風,不僅更加凝聚保守派力量,連對社民黨產生疑慮的中立選民也向默克爾靠攏,兩黨支持度再次來到兩位數差距。

社民黨不願再當「附隨組織」,基民盟要找新盟友

眼看一開始震天響的舒爾茨後繼無力,默克爾的總理「四連霸」似乎已成定局,加上民調在第二位的社民黨,德國國會大選還沒投票就已經確定誰是贏家。

由於德國是內閣制國家,在國會過半的政黨才能成為執政黨,絕大多數時間沒有政黨可以在國會單獨過半執政,至少會是兩個黨以上的執政聯盟。這是默克爾在2013年大選後,找社民黨共組大聯合政府的原因,也就讓這次大選如同「棒打自家人」,兩個主要政黨都是現在的執政黨。

2013席次半圓圖-v2
2013年德國國會大選,默克爾領導的基民盟、基社盟,與社民黨共組「大聯合政府」至今,因此默克爾與舒爾茨之爭,其實看起來很像自家人在辯論政策。

然而,社民黨加入默克爾的大聯合政府,始終無法凸顯自身政黨的獨立性,過去四年就像基民盟的「附隨組織」,這也是為何社民黨決定推派舒爾茨這個耳目一新的選項,為的就是讓一個和大聯合政府沒有淵源的人,力抗默克爾。

選戰開打至今,社民黨已傳出無意續組大聯合政府的念頭,倘若社民黨真的放棄入閣,代表默克爾要從其他小黨找尋新盟友,其中機會最大的是四年前被掃出國會的自由民主黨(FDP,以下簡稱自民黨)。

自民黨在2009年至2013年曾與默克爾共組聯合政府,雙方許多政策立場相近,自民黨四年前之所以慘敗,是因部分重要政見與默克爾相左,身為執政聯盟只好妥協,但結果就是遭支持者唾棄。

此次自民黨捲土重來,有10%左右的支持度,可望重返德國國會,即便過去因默克爾的強勢而失去國會席次,但自民黨的親商立場,還是很有可能會答應與意識形態接近的默克爾「再續前緣」。

德國選制講求「公平」,對小黨有利

不僅是自民黨有意願組聯合政府,默克爾也對立場相近的自民黨合作抱持開放態度。2009年,默克爾為了避免再與社民黨組大聯合政府,公開呼籲支持者把政黨票投給自民黨,自民黨因此拿下創黨以來最高的14.6%得票率,以及國會93席的議員席次。

2009德國大選-v5

身為執政黨,竟然要求支持者把票投給其他政黨,這個怪異的現象與德國選制有關。德國國會法定席次為598席,小選區和比例代表各299席,在小選區最高票即可當選。

最特別的是由政黨票選出來的比例代表,德國規定在小選區當選三席或是全國政黨票達到5%的政黨才能分配比例代表。為了席次分配的公平,德國採用「聯立制」的席次計算法,各黨席次總和基本上會與政黨票比例接近。

以2009年為例,自民黨在小選區掛零,卻靠著14.6%的政黨票攻佔93席,佔國會的15%,與政黨票比例接近。相對拿下27.3%選票的基民盟,因為在小選區當選173席,所以比例代表只拿到21席。

默克爾率領基民盟與基社盟,在2009年大選的小選區表現優異,相對就會減少比例代表的當選人數。也因為這樣的計算方式,有些黨在小選區選得非常好,導致總席次在國會比例高於政黨票得票率,多出來的部分就是「超額席次」(Überhangmandate)。

在「超額席次」的制度下,德國國會最終當選的人數都會超過598席,因此國會議員數目並不固定,598席僅是最低額度。德國在2013年進行選制改革,為了讓各黨席次更加公平,只要有人取得「超額席次」,其他黨就能獲得相對的「補償席次」(Ausgleichsmandate)。

2013德國大選-v5

默克爾連任的最大難題:誰是國會第三大黨?

這次德國國會改選的一大焦點,除了默克爾能否四連任外,就是極右翼的德國另類選擇黨(AfD,以下簡稱另類選擇黨)能在國會拿下多少席次。多項民調數據都顯示,另類選擇黨支持度長期都有10%以上的水準,將會是二戰以後首次有極右翼政黨擠身德國國會。

根據YouGov民調的預估,綜合小選區、比例代表與超額席次的估算後,新一屆德國國會席次將有686席,將是兩德統一後的最高數字。YouGov民調先前曾精準預測英國脫歐與今年英國大選結果,原因就在調查時注重個別選區的支持度,而非僅以全國平均支持度推算席次。

根據民調預估,基民盟與基社盟大約可拿下256席、社民黨176席、另類選擇黨83席、左翼黨(Die Linke)73席、自民黨53席、綠黨(Greens)46席。

值得注意的是,另類選擇黨將高居國會第三大黨,席次足以成為新政府組閣談判的障礙。即使基民盟找自民黨組閣,仍無法達到過半的343席,勢必要再找綠黨共組三黨聯合政府。

然而,自民黨與綠黨在稅率政策和難民政策的立場南轅北轍,要說服兩黨並肩作戰的難度不小,尤其綠黨在地方是一個邦的執政黨、九個邦的聯合政府成員,談判籌碼相當豐厚,若真的需要找綠黨組閣,將會是默克爾選後第一道重大考驗。

因此這場選戰最值得關注的焦點,是國會第三大黨的爭奪戰,這會直接影響到默克爾到底要找自民黨還是綠黨當執政夥伴。而這位執政夥伴的政治立場,才是影響往後四年德國經濟政策走向的關鍵。

而對另類選擇黨和左翼黨來說,他們原先就被排除在聯合政府的選項上,取得第三大黨除了能更加宣傳自身理念,也能在國會發揮更大的「監督」力量。

默克爾未選先勝,對德國到底是不是好事?

二戰結束後,德國只經歷八任總理,平均一任在位都長達八年半,因此對喜歡「穩定」的德國人來說,默克爾是德國人可以預期的選項,不必擔心她突然間做了出人意料的決定,絕對是最理想的總理人選。因為舒爾茨空有形象,卻始終無法提出具體政策內容,就算講出口也和默克爾差不多,原因就在兩黨過去四年同樣是執政黨,不管說什麼都難有吸引力。

但這樣一場冷冷清清、早就知道結果的大選,對德國真的是一件好事嗎?有許多重要議題沒有被認真討論,例如財富分配、退休福利、失業率、社會平等與難民政策,這些都是社民黨長期以來有優勢的領域,舒爾茨卻無法在9月3日的電視辯論上發揮,反而被默克爾牽著鼻子走。

這對舒爾茨與社民黨來說,不僅是錯失得分機會,也錯失讓德國社會重新檢視「默克爾時代」的機會。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