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負面俄羅斯方塊效應」,讓你的生活變成錯誤糾察隊

別讓「負面俄羅斯方塊效應」,讓你的生活變成錯誤糾察隊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固守某些思考模式或許可以使人在工作的某個層面變得很成功;審計師就該找錯,運動選手就該競爭,金融交易員就該嚴謹地分析風險。但是當一個人無法「劃分」他的能力,就會出現問題。有時不僅會喪失快樂優勢,還會產生悲觀及愛挑毛病的心態。

文:尚恩・艾科爾(Shawn Achor)

哈佛黃金法則:俄羅斯方塊效應——訓練大腦善用機會

我們身邊都有人無法打破某種思考或行為模式,而且以負面模式居多。無論是一進門就抱怨的朋友、專挑員工毛病的老闆,還是每次開會前都預言厄運降臨的同事⋯⋯這些人通常不是故意這麼難搞或愛發牢騷,他們的大腦只是很擅長注意周遭的負面事物,很擅長發現煩惱、壓力和麻煩。

二〇〇五年九月一個微寒的早晨,我走出哈佛新生宿舍,差點就成了偷竊警車的未遂犯。無可否認,所有跡象都顯示這不是我事業發展上的明智之舉,尤其我的職責之一是樹立好榜樣,幫助容易受影響的大學新鮮人建立責任感。所以究竟是什麼誘導我想幹下這種事?說來很難相信,禍首就是「俠盜獵車手」這款讓我熬夜玩到凌晨四點的電玩遊戲。

連續五個小時,我的大腦愈來愈習慣這種遊戲模式:找一部車行竊,上演飛車追逐戰,然後贏得獎賞。照理來說,這只是個電玩遊戲,應該對我在現實世界裡的行為沒有任何影響,但我一連玩了好幾個小時,早上起床時,我的大腦還陷在這個思考模式裡,所以我才會走上麻州大道,環伺四周尋找容易下手的車輛。令我一時欣喜的是,一輛警車就意外停在距離我不到幾步路的地方。

沒錯!在我的理智還來不及插話之前,我發現自己正按照前晚一直在練習的模式行動。

我伸出手,準備去抓劍橋警局巡邏車的閃亮門把,體內的腎上腺素也快速飆升。儘管有名員警正坐在駕駛座上,但那不成問題,我只要按下控制器上的X鍵,他就會立刻被拉出車外。最後,我從車窗玻璃上看見自己的影像,才終於從電玩世界中驚醒,恢復理智。

這是個真實故事,所幸我並沒有鑄下大錯。儘管那天早晨我並非真的想要犯下重大竊盜案,但在那一刻,我只能照著先前反覆練習的模式行事。我很快就體認到,這是很常見的現象,而且跟我們的大腦在真實世界裡的運作模式有關。

電玩遊戲會扭曲你的認知嗎?

二〇〇二年九月,二十三歲的英國人法伊茲・查普達特在從埃及飛往英國的班機上拒絕關閉手機,而獲判四個月有期徒刑。當時空服員一再要求他關機,以免干擾飛航通訊系統,但他公然不予理會,理由是:他正在玩俄羅斯方塊。

如你所知,俄羅斯方塊是一款看起來很簡單的遊戲,五種形狀的方塊從遊戲區頂端落下,在掉到最下方之前,玩家可以旋轉或左右移動方塊,當方塊填滿遊戲區內某一橫行時,那一行就會被消除。這個遊戲的唯一目標就是安排方塊的降落方式,使其填滿愈多橫行愈好,聽起來很無聊,但如同查普達特從慘痛教訓中學到的,它可能使人出乎意料地沉迷其中。

哈佛醫學院精神病學系做過一項研究,他們付錢給二十七人玩俄羅斯方塊,一連三天,每天數小時之久。每當我對學生提起這個例子,他們都無法相信自己竟然錯失這打電玩賺現金的好機會,但我會告訴他們,等聽完它的副作用再說。實驗結束後,有些參與者連續幾天都禁不住夢見方塊從天而降,有些人甚至無時無刻不看見那些方塊,即使清醒時也一樣。簡單來說,他們就是無法停止看見一個由俄羅斯方塊排列而成的世界。

有位俄羅斯方塊成癮者在《費城城巿報》(Philadelphia City Paper)寫下自己的經歷:

當我穿梭在超巿走道上,考慮要買蜂蜜圈圈餅還是新上巿的糖霜圈圈餅時,我會注意到下排的貨架剛好有個缺口可以用一組早餐穀片盒填滿。當我繞著室內運動場咬牙向前跑時,會出於無聊去注意磚牆上的淺色磚塊,估算必須轉向哪一邊,才能補齊一公尺以下那些高低不平的深色磚塊。當我趁工作空檔到室外透個氣,我會揉揉刺痛流淚的雙眼,抬頭望著費城的天際線,猜想:『如果我把勝利大廈翻轉過來,套得進自由廣場一號大廈和二號大廈中間的缺口嗎?』

遊戲玩家旋即把這種怪現象稱為「俄羅斯方塊效應」。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是電玩成癮者的腦袋出了問題嗎?一點也不。

「俄羅斯方塊效應」來自一個十分正常的生理程序,這個程序會反覆觸發大腦迴路,使人陷在所謂的「認知殘像」

當別人用閃光燈幫你拍照,你知道你眼前會暫時出現藍色或綠色的亮點嗎?這種現象之所以發生,是因為光影已經暫時烙印到你的視網膜上,所以你舉目所見都是它的殘影。同樣的道理,參與實驗的學生在玩俄羅斯方塊很長一段時間後,也受困於某樣遮蔽視線的東西——以這個例子來說,就是使他們不由自主看見俄羅斯方塊的一種認知模式(就像「俠盜獵車手」使我忍不住想找車子來偷一樣)。這不只是個視覺問題,事實上連續玩數小時的俄羅斯方塊還會改變大腦的運作模式,說得具體一點,根據後續的研究發現,持續不斷打電玩會在腦中建立新的神經連結,扭曲人們看待現狀的方式。

當然,如果那些學生正在為俄羅斯方塊大賽接受訓練,那絕對是個好消息,但事實證明,他們在從事非電玩活動時會變得極難適應;面對事實吧,很少有工作會以沉迷於電玩遊戲當作酬庸的條件。我們的大腦就是這樣運作的:它們很容易以固定的模式看待世界,而且有些模式對人有益,有些則否。當然,「俄羅斯方塊效應」講的不只是電玩遊戲,如同我們接下來即將進一步解釋,它還隱喻著我們的大腦判斷周遭世界的方式。

你陷入負面俄羅斯方塊效應嗎?

我們身邊都有人陷在某種形式的「俄羅斯方塊效應」裡,無法打破某種思考或行為模式,而且以負面模式居多。無論是一進門就找事情抱怨的朋友、專挑員工毛病而不看優點的老闆,還是每次開會前都會預言厄運降臨的同事,甚至你自己也可能是其中之一。

在跟全美前五百大企業合作的過程中,我學到一個寶貴的啟示:這些人通常不是故意變得這麼難搞或愛發牢騷,他們的大腦只是很擅長注意周遭的負面事物,很擅長發現煩惱、壓力和麻煩。難怪他們的大腦在經過長年累月的訓練後,已經習慣這種思考模式,就跟俄羅斯方塊成癮者一樣。遺憾的是,我們的社會只鼓勵這樣的訓練,想想看:無論在職場上或私人生活裡,我們經常被鼓勵去注意需要解決的問題、應付的壓力及需要糾正的不義行為。有時這麼做很有用處,問題是,如果我們一直陷在這種模式裡,專挑負面事物去看,那麼就算是天堂也會變成地獄。更糟的是,我們愈擅長注意負面事物,愈可能錯過正面事物——那些會為生活帶來更多喜悅、進而使我們成功的事物。

好消息是,我們也可以訓練大腦去注意正面事物,讓自己成為懂得善用「快樂優勢」的專家。

有次我在澳洲某場演講的空檔到戶外透透氣時,恰巧遇到兩個也趁工作空檔休息的員工。其中一人望著天空說:「今天天氣真好。」另一人說:「我希望天氣不要這麼熱。」雖然他們講的都是實話,天氣真的很好,也真的很熱,但第二個人表現出來的慣性心態,會讓他一回到辦公室就削弱自己的產能和工作表現。他並沒有看見生活與工作中的正面意義,以及成長進步的可能,因此根本沒有機會善用。

這並不是件小事,經常抱持負面心態會使我們付出很大的代價,這會減損我們的創造力、增加壓力、降低動機及達成目標的能力。

聚焦在負面效應,讓你變成錯誤糾察隊

過去一年來,我在為全球知名稅務會計公司KPMG提供訓練,幫助審計師及經理人建立快樂優勢的過程中,發現許多員工都為一個令人遺憾的問題所苦。他們每天得花八到十四個小時檢查財稅報表,於是他們的大腦愈來愈習慣找錯。雖然這對他們的工作來說是好事,卻也因為太擅長尋找錯誤和潛在陷阱,使得他們生活裡的其他領域也開始受影響。

就像俄羅斯方塊玩家會突然發現方塊無所不在,這些員工每天都拿出查稅的本領,專挑生活周遭最負面的事物來看。你可以想像,這不是什麼愉快的經驗,還會破壞他們的職場和家庭關係。他們在檢視團隊成員的工作表現時,只會注意缺點而非優點;他們下班回到家,只會看到孩子哪一科成績很差,而不是哪一科表現很棒;他們出外用餐時,只會發現哪道菜沒煮熟,而不是哪道菜很成功。有個審計師說他上一季過得很憂鬱,我們討論原因時,他隨口提到有天他趁著工作空檔,用Excel試算表列出了太太過去一個半月所犯的種種錯誤。想想看,如果他把這張缺點清單拿回家打算改變現狀,他妻子(或「準前妻」)會有什麼反應。

陷入這種思考模式的絕不只有審計師,至少律師也容易受影響,所以有研究發現,律師罹患憂鬱症的機率是其他職業工作者的三・六倍(我在加州一家醫院提到這項數據時,不怎麼喜歡醫療過失訴訟的醫師們立刻報以如雷的掌聲)。考慮到律師的高學歷、高收入及高社會地位,這似乎是個令人意外的發現,但若考慮到他們必須從早到晚做哪些事,就一點也不令人意外了。

這個問題可以回溯到法學院。很多學生一熟悉課程並開始學習批判性分析技巧,壓力水平就大幅飆升,為什麼?有篇發表於《耶魯大學衛生政策、法律與倫理期刊》的研究報告解釋:「法學院教導學生從辯詞中尋找弱點,訓練他們學會批判,而不是接納。」儘管這肯定是「執業律師的重要技能之一」,但當它從法庭滲透到私人生活,就可能帶來「嚴重的負面後果」。這些訓練有素的法律人會鑽研每個辯詞中的弱點、每件個案裡的漏洞,開始「高估眼前問題的嚴重性及持久性」(這正是通往憂鬱症及焦慮症的最佳捷徑),最後反而會妨礙自己的工作表現。

多年來,不少律師羞赧地向我坦承,他們都有在下班回家後叫孩子「作證」的習慣(「請向庭上解釋,如果不在場證明顯示你看電影看到十點半,為什麼你會比門禁時間晚十五分鐘到家?」)。還有人說,他們會不由自主用量化、可計費的鐘點時數,來思考與伴侶相處的優質時光。甚至在閒暇時,這些律師還能精確地告訴你,他們剛才為了討論新壁紙的顏色損失了多少收入。就跟每日挑錯的審計師一樣,這些律師也陷在某種思考模式裡,而且這種現象遍及各行各業,沒有人不受影響。運動選手總愛跟親友一較高下;處理家暴案件的社工人員普遍不信任男人;金融交易員做每件事都習慣評估風險;公司經理無法停止監控孩子的一舉一動。

不可否認,固守這些思考模式或許可以使人在工作的某個層面變得很成功;審計師就該找錯,運動選手就該競爭,金融交易員就該嚴謹地分析風險。但是當一個人無法「劃分」他的能力,就會出現問題,而且這種狀況發生時,他們不僅會喪失快樂優勢,還會因為自己的悲觀及愛挑毛病的心態,更容易受到憂鬱、壓力、疾病甚至物質成癮的影響。

這就是「負面俄羅斯方塊效應」的本質:一種會降低整體成功率的認知模式,但事實上可以不須如此。

如同我們能讓大腦建立負面迴路,我們也可以重新訓練它搜尋生活中美好的事物,讓我們看見更多可能、感覺更有活力,進而提高成功的層次。

首先我們必須體認,我們會看見什麼,其實只是聚焦的問題而已,心理學家威廉・詹姆斯說過:「我的經驗是我同意應該去注意的事。」

相關書摘 ▶美式足球的啟示:四分衛的風光背後,人際支援就是我們的「進攻線」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哈佛最受歡迎的快樂工作學:風行全美五百大企業、幫助一千六百萬人找到職場幸福優勢,教你「愈快樂,愈成功」的黃金法則!》,野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尚恩・艾科爾(Shawn Achor)
譯者:謝維玲

你知道嗎?你念大一時有多快樂,十九年後的收入就有多高!一根棒棒糖,能讓醫生的工作效率多兩倍!Yahoo設立按摩室、Google鼓勵工程師帶狗上班⋯⋯都是為了創造「快樂優勢」!

我們常常想:只要可以升遷或者達到下一個銷售目標,我就會快樂⋯⋯如果成功會帶來快樂,那麼每個高升榮調的員工、每個達成目標的人,應該都很快樂。但隨著每次贏得勝利,我們的成功標竿就被推得更遠,快樂也更遙不可及。

現代人犧牲快樂、換取成功,結果只是在降低自己的成功率。作者曾協助班夏哈教授設計「哈佛幸福課」,並針對一千六百名哈佛學生進行一項大型的快樂研究,其後更在一年內造訪五大洲四十個國家,為數千名大型企業主管進行訓練與演講,從中歸納出適用於各行各業的「哈佛七大黃金法則」。二〇〇八年金融風暴爆發,更幫助為數眾多的企業從這場艱鉅的挑戰中重新振作。

作者把所有的努力匯集成書,這套實用工具經過了全球金融家、學者以及許多專業人士的驗證,可以務實地幫助讀者克服障礙、逆轉壞習慣,達成生活與工作上的目標!

哈佛最受歡迎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