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想要的是真相,還是沒有真相的自由?《倫敦呼叫》的影外之音

你們想要的是真相,還是沒有真相的自由?《倫敦呼叫》的影外之音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倫敦呼叫》與其單純說它是「音樂電影」,不如說是揉合了青少年成長、社會議題、文化反思,再以「衝擊樂團」與它們的音樂,加以串連融合而成的一部作品。但音樂絕非只是模糊於背景之中,觀影的時候你能很直接面對音樂的衝擊,正如他們的團名,它會促動你的視覺刺激感,在編劇與導演的巧妙安排下,不少劇情片段也是從歌名轉化而成。

No Elvis, Beatles or the Rolling Stones, in 1977.

─The Clash

透過衝擊樂團(The Clash)的這則音樂宣言,充分表達了1970年代後期,英國青少年對搖滾樂的失望態度。過去那些在60年代帶動反叛精神的搖滾巨星、與樂迷的距離愈來愈遙遠:不論是坐在黑頭禮賓車裡風光進出場,或是在容納上萬人的巨型體育館辦演唱會,甚至為了避稅遷居國外(尚且不論某些人在毒品上花的大把鈔票),這一切都讓年輕樂迷失去在舞台前與他們汗水交織的體驗。

更糟的是,英國自二戰後工業生產的長期疲憊與福利主義政策,加上工黨與工會的合作關係漸行漸遠,使英國在70年代進入了長期的經濟不景氣,最具代表性的高峰事件便是爆發於1978年的「不滿的冬天(Winter of Discontent)」,最後間接促成了保守黨奪回執政權,開啟了長達12年的「柴契爾時代」,整個英國下層階級瀰漫著「Hate and War」的氣息。

《倫敦呼叫》這部電影便設定在這樣的時代背景,與其單純說它是「音樂電影」,不如說是揉合了青少年成長、社會議題、文化反思,再以「衝擊樂團」與它們的音樂,加以串連融合而成的一部作品。但音樂絕非只是模糊於背景之中,觀影的時候你能很直接面對音樂的衝擊,正如他們的團名,它會促動你的視覺刺激感,在編劇與導演的巧妙安排下,不少劇情片段也是從歌名轉化而成。

衝擊樂團的核心思想:與性手槍(The Sex Pistols)不同的龐克

且讓我們先來回顧一下英國龐克誕生的簡史。如果說想在音樂上發起一場革命,那「刺客」與「思想家」應該是不可或缺的兩個角色。說起英國龐克樂團,大家首先想到的大概是是「性手槍(The Sex Pistols)」,在搖滾史上難能可見、同時兼具傳播天賦又大膽乖張的經紀人麥爾坎・麥克拉倫(Malcolm McLaren)的操作下,把一群原本無所事事、聚集在薇薇安・魏斯伍德(Vivienne Westwood)服飾店的混混們,再加入一些從紐約早期龐克時期攫取的元素,組成了英國近四十年來最撼動建制體系的音樂刺客。

但不論是「Anarchy in the UK」、「God Save the Queen」、「Pretty Vacant」,固然把日薄西山的英國搖滾樂注入了高劑量的腎上腺素,將搖滾樂迷重新解放出來,但從另一方面來看,性手槍卻也把大英帝國攪得動盪不安。他們成為了「暴動」、「下流」、「骯髒」、「無恥」的同義詞,演唱會場地被砸爛、旅館房間慘不忍睹,最後甚至驚動當局,硬是將他們的處女專輯從排行榜冠軍做掉,屈居老二的位置。

《倫敦呼叫》裡有一段非常短卻極具關鍵的台詞,是男主角離家的嬉皮母親與佔屋行動(squat)的夥伴們在餐桌上的對話,她的男友強尼(Johnny)質問:「你們想要的是真相,還是沒有真相的自由?」這段對白直指衝擊與性手槍的差異,性手槍引發的騷動,其實沒有一個真正的中心思想,最接近的大概就是虛無主義(Nihilism):徹底拒絕一切權威、道德、信仰,化為具體的就是對握有控制權的任何象徵發起遍地峰火的暴動與對抗,卻缺乏路線。但與其相對的正是衝擊樂團,特別是樂團主腦,也是本片中起最關鍵角色的喬・史楚默(Joe Strummer)。

電影中有兩個線索,如果把它們連在一起,便可表明這個「思想家」的立場為何。第一個是「White Riot(白色暴動)」這首歌,不知情的人常誤解為這首歌同樣在鼓吹暴力行為,而且帶有種族主義色彩(白人 vs. 有色人種),但在衝擊樂團的演唱會上,暴動是受到一定節制的。樂團很瞭解觀眾要的是一個情緒的出口,所以在音樂中你可以發洩、可以狂舞、可以衝撞,但一旦發生流血傷人事件,樂團會立即把表演停下,制止舞台下過於脫序的行為,等情勢穩住後,才願意繼續演出。

《倫敦呼叫》劇照17
Photo Credit: 翻面映畫

種族主義的部分,則是因為樂團受到1976年倫敦諾丁罕牙買加移民社區嘉年華警察鎮暴事件所啟發,當時樂團成員與經紀人柏尼・羅茲(Bernie Rhodes)都在現場第一線,即使這場鎮暴是針對有色人種社區,但他們身為在社會上稍佔優勢的白人,卻能夠反思出,既然受到不平等待遇的牙買加人都能起身對抗不公不義,那麼成天排隊領救濟金或被教育體系洗腦的白人 ,也應該發起屬於他們自己的「白色暴動」。

由這裡再連到第二條線索,則是男主角不斷路過的一面白牆,牆上用大大的黑色字體寫著「BLACK+WHITE UNITE SMASH THE NATIONAL FRONT」。民族陣線(National Front)屬於極右派的民粹主義政黨,反對移民(可以注意一下,男主角最初到達倫敦時,有位在街頭高聲抗議失業的中年大叔),但其實搞錯對象了,真正令工人失業的是上台後逐漸削減工會力量、並主張「小政府、大企業」的「柴契爾主義」。將兩條線索集合起來,衝擊樂團的主張顯而易見:不論是白人或有色種族,都應該聯合起來,擊潰民族陣線與其背後代表的法西斯主義。衝擊樂團一直與牙買加社區有著緊密的連繫,團員不僅曾親自飛到牙買加,在他們的作品裡也常常可聽見雷鬼樂的色彩(大部分功勞歸於貝斯手Paul Simonon)。史楚默本人就常說「貧困的白人與黑人,其實都在同一條船上」。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