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嚴格的牌照規定,回頭想想台灣

看看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嚴格的牌照規定,回頭想想台灣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府為了維持金融秩序,增加效率,最好的方式就是訂定非常繁瑣、細節的法規,同時做到讓買賣雙方都能夠完全了解對方,買賣一但成立之後就照著契約上走,務求避免灰色地帶。

我步履蹣跚的走出地鐵車廂,不,正確的說我應該是被人群推出地鐵車廂。搭電扶梯上樓時我同時拿起手機跟手錶看時間,確定一下時間無誤。才早上七點半,這裡的地鐵就像日劇中東京的地鐵一樣擁擠,不同的是身旁不只有黃皮膚的東亞面孔,還有五官深邃的南亞面孔,以及穿著傳統伊斯蘭服飾的穆斯林。

走出地鐵站,摩天大樓幾乎蓋住整片天空,走在街上的人幾乎都穿著西裝以及套裝,這裡是新加坡的市中心,也是整個亞洲最重要的金融中心。我們在摩天大樓中找到一絲空隙,坐下來吃傳統新加坡人吃的早餐。替我們點菜的是位中國伯伯,看他跟新加坡同事的互動就知道彼此都很熟悉,伯伯來新加坡久了,替我們點菜的時候也是中英文夾雜著廣東話。

這次來新加坡,主要是因為我們新加坡總公司取得了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核發的資本市場牌照。大家都知道新加坡的金融體系以安全、透明、高效率聞名,所以能夠不斷地吸引外資進駐;不過大家或許也知道新加坡以法律嚴格聞名,小時候大家應該都被恐嚇過如果亂吐口香糖在新加坡會被鞭打屁股吧?

照理來說,一個國家法律嚴格,產業就會受限,為什麼新加坡的金融業還能如此繁盛?

我們才一坐下辦公室,桌上就堆著一疊比原文書還厚的資料,新加坡的同事告訴我們,這就是金融管理局要求他們遵守的所有事項。接著,新加坡方負責這次申請牌照的總監,開始一一跟我們討論內容是什麼。

我注意到其中非常有趣的一點是,這張牌照分成三個等級。第一級是能將金融產品賣給在新加坡的外資企業,第二級是能將金融產品賣給在新加坡的專業投資人、法人投資人,第三級才是能將產品賣給新加坡的一般投資人。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對專業投資人、法人投資人、一般投資人都下了非常嚴格的定義,寫得很清楚,在要購買產品前,購買者還必須進行一些風險測試;在此同時,金融管理局對於銷售金融產品的人也進行很嚴格的管控,對應不同的金融產品必須有不同的銷售許可證,更重要的是投資人可以要求銷售者提供編號(有點類似身分證字號),利用編號登入網站查詢他的學經歷、持有的銷售牌照、甚至是過往有沒有違反銷售規則的不良紀錄。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的觀念是「我盡量做到讓買賣雙方的一切都透明、公開,同時在買賣前的風險測試也非常完整,最後萬一投資賠錢了,買方也不要來吵。因為你在完全瞭解商品、銷售者的情況下簽了合約,那就得像個大人一樣承擔這個結果。」

這聽起來有點無情,卻也是造就新加坡金融繁盛的重要原因之一。

台灣的情況是,消費者在銷售前很多時候處於弱勢,台灣金管會不讓大家在網路上公開討論許多金融產品的資訊、更不用說查詢業務員的個資;產品銷售後投資虧損了,許多投資人就聯合向金管會申訴,金管會只好把銀行找來摸摸頭,叫銀行滿腹委屈地吞下去。

或許這是傳統的華人文化所造成,因為我相信你,所以我不太看商品條款內容,也不用知道你過往的經歷,反正你坐在銀行上班應該不會騙人,你叫我簽名我就簽哪裡。等到投資狀況不如預期後,雖然當初我簽了名,但是有吵的小孩有糖吃,政府也會被民意所綁架,我就集合大家找媒體,控訴銀行的不是,看來拿回多少虧損算多少。

當然,許多有明顯違法的掏空、詐騙案是例外(例如說樂陞案)。大多數的金融買賣糾紛其實都很難判斷誰對誰錯,華人的方式就是大家出來橋一個兩邊都能夠接受的結果。

可是新加坡是一個由多元種族所組成的國家,每一個民族的文化、信仰都不盡相同。政府為了維持金融秩序,增加效率,最好的方式就是訂定非常繁瑣、細節的法規,同時做到讓買賣雙方都能夠完全了解對方,買賣一但成立之後就照著契約上走,務求避免灰色地帶。

我手上翻著密密麻麻的規定條款,心裡想著:「如果把情理法的鄉愿文化暫時拋開,而用法理情來對產業以及相關消費者糾紛進行管理,會不會對台灣的產業有更好的幫助呢?」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