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我知道我不想要的東西是什麼」,這樣就夠了嗎?

「至少我知道我不想要的東西是什麼」,這樣就夠了嗎?
Photo Credit: Celestine Chua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覺得好迷惘,人生沒方向,做了幾份工作到現在還是一事無成,前幾天因為人事的問題辭掉媒體的工作,現在則因手邊要沒錢用了所以接了一個百貨公司樓管的工作,但我發現我不喜歡。然後我又會想,是不是因為做的不夠久,所以才對這份工作沒熱情?我知道每個工作都可以學到一些有價值的東西,只是我實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這裡幹嘛

前些日子,有個久未碰面的朋友打電話來。通常,他打來不是要跟我哭最近又跟哪個女生分手、工作發生了什麼鳥事、生活有了什麼樣的巨變,要不就是念他們家的經給我聽,諸如此類的日常生活。時日一久,如果不是剛好看到電話響了,我通常是不太接(回)的,但這次電話剛好就在旁邊而且我恰巧轉頭看見它在震,因此就順勢接了起來。

「在忙嗎?想跟你聊聊。」
「不忙,你說。」
「我覺得好迷惘,人生沒方向,做了幾份工作到現在還是一事無成,前幾天因為人事的問題辭掉媒體的工作,現在則因手邊要沒錢用了所以接了一個百貨公司樓管的工作,但我發現我不喜歡。然後我又會想,是不是因為做的不夠久,所以才對這份工作沒熱情?我知道每個工作都可以學到一些有價值的東西,只是我實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這裡幹嘛。」

(他頓了一下,而我沒說話)

「我知道你會問我,那我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說實話我不知道,但至少我知道自己不喜歡現在這個工作。」

我沒多說什麼(因為他還在上班),簡單鼓勵一兩句就掛上電話,爾後貼幾篇文章給他看,然後想起一些事情。

記得在大學的時候,我想:喜歡的東西太多了,應該去試試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

因此我到了星巴克當夥伴,因為喜歡星巴克的工作環境與夥伴文化;因此到書店通路去看他們怎麼運作,因為我喜歡逛書店買書;因此跑去當家教,只因為喜歡小朋友。試過很多不一樣的工作,為的只是想知道自己到底是否真的喜歡。

直到畢業以後開始找工作,我想:興趣太廣泛了什麼都可以試試看,就是壓根沒想過進銀行。

因為想練英文面試所以應徵新航空姐、因為想寫文章看文章所以應徵某報外電編譯、因為去大陸工作很紅所以應徵了在上海的一家基金公司,但我最後還是陰錯陽差的進入了銀行工作。

離職的時候,我想:我確實喜歡這份工作,只是離開是為了開創更多的可能。我也許不知道自己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但至少我知道我不想一輩子就只是這樣子。於是我出國去流浪了,為了是想找尋心中最真實、最純粹簡單的渴望。

(相關文章:當你有勇氣放下一些包袱,再來羨慕我兩個月的「歐洲之旅」

回國的時候,我跟一個前輩吃飯,他跟我說:

「我發現你們這代年輕人都吃太飽了,餓不死,不用為了下一餐溫飽而擔心、滿足於生活中的小確幸,胸無大志,這樣的人不會為了某種目標拼死拼活地去努力,總是為失敗找藉口不會找方法,成不了氣候。」

在某種程度上,我感覺被刺了一下。先不論他了不了解我到底有沒有吃飽這個狀況,我倒是打從心底有一些認同他所說的這句話。因為在上述心路歷程的最後,我告訴自己「至少我知道我不想要的東西是什麼」,但這不是一直以來我都知道的事情嗎?我沒有滿足於生活中的小確幸,但我確實有很多想法但都還沒開始做。

所以,「至少」會不會只是代表了我還不夠努力?

親愛的朋友,我想說的是,恭喜你知道自己不要什麼了,只是這真的還不夠,你身邊大部份的人也都是這樣想的。只是人生很短,可能只有三萬天,這很嚴格、很殘酷,但這就是事實。所以如果你還沒找到那件可以讓你做起來義無反顧的事情,那就繼續找,我有ADHD都可以持續做這件事情,沒道理正常的你不行。

Photo Credit: Celestine Chua @Flickr CC BY 2.0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