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認可快樂丸中MDMA具高度醫療潛力,可望撫平退伍軍人戰場創傷

美國認可快樂丸中MDMA具高度醫療潛力,可望撫平退伍軍人戰場創傷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co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MDMA可以幫助與記憶重新連接,當患者在服用MDMA時,他們不會感到如以往回憶那樣的痛苦,當他們克服內心的恐懼時,人們更容易與心裡治療師敞開心胸談話。

提到快樂丸(Ecstasy,又稱搖頭丸),你會想到什麼?是學校裡反毒海報、山達基教網站「無毒世界基金會」上種種可怕的副作用與警語?抑或是夜店派對、音樂祭裡亢奮熱舞的青年?對於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來說,他們最近將快樂丸裡的主要成份MDMA核准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的「突破性療法」(Breakthrough Therapy),而對從伊拉克戰場上回來的美國退伍軍人Jon Lubecky而言,那正是他的救命解藥。

PTSD幾十年來一直是美軍的重大問題,而美國近年來的幾次戰爭推升了這種疾病盛行的比例,專家估計,在伊拉克或阿富汗服役的士兵中有11%至20%都患有PTSD。在戰場上經歷或目睹暴力行為後,這些士兵心裡的痛苦會逐漸累積,而這種痛苦會打破婚姻,甚至摧毀生命。

目前只有兩種藥物被批准用於治療PTSD:Zoloft和Paxil,由於長期且反覆接觸戰鬥的心理影響情況尤其棘手,這兩種藥物對於退伍軍人而言都被證明是無效的。耶魯大學精神科主任John Krystal指出:「如果你是曾出過多次任務的沙場老兵,那麼你對現行這些藥物有良好反應的機會只有1/3,甚至更低,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總是積極卻又挫折的尋找更佳的解決之道。」

而PTSD更棘手的狀況在於,它特別難以用傳統的談話治療來克服,專家指出,因為患者根本無法談論和處理內心創傷,因為那就像是流瀉在他們心中的毒藥一般。對於Lubecky來說,他的身體或許早已從戰場上回來,但他的靈魂卻仍舊在戰火中徘徊,耳邊傳來一陣陣只有他自己聽得到的迫擊砲和直升機噪音,他在夜裡總是輾轉難眠,只能把自己喝到不省人事。

Depositphotos_105495684_l-2015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com

事實上,他得到了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對PTSD的一切治療,但這些治療並沒有阻止他五次試圖自殺的崩潰。最後,他參與了一項仍在實驗階段的療法,實驗人員給了它一顆綠色的膠囊,然後,痛苦停止了,這顆藥丸內的成份正是MDMA。

給予Lubecky救命解藥的是一個名為MAPS的研究機構,該機構致力於研究包含大麻、LSD、MDMA、神奇蘑菇、死藤水在內多種管制藥物的醫療潛力。在今年8月底時,MAPS向世界宣布FDA已經核准了MDMA用於PTSD的突破性療法,這代表政府同意此種療法可能具有指標性的治療優勢,且其順位高於現行其他可用於治療PTSD的藥物,未來有關當局也會更積極協助MAPS在更順利的情況下繼續發展實驗。

要得到食品藥物管理局核准突破性療法並非易事,MAPS早在30年前就開始進行對於MDMA的研究、倡議與募資,而在獲得突破性療法核准前,MAPS已經進行了兩階段的人體實驗。在MAPS完成的第二階段實驗中,107名患者在治療之前平均已經承受了將近18年PTSD的折磨,在經過三次MDMA輔助心理治療的兩個月後,有61%的人不再符合PTSD的診斷標準,一年之後,這數字增長到68%。

曾在伊拉克服役、參與實驗的前美國海軍Nigel McCourry驚訝於MDMA輔助心理治療的顯著效果。經過多年的失眠和噩夢,他終於能夠安穩的睡到天亮,這是他兩年內首度感覺到自己真的從巨大創傷中康復。 McCourry渴望與其他退伍軍人分享他的「治療故事」,他強調:「許多退伍軍人自殺,因為他們不能忍受PTSD的生活,如果MDMA這種藥物可用於治療,我們可以拯救更多人!」

究竟MDMA如何治癒PTSD?要回答這問題我們必須先了解MDMA在人體上的作用,一旦MDMA進入血液,大腦就會大量釋放血清素、多巴胺和去甲腎上腺素,這三種神經傳導物質使得服用者感到欣欣向榮、更有同理心,音樂節奏和美麗的景像也變得更加迷人,這就是為什麼人們喜歡在派對裡使用它。

對於PTSD患者來說,MDMA讓患者感覺良好,這可以讓回想起痛苦的回憶更容易。從生物學角度來說,在你每次的記憶中,你都會重新體驗它。編碼該記憶的神經元集合的發射方式與形成記憶體的方式相同,這代表你每次回想起來都可能有機會修改原本的記憶存檔:因為原始的神經元正在觸發,它們更容易進行新的連接。

MDMA可以幫助與記憶重新連接,當患者在服用MDMA時,他們不會感到如以往回憶那樣的痛苦,當他們克服內心的恐懼時,人們更容易與心裡治療師敞開心胸談話。

Depositphotos_83072840_l-2015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com

人稱「快樂丸之父」、在1965年即合成出MDMA的亞歷山大·休金博士(Alexander Shulgin)在首次服用MDMA後,將體驗記錄在自己的實驗札記上:

每個人都應該要體驗看看這個意義深遠的狀態,我感覺到全然地平靜,我的人生走到了這一刻,而此刻我感覺到我終於回到家了,我獲得完滿了……我感覺到我的內在是完全純淨的,只存在純然的歡愉。我從來沒有感受過、或相信會存在如此的美好。

而根據美國杜克大學藥理學教授威爾遜(Wilkie Wilson)、庫恩(Cynthia Kuhn)等人在《藥物讓人上癮》一書中對於MDMA的研究,他們發現幾乎所有使用者都說MDMA使人具有同理心、變得直率且關心他人,也有人說MDMA能減輕自我防衛、恐懼、疏離感、侵略性及執念,因而提升正面情緒。書中提到,有位首次使用的人是如此形容MDMA:

我的感覺是,這種藥丸能帶走你的恐懼反應,你會感到直率、清白、充滿愛。我無法想像有任何人在這種藥丸的影響下還會生氣,或流露出自私、刻薄甚至防衛。你會對自己的內心有更深刻的洞察,這是真正的洞察,在以上感受結束後還繼續存在你的心中。這種藥不會給你任何原本並不存在的東西,這不是嗑藥產生的幻覺,你不會因此與世界失去聯繫,你還是可以打電話給你母親,而她完全不會察覺。

對於美國政府核准MDMA用於PTSD的突破性療法,長期研究MDMA、LSD等管制藥物的的倫敦帝國理工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精神藥理學家大衛·努特(David Nutt)強調:「這其實不是什麼很大的科學進步......MDMA在過去40年來早已被認為是一種治療藥物,但這是社會學習接受它的巨大突破。」


猜你喜歡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買房是很多人畢生夢想,許多上班族開始投資的動機,也是希望透過能扣除每月支出後、盡可能放大剩餘的存款,更快買到人生第一間房。但是看著房價不斷飛漲,媒體不斷報導百萬年薪工程師、醫師都無法在台北置產,讓很多人感到恐慌、甚至放棄買房念頭。

32歲的飛輪教練阿謙很努力賺錢,汲汲營營忙於工作,希望能買一兩千萬的房子,好安身立命。為了達成目標他相當努力培養技能,除了具有飛輪跟肌力教練資格外,平時也提供學員筋膜按摩服務。

因為服務口碑很好,目前團體加個人每月穩定都有100小時課程,即使前段時間疫情不穩定也只有少掉一成教練收入,月收入約為6至10萬。

對於未來目標,阿謙除了希望可以透過被動收入增加、改變目前靠時間及體力換取金錢的現況,也希望能夠買入兩間2000萬的房子,一間自住、一間出租賺取被動收入。

既有資產配置上,由於懷抱著買房夢,因此阿謙保留110萬活存現金,另外有一張台幣56萬的美元保單,投入美股58萬有不錯獲利。

買房對平均月收入8萬的阿謙來說是否為不可能任務?我認為,阿謙應該先拋掉想法便是:別為了賺頭期款而投資。

五月第一篇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阿謙讓投資為自己置產。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一:別為買房投資,要讓投資為你置產。

遇到像阿謙這樣懷抱著買房夢的學員,我都會先要他們反覆問自己:為什麼要買房?

如果從資產及投資角度來看,房子算是防守型資產,如果將房屋價值放進整個資產配置後,花在買房的錢就不能超過總資產50%,否則就會讓自己變成房奴,更會因為多數資產都卡在房子,而因為房價變化影響心態。

假設買房能為自己帶來安全感,那這想法相當好、也值得去達成這個人生目標,這時就可以思考如何利用投資來幫自己買房。

以阿謙希望買到2000萬的房這個目標來看,房價2000萬首購需支出頭期款為400萬,這時除了要因為固定支出增加房貸這一項,因此要提高保障型資產外,也要確保進攻型投資組合有400萬,並透過選擇權等投資方式妥善配置讓自己能利用每年10-20%投資報酬來支付房貸本金及利息。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二:想買房保障人生,別抱持保障心態投資

在與阿謙諮詢對談過程中,我也看到許多保守型投資人最容易落入的「陷阱」:認為是保障,其實處於風險中。

將錢投入投資市場,因為跌價造成損失,這是一種可視但未知的風險。但是如果將錢都投入到定存、活存現金中,每年因為通貨膨脹造成損失,加上失去將錢轉進保守型甚至進攻型投資組合中能產生的獲利,這是屬於容易忽略但已知的風險。

保障型資產是為了當有突發風險產生時,讓我們不用擔心生計並可渡過半年時間進行避險。就阿謙每月支出約5萬來說,保留30萬是足夠的。特別是在進攻型投資組合都握有許多高價值公司並有不錯獲利時,應該將額外80萬緊急帳戶資金及活存轉進進攻型投資組合,才能更快達成買房目標。

而究竟是否該買第二間房出租賺取被動收入,我也請阿謙好好想想:買第二間房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買房是為了投資,那麼比起將一大筆錢投入保守型資產,以阿謙還年輕並且收入相對穩定情況下,該如何積極進攻讓自己退休時可以擁有千萬甚至億萬資產,才是最適當思考方式。

這些建議也適合你:購買投資型保單前先停看聽

在阿謙現有投資組合當中,我也看到在許多學員資產配置中都會出現的「投資型保單」。這類同時具備投資及保險功能的保單屬於保守型資產,因此建議在購買時要注意投入金額加上其他保守型投資不要超過總資產20%外,更要先釐清以下關鍵。

首先便是保單報酬形式為何?是在一定年限後固定會發放股息給保戶,還是保險公司會每年將這些錢投入特定投資標的做為報酬?這些資產增長能否看得見,甚至是否穩定,必須先了解。

其次則是這些保單綁約年限,這會影響可動用資金及運用彈性。當然,既然是保險更要確認又是綁定哪方面保險,在自己真正需要時是否能夠降低醫療或意外造成風險。懂得從資產角度思考保單,可以讓你在投資道路上少走相當多冤枉路。

附帶一提,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image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