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談一則】如果免不了誇張,寧願稱他做「哲學神童」算了

【怪談一則】如果免不了誇張,寧願稱他做「哲學神童」算了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簡短的文字有時可能誤解了脈絡,無論如何,中島芭旺的著作整體叫人讚嘆,不乏啟發性和警醒作用。

放棄稱10歲中島芭旺為「嚴格意義上」的哲學家?

當全球普遍人活在科技品充斥的環境,追求無盡感官刺激之際,慨歎年輕一代面對的「問題」太多。早前人們熱議日本一位孩童彷若抗逆了一般成長枷鎖,10歲時已完成了首本哲理著述,如繼續燃點信仰與智慧不滅的新希望,他叫中島芭旺。

我讀完他那薄薄的著作《我看見、我知道、我思考》,也觀察到社會不同背景的人有趣的反應,大致上,給予好評的成年人有具體去看他寫甚麼, 說他寫得很不錯又有智慧,甚至認為有些部分大人未必能及,當中不乏誇張盛讚;而給予負評的成年人,通常對哲學有一定認識(甚至認識很深),劈頭就認真討論究竟在「嚴格意義上」他算不算是哲學神童/哲學家,認為人們對他過譽和誤解。

由於討論中島芭旺同樣「在嚴格意義上」不屬嚴肅課題,以下嘗試以輕鬆兼粗略加以討論,不細緻進行對比和思辨,當作隨心的生活分享,供大家各自思考,不作定見;似乎,無論怎麼形容他也嫌誇張。其實,他部分文字很浪漫,令人享受其中。

通常一件事眾說紛紜又兩極化,往往表示那件事本身含混不清,你總能抽取一部分理由自圓其說,而旁人較難明確地贊成或反對甚麼,亦因此一時難有定論,這時候像「堆積木」一般,試試不同組合對比,可能會有些幫助。

我們如果以牛津字典一般的解釋來看,哲學家(Philosopher)需要對哲學有所學習,甚至可以理解為從事學術層面的訓練:

A person engaged or learned in philosophy, especially as an academic discipline.

而相對來說,神童(prodigy)則顯得較為寬鬆,指擁有優越才能的年輕人(姑且撇除神童還可包含genius之意):

A young person with exceptional qualities or abilities.

如果針對一位10歲孩童,十分勉強要把廣義的「哲學」套在「家」或「神童」之上,哪個較可接受?我寧願傾向「形容」中島芭旺是位哲學神童,而不是一位哲學家,他不但沒學習過哲學理論、沒有受過哲學訓練,更重要是沒有相關的建樹、立論,遠遠稱不上「家」;但另一方面,以同齡孩童來說,他對人生智慧/哲理/反思的程度並不常見,能寫出那些哲理一點不簡單,始終,如果情況那麼常見,相信在社會同一題材上,頗容易就找出10歲孩童接近的文字作品。結果呢?應該有點難度。

「選取點評」中島芭旺作品:(1)覺察力

回到中島芭旺的著作,可分成兩個層次看,有部分對生命的真實感、覺察力令人驚訝,有部分則較濫情與幼嫩(合符年紀)。第一個層次是他的覺察力,你會發現他對生活體驗的敏銳度驚人,且想像力與情感豐富,有時候在反駁一些荒謬的事情,譬如:

43【論死亡】

死亡是什麼啊?
喜歡的人死掉是怎麼一回事啊?
自己沒有經歷過的事情就不會明白。

從今以後我會有什麼樣的遭遇呢?

死亡這種事,
不是能夠體驗之後再告訴別人的,
是人類的謎團。

也有人相信有死後的世界,
但那只是別人這麼說。

我並沒有辦法知道自己死掉的話會怎麼樣。

(點評:這種思考比許多行禮如儀的成人教徒,有力量萬倍)

45【論無知】

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地球上有各式各樣的事物,
多得數不清,
所以我很無知。

我很無知,
因為我無知,所以可以發覺很多的事情;
因為我無知,所以可以跟別人一起發揮各自的能力;
因為無知是最強力的武器。

無知這件事,
也就等於知道,等於能夠有所發現。

不知道,
就是幸福。

(點評:直覺到無知而來的驅動力,像蘇格拉底般的求知欲與態度)

49【論此刻】

現在,
只存在於現在;
現在,這麼說的時候就已經過去了。

過去之後,
那就是
那個時候的
現在。

就只是這樣而已。

(點評:兒童要感悟時間的抽象性,絕不容易,更別說如此表達出來)

85【論教育】

學校的老師說的都不是自己的經驗,
而是教大家聽來的事情或是課本上寫的東西,
所以搞不好那些都不是事實。

我想學習事實。

(點評:這種尋求真知、學問的態度,足以令一般學校教師或死讀書的學究羞愧)

60【論生存】

我思考著生存的意義,
在此之前我都在想以後的事情,
覺得很難受,
所以跟媽媽求救。
現在我知道了。

與其想以後的事情,
現在比較重要,
享受現在。
不可能知道的未來的事情不用去想,
現在比較重要。

享受現在,
活在現在。

(點評:如果他能畢生堅持,境界很高,但10歲有此觀念已叫人讚嘆)

「選取點評」中島芭旺作品:(2)浪漫與自我

不過,有部分還是切合10歲日本孩童氾濫的浪漫、幼嫩和自我的心境:

27【全部要做】

我去了岡本太郎紀念館,
有很多我好喜歡的詞句。
我選擇的是——
「要是不想去做的話,就做不成。」

所以,我全部都決定「要做」。

(點評:成熟的智慧應看通生命的局限,許多事都很想做,但終要懂得取捨。)

30【沒根據的自信】

我的自信是沒有根據的自信。
有根據的自信,要是沒了根據,
自信也就跟著沒了。

(點評:有時沒有根據的自信會陷入狂妄或妄想,有根據的自信如果包含對態度有信心、根據有意義的成果追求自我卓越,一點也不壞。)

72【自己高興就好】

除了讓自己高興地過活之外,
沒有別的重要的事。
自己高興就好,
其他都沒有必要。

(點評:極聰明,但可能不夠偉大,有些重要時候犧牲「自己高興」意義更大。)

78【自己才是神】

人生的障礙就是要讓你知道自己才是神,
一切的不順利都是因為自己不像自己,
要是以自己的方式活下去,我認為就不會有任何不順利。

(點評:甚麼是自己(真我)本身就充滿變化和經歷,即使假設有真我這回事,盡早認清實踐真我過程中,絕對可以不順利甚至苦痛,切法找平衡點,也許才是真正早熟的智慧。)

固然,簡短的文字有時可能誤解了脈絡,無論如何,中島芭旺的著作整體叫人讚嘆,不乏啟發性和警醒作用。他的文字介乎文學與人生哲理之間,完完全全定位在文學作品略嫌不妥,稱作「文學神童」感覺比「哲學神童」更古怪,也看來不適宜稱作「思想神童」,而歷史上的思想家看人看事比較具社會性和實際,中島仍避不了非常強烈的自我(童之常情)。

那麼,我們倒不如寬懷一點,即使有點誇張,根據同齡的層次,就稱他作哲學神童/哲理神童吧,始終,真正閱讀他的作品才更重要。

延伸閱讀:

  1. 10歲做哲學家?日本哲學神童「中島芭旺」妙語

參考資料:

  • 中島芭旺著:《我看見、我知道、我思考:大人都忘了⋯那些簡單卻重要的小事》,三采文化,2017年9月。

核稿編輯:歐嘉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