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看一部十年前的紀錄片:如果有一天我們也需要《上訪》

為什麼要看一部十年前的紀錄片:如果有一天我們也需要《上訪》
紀錄片《上訪》趙亮作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喊著「我們都是李明哲」的標語時,我們對中國有足夠的了解讓我們自救嗎?些中國公民社會採取的行動方案、中共的政策制定與權力運作,如何在中國進行議題倡議,我們台灣人知之甚少。等等,你知道上訪是什麼嗎?

文:小光

是的,我們要在2017年全台巡迴播《上訪》。這是一部1996年拍到2008年的紀錄片,紀錄全中國各地的人如何到北京上訪,日復一日地求政府給他們一個公道,甚至形成了上訪村,最終在北京奧運前被拆除。這次的全台巡迴,中國第一代NGO工作者寇延丁女士更會以自行車環台,六個禮拜跑遍全台六個地區,陪你一起瞭解中國,有興趣的可以參考這個行事曆來參與巡迴講座和邀請演講。

為什麼現在的台灣年輕人還要看一個十年以前的片,來了解中國的民間社會呢?其實很簡單,如果有一天我們逼不得已也需要上訪,你知道你面對的中共政權是怎樣嗎?你知道中國民間社會的能量與無奈嗎?當喊著「我們都是李明哲」的標語時,我們對中國有足夠的了解讓我們自救嗎?我覺得台灣人年輕人是沒有的。

台灣的媒體多是報導中國經濟有多強、中國政府有多壞,把習近平當瘋子跟中共就是獨裁,對公民運動於事無補。那些中國公民社會採取的行動方案、中共的政策制定與權力運作,如何在中國進行議題倡議,我們台灣人知之甚少,通常連基本的十九大是什麼、 《NGO管理法》所知都有限。等等,你知道上訪是什麼嗎?(事先調查了身旁朋友,知道的人很少)

上訪,或信訪(即「人民來信來訪」的簡稱),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定義,信訪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採用書信、電子郵件、傳真、電話、走訪等形式,向各級政府、或者縣級以上政府工作部門反映冤情、民意,或官方的不足之處,提出建議、意見或者投訴請求等等。

shang_fang_petition-still1
紀錄片《上訪》趙亮作品

通常在地方上的冤案或陳情得不到官方回應後,人民只好被逼的一層層往上上訪,相信上層的領導眼睛是雪亮的。最後來到北京,每天到信訪辦公室展示文件,領取一張證明有上訪過的蓋章小紙條,在北京的冬天只求找到能避風避雨的地方睡,去菜市場撿菜吃。有人農田被不當徵收,有人丈夫不明不白死在獄中,有人舉報貪污,有人的女兒上不了學,有人的腿被打斷了⋯⋯。

來上訪的人往往是中國社會的最底層,是農民、是工人,他們在主流媒體上沒有聲音,沒有劉曉波的空椅子,沒有文章在國際瘋傳,沒有無數人為他換頭貼。在上訪村的他們只能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在北京等待回應。

讓我們記住,公正的原則必須貫徹到社會的最底層。—— 西塞羅 (Cicero)

每一個灰頭土臉的上訪民眾,都有不忍直視的故事,這些政府與人民的張力與失落,是過去二十幾年來中國公益工作者切入的點,關心留守兒童、地震災民、環保、拆遷、扶貧、殘疾人等議題。這是實打實的生存困境,不是打高空的人權倡議,是接地氣的試圖拉每個人,試圖打造公民意識,想去做到當時「新中國」成立時社會主義想要照顧工農階級的承諾。

底層老百姓連生活都生活不好了,再高的經濟成長、摩天大樓只是繁榮的幻象而已。孟子曰:「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台灣人面對中國霸權,如果只看中共高層黨爭、只看 GDP、只看一帶一路、只看BAT互聯網三巨頭,而沒有意識到中國人民的真實處境,大概是永遠也無法看透一個政權的本質,與政權底下人民的生命經驗。

我深切知道我們每個人都可能會是李明哲,所以我們更應該瞭解中國。現在的事實就是未來二十年的世界政經局勢會被中國牽引,妖魔化習近平、共產黨是無法讓我們的工作開展。不管你對台灣的未來抱持著什麼樣的想法,一方面是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另一方面是能去理解他人的苦痛,才是關懷與協作的開始。

shang_fang_petition-still3
紀錄片《上訪》趙亮作品

當我越去瞭解世界各國,我越不把台灣的民主和言論自由當作理所當然,並且更加意識到民主和自由是如何的脆弱。全世界在經歷一個民主衰退的浪潮,假新聞、威權統治、極端派興起,中國更是輸出其監控科技與極權模式到世界各國,中國彷彿證明了經濟成長給極權統治帶來正當性。

我時常聽到有人覺得台灣太民主了,才會這麼亂。有人懷念威權時代的治安與效率;有人讚揚中國的經濟建設、中國年輕人的狼性;有人抱怨台灣年輕人只看小確幸,只會動不動抗議爭權利而不拚經濟。你覺得呢?面對中國崛起,你想要怎麼做?所以這是一篇活動宣傳文,邀請你來看紀錄片《上訪》,更邀請你一起來談你對中國的想法,一起來聊你想瞭解中國的什麼面向。

在中國做NGO超過二十年又被以顛覆國家罪起訴的寇延丁女士,著有《可操作的民主》、《敵人是如何煉成的》。寇姐從一個小城下崗女工,從很簡單的想要幫助人開始,一步步參與進公益工作,也只因為來台灣參加一個共識營,就被從火車上拖下,以顛覆國家罪起訴審訊被囚。出獄後她再次來到台灣,多背著背包行走,走入鄉間,跟著白沙屯媽祖遶境、幫助恆春的竹塹古厝抗拆、加入宜蘭深溝的小農社群、在台東當志工搭房子。

Kou_Yan_Ding
Photo Credit: 公和基金會 @ CC BY-SA 3.
寇延丁女士

她在台灣看到了可操作的民主的可能性,新社群的組織方法,同時她也希望能讓台灣年輕人更瞭解中國,了解後會更珍惜台灣的民主,會更知道中國是怎樣的一個強權。這次巡迴,行事曆開放預約,堅持環台,讓你不在台北也能參與對談。

你的家鄉也有同樣的拆遷、官員推諉問題嗎?你的家鄉正以什麼樣的方式被中國影響?你關心的議題在中國又是什麼樣子?破除恐懼從了解開始。有瞭解我們就能行動。我承認我也會自我審查,我猶豫是不是要跟寇延丁同台對談,我猶豫是不是要放本名,猶豫這個活動的文案是不是要提李明哲被認罪,猶豫活動當天要不要戴口罩,雖然心知肚明這也只是做做樣子,要查還是查得出來。但我覺得我必須寫這篇文章,也必須出席與寇姐的對談,因為如果大家都不出聲,就不會有人出聲了。

起初他們(納粹)衝向共產黨人;我沒有出聲, 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接著他們衝向社民黨人;我沒有出聲, 因為我不是社民黨人。然後他們衝向工會成員;我沒有出聲, 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後來他們衝向猶太人;我沒有出聲, 因為我不是猶太人。現在他們向我而來; 到這時,已經沒有人可以替我說話了。——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öller)牧師。波士頓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銘文。194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