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歸XX、政治歸政治」——人人心中都有一座小警總

「XX歸XX、政治歸政治」——人人心中都有一座小警總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治」就是日常生活,是每個人時時刻刻都要面對的各種事情。「XX歸XX、政治歸政治」其實代表的意思是說,我們要對先前所有政治安排都繼續無條件接受,更多時候代表的意義是:我不想討論/懶得討論跟我的想法不一樣的那些想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種族歧視與各種不平等議題的確存在著,除非它們不斷地被拿出來討論,否則這些高度爭議的議題永遠不會被改善。很多人會覺得:這些議題都是老生常談了啦!不要再講了好嗎!會有這樣的想法也是很正常,因為這些議題都是讓人很不舒服的。然而,正是因為這樣的不舒服感,所以才能讓人們對既有問題做出改善,包括種族、性別平等、LGBT,以及其他各種不平等議題都是一樣的。人們必須要去感受到那樣的不舒服,尤其是對優勢群體來說,這類討論本來就是會很不舒服。

我們白人長期以來都過得太舒服了,我們不會了解到什麼叫做「天生就是白人」,通常很難去理解到白人的地位就好像是在百米賽跑中,起跑點可以在50米處。白人是天生地在文化、心理、文化等各方面擁有社會優勢的一群人,而這樣深入日常生活的優勢已經存在了上百年,一般的人們不會想要改變,只會想要維持現狀。

——NBA馬刺隊總教練波波維奇,ESPN訪問

體育歸體育,音樂歸音樂,可以不要談政治嗎?

台大學生抗議「中國新歌聲」以及統戰手段,很多人說:「只不過是場音樂會,可以不要談政治嗎?為什麼不能單純欣賞音樂就好?」這些論調看起來仍然是蠻普遍的。在討論這點之前讓我們先來看看此時此刻的美國。

去年(2016年6月)開始(還是歐巴馬執政期間),在美國職業美式足球聯盟(NFL)裡舊金山49人隊效力的四分衛卡珀尼克(Colin Kaepernick),在賽前演唱國歌的時候用「單膝跪地」的方式抗議種族待遇不公、警方對黑人的暴虐執法,加入聲援他的人愈來愈多,而且已經擴及四大職業聯盟(棒球、籃球、美式足球、冰球,其中尤以NFL為最),響應球員超過百位。

不過,一直都有人抨擊這種抗議方式是對國歌和國旗不尊重,最近美國總統川普則是公開批判這些球員,認為他們都不愛國,應該該「滾出去、被開除」,甚至還用了髒話。

同一時間,川普也和NBA球星在推特上面互相抨擊,還主動取消了邀請NBA冠軍隊到白宮訪問的慣例。包括LeBron JamesKobe BryantStephen Curry等球星都抨擊總統不斷撕裂社會。文章開頭這段波波維奇總教練的訪問當中,如果把文中的「白人」都換做任何階級上佔優勢的人,都說得通。

川普的言行當然是非常「理性」,因為這樣可以凝聚「愛國派」的力量,國旗、國歌、國家就是一切,其他事情都不重要。他的支持者當中有很大比例都是這種國家與民族至上論者,而這種愛國想法最可以跟保守派的意識形態相結合,因為「實質的政策改變」重要性是遠低於原有的秩序或象徵性的符碼。同樣的場景,台灣的不少人應該會覺得熟悉,例如我一直記得很清楚,在苗栗大埔事件之後有一連串抗議活動,當時我碰巧路過觀察了「818拆政府」(2013)活動的一部份(在那裡的人們充其量只是在牆上貼貼紙、地上畫圖、以及靜坐,訴求要修改土地徵收法),有人把中央政府聯合辦公大樓前面的國旗拆下來,然後掛上「拆政府」的旗子,然後我印象超深刻的是國民黨青年投書罵這些人是紅衛兵、怎麼可以不尊重國家、怎麼可以汙辱國旗,並且希望警察趕快掃蕩這群暴民。

大家還記得大埔事件是什麼嗎?苗栗縣政府直接把怪手開到田裡面把農田毀掉,然後再把老百姓的家拆掉,劉政鴻縣長也明講,目的就是要讓此區房價提升這樣地價稅就會提升。有人因此自殺(朱馮敏阿嬤,張森文藥師),有人因此無家可歸。然而,對很多人來說以上這些都不重要,國旗掛好比較重要。

在MLB職棒大聯盟發起跪地抗議的球員Bruce Maxwell表示自己是三代軍人世家出身,在國歌演唱時下跪絕不會是對國家、對軍人的不敬,而是要讓更多人看到國內的許多不平等狀況。有退伍軍人一起發出聲明:「我們捍衛的是這面旗子所代表的價值,而不是國歌本身。」目前看到的球團、聯盟、以及球隊老闆,都是聲明尊重球員的言論自由,捍衛球員在言論表達方面的憲法權利。即使反對這樣抗議的人,也都表示:尊重這樣的表達權利。

AP_17228715168783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台灣最美風景:不可質疑權威

這樣的事情如果發生在台灣會怎麼樣?想想就好,因為根本不可能發生。我們鮮少看到有運動員在具重大爭議的議題上面表態,而絕大多數時候,針對社會大事的表態,不管是體育、音樂、藝文活動相關人員的表態,通常都是「XX歸XX、政治歸政治」。人們通常傾向於只想要解決掉提出爭議的人,而不會想要解決掉爭議本身。

「人人心中都有一座小警總。」這個威力真的是很強,而且從小開始培養。這裡所謂的小警總比喻的是一個高度「階層化」的關係,原本存在實體的審查機制,讓人們也內建自我審查機制:提出異議前都要先想想,這樣子是不是會破壞秩序?這樣是不是造成他人不便?這樣子違反階層倫理是好的嗎?我是不是還是服從比較好?

大家可以看看各級學校都存在的司令台,原本屬於軍隊裡的東西,但我們卻是從小就開始教導學生必須要服從「命令」;我們可以看到很多的學校,各級都有,若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或者是學生爭取權益,通常校方的態度就是說不可以張揚喔,因為會「影響校譽」,然後再講說大家乖乖當學生就好了。以前的「人二室」這種就更不用談了,長時間實行的監控文化,到現在還是有深遠的影響。總而言之,「不能挑戰長輩、不能質疑既有的秩序和權威、先解決掉提出問題的人」,這些就是台灣「最美風景」。

「政治歸政治」的真正意義 

事實上,「政治」就是日常生活,是每個人時時刻刻都要面對的各種事情。「XX歸XX、政治歸政治」其實代表的意思是說,我們要對先前所有政治安排都繼續無條件接受,更多時候代表的意義是:我不想討論/懶得討論跟我的想法不一樣的那些想法。以體育活動為例,看看我們的那些精美的單項體育協會,其中有多少誇張的人事物是長期不斷在發生,有選訓黑箱的,把協會當私人旅行社在經營的,更不用說一點體育專業都沒有的外行領導內行。我們的體育選手就這樣被這群吸血鬼們不斷地虐待,但就是因為大家長期以來都覺得「體育歸體育」,好像跟政治無關似的,所以那些誇張的大頭們才可以繼續呼風喚雨。

其實,若可以的話,每個人當然都會很想要讓音樂會只是音樂會,沒有什麼複雜利益計算也沒有什麼統戰之類的;每個人當然都會很想要輕鬆地喝啤酒看體育比賽,不需要去想什麼種族歧視問題。說真的,去想這些事情很累耶!工作一整天可以不要拿政治來煩嗎?為什麼要引起衝突和爭議?好好地看球、看表演不好嗎?這麼多麻煩的問題看起來真的很不舒服!

然而,問題就在於,從來就沒有「XX歸XX、政治歸政治」這回事,我們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政治決定的。柏拉圖說:「拒絕參與政治的懲罰之一,就是被糟糕的人統治。」實在是至理名言。

後記

有不少人會覺得,台灣就是「太自由」、「太亂了」,整天這樣吵吵鬧鬧的多煩啊!很多時候還要加上一句「不能專心拚經濟嗎?」其實,一點都不煩,這才是民主政治的常態。如果覺得民主不好的話可以想想中國的狀況,中共官方決定了哪些東西可以被談論、哪些東西會被和諧掉,也決定了哪些對官方不利的言論就要被當成「顛覆政權罪」。在那邊當然可以「音樂歸音樂」,只是也無法政治歸政治,因為你看不到、也無法評論政治是怎麼運作的。想想新加坡也行,很多人很羨慕新加坡的發展,但是那邊的政治體制下,只要一批評領導者就會被關起來,那當然也可以很專心地欣賞音樂會、不談政治了。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陳方隅』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