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10月28日舉行博弈公投,卻可能公投通過還開不了賭場?

金門10月28日舉行博弈公投,卻可能公投通過還開不了賭場?
Photo credit: jeff@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金門即將舉行博弈公投,但也可能因為法源問題而造成公投通過也無法設立賭場。而在公投前的正反方論述說明會上,支持和反對則各自提出論點熱烈辯論。

金門博弈公投案,連署人數跨過門檻,將於10月28舉辦投票,雖然有金門縣民認為金門縣政府「裁量怠惰」,但被法院駁回,公投案將如期舉行。只是即使公投過關,金門真的能如願興設賭場嗎?

(中央社)金門縣民蔡春生於去年9月向金門縣政府提出地方性公民投票案,主文為「為振興金門經濟,開創金門的前途,您是否贊成設立國際渡假區並於其中開放5%觀光博弈?」並開始進行連署。

《公民投票法》規定,該案連署須達5178人才可進行公投,金門縣選舉委員會初審及各戶政事務所查對結果,這起公投案合格連署人數總計5602人,已達法定連署人數下限,於今年6月23日公告「金門縣公民投票案第一案成立」,8月4日公告「金門縣公民投票案第一案」,10月28日將會辦理公民投票。

金門縣民楊秉訓認為,金門縣政府未詳審公投案違反「離島建設條例」和「金門縣公民投票自治條例」,就將該案送請縣府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認定,「裁量怠惰」,才會導致後續的選委會公投案審查通過並且付諸公告。楊秉訓表示,為了維護全體縣民公益,除了提出本件停止執行的告訴,也另外提出撤銷訴訟。

不過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認定,楊秉訓舉證不足,因公告本身最多僅是表示金門縣政府選委會已經審查連署人名冊合格,並將告知金門縣縣民「金門縣公民投票案第一案成立」,難認定楊秉訓在權利或法律上的利益有何侵害,此外,楊秉訓沒舉證說明因公告進行會導致何種難以回復的損害,也難以認定公告有何侵害楊的財產權、名譽權及參政權等權利,更無法遽認有何該當急迫情事,不符停止執行要件,聲請於法不合。

沒有法源,即使公投過關也開不了賭場

立法院在2009年通過《離島建設條例》,其中第10-2條明訂,離島地區可以依公民投票結果,開放博弈賭博事業,屬於門檻較低的公投。

開放離島設置觀光賭場,應依公民投票法先辦理地方性公民投票,其公民 投票案投票結果,應經有效投票數超過二分之一同意,投票人數不受縣( 市)投票權人總數二分之一以上之限制。

不過,該條例中也規定,即使地方公投過了,還需要相關法令作為依據,才能申請興設觀光賭場。但是行政院2013年提案的《觀光賭場管理條例草案》,至今尚未完成立法,因此即便地方公投過關,賭場仍舊不能興建。

《關鍵評論網》2013年報導,立法院於當年12月5日審查 《觀光賭場管理條例草案》、《離島地區博弈事業管理法草案》,各方立場不同而陷入僵局而散會,表示擇日再審。

報導指出,博弈產業合法化,被看好能提供就業機會,並帶動當地觀光產業,經濟效益有爆炸性成長;但博弈產業的發展,預期也會帶來許多問題,包括了犯罪率提升等社會問題。但博弈產業如果不合法化,只會使賭博行為地下化,又是另一層面的社會問題。

《蘋果日報》4月報導,澎湖分別在2009年、2016年辦理兩次博奕公投,結果都是反對方大勝,澎湖決定不設博弈專區。而馬祖雖然在2012年就通過馬祖博弈公投,成為台灣公投史上唯一通過的案例,但直到今天,投資馬祖設置觀光賭場仍乏人問津。

而為了討論金門是否該發展博弈觀光,金門縣政府也在9月16日辦理「金門縣公民投票第一案正反方論述說明會」,吸引100多人到場聆聽。支持金門發展博弈產業的,包括金酒公司前經理辛寬得、以及退役的軍人與教師,反方則多為還在職場的中生代,包括金門縣動物保育與救援協會理事長歐陽夢澍、補教老師與媒體工作者。

《自由時報》報導,正方代表主訴博弈的「未來性」,認為金門要起死回生要靠博弈,金門要改變才有活路,這是金門一個機會,因而支持有管理的博弈事業。促賭成員李水木甚至建議,可以把目前的軍事重地太武山賣給博弈團隊,將花崗石打造的「擎天廳」作為博弈大廳,把坑道保留給VIP級的國際大咖使用,甚至在開幕當天,發給每名金門鄉親100萬元的見面禮。

反賭方則強調,對金門家鄉的感情絕不是金錢所能買到,重申堅定的反賭立場。董森堡緊抓發言時機,現場就教平均約60歲的促賭方代表,既然多次強調金門需要什麼樣的未來,為何不多聽聽平均約40歲的反賭方代表意見,還有在場很多小朋友的意見?「賭場設立真的對金門有幫助嗎?」、「金門真的準備好了嗎?」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