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該教,卻沒教的事》:與學生談尊重——十個你該尊重每一個人的理由

《老師該教,卻沒教的事》:與學生談尊重——十個你該尊重每一個人的理由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你能尊重那些原本不尊重你的人,相信在不久之後他們也會反過來尊重你。

文:吳緯中

為什麼要尊重別人?十個你該尊重每一個人的理由

成為老師以來,如果問自己學到什麼最深刻的事,我想就是對人全然的尊重。

我的班級十分機敏可愛,他們就像家庭裡善於察言觀色的孩子,熟稔於爸媽二人的性情,會在不同人出現時轉換因應措施,露出不同嘴臉;可以面對爸爸時乖順聽話,轉過頭來卻對媽媽蠻橫作怪。

在我的課堂時,他們曉得我的個性,知道我的底線和踩踏後我燎原般的怒火,所以孩子們大多都能守規矩,也懂得尊重老師,並對學習懷著動力。

但在另一位年紀較長的老師上課時,他們卻展露出截然不同的面貌,他們目中無人,絲毫不尊重台上的老師,回嘴的態度差,參與度也低落,甚至有一次我親眼目睹他們與老師高聲互嗆的場面。

對孩子們來說,這位老師的存在有如空氣,無足輕重。

我默不作聲地觀察了好一陣子,慢慢發現這樣的雙面行為,絕大部分來自他們對人的「評分機制」好惡分明(不單單對老師,對身旁所有人也一體適用),不是喜歡就是討厭,不太會有對人「灰色地帶」的評價。

從這個現象延伸開來,學生自然而然會導出一個結論:「有些人值得尊重,但有些人不值得尊重。」青少年直率、不耍心機,因此也流露在他們的行為中。

左思右想,我決定和孩子們聊聊「尊重」這件事。

趁著一天輕鬆的下午,我和他們談到:「為什麼你要尊重一個……也許你覺得不值得尊重的人?」

與學生談尊重:十個你該尊重每一個人的原因

真的有不值得被尊重的人嗎?

我有不同的想法。我覺得不管對方是誰,不管對方做了什麼讓你看不過去的事,不管對方說了什麼傷害你的話,或是純粹舉止你認為很白目、腦袋有洞……我們都應該給予每個人全然的尊重。

你可以對他義憤填膺,也可以打從心底討厭這個人,但說什麼也不應該不尊重他。

為什麼?我的理由:

1. 若他年紀比你年長

年紀有時候不代表什麼,常常它只是個迷惑人的數字。

然而,年紀比你大的人,可能比你歷練更多,看的世界比你廣,懂得你不懂的事。所以若他的某項舉動令你不解、氣憤,背後也許有你所不明白的原因,你若願意虛心謙卑尋找,也許你能發現因年歲而累積的智慧。

2. 我們都困於某種身分裡

在社會網絡中,我們都身兼多重繁複的身分,也需滿足某個身分所該呈現的模樣,並執行這個身分所該做的事。

如果是一位老師,就會做出老師該做的事,照樣身為丈夫、妻子、執法者、公務員、學生等,也是一樣。

身分不同,角色不同,思維也不同。

有時你不滿意一個人的所作所為,也許是因為他當時需扮演好那個角色所該呈現的面貌,即使那不是他的個性,即使他內心有千百個不願意,他也不得不這麼做。

這,才叫做專業。

3. 你是個有水準的人

如果你能給人尊重,那是因為你尊重自己。

你知道你的本性不會因為遇到不同人而改變,所以不會尊重某些人,怠慢某些人。

因為你不是個輕浮、沒有原則的人,不是個瞬息萬變、牆頭草的兩面人;所以,你不會因為別人對你如何而變換嘴臉、作踐自己的品格。

4. 你也同樣是一個「人」

因為你重視他人身為「人」的價值。

他是個人,你也是個人。既是一個人,就有情緒、脈絡、故事,與多維度的複雜性;他有血有肉,有父母養,有愛人疼,被罵會難過,受傷會哭泣,和你完全一樣。所以,請你把人當人看。

他不是路邊野狗或過街老鼠,而即使是野狗與老鼠,也值得你更好的對待。

5. 每個生命都是獨一無二的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歡與不喜歡。「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已是過時、眾所撻伐的廣告詞;比較貼切的說法應該是:「只要他不喜歡,我就不可以。」

如果你能清楚沒有兩個人是一樣的,並能經過觀察、對話找到對方的界線,進而尊重它,這會是一件在現代社會中珍稀罕見的美事。

尊重那個人的界線,就是尊重那個人。

6.「先後」可能沒那麼重要

你可能覺得是對方「先」不尊重你的。

你想,當對方「先」尊重你的時候,你才願意給出尊重。畢竟每個人都需要受到肯定、被看見。但其實就算你沒有「先」從對方得到,你也可以大方、有風度的「先」給出尊重。

給予是件美德,也許短時間內會因此吃虧,但當時間拉遠,因給予而吃虧的人少有人在。

有時反而因你願意「先」一步給予,將讓人看出你的心理層面更成熟,也會因此贏得人的尊重。

7. 不尊重,不會讓你贏得尊重

我們都習慣以牙還牙、以眼還眼,都無法忍受不公平的對待。

然而,你不需要透過貶抑他人的方式來維持自尊,你也無法藉著不尊重人來贏取別人的尊重。

尊重就像打哈欠一樣,會傳染、會滲透,當你情不自禁大打哈欠時,看見的人也會不自主地哈欠連連。

若你能尊重那些原本不尊重你的人,相信在不久之後他們也會反過來尊重你。

8. 話語是世上最有力量的一件事

我們都有那種因人一句話而耿耿於懷,夜晚因此變得漫長難熬的經驗。往往言語帶來的精神虐待,比肢體的更加暴力。

每個人的嘴巴都掌握著能為別人帶來痛苦或歡喜的能力;你的話可以傷害毀滅,也可以溫柔療癒。

若你曉得你的唇舌可以為人開啟地獄或天堂,也許你會更謹慎那些從你口中溜出去的話。

9. 「用心」比「對錯」更重要

有人可能做事就是比較白目,也許他一再挑戰你的容忍底線,但撇開結果不談,你有沒有看見他的用心呢?

一個人的用心,看眼神中的專注度就曉得。

沒有人完美,我們都有疏漏、迷糊、做錯的時候,但事情做得如何是一回事,有沒有用心又是另一回事。

你要一個沒有靈魂的完美,還是個有溫度的缺憾?

你要一個絲毫不在乎你的旋轉壽司Bar,還是個偶爾會濺出幾滴水在你袖口的微笑侍者?

10. 若你想要有所學習

每一個人身上,必然有幾個值得你學習的事物;但前提是,你得先尊重他,才能看見那些事物。

如果你不尊重一個人,你會視他為透明人、障礙物,或視他為令你眉頭一皺的風景,甚至會妖魔化這個人。

是的,也許他身上有九十九件讓你反感、令你不欣賞的特質,但至少總會有那麼一件是值得你正眼注視,是你身上所缺乏的特質。

但你若無法給出基本的尊重,你眼睛就會被蜊仔肉糊到,一輩子也看不見這件事。

這豈不是太可惜了嗎?

2-3我為什麼尊重?
Photo Credit: 吳緯中提供

關於尊重,其實我們都還在學

孩子們從沒有看我這樣說話過,看見我話語中帶著無比的嚴肅、深切的專注,與脈脈的期許,他們有些訝異,不自主神情也凝重了起來。

我看得出來他們在思考,正努力消化我一口氣說出的這段長篇內容。

一個月過後,期末到了,我決定邀請這位老師來到班上,讓班上同學有機會和他對話,彼此說出內心的感受和堆積已久的情緒。

生命中都會有一些片刻,像稀有動物那樣珍貴,就這樣出沒在你眼前,投你以一笑。你會暫緩腳步,為眼前的美而感到驚顫。

這天,就是這樣的一個片刻。全程,我無聲傾聽,看孩子們如何與這位老師互動。

和這位老師經過一個學期的跌撞後,這天孩子們都靜下心,看一看大家從這段緊張,令人氣餒的關係中,是否能夠學到了什麼寶貴功課。

有些學生反映老師不理學生,不關心大家;有些說他常用成績壓迫學生,動不動就提到成績;又有人說因為頭幾次和老師相處的誤會,對他產生偏見,因此後來都挑他語病,嘲弄他說話語速較慢的特性,讓他上課不好過。

但也有孩子說到這個老師的其他面向:他在進班時的無奈與沉重,他在我們班上嚴肅少笑容,但在其他班卻神采飛揚;另有人說覺得無論如何,學生仍該對老師保有尊重的態度。

聽完了近一個小時之後,這位老師幾乎始終都安靜聆聽,接受學生們對他無論好與不好的回饋。

最後,他開口了,分享了一個隱藏在他內心深處多時的故事。

他說起了來到這所學校之前,他隨著公益團體,在全台四處陪伴原住民的孩童時,他是多麼細心陪伴、熱情付出,表達他對每一個生命的尊重。

直到一天公益團體與媒體合作,他收到了一份要求對這些孩童評比的表單,表單需評估孩子們經過這些課程後的成果,並實際為他們打分數。

當下,他蹙起眉,感覺自己被出賣了,覺得自己身處的機構,就像外面無數間的教育單位一樣,以冷漠的分數來評斷一個孩子的成就。

不久後,心灰意冷的他離開了那個單位,來到這所實驗性的學校,一個他覺得遠離成績與冷漠的地方。

他停頓了一下,眼淚從他細長的臉頰滑下,但表情卻更堅毅了。

他說自己可以接受學生們對他任何的批評,但最讓他難過的,是學生不喜歡他的原因,竟是因為他用成績來打壓他們。

透過學生的口,他看見了一個不曾認識的自己,於是他流淚,我坐在一旁也跟著流淚。

學生在整個過程,安靜地圍坐在這位老師腳邊,聆聽,被這些真實的故事觸動,心裡激起大小不一的漣漪。

最後我也簡短的分享,我說,這位老師也許害怕,也許掙扎,但他從來不逃避,他也欣然接受大家的意見。

這天,這位老師所流露出來的,是一種真誠、純粹的東西。這種純粹,讓我感動,也讓在場的孩子們感動。

我忽然想起敘事治療大師吳熙琄老師曾說過的一段話:

一個人活著,就是要被欣賞、被尊重。尊重他的呼吸、尊重他的發怒、尊重他生命中的所有。

這一天,在這些敞露心房、真心以待的時候,我們彼此尊重了彼此的生命。

在「尊重」這件事的領會上,我們都往前了一大步。

相關書摘 ►《老師該教,卻沒教的事》:罵與不罵之間——七個應該責備的時機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老師該教,卻沒教的事:那些在升學主義下,被逐漸遺忘的能力》,寶瓶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吳緯中

一個走過霸凌幽谷的老師,以莫大的信任與耐心,去引導孩子,什麼是道歉、尊重、自省、負責、接納不完美……這些大人不教,但卻是一生最重要的事。

那些對身為一個人來說,無比重要,但長期以來,卻淹沒在成績與升學裡的能力:

  • 「道歉可以怎麼學?」道歉不是示弱或屈辱,而是學習的開始,我也經常向學生道歉。
  • 「他那麽糟,為什麼要尊重他?」當你能尊重別人時,你才能尊重自己。
  • 「同理不等於同情?」懂他人的疼痛時,才會願意付出關心。
  • 「擁抱自己的『不能』」從失敗、眼淚裡學到的事,沒人能從你內心偷走。
  • 「你贏了嗎?你考幾分?」其實「你學到什麼?」才是更重要的。
  • 「不為父母,你是為自己學習」那才能讓你投入,活出生命的夢想與熱度。

不是永遠坐穩於辦公室裡,等待學生主動傾吐心聲,而是跑進他們生活的場域:籃球場、圍牆邊、走廊的盡頭、下課後的教室、樓梯的轉角、花台;以他們習慣姿勢蹲著、歪坐著,感受他們的感受,懂他們的懂。——吳緯中老師

吳緯中 老師該教,卻沒教的事:那些在升學主義下,被逐漸遺忘的能力
Photo Credit: 寶瓶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