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展覽】鄭洲:天象懸在星空中,無比光明

【線上展覽】鄭洲:天象懸在星空中,無比光明
Photo Credit:馬凌畫廊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鄭洲以畫畫反映思維永不停息的流動,對外界信息的接收及反饋,對內心幻想和隱秘慾望的剖析,皆以繪畫為途徑為出口。

鄭洲,浙江溫州人,1990年代初就讀於浙江美術學院(即今天的中國美術學院)版畫系,畢業後鄭洲一直以繪畫創作,同時以教授美術為職業,直到4年前才搬到北京開始全副心思投入創作。是次展覽不僅是鄭洲首次舉辦個展,甚至是他第一次參加展覽。

憑借繪畫,鄭洲記錄思維永不停息的流動,推敲自己對外界信息的接收及反饋,剖析內心幻想和隱秘慾望, 一切幽秘的思維活動,皆以繪畫為途徑為出口。就風格而言,鄭洲的繪畫基本屬於表現主義的範疇,崇尚漫不經心、隨心所欲的感覺,排除透視,顏色大膽,線條狂亂,不受困於任何時間空間的邏輯,超越主觀和客觀的邊界,在一定程度上,可比意識流文學中對靈感、直覺和潛意識的表達,連綿、多變、跳躍。鄭洲畫畫可能就像常人頭腦裡面的聯翩浮想和綿綿思緒,意識流動永不停息,鄭洲只是快速地將其轉化成畫面。

EMG2060_Past-life-往生-256×736cm-1800x629
Photo Credit:馬凌畫廊提供
鄭洲,《往生》,2017,布上丙烯、油畫,256x736cm。

與鄭洲交談,發現他對自己每一張畫創作的時間、過程和情境都記得一清二楚。不像大部份的「專業畫家」,他對繪畫沒有任何焦慮,他覺得繪畫遠遠沒有窮盡,即使在任何意想不到的材料都可以用來做藝術品的今天,他依然沒有看到畫布的局限,對他來說,畫布就像星空一般無限遼闊——鄭洲喜歡用「懸象著明」這出自《易經》的片語來描述他的繪畫創作:天象懸在星空中,無比光明。鄭洲覺得自己就是把各種「象」(現象)羅列在畫布上,明明白白,毋須解釋。

鄭洲-01
Photo Credit:馬淩畫廊提供

(左)鄭洲,《五星匯聚》, 2017,布上丙烯、油畫,40x40cm。
(中)鄭洲,《相擁》,2017 ,布上丙烯、油畫,40x40cm。
(右)鄭洲,《死亡的影子》,2017 ,布上丙烯、油畫,60x50cm。

未命名-3-01
Photo Credit:馬凌畫廊提供
(左上)鄭洲,《獵物》, 2017,布上油畫,154×154cm。
(左下)鄭洲,《主人》, 2017,布上油畫,154x154cm。
EMG2046_Deliberateness_舉輕若重_2017_Oil_on_
Photo Credit:馬凌畫廊提供
鄭洲,《舉輕若重》,2017,布上油畫,80x80cm。
EMG2045_1__Black_and_25__White_百分之一黑和四分之
Photo Credit:馬凌畫廊提供
鄭洲,《百分之一黑和四分之一白》,2017,布上油畫,80×80cm。
多-01
Photo Credit:馬凌畫廊提供

由左至右分別為:

鄭洲,《靈魂島》,2017,布上油畫,96×68cm。
鄭洲,《莎士比亞》,2015,布上丙烯 150×100cm。
鄭洲,《驚魂之歌》,2017,布上油畫 96×68cm。
鄭洲,《凡人之靜》,2015,布上丙烯 ,150x100cm。
鄭洲,《穀雨》,2015,布上丙烯 ,150x100cm。
鄭洲,《中流砥柱》,2015,布上丙烯 ,150x100cm。

本次展覽挑選了鄭洲18張畫作,只是他歷年創作之冰山一角。將此18張作品連貫起來的是人的意象,旨在 呈現鄭洲對意象的處理方法的多樣性。這些人的畫像有時重在面容,有時重在肢體,有時衣冠楚楚,似是在表現某些社會身份,有時則又僅有身體的輪廓,像是描繪一個個浮游的靈魂。同時,在這些畫作中,我們又可以觀察到鄭洲作品的兩個典型特點,其一,即表現了鄭洲對具象與抽象之間的灰色地帶的求索,或又可以說,是一種讓畫面遺忘具象/抽象分野的可能性;其二,是貫穿他的畫作之昏暗、生硬、奇異的氣氛,而這種氣氛很大程度發源於畫作的用色。我們希望以這次展覽打開一個入口,以走進鄭洲長年持續不倦、專心致志地以繪畫構成的世界,讓我們在這個景觀遼闊、百象紛呈的世界裡為當代繪畫最令人困惑的問題尋求提示:繪畫還有溝通的潛能嗎?

展覽資訊

名稱:鄭洲個展-懸想
時間:2017/09/07-10/22
地點:馬凌畫廊 上海(上海市徐匯區龍騰大道2879號2202單元)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