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在家務和育兒上天生就不行」,這是迷思還是其來有自?

「父親在家務和育兒上天生就不行」,這是迷思還是其來有自?
Photo Credit: Thomas sauzedde,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華威克大學的克萊兒.里昂奈說,她和同事們針對育有幼兒的父母做家務研究,她們發現女性對於得做大量家事而感到挫折之餘,會用里昂奈稱為「男性無能的迷思」來自我安慰,反正男性會做得很差。

文:珍西.唐恩

男人也能有女性直覺

男性和女性都相信,父親在家務和育兒上天生就不行的概念。華威克大學的克萊兒.里昂奈(Claire Lyonette)說,她和同事們針對育有幼兒的父母做家務研究,她們發現女性對於得做大量家事而感到挫折之餘,會用里昂奈稱為「男性無能的迷思」來自我安慰,反正男性會做得很差。

「這絕對是個迷思,但女性會用這當作少叫男性做更多家事的藉口,而男性也是。」她說。「但就如和我一起研究的共同作者所說,推著吸塵器走來走去,實在不算什麼高深的學問。」再深入研究,里昂和同事發現了一個耐人尋味的逆轉。在她們所研究的男性中,收入較低的男性比收入高的男性更願意幫助妻子做家事。里昂還尖銳地形容,這些較有錢的男性「連抬起一根手指頭都不願意,只會砸錢解決問題,如找清潔人員。」

但不管男方的收入多寡,那些分擔家事的男性多會選擇較具「能見度」的工作。這是為什麼呢?她告訴我:「因為別人可以看到他們在做事,買菜、做大餐。但是沒人想做打掃的工作。」我們可以在社群網站上看到父親們分享自製的週日大餐,卻極少刷得清潔溜溜的馬桶照。

女性主義作家凱特琳.莫蘭說,面對育兒工作或是清洗衣物會說「妳是專家」的男人應該要覺得丟臉。她告訴我:「當他們說『我怕把衣服洗到縮水了,所以妳得來洗。』我建議妳嘲笑他們,然後說『你是認真的嗎?你有學位、會開車、有工作,你跟我講不知道怎麼操作洗衣機?快去洗!』」

主夫爸爸勞特利同意「我們男性會說『我不會,這對我說太難了。』因為這是逃避工作的藉口。」他說。「換尿布不是件愉快的差事,但是你可以從經驗中學到技巧。眼光放遠點來看,幫寶寶換尿布是在建立關係。當孩子的尿噴到你嘴裡,這是屬於你們的親密關係。若有其他人這麼做,你大概會和他斷絕關係。」

勞特利和許多他社群內的家庭主夫說,在提供照顧這件事上,性別是無關緊要的,一項以色列的研究能證實他們的說法。女性一向被認定為天生具有養育、保護和擔心子嗣的能力,但研究人員在一群身為頭胎主要照顧者的父親身上發現,他們大腦的某些神經通路實際上受到重新改造。尤其是以杏仁核為中心的網路,也就是專門處理情感、警覺和注意力的部分會活化,產生有如母親經歷懷孕和生產般的影響。研究認為父親也能發展出啟動母性直覺的神經迴路。

家庭主夫甚至會和媽媽抱怨一樣的事。勞特利說:「女性的抱怨,其實和在家庭裡扮演的角色比較有關,而不是性別。家庭主夫也常抱怨,為什麼老婆不知道使用洗碗機?我老婆下班回家後總是把午餐餐盒丟在廚房桌上。」

「湯姆也是!把所有的東西放在洗碗機附近。」我說。

「是不是?」勞特利說。「為什麼她不直接放進洗碗機就好了?」

「沒錯!」我大叫,巴不得他也住在布魯克林,然後我們可以一起遛小孩。

為什麼我老婆這麼沒有耐心,我好像得在她開口要我做什麼的同時立刻衝去做?如果我說「等一下」她就會抓狂。

——無辜爸爸no.77859

這個問題很簡單,紐約心理學家金費茲.派崔克告訴我:「女性習慣執行有時間性、截止時限的工作,如學校接送和夜間餵乳。她的一日行程就是這樣安排的,要能隨機應變。所以當女性對另一半說『你可以去修理浴室裡壞掉的那個東西嗎?』對方卻一副『妳幹麻煩我?』的樣子,她會大抓狂。」

我先生週末都不會幫忙照顧寶寶,明明我也跟他一樣工作了一整個禮拜。到週日晚上,我會氣到失控,但我發誓他根本不知道我在發怒。他怎會完全沒發現我在瞪他?

——暴走媽媽no.20364

這種看似故意的無知,是我最常聽到的抱怨之一。哈佛大學醫學院心理學講師,同時也是伴侶治療師的詩瑞.柯恩(Shiri Cohen)主導一項針對異性夫妻的研究,研究透露當受試女性的男性伴侶知道她們生氣或煩心的話,她們會比較開心。「這項研究證實,我每天從各種夫妻身上看到的一些現象。」柯恩告訴我。

「若男性能夠注意到妻子的負面情緒,並進行某種程度的溝通,妻子會覺得好過一點。因為她知道『他懂我的感受』」但反過來看,男性無法從知道妻子心煩得到相同的滿足。她說:「研究顯示男性對於可能發生的衝突會傾向於退縮,因為他們生理上較易受到負面的影響。衝突對他們來說,衝擊更大。」更有趣的是,讓女性滿足的關鍵在於知道配偶有試著了解她們為什麼生氣,而不是完美解讀她們的各種情緒。柯恩說:「有點像鼓勵人們不需要百分百的完美,只要我們彼此同調,讓對方知道我們有在關心。」

但如果你們兩人都因為寶寶而睡眠不足,先生的大腦也很有可能真的無法察覺妳的怒氣,有一項研究測量睡眠不足的人的腦部活動,發現他們的腦袋無法區分具威脅性的臉或是友善的臉。

即使你的伴侶看起來一無所知,他也可能下意識地察覺你的憤怒。一項南加州大學研究觀察已婚夫妻數日,發現如果母親的壓力上升,父親的壓力賀爾蒙皮質醇也會上升,具體來說,全家人的壓力程度都會同步。特別是如果母親讓父親體內的皮質醇濃度改變,產生讓人氣餒的滴流效應,父親會進而影響孩子們的皮質醇濃度。

「當我在為夫妻治療時,」柯恩說。「我注意到一個模式:如果我問一個廣義的問題如你們好嗎?或是你們這週過得如何?丈夫總是會先看看老婆要說什麼。就像是男人期望在兩人的關係中,女性是試水溫的那一方。」或是如我母親所說的「別讓媽媽不開心。」

為什麼我老婆只要家裡看起來有點不完美就會緊張兮兮的?誰會在意啊?

——委屈爸爸no.4183

害怕被評價的媽媽們

因為女性仍然害怕受他人批評,舊金山心理學家約書亞.柯曼(Joshua Coleman)指出「如果一個小孩上幼兒園時穿著破掉的褲子、臉上沾著花生醬,旁人不會想說『他爸爸在幹嘛啊?』而是會想『他媽媽幹嘛啊?』」我很羞愧地回想起自己在類似情況時,也常默默地質疑媽媽。

不管我們喜不喜歡,為人母和家事管理還是女性的主要身分,所以如果房子很髒亂,女性還是比較怕受責怪。「我想這對男性來說並不是那麼重要,他們對一些事情有免疫力。住家的整潔對我太太來說比較重要。當我早上出門時,我才不在乎早餐穀片有沒有撒得到處都是。」柯恩說。

但我可在意了,尤其是有人要來家裡聚會時,這等於是給了幾百個讓人評價我的機會。在我有孩子前,我從沒去過朋友的紐約公寓,大部分人的家都太擁擠了,不如到餐廳或酒吧見面。現在我和我朋友常常會互相邀約,我們會在聚會前瘋狂地打掃,把所有可能會被譏笑的東西都藏起來:被成人痘痘藥染得滿是白點的毛巾、一堆的兒童電影(藏在那些感覺很正經的木製教育玩具後面)、床頭櫃上那瓶你用來當指緣油的寶寶萬用膏(因為它很容易被誤以為是潤滑劑)。

母親們對自己的各項嚴格標準可說是罄竹難書。一項針對職業父母的研究發現,女性在形容自己的家庭生活時,會透露出較大的無力感,有百分之三十的女性覺得沒有達到自己想要的標準,而男性只有百分之十七。

休士頓大學社會工作研究院教授與研究作者布芮尼.布朗(Brene Brown)稱自己為「復原中的完美主義者」。「完美主義是很具毀滅性的,」她告訴我。「這二十年訪問許多執行長和得獎運動員下來,我從沒聽過有哪一位說我能有今天的成就是因為我是個完美主義者。從來沒有!我聽到的是我的成功幾乎是建築在牽制完美主義的能力上。」

但即使有這樣的體悟,布朗偶爾還是會在清晨五點時忽然驚醒,感到一陣恐慌「天哪,我不敢相信我居然還沒幫兒子的學校作業回信!』」

我懷疑我先生故意慢慢拖延那件我要他做的事,好讓我不能叫他再做其他事。

——暴走媽媽no.65920

「正解。」每一個男人都這麼說。

「如果我很快就做完了,蒂娜會給我更多的工作。」我妹婿派崔克也這麼說。「所以老實說,我真的慢慢來。」

「有個東西叫做齊夫定律,」湯姆同意。「是以一個語言學家為名,他說人們會很自然地在一段時間內做最少量的工作,好節省氣力。這也是為什我們常用的字彙只有那些,還有,我確實怕妳會叫我做更多的事。」

在我晚上送孩子上床,老公收拾樂高的時間裡我已經做了其他五十件事。真讓我抓狂。

——暴走媽媽no.1890357

相關書摘 ►從生產結束那天開始,我的怨恨就像惡露一般滴答個不停

書籍介紹

《我如何忍住不踹孩子的爸:不要在該溝通時選擇暴走,專治老公耍廢、耳背、扯後腿的溝通與話術》,三采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珍西.唐恩
譯者:林怡君

為什麼,當「夫妻」變身「爸媽」後,老婆就頻對先生抓狂?難道,是寶寶破壞了妳的婚姻?

誰該讀這本書?

  • 對老公一切行為,慣性以轉身、白眼、深呼吸等方式處理的老婆
  • 總是沉浸在個人世界,不知老婆為何又爆炸的老公
  • 期待雙方關係可以更上一層樓的夫妻

婚姻哪能靠忍耐,換位思考最重要。愛上當人老婆、當人媽媽這件事,重新當孩子他爸的情人。

這是一本心理學家、婚姻諮商師、兩性治療師,聯手挽救婚姻危機的真實建議用書。作者真實記錄與丈夫爭吵的細節、諮商時的對話紀錄、眾多友人的經驗、專家的改善方法,來修復本來可能會變得更糟的關係。看珍西的家庭生活,找出自己與另一半的相處之道。

1024_17556
Photo Credit:三采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