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結馬路霸凌:德國如何教育駕駛養成禮讓行人的習慣?

終結馬路霸凌:德國如何教育駕駛養成禮讓行人的習慣?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這次的汽車考照制度改革,有望促使駕訓班提升學員的實際道路駕駛時數,並加強灌輸學員禮讓行人的重要性,進而使台灣的行人路權得到改善。至於下一步呢?機車搶越行人穿越道不禮讓行人的行為,政府亦應該祭出有效的對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台灣人到先進國家旅行,過馬路時被車輛禮讓,多半受寵若驚,因為,在台灣,行人路權不受尊重,行人過馬路前禮讓車輛先行,竟然養成習慣且視為理所當然了。這種台灣馬路上常見的「車不讓人」霸凌現象,卻也導致行人傷亡慘重。2015年公視新聞報導,根據警政署的統計資料顯示,從2014年9月起一年內,全國行人的交通事故死亡人數就高達405人,其中肇事原因以「車輛搶越行人穿越道」為最大宗,「行人違規穿越道路」則居次。

2017年網路媒體上報亦有文章指出,台灣「車不讓人」的交通文化之可怕,使美國、加拿大與日本等國家紛紛對前往台灣旅行的國民提出警告。美國政府強調:「台灣的駕駛人不尊重行人路權,所以您過馬路時要非常小心。」加拿大政府指出:「台灣駕駛人非常易怒且魯莽... 行人通過馬路時需特別小心。」日本政府則提醒:「台灣汽機車駕駛習慣粗魯... 甚至於,無視行人優先的概念,因此,即使是綠燈過馬路時,仍必須極度小心確認左右有無來車。」

汽機車搶越斑馬線 雖可罰款但難舉發

汽機車不禮讓行人過斑馬線,對此,台灣的法律難道不加以禁止嗎?當然有,交通部訂定的《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對於汽車的規範同樣適用於機車,第 7-2 條就說:「汽車駕駛人之行為有下列情形之一,當場不能或不宜攔截製單舉發者,得逕行舉發... 搶越行人穿越道。」

第 44 條則說:「汽車駕駛人,駕駛汽車行經行人穿越道有行人穿越時,不暫停讓行人先行通過者,處新臺幣一千二百元以上三千六百元以下罰鍰。」第 86 條又說:「汽車駕駛人... 行經行人穿越道不依規定讓行人優先通行,因而致人受傷或死亡,依法應負刑事責任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看起來,對於汽機車搶越行人穿越道的處罰,似乎是法源齊備,但實際上,這種事均於轉瞬之間發生,導致蒐證檢舉十分困難。試問:有多少行人每次過馬路的時候,都會將智慧型手機拿在手中,以準備即刻拍下汽機車搶越斑馬線的畫面?正是因為如此,有搶越人行道習慣的駕駛人,真正被罰款者,少之又少。台灣馬路上的「車不讓人」霸凌現象,也就一再發生。

如何才能讓台灣汽機車駕駛人養成禮讓行人優先的習慣?依靠政府的一再宣導顯然是不夠的,台灣現在需要的是:(一) 全民普遍重視「行人優先權」而對違規駕駛人所形成的龐大社會壓力,以及 (二) 為了要讓全民普遍重視行人優先權,而在駕駛教育上所需要進行的改革。我們從德國的實地訪談經驗當中,可以得出以上結論。

Depositphotos_44327145_xl-2015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強讓弱的觀念與守法風氣 施予違規駕駛的社會壓力

針對「道路駕駛禮讓行人」的原因,在德國進行訪談,我們發現,大多數受訪者都指出以下兩項原因:

  1. 德國人普遍有「強者應該禮讓弱者」的觀念
  2. 德國人普遍遵守法律

一位受訪者表示,在他所居住的小鎮,大家彼此認識,若有居民看到其他居民在駕駛車輛有不禮讓行人的行為,會主動到他家敲門,提醒應該遵守道路規則。由此可見,德國人普遍認知到「車讓人」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德國人對於車不讓人這件事的態度,和台灣人的態度簡直天差地遠。在充斥著「以和為貴」風氣的台灣社會,行人多半只求安全過馬路,對於車輛的搶越霸凌,往往忍氣吞聲,沒有任何抗議舉動,而目擊霸凌的旁人,更罕於插手介入仗義執言。

駕訓班的道路駕駛教學 在實況中學習禮讓行人

不過,針對德國駕駛禮讓行人的觀念進行探源,我們發現,在觀念養成上,德國的駕訓班,扮演了關鍵的角色。

根據受訪的德國北萊茵-西發利亞(Nordrhein-Westfalen)邦某駕訓班指出,德國法律規定,若欲考取小型車的駕照,需在駕訓班完成 12 堂的道路駕駛教學(一堂約50分鐘)以及 14 堂的室內理論教學。德國的許多駕訓班並未設置駕駛訓練場,而是讓學員在駕訓班以外的地方獲取駕駛經驗。以北萊茵-西發利亞邦為例,駕訓班學員應完成的 12 堂道路駕駛教學之中,前一堂課或前兩堂課係於空曠無人之處練習車輛基本操作,此後,即直接開車上路進行教學。

螢幕快照_2017-09-29_下午5_14_07
Photo Credit:李牧豐
德國人考小型車駕照需在駕訓班完成12堂共計10小時的道路駕駛教學。

剛開始上路時,學員只需操作方向盤以調整車輛行進方向,教練則透過副駕駛座位上設置的煞車和油門來控制車輛的行駛速度,如此,便可讓學員漸進式地學習開車。

前述受訪的駕訓班亦指出,根據德國法律,這 12 堂道路駕駛教學,必須由 5 堂課的鄉間道路駕駛、4 堂課的快速道路或高速公路駕駛,以及 3 堂課的黃昏或夜間駕駛所組成。而為確保駕訓班和學員皆遵守該規定,在每次課程結束前,教練都會請學員在文件上簽名,而這份簽名文件必須在獲取駕照前的道路考試時提交給考官。

學員完成 12 堂道路駕駛教學後,教練有權判斷該學員是否具備資格參加駕照考試。若教練認定學員駕車技術還不純熟,學員必須再加課,直至達到教練所設定的標準為止。

德國的駕訓班,提供了涵蓋不同時段與不同道路類型的道路駕駛教學,這不僅讓學員能經歷各種路況而提升其駕車技術,也因為教練在任何道路上均不厭其煩地強調車輛須禮讓行人優先穿越馬路,而讓學員習得在各種道路禮讓行人的方式與其重要性。

舉例來說,在某駕訓班的教學重點清單中,即特別提醒駕駛人需注意路上的學童和老人,而若駕駛人遇到停靠路邊的校車時,更必須減速慢行,因為學童不僅可能正在上下車,亦可能從校車的另一側(也就是駕駛人看不到的地方)突然竄出穿越馬路,駕駛人若不留心,便易釀成事故。

汽車考照新制帶來改變 機車不讓行人亦需對策

在台灣的道路安全議題上,老人與小孩這兩大族群需要更多的關注。根據內政部警政署的「行人道路交通事故及違規分析」,2011至2013年,行人交通事故當事人年齡以75歲以上者比例最高(15.73%),若只觀察學齡層(即年齡在22歲以下)的當事人則以7-12歲者所佔比例最高(5.91%)。

台灣的駕訓班雖然都設有駕駛訓練場,在其中也包含了行人穿越道,但實際上,以往駕訓班的教學僅著重於駕車技術,而輕忽了教導學員「行人路權」的重要性。

而台灣的《民營汽車駕駛人訓練機構管理辦法》之附件五「民營汽車駕駛人訓練機構應授課目及教學時數配當表」雖然也規定了,在小型車普通駕駛班教學時數的分配上,日、夜間道路駕駛的實習時數合計需達 12 小時,但實際上,卻普遍未能徹底執行,導致許多人考取駕照後才開始在實際道路上進行「自主訓練」,這樣一來,車輛應該禮讓行人的觀念,也就難以深入人心。

自 2017 年 5 月起,台灣的汽車駕照考試實施新制,全面強制採取實際道路路考,也就是說,汽車考照,除先通過筆試外,還需通過兩場路考,亦即駕訓場內路考與實際道路駕駛路考,才能取得駕照。根據中央社的報導,交通部公路總局表示,路考 70 分才及格,而有若干最易犯錯的項目,每項扣分皆高達 32 分,「未禮讓行人」即在其中。

台灣這次的汽車考照制度改革,有望促使駕訓班提升學員的實際道路駕駛時數,並加強灌輸學員禮讓行人的重要性,進而使台灣的行人路權得到改善。至於下一步呢?機車搶越行人穿越道不禮讓行人的行為,政府亦應該祭出有效的對策。

  • 本文由作者與德國杜伊斯堡-埃森大學(Universität Duisburg-Essen)東亞研究碩士生李牧豐協作,特此鳴謝。

責任編輯:黃郁齡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邱秉瑜』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