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要我們傳承文化,又要抓人」原住民打獵遭判刑,最高法院首度聲請釋憲

「政府要我們傳承文化,又要抓人」原住民打獵遭判刑,最高法院首度聲請釋憲
照片攝於那瑪夏Namasia,該地區居民以台灣原住民族布農族為主,卡那卡那富族、拉阿魯哇族及排灣族次之|Photo Credit:東大策略顧問有限公司@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高法院去年決議開庭審理本件非常上訴,不僅創下非常上訴案首度由合議庭開庭聽取檢辯及專家學者陳述意見的紀錄,更是第一次透過網路直播開庭過程,如今最高法院合議庭再裁定全案停止審理,聲請大法官釋憲,再度寫下最高法院的新記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
布農族獵人王光祿持槍獵殺保育動物山羌案,最高法院昨(28)日認定判決所引用之條例及條文部分內容,未就原住民特殊情形考量,有違憲之虞,依職權裁定停審並聲請釋憲,這也是最高法院首次提出聲請釋憲。

這起案件源於王光祿(Tama Talum,57歲)自稱為獵捕山產給95歲的母親吃,民國102年7月,以撿來的獵槍獵殺保育類長鬃山羊和山羌,遭最高法院依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和《野生動物保育法》判處3年6月徒刑定讞。

檢察總長顏大和提起非常上訴後,最高法院今年2月開庭調查,經廣泛蒐集資料後,合議庭審判長洪昌宏、受命法官許錦印、陪席法官吳信銘、李釱任、王國棟等5人昨日作出評決。

評決認為,司法機關具有平亭曲直、實現正義的職責,但仍當謹守權力分際,就本案適用法律部分,《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20條第1項及《野生動物保育法》第18條、第21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未就原住民特殊情形加以考量,有違憲之虞,因此裁定停止審判,並聲請釋憲,請求司法院大法官作出解釋。

這是最高法院法官有史以來,首次提出釋憲聲請,由5名法官具名提出,重點包括狩獵是原住民傳統文化特徵之一,《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限制原住民僅能以自製的落後槍枝打獵,致不能使用較安全的現代化制式獵槍。

《野生動物保育法》部分,則限制原住民只能基於因動物逾量、學術研究、教育目的或傳統文化祭儀必要,進行狩獵,罔顧其生活習慣,既都未確實依據《原住民族基本法》檢討修正,且不符合兩公約揭示應事先與原民部落諮商,獲得其同意、尊重、雙贏理念,並違反憲法增修條文肯定多元文化、維護原住民傳統及促進其發展的意旨。

此外,山林中的野生動物,無論是保育類或一般類,都應是構成山林土地資源的一部分,台灣原住民族在其傳統領域內,對於如何利用這些野生動物,經過千年來的生活,早已形成其人、物(包含動、植物)及土地相連結的特殊文化,應加以尊重。

《野生動物保育法》第18條、第21條之1及原民獵捕辦法,將原本屬於原住民族天賦、自然、傳統權利的狩獵行為,一變而為須經行政機關事先審核,方予許可的行為,增加原民限制,違反許可即開罰,顯然減損原民狩獵權。

大法官書記處處長王碧芳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指出,目前尚未收到聲請釋憲書,但因本案為法官停審並聲請釋憲,司法院大法官收案後,除立即分案,會就是否符合釋字371、572及590解釋文意旨(審案法官確信有違憲之虞而停審等),再決定是否受理。

王碧芳指出,大法官若受理,會審酌是否有開庭進行言詞辯論必要,最後會做出合憲或違憲宣告。若合憲表示,現行這些法規沒有問題,若違憲則可能有定期失效,要求立法機關修法等情形,通常不溯及既往,而是後人受惠,至於王光祿本人應可得到個案救濟。

律師團則期待有機會到憲法法庭辯論,一次解決原住民獵槍和狩獵問題。

王光祿:政府要我們傳承文化 又要抓我們

王光祿接受中央社記者電話訪問時,情緒上並沒有多大起伏,以平常的口吻說:「打獵本來就是原住民傳統,政府一直要我們傳承文化,又要抓我們,是很矛盾的事情。」

王光祿說,他記得50年前常看到父親和長輩扛著獵槍在街上走,也不會被攔,現在「這個也不行,那個也不行」,要他們如何傳承文化?後代誰敢傳承?

王光祿案辯護律師團陳采邑律師接受中央社記者電話訪問,她說,最高法院針對非常上訴沒有駁回,也沒有自行無罪判決或發回,而是認為有違憲之虞裁定停審,這對王光祿個人來說,可能還要一段折磨,但是對全國原住民獵槍和狩獵案件,可以透過釋憲做一次全部解決。

陳采邑說,希望將來律師團能有機會到憲法法庭針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的20條有關「自製獵槍」部分和野生動物保育法第21條之1,狩獵必須申請部分,說服憲法法庭宣告違憲,這樣就能一次解決原住民獵槍和狩獵問題。

原民會:正面訊息,考驗《原住民族基本法》

原住民族委員會主任委員夷將‧拔路兒告訴中央通訊社記者,聲請釋憲不管對王光祿案或對原住民族狩獵權的保障都是正面訊息。至於是否擔心大法官不了解原住民文化?夷將.拔路兒說,相信大法官一定會全盤了解原住民傳統狩獵概念與祭典後才做決定。

《自由時報》報導,夷將‧拔路兒在今年2月就曾經親自出庭陳述意見。夷將‧拔路兒表示,原住民狩獵文化是歷史悠久的傳統文化,但是後來隨著「國家」出現的法條,如《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野生動物保育法》或是《漁業法》等,卻開始與原住民狩獵文化起很大的衝突

夷將‧拔路兒說,今年2月在法庭上就主張,希望可以依據《原住民族基本法》,要求採納「後法優於舊法」的原則,保障原住民狩獵文化。夷將‧拔路兒並表示,原住民狩獵文化是非常嚴謹且重要,不僅在每個年齡層有不同的訓練,且狩獵也與傳統祭祀有關,只要是非從事經濟買賣活動,而是基於傳統文化,就應該被尊重,而非被判定違法。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

先別管年輕人選不上,這些「青年參政」和「舊政治」有何不同?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