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主犯下性侵案後仍可僱用外籍勞工,台灣真的想變成這樣嗎?

雇主犯下性侵案後仍可僱用外籍勞工,台灣真的想變成這樣嗎?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女性移工也是女性;她們的生命和身體不會比我,或任何台灣女性的生命和身體更沒有價值。我絕不想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到有性侵害或人口販運前科的人家中工作,我也不認為有任何台灣女性會願意。

文:Jenna Cody(張白蓮)
譯:吳文剴

勞動部近日宣布,將修正規範外籍勞工聘僱的《就業服務法》。此次修正草案中,對於無正當理由而留置外籍員工身分證明文件等剝削行為,提高了罰金和限制,並增加有關對外籍勞工性侵害、性騷擾、人口販運的新規定。

這些修正旨在加強對外籍勞工的保障。不過,儘管仲介若對外勞有性侵害、性騷擾、人口販運行為,將永久廢止其許可,在此次修法中,有同樣犯行的雇主不得聘僱外勞的年限卻僅為二至五年,且只有累犯才會被終身禁止聘僱外籍勞工。

雖然刑法表面上也適用,並且可判入獄服刑等其他刑罰,但是僅二至五年的聘僱管制年限實在不夠。事實上,這正反映政府欠缺考量,也多少反映出台灣社會對移工,特別是對女性外籍勞工的態度。

多數遭性侵害或人口販運的外勞都是女性,而在台灣,她們大多為家庭幫傭或家庭看護工。在許多情況下,她們是確保台灣老年人保有舒適和尊嚴的人,值得受到尊重與保護。在家庭中工作是一種獨特的聘僱模式:你住在工作場所,而且和老闆共用生活空間。若發生危急情況,其實很難逃離。雖然任何職場都可能發生性騷擾和性侵害,但在這種私密的空間更容易發生。

簡單來說,根本不該允許任何如此侵害員工的人有機會造成其他受害者。這情形必須永久禁止。在台灣,有性犯罪前科者不得擔任教師,且這樣不算侵犯其權利。犯下相同罪行的雇主也應該同樣無權聘僱家庭幫傭或家庭看護工,且同樣不算侵犯其權利。

雖然性犯罪者有可能矯治,再犯率卻幾乎無法計算。專家認為,性侵犯及其再犯的實際發生數很可能遠高於通報案件數。基於此考量,有些權利一旦剝奪,最好永遠不要恢復。毫無疑問,我們根本沒有理由讓新員工進入曾有前任員工遭性侵的相同情境。

台灣女性在這方面也未受法律保障。依照現行法律,若有人性侵害本國籍家庭幫傭或家庭看護工,此人服刑完成後仍可再度聘僱家庭幫傭或家庭看護工。儘管這點也必須改變,絕大多數家庭幫傭和家庭看護工都是女性外勞,處境遠較本國人艱難。

仔細考量在台外國人的處境:他們可能不太會說中文,可能沒有多少資源可以逃走、或不知道該逃去何處,也可能不清楚自己有哪些權利。仲介公司常靠剝削外勞獲取巨大利益,他們往往為了私利,一直盡量不讓勞工知道各種資訊。家庭看護工和家庭幫傭的薪水低,不受勞基法保障,加上常面臨簽證問題,許多人必須支付仲介公司費用才能來台,且經常不得不採借貸再償還的方式。他們很難形成社群,或進入援助網路。由於以上這些原因,他們的處境更為弱勢。

我本身也是外籍移民,但比較有優勢:我是外籍專業人士,台灣通常歡迎專業人士,我也把台灣視為我的家。不過,我對外籍同胞的處境感同身受。我也同樣在語言障礙下努力奮鬥,也同樣不甚了解我的權利,也曾有雇用我的公司向我隱瞞資訊。那些公司認為,最好不要讓外國人了解法律,或知道可以跟誰求助。可悲的是,這正是台灣的外籍工作者平常的處境。

那麼,勞動部到底是經過怎樣的計算,而得出對一件性侵案的這種「處罰」?一件性侵案對他們來說值多少——只要二至五年,就允許雇主重建相同的犯案情境嗎?這更像是給輕微違法的兒童閉門思過,而不適合用來處罰這類無良的罪案。一件性侵案不夠嚴重嗎?非要有多名女性的身體受侵害才算問題嗎?一名女性的身體到底值多少?

女性移工也是女性;她們的生命和身體不會比我,或任何台灣女性的生命和身體更沒有價值。我絕不想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到有性侵害或人口販運前科的人家中工作,我也不認為有任何台灣女性會願意。簡單來說,允許有性犯罪前科的人再度僱用家庭看護工或家庭幫傭,不論受雇者為本國人,或更弱勢的移民,都是絕不能接受的事。

台灣政治光譜兩端的立法者,不論泛藍、泛綠或甚至第三勢力,竟認為這項提案可以接受(而且並未強烈抗議),這讓台灣在對待移工的方式,以及對待女性的方式這兩方面蒙羞。特別是台灣的左派,應該要做得更好。他們自稱為追求正義與平權的人發聲,而這件事正是實踐前述價值的重要方式。

最近,台灣的公民論述中出現一些討論,認為台灣只考慮正式獨立是不夠的。台灣也必須決定要成為怎樣的國家。要將台灣建立成更好的國家,對待移工和女性的方式是絕對要考量的。

如果台灣的雇主在犯下一件性侵案後,竟然還可以繼續雇用外籍員工,我不禁要問:台灣真的想變成這樣的社會嗎?

或者,也許問題是,我們可以變得更好嗎?

原文以"Protect Taiwan’s Foreign Laborers From Sexual Abusers"刊載於Ketagalan Media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