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治馬桶座是很舒服,可是哪比得上在冰川裂縫便便的痛快?

免治馬桶座是很舒服,可是哪比得上在冰川裂縫便便的痛快?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戶外的大小便經驗,學到最多的還是對自己的了解。小便的顏色和頻率,直接回答了是否攝取了足夠水分的問題。在文明世界裡,就算在外頭吃東西拉了肚子,常常也不以為意。但就因為一次在五千七百公尺的海拔下,突然腹痛如絞需要在冷風下拉肚子的慘痛經驗,讓我痛下決心,調查出自己其實有乳糖不適症,從此對食物的選擇更加小心。

文:易思婷(小Po)

大小便也可以這麼開心?

我小姪女的書櫃上有一本書,叫作《每個人都會大便》。

這是一本很可愛的教育漫畫書,深入淺出地讓孩子們對便便有正面健康的認識。長大的我似乎很少談論大小便,大概是受社會制約的關係,一個女孩子家怎麼可以談論這麼不雅的話題呢?後來走向戶外,不談還不行,因為荒郊野地可沒有抽水馬桶,對於天天都得做的這檔事,該怎麼做還得重新學起。其實,在野外大小便是可以很隨性、很開心的。

小便比較簡單一些,找個隱蔽的地方,遠離營地、步道、水源,扯下褲頭一蹲即可。美國很多步道口都有設立所謂的方便小屋(outhouse),但我常常寧願在荒野間解手,棲身在野花叢間,深呼吸森林擴散出來的芬多精,多麼雅致清新。

不過,大便則須稍費心思才行。因為在保育的觀點上,需要挖洞掩埋,而理想的掩埋深度是十五到二十公分,在該範圍內的微生物活動最旺盛,可以加速分解。至於用過的衛生紙,最理想的狀況是放在塑膠袋裡帶回文明世界處理,要不然徹底焚化後和排泄物一起掩埋也差強人意。但用過的衛生紙很難徹底焚化,如果在野外的天數多了,還是用天然的草紙最為乾脆,選擇有枯葉、苔蘚、較平滑的石頭和雪球等等。個人覺得最佳選擇是從河床撿出來的鵝卵石,舒服不留痕跡,也不會凍著嬌嫩的屁屁。

p130
Photo Credit: 麥田出版
因陋就簡戶外小廁所,地點為加拿大育空地區。

到了冰川上旅行,大小便的層次又高了一級。冰川上有冰川裂隙,要是掉了進去,這世上就算少了我這號人物,裸冰川(表示無雪覆蓋)的裂隙肉眼可以看到,不難規避,但大部分的冰川裂隙都有雪覆蓋,如果積雪不厚實,就會踩空,掉入無底的深淵。

因此在冰川上旅行,必須以繩隊的方式行走,也就是說以繩索將二到五個人連結起來,如果一個人掉入裂隙,其他隊員馬上撲倒在雪地上制動,再把墜入的成員拯救出來。

二〇〇六年第一次在阿拉斯加的冰川上生活了四個禮拜,以繩隊行走的旅行天數就占了三個禮拜。如果要小便,可不行脫隊找個隱蔽的地方,一來冰川上視野開闊,沒什麼遮蔽物;二來脫隊自由活動風險太高,隊伍停在哪裡,就得在哪裡方便。男孩子還沒什麼,但女孩子穿著吊帶還要寬衣解帶實在是囉唆得不得了,剛開始因為怕羞,還大聲宣布麻煩大家把頭轉個方向,後來也懶得警告了。

甚至有的女孩子為了省事,還會在裝備中多帶個道具,基本上是個類似漏斗的東西,讓女孩子可以像男孩一樣站著小便,很多女孩在冰川旅行或是多繩距的攀登 [1] 上,有不可一日少此君之勢。

不過用這東西,需要一些練習。在爬丹奈利的時候,我也帶了一個,剛開始猶豫不定,怕一不小心尿液外漏濕了唯一的一條長褲,可不是好玩的事。後來愈爬愈高,愈來愈冷,在夜晚實在不想爬出暖暖的被窩小便,尤其是當帳篷外頭是風雪交加的時候。終於在一次半夜醒來,外頭風聲颼颼,既是怕冷也不想吵醒熟睡的同伴,才終於成功達成任務,果然妙不可言。

p_129
Robby Grossman 攝
前進丹奈利峰上的卡森稜線(Karsten´s Ridge)。

在冰川上便便最好算好時間,在紮營地進行。冰川上冰天雪地的沒有什麼微生物活動,便便不能挖個洞埋了就算了。世界各國高海拔、面積較小的冰川,或是沙漠地形廣闊的地帶,是有嚴格規定不能將便便留在當地的(我也有把高海拔的便便裝在塑膠袋裡,帶到低海拔丟棄的經驗)。

不過阿拉斯加的冰川無遠弗屆,便便可以直接丟棄到冰川裂隙中,來個眼不見心不煩。我們在冰川上紮營的時候,都會用雪堆一間廁所,在廁所裡每人方便在一個小塑膠袋中,捆好,再集中丟棄在一個大塑膠袋裡,等隔天走的時候,把大塑膠袋綁在繩隊的繩索上,經過裂隙時就投擲進去。

如果運氣好,在紮營地找到一條人掉不進去、又不會太窄的裂隙,那連塑膠袋都不需要,直接蹲在那裡就可以了。一次,營地的安全範圍外約莫一公尺處有一個半米寬的裂隙,大家綁好小塑膠袋後,就直接瞄準投擲,還滿多人失去準頭的,那天就看到許多人用探測積雪厚實的探測棒(超過兩公尺),把投擲過遠的撈回來,投擲過近的推進去,好像在玩冰上曲棍球。

最開心的一次便便經驗,還是在丹奈利三千七百公尺處的紮營地。四個帳篷排成一直線,紮在比飛機跑道稍寬的稜線上,面對著進行路線,左手邊看下去,數不清的山峰從絲絲雲霧間冒出頭來,縱橫交錯;右手邊看下去是之前攀爬的路線,大小冰川裂隙看得人膽顫心驚。

最妙的是靠稜線最近的冰川裂隙相當巨大,不管怎麼丟那個該死的小塑膠袋,都不會失了準頭。我想不出哪一個廁所可以超越這一個?那個在信義商圈會自動暖座墊的馬桶是稍微舒服了些,可是哪比得上這裡的痛快、這裡的漂亮?

當然有時候也會發生一些很糗的事情,例如二〇〇八年夏天,也是在阿拉斯加。當時同伴的繩隊負責丟棄便便袋,他們把袋子放在運貨的雪橇上,綁好繩結,就莊嚴地出發了。往裂隙的途中,一個人不小心滑了一跤,弄翻了雪橇,塑膠袋滑溜得不得了,順著斜坡一骨碌地加速往下衝,轉眼間失去了蹤影。偏偏此時突然開始起霧,害得整個團隊花了兩個多小時才找到那個塑膠袋,幸好該塑膠袋很強韌,沒發生什麼慘劇,不過整個繩隊的人很認真地在最後的意見表上寫下:請不要使用白色的塑膠袋。

不過,從戶外的大小便經驗,學到最多的還是對自己的了解。

小便的顏色和頻率,直接回答了是否攝取了足夠水分的問題。在文明世界裡,就算在外頭吃東西,拉了肚子,常常也不以為意。但就因為一次在五千七百公尺的海拔下,突然腹痛如絞需要在冷風下拉肚子的慘痛經驗,終於讓我痛下決心,調查出自己其實有乳糖不適症,從此對食物的選擇更加小心。

大小便的學問可是大得很,既然天天都要做這檔事,還是得想法子做得開心點才行。

註解

[1]「多繩距的攀登」表示路線長度長,基本上超過一條繩索的長度,一般常見的繩索長度有五十米長、六十米長、或是七十米長。長路線需要在中途架設固定點,一段一段地爬。從一個固定點到下一個固定點,稱為一個「繩距」或是「繩段」,長的路線都是以多繩距的方式攀登。但繩距不會是固定的距離,會因應地形,或者視可以設置固定點的地方而不同,有時候短,有時候長,但是當然不會超過一條繩索的長度。

相關書摘 ▶攀岩不是肌肉男的專利,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是最好的助力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睡在懸崖上的人:從博士生到在大垃圾箱撿拾過期食物,我不是墜落,我是攀上了夢想的高峰》,麥田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易思婷(小Po)

  • 夢想當飯吃?小Po放棄了高薪的工作,當起美國遊民,在垃圾桶翻食物吃
  • 遊民必備的專業知識?「喬賣家」的垃圾箱最美味
  • 其實很膽小?滑雪、登山,再到冰川攀登,什麼戶外運動都玩了,攀岩最安全
  • 差點沒命?在海拔超過5100公尺的冰川雪地,一滑就差點掉進深不見底的冰川裂隙
  • 要攀岩要先學「墜落」?不是要努力往上爬,而是要懂計算攀岩風險
  • 荒野裡的輔導課?在大自然連大小便都要重新學起,跟它鬧彆扭只是跟自己過不去

在拿到可以讓母親驕傲、人人稱羨的常春藤名校博士班證書後,小Po卻毅然決定放棄可預期的優渥生活,進入戶外運動的世界。她身無分文,但因為夢想使得她覺得自己巨大,即使需要餐風露宿,仍然甘之如飴。她泛舟、滑雪、登山,就連冰川攀登都嘗試過,每試一回就更篤定自己與大自然的緣分,最後小Po終於在攀岩裡面找到了那個最初的自己。

睡在
Photo Credit: 麥田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