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而粗暴」的軍事精神:斯巴達人無敵的兩個秘訣

「簡單而粗暴」的軍事精神:斯巴達人無敵的兩個秘訣
《300 壯士:斯巴達的逆襲》美商華納兄弟發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兩點簡單的信條沒有什麼大道理可言,但卻建構了斯巴達式質樸的軍事美學。我們都知道斯巴達的法律中是不允許後退的。在斯巴達的概念中,只有前進獲勝,或是英勇戰死。假若被發現屍體是背對敵人扒下的,那將被視為最不名譽的死。

要講古希臘的軍事基本上就不能不提到斯巴達人。跟一般的古希臘人一樣,我也是對斯巴達人有滿滿的敬意。但是軍事這個課題可大可少,也有很多背景資訊需要介紹,故此我還是盡量精簡的概述一下斯巴達的軍事風土。

我們都知道斯巴達的強悍,在古希臘是首屈一指。然而,我們花了很多的時間去介紹斯巴達的各種制度,各位會發現一點:

實際上,斯巴達的軍事強悍並非因為他們有什麼強大的武器,或是有何種獨特的戰術,而是因為斯巴達這個城邦的設計整體就是為了建立一個軍事強國。

斯巴達的經濟制度令市民無需為生活而工作,可以全心全意於戰爭上,同時又讓他們過着刻苦的生活,培養他們的強悍民風;教育制度從小就訓練小孩集體意識與軍事技術。可以說斯巴達的一切就是為了戰鬥而存在。故此,我們要講斯巴達的軍事文化,實際就是討論整個斯巴達本身。

而斯巴達的軍事精神「簡單而粗暴」,大約可以歸納為兩點:

  1. 絕不退縮
  2. 集體意識

這兩點簡單的信條沒有什麼大道理可言,但卻建構了斯巴達式質樸的軍事美學。在眾多當代記述當中,我們都知道斯巴達的法律中是不允許後退的{普羅塔克(Plutarch)的記述中認為來古格士(Lycurgus of Sparta)是訂立這項傳統的人}。在斯巴達的概念中,只有前進獲勝,或是英勇戰死。假若被發現屍體是背對敵人扒下的(即是在逃離戰場),那將被視為最不名譽的死。

希羅多德(Herodotus)在記述斯巴達國王萊奧尼達斯(Leonidas I)在溫泉關奮戰戰死的地方,曾經有一塊石牌刻着:「路人呀,去告訴那些拉卡蒂芒(斯巴達)人,我們遵從他們的話在此倒下」(「Go tell the Spartans」後來成為一個梗,1978年美國有一部電影以此為題)。

photos_10491_1408936910
《300 壯士:斯巴達的逆襲》美商華納兄弟發行
電影《300 壯士:斯巴達的逆襲》中的Aristodemus

傳說中,在溫泉關有一位斯巴達人Aristodemus因眼疾而未有參戰戰死,在他回到斯巴達後,被所有斯巴達人所歧視,據說「沒有人會給他火和跟他說話」。一年後,這位失意的斯巴達人終於在戰場上戰死而恢復了自己的榮譽。

可以說,戰爭上的榮譽才是斯巴達人真正所追求的。

斯巴達在溫泉關的英勇故事成為歷史美譚。

斯巴達的軍事文化的第二個精神是強調集體意識。斯巴達的集體主義並不單是一種戰爭所用的宣傳口號,而是建基於其社會制度的一種核心價值。斯巴達人從小時就被訓練要效忠於「公眾餐會」(pubic mass)的組織而非以個人為單位的家庭。他們的生活與公眾群體有緊密的連繫,在戰爭時自然投射成為一種軍事文化。

斯巴達強調集體精神,與古希臘流行的步兵集團戰鬥有密切關係。古希臘人由於其獨特的社會形態,衍生了以密集步兵矩陣(phalanx)的單元編排方式進行集團戰爭。步兵集團戰的決勝關鍵往往並非戰術運用,而是在於部隊是否能維持紀律。故此,在古希臘的戰爭概念下,戰爭並非個人武勇的展示,而是與身邊戰友並肩作戰的團體作戰。可以說,斯巴達人的社會制度就是為適應這種戰爭形態而設計的。

希羅多德記載了被放逐的斯巴達王狄馬拉托斯(Demaratus)被波斯王薛西斯(Xerxes)問及有關斯巴達人的武勇時,就回答說「單獨作戰時,他們跟其他人一樣勇敢;一起作戰時,他們是世上最強的戰士」。在古代戰爭中,訓練欠佳的部隊士氣往往很易下降而出現潰散的場合,但斯巴達軍隊卻有着鋼鐵一般的意志。他們的集體意識,再加上決不後退的堅毅,使他們成為陸地上的王者。

後來底比斯的將軍伊巴密濃達(Epaminondas)就參考了斯巴達式的軍事紀律去訓練底比斯軍隊。據說伊巴密濃達跟斯巴達人一向不會接受體格碩大的壯漢——他們都認為,個別體格碩大的壯漢會影響部隊的排列,而戰友也需要花更多的力氣去保護他,對團體戰沒有幫助。此外,他也參考了斯巴達以近親安排戰列強化集體意識的概念。最終,伊巴密濃達以斯巴達人的方式幫助底比斯打敗了斯巴達人本身。

本文由努力工作的斯巴達人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