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停滯」和平共處:去獨處,去逃離時間的綁架,去感受無聊

與「停滯」和平共處:去獨處,去逃離時間的綁架,去感受無聊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只要我記得,就會自問:我該如何與停滯不前和平共處?停滯可能舒心,為心靈帶來平靜,甚至讓人回復活力。它可以是個重新調整頻率與滋養的時刻。停滯可能代表一個寧靜懸浮的狀態、一場精神上、漫長的白日夢,或者一段輕盈的中場休息。一個人也可以因為停滯而陷入睡眠、甚至恍惚之中。

文:京・麥克利爾(Kyo Maclear)

天空是一片暴風雨

只要我記得,就會自問:我該如何與停滯不前和平共處?雖然還沒想到滿意的答案,但我曾藉著各種想得到的方式尋求解答,像是糟糕的感情關係、愚昧的消費行為、旅遊、瑜珈、過度的運動、心理治療、在家打果汁、狂看電視、打毛線、佳節大餐,甚至透過創作。我逐漸意識到,停滯期不僅僅是個工作上的問題,也是個感性的、知性的、而且關乎存在的問題。如果我曾找到答案,那麼我在待業的沉潛期間,也許就不會只能聽天由命。或許我能放自己一馬,不再如此焦慮;或許我能達到禪的境界,與自身懸念、甚至和讓人不安的空無同席而坐,去感受宇宙的寧靜與浩瀚,不為懸念和空無所擾。

性別研究學者伊芙・賽卓維克(Eve Sedgwick)在治療因罹癌療程而引起的憂鬱問題時突然開悟。她告訴治療師:「我明白自己向你或其他人抱怨有什麼意義了。當我告訴你情況多麼糟糕,或者我做事多麼認真、又有過什麼經歷的時候,其實,我想聽到的就只有一句話,那就是:『夠了,妳可以停了。』」

現在我坐在桌前,看著我的貓。她盡興地躺在地板上陽光灑落的那塊方格中,開開心心地什麼都不看,因為無事可看;她似乎一點兒也不擔心無事可做,或是自己缺乏敘事的辯證能力;她似乎毫不害怕自己若是不動,那牆壁就會崩塌,也不怕自己最終會倒在床上,永遠一覺不醒。

詩人艾琳・邁爾斯(Eileen Myles):「在某個奇怪的面向上,工作與工作之間的留白才是真正有趣的地方。」

演員丹尼爾・戴・路易斯(Daniel Day-Lewis):「絕對是。你在年輕時可能還不懂箇中之道,因為你老是被自己的動能一處又一處地牽著走。只有在暫歇之處或中場休息期間,你做的才是真工作。」——摘自《冰島的重要性》(The Importance of Being Iceland)

我在七月中旬參加了一場一日冥想靈修會。指導老師因為會提供一些不甚虔誠、卻頗具個人魅力的建議而聞名。這位老師吸引到各種類型的創作者,參加他思想開放、氣氛融洽的活動。他避開「上師」的形象,成立了一個叫「知覺探索者俱樂部」(Consciousness Explorer’s Club)的團體,將精神實踐與社會正義的行動主義和創作探索相互結合。

老師讓我們練習呼吸冥想,或稱「anapanasati——安那般那念」。這種冥想只需坐著感受自己的呼吸。到最後,當你不再調整或控制自己的呼吸,你會感覺身體開始自主地呼吸。

他說:「冥想不會將忙碌思緒一掃而空,但最後你也許會發現,思緒之間的間隔逐漸變長。隨著身心壓力緩緩減少,你會開始渴望那些停滯和靜止的狀態。」

在某個時間點,專注的疲憊感襲來,我只記得自己躺在那裡睡著了。

詩人邁爾斯:「什麼事都不做、或不做他人要求之事,這當中最駭人的,就是你在某種程度上會覺得自己正瀕臨死亡。」

演員丹尼爾:「沒錯,妳說得對。這就是個小小的死亡,而且可得反覆練習。」

停滯可能舒心,為心靈帶來平靜,甚至讓人回復活力。它可以是個重新調整頻率與滋養的時刻。停滯可能代表一個寧靜懸浮的狀態、一場精神上、漫長的白日夢,或者一段輕盈的中場休息。一個人也可以因為停滯而陷入睡眠、甚至恍惚之中。

但對我所知的許多藝術家來說,「停滯」一詞象徵的意義卻恰恰相反:缺席、破綻、不完整,是致命且危險的事,甚至是恐懼與憂鬱的來源。這通常有幾層成因:

一、盲目恐懼。在藝術家之間常見、而且合理的焦慮,就是擔心創造力若無持續練習便會消亡。自信會萎靡,肌肉也將鬆垮。最初只是停滯,而後卻變成慣例,最後靈思一去不回。

二、資本主義。我們生活在一個講求高績效和競爭力的文化當中。即使是常年處於局外、比一般大眾更不受傳統的市場價值觀拘束的藝術家,仍會覺得有必要盡可能增強創作產出效率,從中獲取最大利益。即使是住在令人昏昏欲睡的鄉間的人,也會感受到時間的壓迫,以及那殘酷的必須——與外界保持接軌。即使是一個改進的想法,雖看似良好,仍可能會變成鞭策自我的一根棍子。

三、存在的恐懼。我們生活在一個「就算裝作一副最膚淺無謂的姿態,也總比沒有來得好」的文化之中。多數人寧可盲目向前,也不願面對靜止的景況。作為藝術家,很可能會財務狀況不穩,而且存在感也搖搖欲墜。多數作家會說,自己唯有在搖動筆桿之際才稱得上是個作家。寫作一旦停下,麻煩就會開始找上門─自我譴責,害怕消失,擔憂變得無足輕重,害怕失去最優秀的自我,諸如此類。

作家珍布雷諾(Kate Zambreno)就描述了陷入空白的存在困境,那諷刺的空缺。她寫道:「我知道遭遇瓶頸、停滯不前時,我應該要出門走走,但內心卻有種抓、扒、撕、扯的難耐感,好似我若是寫不出好東西,就不該出門享樂。我往往會潛逃到一種懶散的半存在狀態,躲在幕後等著看事情發生。」

四、逃避的習慣。對於那些藉由工作擺脫困境、感到輕鬆快樂的人來說,一段停滯就代表了沉重與絕望。有時,認真工作就是逃避的藉口─逃避人生、逃避一旦我停下就會虎視眈眈而來的困境。挪威作家克瑙斯賈德(Karl Ove Knausgaard)寫道:「持續不停工作,也是種簡化生活、逃避生活需求的方式。尤其是對快樂的需求。」


猜你喜歡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充電器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充電器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飛宏科技新推出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充電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飛宏科技在2021年底推出全新280W GaN(氮化鎵)高功率電競筆電電源,超緊湊尺寸160*69*25mm(276cc)與700g輕量化設計,使其功率密度突破業界多年來設計極限,達到眾所期盼的16W/in3(1W/CC),因而相較一般市面販售相同輸出功率產品,體積縮小約50%,重量減輕約30%,大小重量相當於一般180W電源。

飛宏科技這款電競電源的設計研發–電路上結合了高效率拓樸結構、零電壓零電流軟切換技術、新型GaN半導體元件、與自主開發數位控制機制等技術;工藝上則採用了3D零件配置與佈線技巧、功率模組設計、及獨特GaN生產製程管控,最終成就了品牌客戶與終端使用者所冀求真正輕、薄、窄、小的高功率充電器,為電源業界與電競市場帶來突破性的研發創新亮點。

電競電源渲染圖1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安全可靠280W GaN頂級規格充電器

飛宏科技表示,目前市面上所謂的GaN電源都著重強調在所謂的小型化,但往往都忽略電源設計更應重視安全性、可靠度、及滿足終端使用者真實的使用情境。飛宏科技此款新小型化電源已取得各項國際安規認證包括IEC/EN/UL 60950-1 & 62368-1、CCC(5000m)及電磁相容(EMC)認證包括EN55032 Class B EMI & EN55024 EMS等規範。

此款電源更是針對高階電競筆電應用需求如:支援高階處理器及顯示器的瞬間峰值功率拉載、玩家日以繼夜的重度使用、酷炫輕薄的外型、與輕巧好收納及攜帶方便等,同步提供以下的頂級規格及功能:

  • > 95%滿載轉換效率與< 0.2W空載待機損耗
  • 560W(200%額定功率)瞬間峰值功率輸出
  • 3年/26,280小時,滿載高溫下長壽命保證
  • 五種數位化安全保護機制
  • 2公尺輸出線上不需加任何EMI磁芯輔助即能通過EMI認證
  • < 150uA低漏電電流

電競筆電首選 極緻設計之展現

近年來電競筆電產業蓬勃發展,品牌廠商無不卯足全力導入最新軟硬體技術與材料來提升性能,使產品設計上能不斷推陳出新,以滿足電競玩家挑剔與追求極緻體驗的渴望,唯在配角「電源充電器」上無太多創新,而導致玩家也只能默默接受彩盒中所附帶大而笨重的電源。

飛宏科技新推出這款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充電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突破過往的設計瓶頸與極限,可充分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本文章內容由「飛宏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