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錢想要買,但是我不想賣—世界上還有比價格更貴重的東西,叫價值

你有錢想要買,但是我不想賣—世界上還有比價格更貴重的東西,叫價值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這些覺醒的力量,會讓今日的香港都已經不再是我們認識的香港,明日的台灣不再是照劇本走的台灣,那中國呢?還能不受任何影響還是原本的中國嗎?

作者:Eric Hsieh(一個目前上海外商工作,卻在亞洲各城市穿梭,把飛機當火車搭的台灣人)

近日來的香港佔中活動正如火如荼的展開,就像是現在正值秋天,一旦在乾燥的草原上冒出小火苗,就會如野火燎原般的拓展開來勢不可擋。但是現在大多人都一直在報導,這場火現在燒的有多大 (現場轉播抗議各地實況),或者是這個火苗當初是怎麼燒起來的(當天是怎麼由學生罷課,佔中活動趁勢宣布提前發動)。

不過我想更重要的,也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為什麼會形成這麼乾燥的草原,以致於這麼一發不可收拾。其實這跟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對抗服貿一樣,這些事情的發生,都有部分相同的環境與背景,最主要都來自於-中國。

為什麼會對太陽花學運與雨傘革命感觸特別深,因為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台灣小孩,幸運地搭上了台灣科技產業的尾波浪潮,在美商工作過5年,其中一年在休士頓;現在在一家歐商公司工作,但地點卻在上海。

因為工作的關係常常往返台灣、香港、上海、首爾,也因為工作環境的原因,我的同事們 不乏上海、台灣、香港、新加坡、荷蘭人(甚至有荷蘭同事娶的是上海老婆,卻是在香港出生長大), 這幾年下來,跟這些人在這些地方相處往來有些感想。在和許多朋友 同事的討論與相處中,曾發現過好幾個「好問題」,所以我想分別用幾個面向來談:

1. 經濟至上的發展 VS 社會的摧毀與掠奪

如果因為對中國更加開放(不論是經濟貿易或觀光旅遊),你的收入可以增加一倍,但是你從小吃到大的街口小麵攤的阿伯可能因為房租過高只能收攤、失業。你要不要?

中國這幾十年來的發展都是以經濟發展領軍,所以他們很多的觀點都是以「經濟效益」為出發點來做考量。所以這個問題,一般大陸標準的反應是把它當一道數學題目來看,如果你個人所得增加一倍的部份,比老伯歇業損失的所得還高,以總體經濟來看是經濟增長,何樂而不為呢?

但是台灣、香港人在回應這問題時,他並不是只有數字的計算,還有情感的成份——是一種保護自己成長環境美好的感情。很多台灣跟香港人的答案都是不,因為情感是不能用數字來衡量的。今天我自己過著還不錯的生活,如果收入增加一倍,我可以從不錯變成富有,卻會導致家鄉的毀壞與熟悉人事物消失……我不願意。這是一種珍惜、一種保護的心情,不是用金錢可以衡量的。

所以這導致了常見的衝突,大陸覺得他們帶來了經濟的增長、消費的增加,我是來花錢讓你們賺的,為什麼還抗拒?但從台灣、香港人的眼中,這從來不是個簡單的算式,從來都不是個單純的數字,還有更多的情感在裡面,無法計算。所以你有錢,你要買,但是有些東西我不想賣;不是價格的問題,我就是不想賣,可以吧。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 年輕世代的失落 VS 經濟成長地區的轉移

曾和幾個朋友聊過(這些應該都是外面看起來現在事業頗有所成的人):如果現在我們拿著剛畢業時的履歷表去各家公司投,我們還能獲得當初出社會第一份工作類似的機會嗎?

普遍的回答都是不會,甚至覺得我們當初的履歷表放到現在,可能連面試的機會都沒有。我們這個年紀的人都已經有面試新人進公司的經驗了,所以當我們捫心自問時,我們知道以我們當初的履歷表,現在根本不會出現在我們的桌上,早在HR那一關就被刷掉了。

所以你會看到這些勇敢站起來發聲跟反抗的大多是年輕人,因為可以想見他們的對未來的無力感與失落感有多重。10年前國立大學知名科系畢業的學生,畢業找工作根本不是問題,只是進到什麼樣的公司而已。但現在呢?國立大學畢業生找工作,常常連面試的機會都沒有(以那些一線的大公司與外商為例),即使是國外碩士畢業回來找不到工作的比比皆是。如果你是現在的年輕人,怎麼可能會不失落?

那問題是這些工作機會呢?就憑空消失了嗎?不,它只是改變地點了,很多都轉到另一個地方-中國。不管你主觀上喜不喜歡大陸、或許你也可以質疑它是不是個泡沫經濟(這點我們甚至可以再寫一篇專文來討論),但客觀的數據顯示出來,中國大陸在過去一段時間裡都是一個經濟發展快速的國家與市場,這是不容否認的。

大陸經濟發展的磁吸效應,漸漸的把很多工作機會從香港、台灣、新加坡移到上海、深圳、北京。以我工作過的這些外商公司是最明顯的,因為對他們來說亞洲的任何一個城市都一樣,都是「海外據點」,哪裡有錢,就往哪裡去。於是一個個職缺都往中國城市移動了。

那下一個問題是,港台的這些年輕人是能力不足嗎?如果他們有能力的話,為什麼不到中國去工作呢?其實根據我帶過的下屬,香港、台灣、中國年輕人都有的經驗,大陸的人力素質的確在快速進步(尤其是頂尖的那一層,的確不遑多讓),但整體來說,香港、台灣、新加坡的人力素質是比較整齊的。

但他們不願意到中國大陸工作的原因是,當他們選擇到大陸工作時,賺到了薪資、工作經歷,但是卻得付出去其他國家不會損失的網路自由(Facebook、Google被鎖…etc)、言論自由(這點就更不用提了)。他們的憤怒是,為什麼我要在別人給的選擇題裡做選擇,為什麼得在選了好的工作機會,就得附帶放棄自由?

而更讓人憤怒的是,香港和台灣政府不但不努力去改變這不公平的命題,甚至還推波助瀾的說,大陸的市場有多大、多麼的充滿機會,仿佛就像聖經裡流著奶與蜜的土地,我們的年輕人應該都往那裡發展…而完全無視於基本命題的錯誤。所以年輕一代憤怒的站起來反抗了。

在經歷了台灣太陽花與香港雨傘革命之後,看到港台年輕人以及開始覺醒的人民,捍衛自己家園的自由民主,與反對「向錢看」的價值觀、拒絕把自己的命運放在兩岸三地政府設定下鳥籠選項的選擇題來決定,這真的是讓人感到無比的欣慰與振奮。

最近這幾天,常常有人問我,我也一直問自己,這樣的反抗有用嗎?渺小的學生與人民,對抗與衝撞兩岸三地政府所設下的命題與走向,能發揮什麼作用呢? 我的答案是——如果這些覺醒的力量,會讓今日的香港都已經不再是我們認識的香港,明日的台灣不再是照劇本走的台灣,那中國呢?還能不受任何影響還是原來的中國嗎?

隨著時間的推移 我們都會看到答案的。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 撐香港!關鍵評論網特開「關鍵評論網 香港」Facebook專頁,由香港本地編輯為你精選「佔領中環」分析好文,現在就Like,一起風雨中抱緊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