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營7年,台灣人的記憶寶庫「秋惠文庫」今最後1天營業

經營7年,台灣人的記憶寶庫「秋惠文庫」今最後1天營業
Photo credit: Chia-Yi Meng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文庫主人林于昉說,支持他繼續收集下去的原因,除了是會「肖想」同好的收藏,還包括了為台灣文物建檔的使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位在台北永康街的「秋惠文庫」,今(9月30)日是最後一個營業日,經營文庫7年的主人林于昉表示,這次要關掉秋惠文庫,自己內心也難免有「寂寥之心」,不過之後會捐贈部分收藏給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讓這些文物繼續在不同的展覽中和民眾見面。

《公視》報導,從事牙醫的林于昉,從年輕時在日本求學,就開始收購古書文物,只要與台灣有關的物件,他都興緻盎然,藏品愈來愈多,7年前以父母之名,成立了展示空間「秋惠文庫」,讓民眾可以進來點杯咖啡,親近這些歷史文物。而在秋惠文庫,文物與遊客之間也沒有拉線或是玻璃,林于昉認為,文物對觀眾不應該有距離。

秋惠文庫收藏了數萬張台灣地景、建築的老照片,也有日本時代的茶葉、啤酒的各式廣告,台灣早期的漫畫、電影海報,以及戒嚴時期的新生活運動等政治文宣,都保留在館內。館藏之豐富,連在台南的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都向他們借過近千件古物展覽。

  • 日本時代福爾摩沙烏龍茶廣告
茶葉
Photo Credit: 秋惠文庫臉書
  • 1920年代台灣路攤照片
路邊攤
Photo Credit: 秋惠文庫臉書
  • 民國25年出版的新生活運動掛圖
新生活運動
退休牙醫的文物夢——為台灣歷史古物「建檔」

林于昉原來留學日本,畢業後,在日本松本牙科大學擔任兒童牙科副教授。1998年返回台灣開業,2010年退休後開始經營秋惠文庫。

《蘋果日報》報導,林于昉旅日18年,回台灣時已經43歲。人到中年,他說舊事最能觸動心弦,會到重新橋下逛跳蚤市場,找一些「低級、好玩的童玩」,他說「花100元買到價值萬元的物件,就是一種浪漫的肯定。」只是親人不懂這樂趣,說他「收這些垃圾」。

林于昉說,支持他繼續收集下去的原因,除了是會「肖想」同好的收藏,還包括了為台灣文物建檔的使命。林于昉表示,常有外國朋友抱怨「來台灣,卻都看不到本土歷史文物」,於是他才想成立一間「專門展現台灣文物」的文物館。

  • 達悟族陶土人偶「被母親抱著的小孩」
達悟族人偶
Photo Credit: 秋惠文庫臉書
  • 寫著反共標語的彈珠遊戲機
秋惠文庫_2
Photo Credit: 秋惠文庫臉書

林于昉在2010年的投書中提到,文物常常被政府當作「一次性的消費品」,有時只是開展日展完原件,之後就換成複製品,像是節日時偶然出現會場的點綴燈泡。他指出,政府喜歡到處蓋博物館、放煙火,但卻缺乏長期關護台灣歷史文物的政策,需要長期投資、慢慢累積的文物收藏的經費,也跟不上蓋館速度,「說來不怕見笑,就連國史館辦展,也會與民間私人收藏借調文物。」

林于昉說,

有時我做夢,夢見我們政府開始重視在地文化,由各地博物館有計劃的收藏屬於我們各個年代、族群留下的歷史真跡文件、文物,開放大眾觀賞研究。最末,我們會建立一個屬於全民共同的歷史記憶,這才是建立國家共識的最佳路程。

《影巷26號》報導,秋惠文庫裡有一個日本時代的神龕,是日本皇民化運動的時候,要當時的台灣人改信日本神道教,林于昉說,這個東西在以前會被視為日本侵略台灣的證據,會被毀滅,但他說,這是那個時代非常重要的見證。

因為房子是自己的,不用繳房租,林于昉經營秋業文庫7年,沒有賺過錢。過去也有收藏家想和他買文物,但林于昉覺得,文物被分散就不好了,可以辦展覽的力量就沒有了,一直不願賣。他說很多外國人來台北,想看台灣的東西,很喜歡來這裡,秋惠文庫要歇業,自己內心也難免有「寂寥之心」,最後將這些古物部分捐給博物館,覺得也算「功德圓滿」。

林于昉說,自己年紀大了,現在剛好有這個機會,東西拿到博物館存放也比較好。他也說,雖然他個人的小博物館要結束了,但希望未來政府能規畫更多台灣古物展,提升台灣人對自己土地歷史文化的自信心。

秋惠文庫_關門
Photo Credit: 秋業文庫臉書

秋惠文庫地址: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2段178號3樓(今營業時間至晚上7點)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