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勇士隊遲疑造訪白宮 特朗普匪夷所思的談判示範

NBA勇士隊遲疑造訪白宮   特朗普匪夷所思的談判示範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假如你位居要職,但卻遇到有人公然挑戰你的權威,你會怎麼辦?針對甫獲得NBA總冠軍的金州勇士隊、以及勇士隊的當家球星柯瑞,美國總統特朗普卻做了一次讓人匪夷所思的示範。

假如你位居要職,但卻遇到有人公然挑戰你的權威,你會怎麼辦?

針對甫獲得NBA總冠軍的金州勇士隊、以及勇士隊的當家球星Curry,美國總統特朗普卻做了一次讓人匪夷所思的示範:

「對於一支總冠軍球隊來說,白宮行是極大榮耀,但因Curry猶豫不決,這個邀約將被撤銷!」

NBA的冠軍隊向來有在隔年到華盛頓打客場時,順便造訪白宮並接受總統召見的傳統。然而,作為近代史上最受爭議的美國總統,勇士隊早有風聲說不會去白宮見特朗普,勇士隊的總教練柯爾和曾獲MVP的當家球星Curry更是自特朗普上台時,即多次砲火猛烈的公開批評特朗普。

或許是自己覺得面子掛不住吧,不容勇士反客為主的宣布他們不願意接受白宮邀約,特朗普硬是在推特上直接發文,撤銷了對勇士的邀約,並且指名道姓的抨擊Curry「猶豫不決」。

其實,今天這篇並不只是NBA文章,因為相關的報導已經太多,用不著我再從同樣的方向來畫蛇添足。

試想,你今天假如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長,覺得一個年輕的工程師很有衝勁而很適合當業務,於是你不但想要把他調到業務單位,而且為了表達對他的期許,把他的職位和薪資都三級跳的向上加,但這位年輕工程師居然毫不客氣的跟你說,自己志不在此,而且他完全不能理解董事長的眼光;不僅如此,他還更不客氣的跟周遭同事說,就連董事長都那麼識人不清,這家公司看來不能待了,有機會還是就跳到別家公司去吧!萬一你是那位董事長,你氣炸了之餘,下一步會怎麼做?

當然,硬是把特朗普的例子套到企業的場景,還是會有相當差距的;因為Curry或任何勇士隊的成員都不是特朗普的員工,民主國家的總統更不是古時候的皇上,每個臣民都只能對他言聽計從的高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不過,我真正想表達的是,即使我們一輩子都無法當上國家元首,但是我們都很可能在一個單位或一個團體中扮演領導者的角色。當我們遇上對我們本人反對批評的聲浪,而且極可能會採取行動來消極抵制我們時,我們的下一步該是什麼?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會把特朗普在推特上的發言認為是「匪夷所思」。他之前猛批NFL的球員還不夠嗎?現在又要和全NBA最受歡迎的金州勇士隊正面槓上?

或許就像有些評論說的,特朗普這樣做有他戰略思維上的考量。我知道他要爭取他的死忠支持者的擁護,但以白人的勞工階級來說,我實在不是很了解,對他們支持的職業運動球星開炮,並且把那些球星塑造成不愛國的形象,對特朗普本人穩固領導基礎上會更有助益嗎?

所以,就拿特朗普的這次事件為例,讓我們看看一個領導者在自己不受歡迎的情況時,到底應該怎麼處理及應對。

一、預先設想對手的回應

放話很容易,但萬一話一出口反而造成自己難堪、甚至反倒更讓對手有台階下,這就叫做得不償失了。

以這次的事件為例,當特朗普一宣佈撤銷勇士隊到白宮的邀請,你以為勇士隊球團會難過的哭天搶地嗎?完全相反,他們當場鬆了一口氣,而且毫不掩飾自己早就有備而來的馬上回應:

「我們不會拜訪白宮,取而代之的是,我們確定建設性利用明年2月的首都之行,去慶祝平等、多元化與包容,這些是我們球隊信奉的真正價值。」

兩者之間的層次高下立判,美國總統頓時像是個鬧脾氣的小孩,而勇士球團不僅不用擔負主動拒絕總統邀約的罪名,反倒看起來像是為自由平等發聲的代言人。

就聯盟來說,我相信NBA對這樣的結果也很無奈,但NBA主席席爾佛也無法置身事外的跳出來說,「我很失望球員失去跟總統見面,且分享各自觀點的機會,但更重要的是,我很驕傲我們球員公開說出他們自己的看法,且在重要議題當中努力發聲。」

這就好像在一場商場談判上,我方刻意激怒和刁難對方,而對方居然真的動氣說,「不要欺人太甚!我假如會接受這種提議,老子就跟你姓!」接著就拍桌轉身走人。離開談判桌固然是一種常見的手法,但刻意逼對方主動離開談判桌,卻也是一種常見的手腕。

舉例來說,我方根本不想做你這樁生意,因為不但沒有多少油水可撈,接了還可能影響自己和其他幾家大客戶的關係。與其當面跟對方說,雙方因為立場之爭而不可能有合作機會,但是地球是圓的,你怎麼知道未來永遠都不會有雙方必須合作的一天?所以,話不能說死。但是,該怎麼讓對方知難而退呢?不如來個離譜的報價,再搭配一個對方很難接受的施行條款,最好還派出我方最白目的談判代表出門,因為我們就是要刻意讓這樁生意談不成。

所以,不能冷靜的就吃虧了,先動氣不玩的反倒落入對方的佈局。

也許還是有人會認為,藉著激化不同陣營的對立,特朗普還是達到了他設定的目的了吧?但是,相較於勇士隊總教練柯爾接下來的一番發言,反倒讓許多人認為柯爾搞不好比特朗普還更有當總統的高度和格調,對特朗普來說,實在不算是個好消息:

「請記得,總統為我們工作,我們不為他工作,他是我們選出來的,他不只是他支持者的總統,他更是我們每一位公民的總統。當你接受了這個職位,你就必須為這整個國家做出最好的決定,當然你會有一些符合自己政黨屬性的政策,但那不是重點;重點是,請容許我以最高的敬意說:特朗普先生,您就是總統,您代表了我們所有的人,別分化我們。團結我們。」

二、身先士卒,不如先測風向

面對勇士隊這樣挾人氣而自重,而且一直給臉不要臉的猛批特朗普,即使我是個不折不扣的NBA球迷,但是究竟能不能撤銷對勇士隊到白宮的邀請呢?

當然可以,但是不應該由特朗普本人來做。

特朗普經常利用推特發聲,表面上看起來像是大剌剌的放砲,但其實其中都有許多政治算計。再者,在今日這個網路社群大鳴大放的時代,透過社交媒體來經營自己的形象,是再自然而有利不過的了,國內許多政治人物也都相當善於此道。

然而,假如特朗普有把上一點的預先設想對手回應做好,就該知道撤銷勇士隊造訪白宮邀請時,肯定會引起整個NBA及許多NBA愛好者的反彈,一個處理不慎,很容易讓自己陷入一個親痛仇快的局面。那麼,該怎麼辦呢?比較好的做法就是,找個幫主子出來喊陣的代打,萬一風向不對,馬上可以轉身化為代罪羔羊,讓美國總統出來優雅的收尾並化解尷尬。

國內許多知名企業家的最大問題之一,就是常常自己親上火線來證明自己的全知全能。事實上,我們就拿企業股東或投資人的角色來說,他們最需要的不是這個企業的領導者一定要是什麼經營之神,他們只要公司能夠繳出漂亮的營運成績單而讓投資人都能獲利就行了。

言多必失這句話,放諸四海皆準。然而,許多企業家往往把自己當作動見觀瞻的意見領袖,好像不講話就會死一樣。話講多了,就容易被媒體或其他人抓住話柄而斷章取義。往往一段聽起來其實結構完整而很有道理的談話,被抓出其中一句大作文章之後,覺得自己句句懇切的企業領袖,莫名其妙地變成千夫所指。

該怎麼處理這個問題呢?簡單說,少講一點,講得愈少、問題愈少。

那假使自己的企業非得表示出本身的立場不可呢?你該知道有發言人這個角色吧?請發言人出來代表公司說話,萬一真的捅出了什麼簍子,領導人就可以大意凜然的出來扮演論罪問斬的正義角色,順便撥亂反正的順應時勢並提出新做法。發言人呢?成功的幫公司和老闆擋下子彈,也算是一種鞠躬盡瘁,反正下一個發言人永遠都不缺有人來補位。

AP_17047307842675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伊凡卡.特朗普(左)為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助理,同時也是特朗普的女兒。右為其丈夫傑瑞德.庫許納。

當然,特朗普執政的最大問題之一,就是他沒有親信可以來扮演擋子彈的要角,畢竟代罪羔羊可也不是每個阿貓阿狗都能當的。特朗普只有自己的兒女和女婿可用,而像伊凡卡之流形象太好,拿來擋子彈未免可惜了,所以特朗普老是得身先士卒的親上火線,但對一個領導人來說,輕易讓自身涉於險境並不是個最理想的狀況,那不會代表你的英明神武,而只會顯示你的有勇無謀而毫無備案。

三、提出一個讓對方一定會拒絕的提議

《教父》的經典台詞之一,就是「我會提出一個讓你無法拒絕的提議」。其實,提出一個讓對方一定會拒絕的提議,也是一個讓自己得以脫困的高招。

特朗普之所以主動撤銷對勇士隊的白宮行邀請,起碼表面上的原因是擔心萬一勇士隊硬是把總統放飛機,堂堂美國總統的面子可能會掛不住吧。其實,何必過度擔心這個問題呢?簡單的一些公關策略和應變規劃,應該就能為特朗普爭取到更多他的選民的支持和同情。

舉例來說,萬一勇士隊真的臨時不出席,馬上在那天邀請一些風災受難戶或孤兒造訪白宮,在鏡頭前佯裝感性的說,我們本來想讓這些受創的朋友一起在白宮會見NBA冠軍隊,但是今天勇士隊雖然因為對我個人的意見而不願到訪,但我還是用我最大的熱誠和這些需要關懷的朋友同歡。同時,我也祝勇士隊這個球季也一切順利。

接下來,若是再功夫點,特朗普可以臨時造訪勇士隊的主場看球;在球隊老闆想盡地主之誼而在中場來打個招呼時,總統再帶著大隊人馬臨時離席,拿著有國安要事為由,其實就是要侵門踏戶的給對方一個下馬威,告訴對方:我畢竟是現任的美國總統,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四、避免腹背受敵及戰線延長

也許特朗普就是刻意要彰顯自己不管對手是誰都不怕對著幹的特質,但就戰略運用來說,同時在不同戰場開戰,並且惹火不同的敵人,其實是相當不智的。就算自恃戰神再世,一個一個收拾對手才是明智之舉。

特朗普和NFL美式足球員之間的紛爭尚未平息,現在有多隊的美式足球員在演奏國歌時即單膝跪下來表達對特朗普的抗議,特朗普居然又把戰線延燒到NBA,真不知道用意為何?對他本人的好處又在哪裡?

當特朗普對Curry指名道姓的批評之後,Curry本人的回擊也就罷了,接下來一群NBA球星也紛紛反嗆特朗普。尤其是當今NBA第一人小皇帝詹姆斯在推特上的回嗆,更被轉發超過64萬次,而曾經引領風騷的喬丹和Kobe也都公開表達聲援Curry和勇士隊言論意見自由的立場。

即使是蓄意要激化對立,讓自己處於一個腹背受敵而人人喊打的狀態,卻不是一個聰明的做法。「反正這些人本來也就不支持我」和蓄意激發「這些人紛紛不遺餘力的打擊我」,畢竟還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情況,而我實在想不出來為什麼一個現任領導人要蓄意選擇後者,因為那通常是個想要革命的人才會使出的招數。

就拿企業鬥爭來說吧,你會一鼓作氣地把所有反對勢力全部同時剷除嗎?萬一你真的選擇如此,你只是逼迫這些平常因為利益糾葛而未必對盤的不同派系整合起來共同反對你而已;想辦法一一擺平不同的反對勢力,甚至結合次要敵人來合力攻打主要敵人,才是戰略上的聰明之舉。以特朗普在企業界混跡如此之久,他不可能不明白這個道理。

當然,既然已在推特上公開發文,接下來只怕覆水難收了。假如特朗普還是成功的掌握相對多數民意的支持倒也罷了,最怕的是一個分裂的美國愈演愈烈,面對國內反對勢力的高漲而有可能大位不保時,身為一個總統會怎麼做呢?

對外發動戰爭,將會是激化愛國主義的有效選項,但對整個世界局勢來說,會是個可怕選項。

所以,我若是北韓的金正恩,自己又這麼熱愛NBA而不可能不知道這個消息,我這時反而會開始三思了。把自己打造成一個不惜開戰的狂人是一回事,因為他想要的是靠武力威脅來換取世界各國對北韓的投鼠忌器;但若美國總統會為了保住自己的權位而蓄意找個理由開戰,那就是完全不一樣的狀況,因為當發動戰爭的主導權甚至都不在自己手中時,對北韓乃至於周遭的亞洲國家來說,絕不是一個好消息。

希望我們都能平安順利的好好看球,而不是陷於被戰爭波及的恐懼。

本文經鄭志豪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