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的換心手術:科學藝術的盲區和益處

藝術的換心手術:科學藝術的盲區和益處
Photo Credit:Agi Hain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科學家們藉由與藝術家、設計師合作,成功地建立如何讓一般人也能理解科學的管道,也激起了部分科學家關注藝術與科學的結合,並相信這樣的合作可以對科學帶來正面影響。

報告中指出,歐盟執行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在2005年提出,學術研究人員需要讓自己的科學研究,能夠被非專業的民眾理解 【1】,試圖去緩解部分民眾對於可能有倫理爭議的科學研究的誤會。儘管如此,科學家們還是不太知道,如何讓自己的研究與社會大眾產生連結,更別說怎麼讓一般民眾理解。BAD Award這個獎項是一個嘗試方案,科學家們藉由與藝術家、設計師合作,成功地建立如何讓一般人也能理解科學的管道,也激起了部分科學家關注藝術與科學的結合,並相信這樣的合作可以對科學帶來正面影響。

BAD Award的例子,顯示歐洲正規劃大量資源在藝術與科學的合作上,他們試圖利用藝術、設計與科學的雜交,挑戰學科壁壘分明的框架,也嘗試打破工業化社會中,各門學科知識生產的限制。所以當藝術家嘗試跨足科學領域,可能產生誤解、錯譯的毛病;或是科學家可能沒有人文相關訓練,對文化現象產生單一、侷限的解讀,我們似乎還是可以期待一個好的科學藝術計畫出現,並對人類社會帶來正面的成果。

位處東亞的台灣需要這樣的運動嗎?如果需要的話,我們該怎麼執行?亞洲的觀點能否給予合作不同的方法?作為一個在歐洲生活與工作的台灣藝術家,當我在這裡發表我的科學藝術作品時,也會不斷問自己,回台灣之後還能繼續發展這樣的作品嗎?台灣是否需要這些呢?這些問題的答案有些可能很明確,有些可能不大確定,但最根本的問題還是,我們在推動科學與藝術的合作中,如何鼓勵好的計畫,而不是增加更多錯誤詮釋的作品,我想這是需要好好思考的部份。

【1】見European Charter for Researchers, 2005, p. 14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