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教育學者:明星學校的學生「壓力」太大,但「挑戰」太少

美國教育學者:明星學校的學生「壓力」太大,但「挑戰」太少
Photo Credit: 親子天下 曾千倚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重要的是學會面對逆境、管理失敗。教育要做的是,如何幫助孩子管理、面對失敗,而不是單純很多失敗就是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美國有一項研究顯示,弱勢孩子的「機會落差」收入前四分之一家庭的小孩,比後四分之一家庭的孩子每年多得到300小時大人的陪伴,以及每年8000美金參加夏令營、才藝班的支出。

「自此,我對我那些反應慢、冷漠、搗蛋或放棄學習的學生更多了一份同理:弱勢孩子學習成就低落絕非命定之必然,而是一連串機會落差與資源不利的結果。」——師大教育學博士、國高中教師劉恆昌在《幫助每一個孩子成功》一書的導讀中這樣寫道。

保羅・塔夫(Paul Tough)則是該書的作者,他長期關注教育、兒童發展與貧窮、社會議題,2013年寫下的《孩子如何成功》出版不到一年,就被翻譯成22種語言(至今有27國版本),更在《紐約時報》排行榜盤踞超過一年以上,他透過實證提出「毅力、好奇、自覺、樂觀、自我控制」等這些非認知技巧才是幫助孩子成功的「隱藏力量」。

三年後,保羅再接再厲完成了《幫助每一個孩子成功》,而直到2017年該書有了中譯本之後,他才首次受邀來台灣分享這幾年寫書和為人父的進一步體悟。

爸媽、祖父、外祖父都是老師的保羅來自於一個教育世家,但有趣的是,雖然他一路都是好學生,也就讀於所謂重視升學的學校,累積了不少「讀書技巧」。不過,大一的他卻因為覺得「挑戰不夠」而從紐約哥倫比亞大學輟學,當時他想藉著騎車長途旅行去證明自己。

那時候保羅的爸媽完全沒有干涉他的決定,後來他到加拿大重念大學,但又再次輟學,因為他找到了紐約《哈潑》雜誌(Harper' s Magazine)的實習機會,從此就直接就業,十年後他到《紐約時報》雜誌擔任編輯,也開始新聞寫作,而對於沒有大學文憑,他從未後悔過。

正如他自己的經歷和著作裡,保羅很重視求學和成長過程中有沒有「挑戰」。不過,他也特別強調,「挑戰」並不等於「壓力」。

保羅認為,即便在明星學校當中,學生或許在帳面成績上非常優秀,但事實上這群孩子常常是被過度保護、沒有接受過挑戰的,學生們除了受到家庭和學校的保障,甚至也被整個社會的文化保護。

他在書中提及,就算去跟家長說這些孩子缺乏挑戰,家長通常只會更生氣,「覺得自己孩子比誰都要認真,背著比誰都要重的書包,有寫不完的作業,上不完的補習班,他們往往睡眠不足,可以說是壓力爆表。」這不正是台灣許多學子的寫照嗎?

可是,保羅認為那些都只是「壓力」而非「挑戰」,那就像人們在跑步機上運動,和去登山之間的差別。

假如是在跑步機上運動,的確會對體力造成負荷,跑完也會覺得很累,可以當我們踏上跑步機、按下按鈕的那一刻開始,就可以確定自己能把它跑完。

「登山則不然,不錯,我們一樣有心肺功能上的刺激,但是整個過程卻包含了更多的挑戰和未知,你可以試著去攻頂,但絕對會有不少風險,也很有很大的可能根本達不到終點。」

紙筆測驗、課業壓力帶來的「壓力」,遠遠不如孩子因為面對真實的「挑戰」,累積出克服挑戰而成長,遭遇犯錯、修正失敗的學習體驗。保羅強調,過去的教育,往往是壓力過多,而挑戰太少。

這也讓我想到,導演李安在2016年以當時前所未見的4K、3D與120幀率攝製新片《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傳統電影以每秒24格拍攝)時受訪表示

「拍完《臥虎藏龍》覺得要退休了,不行了,但我想不是只有我這樣,一方面折磨自己到覺得不行,因為每一部片都沒有一個慣性,什麼都要突破,但又好像《臥虎藏龍》之後,『困難』的我還不見得有興趣,要『不可能』我才有興趣......」
失敗「不一定」是成功之母

2011年,保羅曾經在《紐約時報》寫過一篇文章,當時的總編輯下了一個發人省思又聳動的標題「如果成功的秘訣是失敗怎麼辦?(What the secret to success is failure?)」當時引起社會非常大的迴響,還獲得兩百多則讀者回函。

在中國,也有一句耳熟能詳的諺語叫「失敗為成功之母」。

不過,他卻認為當時的標題並非百分之百屬實。雖然當時很多人認為,要培養像是恆毅力、自我控制這些能力,就一定要有「失敗」的經驗,而在許多明星學校裡,很少學生有過真正失敗的經驗。

「但我同時也有很多採訪,是到一些美國的低收入家庭,到那些社區和弱勢的族群裡,他們的問題絕對不是在生活中沒有足夠的逆境或足夠的挑戰。事實上,他們的人生隨時隨處都是『失敗』的經驗和挫折。而且那並沒有為他們帶來『成功』,也沒有因此累積更多的能力,反而因此疲憊不堪。」

所以,他稱之為「逆境落差」,其實在世界上不少地方都有類似的狀態,很多在弱勢、低收入家庭長大的孩子,有的是太多的逆境,而真正需要的其實是保護、陪伴。

反之,有些家庭不但非常富裕、還有很多優勢,但那些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卻鮮少遇到挑戰,需要的才是更多的逆境。

「重要的是學會面對逆境、管理失敗。教育要做的是,如何幫助孩子管理、面對失敗,而不是單純很多失敗就是好。」

不過,保羅也坦承,對於一個家長來說,要刻意讓孩子遭受失敗是件很困難的事,「我有一個2歲和8歲的兒子,當我想到自己的孩子,也會不自覺地認為要盡一切可能去保護他們。」

他也逐漸學著對8歲的兒子幫忙少一點,讓孩子去面對自己的問題和困難,像是現在小保羅正開始學著下西洋棋,沒想到才上了一堂課,就說不想再學了。

「但我很堅持,要求他至少要留在課堂上四次,才能自己選擇要不要繼續。不過,四堂課之後,他自己發現愛上西洋棋了,所以目前也留下來繼續學習。」

保羅強調,他對自己孩子最大的要求就是,「他們想做什麼我都會支持,也會讓他們知道再去做之前,需要很多的堅持和努力,也會有很多的挫折和困難。但我也會讓他們知道,當孩子遇到挫折和困難時,我會試著陪他們聊聊,盡量陪他們去面對。」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