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坐」的韓國博愛座,讓我對老人們的善意歸零

「不能坐」的韓國博愛座,讓我對老人們的善意歸零
Photo Credit: 八方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看到有老人站在一般座位區,知道我的想法是什麼嗎? 我的想法是:「你怎麼不去站到博愛座旁邊?不是已經幫你們留了那麼多位子嗎?我們平常想坐都不能坐耶。」

文、攝影:Fion(Fion的韓國生存筆記

空著的博愛座

剛來韓國時,我搭地鐵看到空位就坐。身旁來過韓國幾次的台灣朋友,小聲而緊張地跟我說:「快起來,那不能坐。」

「為什麼不能坐?」我不懂。

「那是老人家才能坐的,其他人不能坐。這是韓國習慣。」 朋友有點急了。

「但現在又沒有老人。而且我是外國人,不是韓國人。」 我超皮的。

朋友無可奈何,只好抓著把手站我旁邊,想跟我聊天,又想假裝不認識我。

不過,等我在韓國住久了,看到車廂兩端的敬老博愛座, 我也自然的避開不坐。即使身體不舒服,也寧可站著。

地表最強阿珠嬤,任性的韓國老人

如果要問我討厭韓國什麼,我會說「老人」。

韓國老人愛插隊,也不愛看路牌,反正隨手抓住一個過路人,總會有人恭敬的回答。有時我會裝作不懂韓文,避開問路的老人,對方還兀自碎唸:「來我們國家竟還不會講韓語。」 在韓國,「老」就是特權,「老」就是比較厲害。

首爾地鐵裡,車廂兩端的座位,是博愛座。以二號線來說, 一個車廂共有54個座位,裡面有12個是博愛座。年輕人如果在博愛座坐下,總會招來幾眼。也不是白眼,而是「他竟敢坐在那?」的異樣眼神。

但博愛座的設置,有招來比較多讓位的好意嗎?以我自己在首爾和台北都住過好幾年的經驗,首爾人在地鐵上讓位的畫面,比台北少很多。

首爾的通勤範圍很大,上下班花上兩小時都不為過。我之前每天上下班,通勤就要三小時。而且上下班尖峰時段,空位少,上了一整天班,誰不累?如果運氣好有位子坐,誰還有力氣把自己位子讓出來?

如果看到有老人站在一般座位區,知道我的想法是什麼嗎? 我的想法是:「你怎麼不去站到博愛座旁邊?不是已經幫你們留了那麼多位子嗎?我們平常想坐都不能坐耶。」

我發現自己有這種想法時也嚇了一跳,這想法好沒有慈悲心。但上班通勤的疲累,加上平日對韓國老人的積怨,我已經放空到,成了視空位為獵物的野獸。

檢討了自己的想法,我應該是認為:「設置博愛座=盡了義務。」而且,這還是個沒有彈性的義務(即使沒有長者,一般人也不敢暫坐),讓我對老人們的善意歸零。

我常覺得韓國人,被徒具形式的禮儀規範給綑綁。綁久了,累了,僵化了,反而忽略人真正的價值。曾看過唐鳳在受訪時,說了一段話,我好喜歡,看了好激動。那句話是「我希望認識你是因為你心中的價值,不是你的階級與角色,因為後者會隨時間改變的。」(出處〈創造對話空間 唐鳳的奇幻之旅〉by 報導者)

我想要時時提醒自己這段話,不要讓階級與角色窄化了我對人的感受。但我還是會忍不住討厭那些愛插隊的韓國老人就是了(唐鳳表示……)。

螢幕快照_2017-09-30_下午4_09_13
Photo Credit: 八方出版

搭個首爾地鐵,跟人生一樣累

台北捷運於1996年通車,首爾地鐵則是於1974年開始運 行。等於是22年資歷差異的前後輩,台北捷運得叫首爾地鐵一聲學長(1900年運行的巴黎地鐵則是人瑞了吧)。許多台灣人很得意「我們的捷運比其他國家乾淨!」我都不太懂他們的邏輯。畢竟新蓋的房子看起來比較亮麗,這不是當然的嗎?

不過,台北捷運坐起來的確比首爾地鐵舒服,原因如下:

1. 首爾地鐵月台沒有冷氣

不像台北捷運,只要進站就是涼爽的空調環境(地上路線除外),大部分的首爾地鐵,是在車廂裡面才有供冷暖氣,只有少數會在月台就有冷暖氣(就算有也超弱)。冬天極冷、夏天極熱時,站在月台上等車真的會冷/熱到想罵人。

2. 首爾地鐵電梯少

首爾地鐵蓋得早,所以電梯/電扶梯很少,要搭電梯得特地找。特別是編號數字小的線路(數字越小代表越早建),很多站只有一、兩處有電梯,所以常常看到老人家,辛苦的扶著把手一階一階的往上爬。

有次媽媽和姊姊來找我玩,我抱著自助旅行就是要搭地鐵+公車的原則,逼著大家與我一起健行,卻忘了媽媽不像韓國人,已經習慣地鐵的上上下下。她走到腳痛又不想掃興,硬是跟著我們爬一堆樓梯,回國之後髖關節出問題,最後還嚴重到得開刀。雖然媽媽安慰我「本來腳就不太舒服了,不是你的錯」,但我總覺得自己該負一部分的責任。

後來又有家族的首爾之旅,這次我就堅持絕對不搭地鐵,全程坐計程車。即使節儉的爸爸心疼計程車費,我也不再讓他們搭地鐵、爬長長的樓梯。(而且其實人多的話,有些距離坐計程車反而還比較划算,又省時!)

首爾地鐵
Photo Credit: 八方出版

3. 首爾地鐵換線累

首爾地鐵線路多,交匯的站也多,換線蠻方便。但是,換線都要走很~久!明明是同一個站,只要換到另一條線上,步行距離可能會超過500公尺,中間還得上上下下。

有次我要回國,朋友好心載我去搭機場鐵路,到「數碼媒體城站」搭車。「數碼媒體城」這一站,有地鐵六號線、機場鐵路線,以及京義鐵路線,三條線交集。剛好朋友放我在京義鐵路線的入口進站。

結果等我真的站到機場鐵路線的月台,已經是10分鐘後的事了。

是的,光是換線,我就走了10分鐘。

當然,不是每一站都像「數碼媒體城」一樣結構複雜,也不是每個人都像我一樣拖著30公斤的行李在分秒必爭的趕飛機。不過,我自此再次學乖,一山還有一山高,首爾地鐵一站還有一站深,千萬別小看換線這件事。

4. 下錯月台好麻煩

台北捷運是進了站之後,再決定要下哪個月台。而且大部分的月台是在兩個軌道的「中間」。也就是說,發現自己搭錯方向了,趕快下車,換搭對面的車就好。

但首爾地鐵有許多站,是在進站前就得決定好方向,進了站就直接是那個方向的月台。如果走錯邊,那就得出站再進站。交通卡沒有那麼聰明,知道「啊!這個人走錯邊了,我不要扣他錢」,於是你得再付一次₩1,250(約台幣30元)的費用。或是其實交通卡只是在裝傻?這我就不知道了。

其實,每個閘口都有一扇附有對講機的小柵欄,按下通話鍵,可以跟站務人員說明:「我進錯邊了(放我出去啊啊啊)」, 他們就會遠端開門讓你通行。但是韓文不好,或是像我一樣懶得等、嫌麻煩的人,通常就是認賠殺出,然後提醒自己下次在這一站不要再犯。搭個地鐵跟人生一樣累,陷阱好多。

螢幕快照_2017-09-30_下午4_15_46
Photo Credit: 八方出版
這一類閘口分為兩側的地鐵站,在進站前就得搞清楚方向。

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的首爾地鐵

台北捷運,進站之後就禁止飲食,連口香糖都不准,根本地鐵界中的新加坡。不過,首爾地鐵就自由奔放許多,喝飲料當然可以,吃東西也沒關係,甚至還會有人在裡面擺地攤、叫賣。

雖然沒有規定不能吃東西,不過韓國人大多只會喝個飲料, 像是拿在手上的咖啡。真的抓著食物大吃特吃的,我幾乎沒看過。反倒是我自己之前常常趕著上班,都是在進站前,在閘口旁邊的便利商店買了三角飯糰,就這樣站在車廂裡吃。

可能也因為禁止飲食,台灣捷運才能常保亮麗如新。而台灣的《大眾捷運法》嚴禁站內商業行為,甚至還有新聞報說, 就連在捷運站內,只是面交都可能被罰款。不愧是地鐵界的新加坡(新加坡是否耳朵癢癢)。

但韓國在這方面的法律,遠比台灣來得曖昧不清。許多人會鑽此漏洞,在地鐵站內擺攤,或是在車廂內叫賣東西,甚或用奇怪的手法募捐。

韓國地鐵在站內及站外,都有設置一些商家的店位,讓人承租、經營生意。大部分是小吃、咖啡、雜貨、衣服。像我每次在往十里站這個有四條線交匯的大站換車,都會被站內小吃攤販的食物香氣給迷走,很想當場飽餐一頓。

有時候則會有短期的攤商,賣一些從工廠流出來的便宜小物,像是襪子、手機殼,質感很普通,但就是價格極廉。

這些有繳店租的,屬於合法商家。另外有些人呢,是直接擺一塊布,在上面放上商品,把地鐵通道當作地攤在擺。這種沒繳租金的,就是拚運氣,跟擺地攤躲警察一樣。

螢幕快照_2017-09-30_下午4_16_59
Photo Credit: 八方出版
被地鐵工作人員驅趕的違法地攤。

至於車廂內,則偶爾會有人出現,拖著一卡行李箱,叫賣 一些便宜又神奇的小東西。我就看過世界地圖的海報、洗碗的鋼刷、野餐的墊子、清水管的工具等等。不得不說,他們說得口沫橫飛,我有時候還真會有點心動。

有一次我真的下手買了,一個₩1,000(約台幣30元)的耳扒子。塑膠粉紅色的柄,歪斜地插著一個金屬色、有點刮痕的耳扒。真要用,我不敢。買了回家,就只是放著。會掏錢買下,只因為畫面淒涼。賣家雙膝以下全無,綁在腰上的繩子,連著一個箱子,被在地上爬行的他一起拖動。他單手舉高,握著一 把耳扒子。要買,得彎腰把一千塊在他眼前揮動,然後像抽籤一樣,從他緊握的拳頭裡,自己抽出一根耳扒子。

還有那種發傳單的奇怪募款。有時滑著手機,就突然看見自己的膝頭上被放了一張寫滿字、皺巴巴的紙,上面述說著某某人的悲慘故事,希望各位大德大量,看了他的故事,花個幾十塊買他所兜售的產品。這張紙,是一張「重覆使用」宣傳文物, 如果發傳單的人回頭,發現在你這邊回收不了那份文宣,又沒有錢可拿,那他可是會破口大罵的。所以遇到這種狀況,唯一的處理辦法, 就是靜靜坐著別動。在下一站到站之前,同一個人會來回收這份傳單。

螢幕快照_2017-09-30_下午4_18_57
Photo Credit: 八方出版
在車廂叫賣著野餐墊的小販。

對於首爾地鐵的這些亂象,有人認為「這些人也是為了生存啊!」,是不得已的選擇,何必嚴苛以對。也有人認為「在車廂內叫賣好吵」, 希望站務人員能積極處理;還有人認為「回家路上也可以順手買個東西,很方便啊」,各種意見都有,根本父子騎驢。

只能說,這個「地鐵內擺攤/叫賣/勸募」的行為,因為一開始未嚴加控管,一路發展到現在,已經成了法律、站務人員人力配置、賣家的生存權等各種考量所糾結在一起的複雜問題,很難有清爽明快讓各方都滿意的解決之道。算是個灰色地帶,「維持現狀」似乎是唯一的解答了。

螢幕快照_2017-09-30_下午4_20_29
Photo Credit: 八方出版
傳單上寫著自己從小就有身障,希望乘客能掏錢幫助他,買他所兜售的₩2,000(約台幣60元)口香糖。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拜託,韓國人:莎拉嘿唷!Fion的毒舌觀察日記》,八方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Fion/文、攝影(Fion的韓國生存筆記
繪者:​NING’S

本書內容

  • 【飲】開心也喝,失戀也喝,這就是韓國燒酒的魅力!
  • 【食】一日三餐!韓國人都吃什麼?
  • 【行】令人大開眼界的首爾地鐵文化!
  • 【住】來去韓國住,體驗在地生活!
  • 【人際】認識韓國人,交韓國親辜,你要有一點GUTS!
  • 【職場】在韓國工作,你要有新鮮的肝!
  • 【戀愛】韓劇看太多的後遺症──最愛粉紅泡泡

本書特色

  1. Fion的韓國生活日常大公開!從食衣住行,到娛樂、工作、戀愛,以輕鬆好讀又有點吐槽毒舌的筆調,給你來點不一樣的韓國!
  2. 掀開地獄韓國的真實面貌,了解韓國人的獨特性格、行事風格、價值觀。
  3. 姊,需要的不是堅強,而是毒舌吐槽。所以你放心,有了Fion經典語錄,任何韓國奇人異事,都能笑著面對(好勵志)。
  4. 韓國、台灣生活大PK!當台灣人遇上韓國人,當韓國人遇上台灣人,究竟會有什麼樣的火花呢?Fion提出了各種獨到的趣味觀點,台韓文化差異大亂鬥,好想贏韓國啊~~~
getImage
Photo Credit: 八方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