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神話故事教會我的人生》:印度教神話「因陀羅與螞蟻」,無休止的生命大戲

《那些神話故事教會我的人生》:印度教神話「因陀羅與螞蟻」,無休止的生命大戲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陀羅與螞蟻這個印度教故事,是對生命連續性最微妙但最深刻的神話表現。它提供我們一張宏偉的宇宙圖像,說明所有事物的興衰起伏,但不是企圖減少生命的苦難,或承諾我們死後可得到獎勵。這是對永恆與時間真正本質的一種見解。

文:麗茲・格林(Liz Greene)、茱麗葉・沙曼-伯克(Juliet Sharman-Burke)

因陀羅與螞蟻:無休止的生命大戲

因陀羅(Indra)與螞蟻遊行的印度教故事是對生命連續性最微妙但最深刻的神話表現。它提供我們一張宏偉的宇宙圖像,說明所有事物的興衰起伏,但不是企圖減少生命的苦難,或承諾我們死後可得到獎勵。這是對永恆與時間真正本質的一種見解。在這故事中,一段冗長但很有價值的反思是,就連眾神之王也自感慚愧,並理解到自己在這無休止的生命大戲中應當扮演什麼角色。


眾天神的領袖因陀羅擊斃將天界所有水源圈禁在其肚腹的巨龍。這位天神將自己的雷電猛地扔進那一圈又一圈不優雅的盤旋中,使那怪物像一堆乾枯的燈心草般被炸得粉碎。水源也隨之潰決,自由地流過大地,再次在世界的身體裡流通。這場洪水是生命的洪流,屬於所有人。它是原野與森林的體液,血管中奔流的血液。那怪物過去竊占了共同的利益,但如今它被殺,水源又再度湧流。眾天神回到地面的中央山峰峰頂,從高處統治眾人。因陀羅的第一個行動是重建眾神居住的城池,它們在巨龍稱霸時龜裂瓦解。天界眾神都說因陀羅是祂們的救星。他對自己的勝利、對自己力量的認識感到得意洋洋,召來藝術神暨工匠神毘首羯摩天(Vishvakarman),命祂建造一座能與自己無雙的卓越功績相稱的宮殿。

毘首羯摩天建造了一座華麗的宅第,裡頭有宮殿、庭園、湖泊和塔樓。但隨著工程進行,因陀羅的要求愈來愈嚴厲,願望也益發龐大。他要求增加更多涼亭、池塘、樹林與遊樂場地。這位天界工匠最後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向上求援。祂找上偉大的創造神梵天(Brahma),祂的身分遠遠超過了因陀羅的野心、衝突和榮耀的層次。

聆聽工匠神的投訴後,梵天對他說:「放心回家吧。你的壓力很快就會解除。」接著梵天去見至高無上的天神毘濕奴(Vishnu),梵天只是祂的代理人。梵天求毗濕奴讓毘首羯摩天的請求被實現。

翌日清晨,一個男孩拿著一根朝聖者的枴杖,出現在因陀羅住處的大門。男孩只有十歲,卻渾身煥發著智慧的光芒。眾神之王向這聖童躬身行禮,後者愉快地祝福祂。然後眾神之王說,「噢,可敬的男孩,告訴我你為何而來?」

這美麗的男孩回答,「噢,眾神之王,我聽說你正在建造宏偉的宮殿,所以想來問你一些問題。它大概要花幾年才能完工?工匠神毘首羯摩天還會被要求更一進步展現哪些工程技術?噢,眾神之王,在你之前的因陀羅沒有一個成功完成你打算建造的這樣一座宮殿。」

因陀羅對男孩自稱知道前幾代因陀羅的說法感到很好笑。「孩子,告訴我!」他說。

「你曾見過或聽說過很多位因陀羅嗎?」

男孩點了點頭。「沒錯,我確實見過好幾位。」這話讓因陀羅的血管感受到緩滿的涼意。「我認識你父親,」男孩繼續說,「老龜仙人,地上所有生物的鼻祖。我也認識你祖父,天上來的光線,梵天的兒子。我認識梵天,毘濕奴帶祂來的,還認識至高無上的天神毘濕奴本人。噢,眾神之王,我知道宇宙劇烈的瓦解。我見過萬事萬物在每個循環的最後毀壞死亡,一次又一次。在那個可怕的時候,每一個原子都會消失在永恆的純淨水域中,也就是一切最初出現的地方。誰能清點已經消逝的宇宙,或是從水域的無形深淵中重新復活的創造物?誰會數算世界的過去歲月?誰會搜遍遼闊無垠的空間,一個挨一個地查點宇宙,而每個宇宙都有自己的梵天和毘濕奴?誰會按照登基順序,然後是死亡順序,一個接一個點名那裡頭的因陀羅呢?」

當男孩說話時,一隊螞蟻出現在大廳裡。牠們列陣橫越地板。男孩注意到牠們,笑了起來。接著,他陷入沉思。

「你笑什麼?」因陀羅口乾舌燥,這位驕傲的國王結結巴巴地問道。「你到底是誰?」男孩說:「我笑,是因為螞蟻。但是我不能告訴你原因,因為那是祕密,埋藏在經年累月的智慧中,就連聖人也沒有被告知。」

「噢,孩子,」因陀羅用明顯謙遜的全新態度懇求道。「我不知道你是誰。請告訴我這個恆久的祕密,這光明能驅散黑暗。」

「我看見這些螞蟻,」男孩回答說:「排成長長的縱隊。每一隻螞蟻都曾是因陀羅。跟你一樣,每一隻都曾登上眾神之王的地位。但現在,透過許多次輪迴,每一隻都再次變成螞蟻。虔誠與高尚的行為能將生命高舉至天宮的輝煌境界。但是邪惡的作為會讓他們沉入下界,處於痛苦和懊悔中。人應該得到幸福或極度痛苦,成為主人或奴隸,取決於他的所作所為。這就是祕密的全部內容。生命在數不盡的輪迴循環中就像夢中的幻相。在這幻想中,天神、樹木和石頭都是類似的幻影。但是死亡掌管時間法則,是一切的主人。夢中生命的善惡如泡沫易滅。因此,智者不依戀惡或善。智者根本不依戀任何事物。」

男孩結束了這駭人聽聞的一課,靜靜地注視他的東道主。這位眾神之王已經把自己偉大的名聲看成無足輕重。接著,另一個意外出現的人物走進因陀羅的大廳。這個新來的人是個隱士,蓬頭垢面,衣衫襤褸。這名老者的胸膛長著一圈奇怪的毛髮。他蹲坐在因陀羅與男孩中間的地板上,像塊岩石般靜止不動。接著男孩請教這名隱士的大名與來意,還有他胸膛的那圈毛髮有何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