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服來辯!15場哲學大師的Battle》:人類應該活得自由,還是需要社會的規範?

Photo Credit: EPA/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由與拘束,自古以來便爭議不斷。人類應該活得自由,還是需要社會的規範呢?在此邀請到古今中外的哲學家,為我們回答這個千古難題。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畠山創

〈Round10 自由真的是必要的嗎?〉
要自由,或是社會規範?
p162-163
Photo Credit: 究竟出版

人類生而自由嗎?人類應該活得自由嗎?針對這個大哉問,也有人提出強烈的反駁,認為如果沒有權利帶來規制與統治,社會就無法保持安定與秩序。自由真的是人類不變的真理嗎?

蘇格拉底:自由與拘束,自古以來便爭議不斷。人類應該活得自由,還是需要社會的規範呢?在此邀請到古今中外的哲學家,為我們回答這個千古難題。

盧梭:人類原本是自由的存在。自由與平等不是只想到自己,同時也是關懷他人(愛己心與憐憫心)、保有餘地的狀態,但最後卻轉變為具備「私有財產」概念的文明社會,開始將「比他人更有錢」當成目標,每天活在競爭之中。自由平等的社會,也因此變成了既不自由也不平等的社會。

霍布斯:在國家與法律成立前的自然狀態下,任何人都可以是自由的嗎……

盧梭:沒錯。人類本應是自由的,但每個人都被鐵鏈綁住。我們應要回歸自然,回到那曾經擁有自由的自然狀態。

霍布斯:請等一下,真的是這樣嗎?我們人類應該是為了保護自己,日復一日鬥爭的生物才對吧?人類只會想到自己,「我」的命比什麼都重要,只要是為了保命,人類可以不厭其煩地與他人鬥爭,而且完全不當一回事,這就是「萬人對萬人的鬥爭」。為了畫下鬥爭的休止符,我們創造出偉大的「父親」,也就是恐懼。這點我應該在第四回合討論性善∕性惡時就說過了。

盧梭:您說的沒錯。這回合您也打算繼續炒冷飯,堅持「人性終究本惡」嗎?

霍布斯:當然。放任「性惡」的人類為所欲為,不給他們任何社會規範,就像把無數隻狼丟到這個世界上。狼群必須管理,必須將牠們關進「社會」這個籠子裡。盧梭啊,為什麼你會說出這麼天真的話呢?

私有財產:私有財產是個人或私人集團擁有的財產,所有者原則上可自由使用。一般認為,在原始社會中,除了個人貼身所有物之外,不存在其他私有財產。

盧梭:我不覺得自己說的話很天真。您若無其事地將人類比喻為狼才是錯的,人類並不是狼。

霍布斯:我的意思是,人類與狼在本質上相同。不然你說說看兩者之間有什麼差別?

盧梭:人類和狼不一樣,能夠冷靜地思考。舉例來說,大家原本可以過著共飲一瓢水的生活,但後來卻導入了錯誤的私有財產制度。

霍布斯:如果廢除私有財產,該如何取得生活最低限度需要的食物與飲水呢?

盧梭:只要大家共享就可以了。人類只要像過去那樣,在大自然中悠哉生活就行了;只要協力耕種農地、分享食物就能活下去。這才是人類原本的樣貌。

霍布斯:如果就像你說的,這是人類原本的樣貌,那麼為什麼直至今日,人類之間的紛爭依然不休呢?只要紛爭繼續發生,我們就必須畫下休止符,而「恐懼」就是最有效的原理。我們必須將所有權利轉移給能帶來恐懼的君主乃至於國家,並且服從。

盧梭:您的意思是必須服從權力?

霍布斯:只要付出服從的代價,就能停止紛爭,獲得安全。

盧梭:霍布斯老師,您似乎完全沒有發現自己的矛盾。您說「萬人對萬人的鬥爭」是自然狀態,但鬥爭中的人類已產生關連、置身於社會當中,不是嗎?真正的自然狀態是社會產生前的狀態。沒錯,人類原本是孤立的,在孤立中不可能出現鬥爭。

自然狀態:社會建立前的狀態。這時的人類到底是互相競爭,還是對他者懷有憐憫之情,霍布斯與盧梭意見分歧。

霍布斯:那麼我問你,你看過這個建立社會前的狀態嗎

盧梭:沒有,但您也一樣吧!

莊子:也讓我說句話好嗎?如同你們二位所說的,我也覺得首先必須思考人類最初的樣貌,也就是人類原本是什麼樣子。在此,我想問霍布斯先生一個問題,你覺得日本的富士山是座高山嗎?

霍布斯:這是什麼笨問題,富士山當然很高啊!

莊子:嗯 ~真的是這樣嗎?富士山確實比英國第一高峰本尼維斯山高。但如果與聖母峰相比呢?換句話說,一件物品必須與其他事物比較,才會產生是大是小這樣的概念。因此,如果人類沒有「比較」這種「分別心」,世界就是平等的,既沒有歧視,也沒有對立。

盧梭:喔!莊子先生的想法,與我的世界觀及自由觀似乎有共通之處。

莊子:沒錯,這世界原本沒有分別的智慧。最初的世界既沒有歧視,也沒有對立,是「齊物」的狀態。事物的真理稱為「道」,如果「得道」是人類的德,就意味著從這個觀點來看,所有事物都是「齊一」的。我將人們自覺「齊物」、能自由生活的狀態 —也就是在「萬物齊一」的世界中悠遊的狀態為「逍遙遊」。我認為,人類能透過「逍遙遊」的經驗,朝真正自由且自然的「至人」境界邁進。

蘇格拉底:我記得莊子先生說過,他曾夢到自己變成飛舞的蝴蝶(莊周夢蝶),醒來後才發現一切是夢的故事。

莊子:沒錯。這是個就算醒過來,也無法清楚分辨到底是我夢見自己變成蝴蝶,亦或現在的自己只是蝴蝶之夢的寓言故事。但其實不管是哪個都無所謂。這才是「萬物齊一」「逍遙遊」的自由境界。

卡爾.施密特:盧梭先生與莊子先生的話聽起來就像童話世界一樣,我都替你們感到羞愧了。一直以來都站在法學家的角度批判議會制民主主義與自由主義的我,聽起來只覺得這是天馬行空。

盧梭:喔,你是施密特先生嗎?我聽說你支持納粹那些危險分子的理論。

蘇格拉底:好了好了,先聽聽他的意見吧。

卡爾.施密特:大家對我似乎有所誤解。我確實站在法學家的角度批判共產主義、給予納粹建議,但我的目標,是導出一個能透過憲法解決霍布斯先生所說「萬人對萬人的鬥爭狀態」的理論。

蘇格拉底:換句話說,你研究的是既符合現實,又能保持秩序的法律理論吧?那麼你對「自由」又是怎麼想的呢?

卡爾.施密特:現實社會就如同霍布斯先生所說的,是一種充滿鬥爭的戰鬥狀態。盧梭先生與莊子先生,你們必須從現實角度理解人類。我們可以從下面的例子思考「人類是否需要自由」:

假設今天國家受到其他國家攻擊,這時人民還能保有自由嗎?當然不可能。由強大的權力機關實施獨裁,是國家遭遇非常時期或緊急危機時的自救手段,因為這時候需要迅速的決定力與執行力。

納粹與施密特:施密特提出「政治的本質就是嚴格區別、規定敵人與盟友」的「敵友區分」理論,並期待有能力下「決斷」的獨裁者出現。他的政治思想成為納粹法學理論的支柱,但他卻因為稱讚猶太裔法學家普魯斯(《威瑪憲法》起草人),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失勢。

霍布斯:一點也沒錯。如果想透過國家權力保障安全,就必須把自由交給國家。不久前,日本這個國家在討論是否應該修憲,在《憲法》中加入緊急危難條款。如果想要守護最多數人的最大幸福,這個條款當然是必須的。

卡爾.施密特:我稱這種在危機時暫時允許領導者獨裁的制度為「委任獨裁」,這種制度最早出現在羅馬帝國。至於俄國大革命與法國大革命中可看到的、由獨裁者掌握所有權力的獨裁則稱為「主權獨裁」,兩者有明確的差別。我在此提出一個問題:即便國家處在這種可能需要「委任獨裁」的危機狀況下,還是應該允許人民擁有無拘無束的自由嗎?

沙特:施密特先生有點太偏激了吧?思考的順序應該反過來。我們必須團結一致,盡可能避免導致任何形式的「獨裁」才對。在此,我想更靈活思考關於自由與拘束的問題。我的立場是無神論,所以生來不具有任何意義的人類,理當是自由的。但這個自由非常沉重。在這個沒有上帝的世界,人類活著沒有任何意義。

不可不知——緊急危難條款

在國家陷入戰爭或重大災害等非常情況時,將權限集中至內閣與首相,使其制定的政令效力等同於法律的條款。此項條款雖然有助於在緊急狀態下做出迅速且圓滑的行政應對,但若能透過立法,並有效運用既有法律,一樣可做到這一點,因此也有人批評此條款威脅到基本人權。

盧梭:你也同意人類原本應該是自由的吧!

沙特:人類確實是「自由」的。但「自由」的人類,反而得背負「塑造自我」的刑罰。換句話說,人類被處以「所有一切都必須依靠自我意志決定」的「自由之刑」。怎麼樣?很令人不安吧?我想請教各位:沒有生存意義的人類該如何活著呢?當我這麼一想,就覺得無論如何都需要某種拘束。譬如塑造自我時,必須以為了妻子或社區等原則約束自己。但這其實相當具有存在性。

盧梭:真是個難懂的理論啊。

不可不知——現在也是禁忌?!無神論

在歐美與伊斯蘭社會中,神的存在是世界觀的基礎,而信仰也是倫理的基礎,因此直至今日,宣稱自己是無神論者依然是件需要勇氣的事。但主張唯物史觀的共產主義則採取無神論立場,反過來打壓宗教。至於存在主義哲學家,既有像齊克果將信仰當成存在基礎的;也有像尼采或沙特那樣採取無神論立場。

沙特:舉例來說,幾乎每天晚上都喝酒喝到搭末班車回家的朋友,突然開始搭較早的電車回家。因為他結了婚、有了家庭。看起來雖然很不自由,但事實上,生來自由的人類,只有受到某種不同於自己的事物所拘束,才能真實存在於這瞬間。我稱這種自我拘束為「介入」。

盧梭:我記得你與西蒙.波娃女士締結的應該是伴侶關係吧?即便如此,也存在著拘束嗎?

沙特:我的事情就先擺在一邊吧。只要能在「介入」的延長線上看見人類的未來,我們便已參與了全人類的選擇。我們有超越自我的責任,也對全人類有責任,只有在這樣的關係中,我們才能成為真實的存在。只有當個人與全人類產生關連、負起責任,人類才能獲得自由。

蘇格拉底:人類到底是不是自由的呢?盧梭與莊子的立場,以及霍布斯的立場雖然不同,但都是有可能的。此外,施密特「緊急狀態下應限制自由」的「委任獨裁論」也極為精闢。但沙特同樣在最後成功地統整了自由與拘束。正因為人類是自由的,才能透過與某種事物間的責任關係塑造自我,這樣的觀點巧妙地展現出自由與拘束其實彼此相關。意識到某種責任,或許確實就是塑造人類的、最自由的狀態。

介入:這個概念也譯為「政治參與」或「社會參與」,帶有積極且負起責任參與的意思。沙特建議人們應該以「自由意志的選擇」為前提,主動參與。

自由之刑 :在沒有神的世界中,人類必須為自己的選擇背負所有的責任。這句話出現在《存在主義是一種人道主義》中。

相關書摘 ▶《不服來辯!15場哲學大師的Battle》:人們能容許多大的貧富差距?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不服來辯!15場哲學大師的Battle》,究竟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畠山創
譯者:林詠純

  • 超越時空限制,古今東西37位哲學家齊聚一堂,在哲學擂台上展開世紀大激辯!
  • 日本人氣補教名師+知名電玩繪師,讓哲學家更具血肉,讓哲學更具生活感!
  • 人生到處是問題,但重要的不是問題的答案,而是找出答案的過程;如何透過思考建立價值判斷的尺度,就是哲學最大的用處!

哲學,就是拒絕一切理所當然,就是「思考我為何如此思考」!這是個人人有權發言的時代,不再聽權威說了算,不再有簡單的正確答案。立場不同可以理性說服嗎?價值混亂要怎麼找出方向?15道現實世界最重要的辯論題,看大思想家如何激烈對話,揪出思考盲點,主張自己的價值觀!

哲學擂台熱烈開打!不服的話,儘管來辯!

你覺得殺人是「惡」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理由是什麼?因為法律會處罰殺人的人,所以殺人是惡?那麼,法律是正確的嗎?如果法律沒有規定,就允許殺人嗎?光是閱讀這幾行字,我們便已開始探索哲學了!

哲學,可說是每個人回應這個世界的一套道理,然而你是否認真想過:自己為什麼這麼做?為什麼該這麼做?心中的「道理」真的有道理嗎?擂台已經準備好了,且和古今東西37位哲學家一起開啟思考之門,透過對話與激辯,叩問生存的真正意義!

不服來辯!15場哲學大師的Battle
Photo Credit: 究竟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