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治通鑑》大講堂:韓信將兵與劉邦的領導力

《資治通鑑》大講堂:韓信將兵與劉邦的領導力
Photo Credit: Public domain in the U.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司馬遷、司馬光都總結項羽的失敗,是因為不懂政治,他放逐義帝自立為霸主,他在制度建設上,不借鑑前人的經驗,奮其私智,創制了一套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制度。因此項羽的死很悲壯,具有美學意義,審美意義。但是從現實操作和領導人物的素質講,項羽的做法還是不能肯定。

文:張國剛

韓信將兵

關於韓信的故事,要給大家作為一個重點講講,因為劉邦消滅項羽的主要戰爭,都是韓信打的。

首先是攻打魏地。當時,韓信軍隊集結在河西地區,準備從一個叫臨晉渡的渡口過河,河對岸有個魏國的魏王豹,過去劉邦打彭城的時候,是跟著劉邦一起反項羽的,後來劉邦失敗,他又歸附到項羽門下,劉邦派人去找他,他很生氣,說:「漢王罵人像罵個奴僕一樣,我再也不想見他。」魏王豹是貴族出身,他不能容忍劉邦吊兒郎當的市井氣、江湖氣,他更受用項羽的做風(「言語嘔嘔,人有疾病,涕泣分食飲」),就跟著項羽與劉邦作對。

韓信採取什麼手法拿下魏王豹呢?他聲東擊西,假裝在臨晉這個渡口強渡,實際上他用木罌桶,從上游做成木筏,讓兵從上游過河。而當時魏國的大軍,都在黃河的下游臨晉這邊等著。韓信聲東擊西,把魏地平定了。然後又把代國,就是今天山西北邊大同地區平定。這時候項羽還在南邊被牽制著,韓信又越過太行山,出井陘口,進一步去攻打建都邯鄲的趙國。

韓信手下只有幾萬軍隊,趙國有二十萬軍隊,那怎麼能用幾萬軍隊打二十萬軍隊呢?韓信用了另外一個辦法,叫背水一戰,置之死地而後生,把趙國滅了。打了魏、趙,還滅了代,那麼下面目標是燕。這時候他聽降將李左車的建議,派人去告訴燕國,說:「你現在如果不投降的話,我大兵就來了。」這是李左車出的主意,先虛後實,他告訴韓信:大將軍接連滅了幾個國以後,天下都震懾於你韓信的威名,你現在弱點是戰鬥力尚待恢復,手下都是新兵,優勢是你名氣大,令敵人聞風喪膽,所以你不如就派個人去告訴燕國,最好投降,不投降的話,我軍隊就來打,燕國一定會投降的。韓信採納了他的建議,不以短擊長,而以長擊短。燕國果然從風而靡,投降了。投降以後呢,韓信的下一個目標就是齊國。

韓信滅齊的時候,我們看看劉邦那邊的情況。這時候劉邦又從河南的南部往北部來了,在滎陽被項羽打敗了,從滎陽落荒而逃,就帶了幾個人逃出去了,過了黃河,逃往修武(今天的焦作),韓信正在那邊駐紮著。劉邦逃到韓信軍營的時候,韓信還沒起床呢,他就到韓信帳下把大將軍印拿走了,調走全部軍隊,只給韓信留了兩千人,讓他再招募士兵去打齊國。劉邦的軍隊,在中原老是打敗仗,本錢都被輸光了,而韓信的「盈利」又都給了他。

劉邦有了韓信的軍隊,又神氣起來了,他回到了中原,採取了一個新的戰略──騷擾項羽的糧道,他不但開闢北方戰場,給韓信騰出空間,現在他又派劉賈,還有彭越,在南邊騷擾項羽的後方補給線。我們發現,劉邦是在下一盤棋,他的心中是有數的,儘管他自己在戰場上是不行的,他的戰爭基本上是輸的,但是他的輸也是為了別人贏創造條件。你發現沒有,劉邦每一次輸了以後,都接受教訓。現在他跟項羽在中原的鴻溝對峙,項羽一下子打不過來,他說:「我不跟你對決,咱們鬥智不鬥力。」對決的話,劉邦能打過項羽嗎?當然打不過,人家是小夥子,而劉邦都是老頭兒了。

這個時候發生了一件事。韓信就要打到齊國之際,六十多歲的高陽酒徒酈食其建議劉邦說:我們如果現在派人去齊國曉諭利害,讓齊國投降我們,參加我們陣營,那麼項羽他就孤立了。酈食其憑三寸不爛之舌,到齊國遊說,果然說動了齊王,齊國就撤掉了守備,等於跟漢結盟了。此時韓信還在趙國,他想既然齊國投降了就算了。韓信手下的蒯徹(漢朝後來避諱改名蒯通)是一個策士,說:「你打了一兩年,才拿下五十城的趙國,可人家憑三寸不爛之舌,就拿下齊國七十城,你這個將軍還不如人家一個書生的功勞呢!再說,漢王讓你停止攻齊了嗎?沒有啊,這樣你就去打呀。」

於是韓信的軍隊呼的一下,就打過去了,齊王既然把邊疆的兵都撤了,沒做布防,所以韓信的軍隊一直打到臨淄城下。這可把齊王氣壞了,心想:原來你酈食其跟韓信是做好的局啊,一個騙我,一個打我!他覺得酈食其把自己出賣了,就把酈食其給烹了。酈食其真是死得冤枉。

齊王受了這樣的打擊,他當然就向項羽求援,項羽派了一個叫龍且的大將帶著大軍去增援,韓信集中相對優勢兵力,把龍且打敗了,佔有了齊國。這時候說實話,劉邦取得絕對優勢,項羽被包圍了。這時候韓信就擔心自己的勝利果實被漢王拿走,因而想做齊王。當初在趙國的時候,劉邦任命他為趙國的國相,而劉邦未來的親家張耳當趙王。張耳當趙王也有根據的,在項羽分封的時候,就封張耳為常山王,常山就是趙國,所以也是有根據的。可是韓信呢,卻還什麼也不是,就是個大將軍,是個趙國的國相,所以他就給劉邦送了一封信,說現在為了齊的安危,為了保護漢的勢力,希望能封我「假齊王」。假齊王就是代理齊王的意思。韓信沒好意思直接說當齊王,就說只是代理一下。

劉邦當即本能地反感了,認為此時自己在這裡被圍,急需他救援,他卻伸手要官,正要發作時,張良和陳平都踩了他一腳,劉邦一下就明白了:這種情況下鬧翻了,還能指揮韓信嗎?有制度上的措施來限制他嗎?有實力上的優勢能控制他嗎?沒有啊!韓信能聽自己的,其實靠的是他對自己的忠誠,就是自己對他的恩德。所以劉邦馬上就明白過來了,大聲說:要當王就當真王,當什麼假王啊!趕緊封韓信為齊王,派張良去送他的詔書,封韓信為齊王。

劉邦封韓信為齊王太及時了,因為這個時候有兩股勢力在勸韓信背叛劉邦,第一個是項羽派韓信的老鄉勸他跟項羽結盟,另一是韓信的謀士蒯徹也勸他背叛劉邦。蒯徹說:「我看你面相不好,最多不過封侯,可是看你的背,卻貴不可言。」就是說你背叛的話,就貴不可言,說你現在是功高震主,你應該自個兒幹,然後你用你的優勢來掌控劉、項,你就是天下霸主。但是韓信不為所動。韓信為什麼不為所動呢?他覺得劉邦對他有恩德,「予我數萬眾,解衣衣我,推食食我,言聽計用」,我為何背叛他呢!

我想韓信之所以不背叛劉邦,有兩個緣故。第一個他覺得自己功勞大,這麼多地方都是自己打的;第二個劉邦對他很好,對他言聽計從,給他數萬之眾,拜為大將軍,給職給位又給權,還給人馬,讓他去獨當一面,韓信認為漢王不會害他,所以他斷然拒絕了背叛劉邦的建議。

垓下之圍

此時項羽已經處在非常被動的地位了,龍且的大軍在山東覆滅,項羽勸降韓信又遭拒絕,被整個包圍住了,南邊彭越還斷絕了他的糧草,這時候項羽就要求來講和了,因為項羽手上還有五個人質呢──劉邦的爸、媽、老婆、哥哥,還有一個管家審食其,至少有五個人。項羽說:咱們就講和,以鴻溝為界,東邊西楚,西邊大漢。漢四年(前二〇三)八月,楚軍糧盡,被迫議和。九月,就一個月後,項羽回去了。劉邦不踏實,擔心項羽將來東山再起,所以他用張良、陳平之計,突然在背面發動攻擊。項羽只有十萬人,劉邦有四十萬軍隊,約齊王韓信、魏相彭越三方一起來聯合攻楚,可是齊王韓信不來,魏國相國彭越也不來,劉邦自己的四十萬大軍被項羽打得落花流水。

最後劉邦堅壁自守,問張良怎麼辦才好。張良跟他講:你這個激勵機制沒兌現,這一仗打完你就統一天下了,人家彭越和韓信有什麼呢?韓信當齊王還是他自己提出來的,他心裡還不自信;彭越呢,一直在梁魏之地對付項羽,魏的地盤也都是他平定的,你讓他當相國,是因為有魏王豹,但這魏王豹早死了,彭越卻還是相國,他也想當王。你封彭越為梁王,把淮陰、楚地封給韓信,這個條件講清楚了,他們就來了。漢王明白了,就按照張良的意見跟他們說,結果韓信、彭越就都引兵來了,後面的垓下之戰,就不需要劉邦出手了。

漢五年十二月,韓信、彭越、英布、劉賈等各路大軍一共六十萬,韓信為總指揮,將十萬楚軍團團的圍在了垓下。項羽已經是窮途末路了,他仰天長嘆,說:「我自起兵至今八年矣,身經七十餘戰,未嘗敗北,現在卻是這個下場,『此天亡我也,非戰之罪』(是上天要亡我,不是我打仗不行)。」你看這個項羽至死都不明白,他為什麼會敗。

項羽窮途末路,帶了二十八騎,到了烏江邊上。他本來是可以過江的,因為有一個亭長,駕著船在這裡,說:江東雖小,地方千里,眾數十萬,也足以稱王,現在只有我有船,漢軍來了就過不去了,你趕緊上船。項羽說:「天之亡我,我何渡為!」天要亡我,我過江還有什麼用呢?我項籍與江東子弟八千渡江而西,今天沒有一個人生還,即使江東父老可憐我原諒我,我何面目見之,難道我不慚愧嗎?所以他把乘的馬送給了這個亭長,然後自刎於烏江。項羽的屍體被五個漢軍分了,每個人拿一塊去請功,五個人憑此功得以封侯。

項羽的這番表白,從容鎮定,讓人感慨。看上去是英雄氣概,殺身成仁,但另一個層面,項羽是在逃避,逃避責任,逃避奮鬥。因為東山再起更困難,更複雜。項羽死的時候很年輕,滿打滿算也就是三十一二歲,還正是幹事業的時候,他居然說沒面目去見江東父老,而且歸之於天命。其實講命不好、運氣不好,都是失敗者的逃遁之詞。你看劉邦屢戰屢敗,屢敗屢戰,項羽一敗就起不來了,就自殺了。司馬遷當初就在這個問題上做了評論,他說:人事的成敗跟天沒有關係啊,項羽把自己的問題歸咎上天,這是很荒謬的。司馬光也說「何預天事」,跟天沒關係。

司馬遷、司馬光都總結項羽的失敗,是因為不懂政治,他放逐義帝,自立為霸主,他在制度建設上,不借鑑前人的經驗,奮其私智,創制了一套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制度。因此,項羽的死很悲壯,具有美學意義,審美意義。搞文學的都喜歡拔高項羽的形象,但是,從現實操作層面講,從領導人物的素質講,項羽的做法,還是不能肯定。

劉邦的成功之路,其實可以做個深度的分析。漢高祖五年(前二〇二)五月,劉邦自己在洛陽召開慶功大會的時候,他就問大家自己為什麼贏了,項羽為什麼輸了。大家講了很多理由,劉邦說你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說,實際上我哪裡都不行啊:「夫運籌帷幄之中,決定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鎮國家、撫百姓、給餉饋、不絕糧道,吾不如蕭何;連百萬之眾,戰必勝、攻必取,吾不如韓信。三者皆人傑,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者也。」

劉邦說自己的成功,不是自己行,而是自己能用那些有本事的人。劉邦深悟領導力的精髓,領導越大,權力越大,盲點越多。不管什麼事,領導都可以說了算,是因為他有權力,並不是他有這個能力。因此,能聽進別人的意見,集思廣益,兼聽則明,就是個好領導,反之,就會犯錯誤。劉邦打仗聽韓信的,治國聽蕭何的,戰略上聽張良的,所以他就成功了。

《資治通鑑》作者司馬光,曾提出領導力修煉的三條:仁,明,武。根據《續資治通鑑長編拾補》記載,講這個話,是在治平四年(一〇六七),司馬光上書給宋神宗時講的。仁就是要懂政治,關心百姓疾苦,能爭取人心擁戴,用人能成就人;明是判斷力,方向、路徑的判斷,危與機的判斷,人與事的判斷,這實際上就是重大問題上的決策能力;武是決斷力,排除干擾,把決策付諸實施的能力。他認為皇帝懂得這幾條就能治理好國家,沒有這幾條,國家就危險了(司馬光當時另外還提了三條,即官人、信賞、必罰,更多是操作層面的)。劉邦這幾條都做得不錯,他懂政治,他能爭取人心,他有判斷力和決斷力,識人用人,更是他的長項。

(參見《資治通鑑》卷九至卷十一)

相關書摘 ▶《資治通鑑》大講堂:「亂世奸雄」曹操的成與敗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勝者為王:資治通鑑大講堂,讀古今之變,一解成敗之謎》,聯經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張國剛

張國剛教授潛心研讀《資治通鑑》數十年,在《勝者為王:資治通鑑大講堂,讀古今之變,一解成敗之謎》一書裡,羅列《資治通鑑》裡出現的歷史事件,介紹當時的歷史背景、人物以及司馬光的寫作思路,書中每個章節末都標註了對應《資治通鑑》篇章的內容。他選取《資治通鑑》中影響中國歷史進程的二十個關鍵點,生動講述從春秋三家分晉至大唐盛世終結的歷史,探究修身齊家、經世治國之道。

本書從《資治通鑑》文本出發,關照影響家國大政之關鍵點,書中不乏忠於原典的歷史場景再現、人物言行鉤沉,更有作者張國剛教授獨到深刻而妙趣橫生的分析評論,使到一部體量浩繁的古典鉅著一變而為精簡通達的大眾歷史讀本,堪稱當代大家解讀歷史名著的經典之作。

勝者為王
Photo Credit: 聯經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