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公投之後又如何?西班牙與加泰隆尼亞需要學懂妥協的藝術

獨立公投之後又如何?西班牙與加泰隆尼亞需要學懂妥協的藝術
Photo credit: Nicolas Carvalho Ochoa/picture-alliance/dpa/AP Image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獨立公投完結,加泰隆尼亞很快會成為新國家?世事何曾如此簡單?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後,其國會將啟動立國程序,最快可以在48小時內宣布獨立,不過,西班牙不承認選舉結果,歐盟的沉默亦顯示來自國際的支持少得可憐,獨立之路非常困難。

形勢可能迅速惡化,兩敗俱傷

《衛報》的分析指,雙方必須盡快處理這場危機,否則情況可能越演越壞。問題是目前困局似乎看不到明確出路,也沒有人有能力修補加泰隆尼亞與西班牙之間的裂痕。

假如加泰隆尼亞急於宣布獨立,以是次獨立公投的情況(沒有嚴謹監票制度,部分票箱被取去),獲得國際承認的機會很微,另一方面亦可能刺激西班牙採取更激烈行動,這樣可以說是兩敗俱傷。

加泰隆尼亞這場獨立公投,可以說是「一列明知會撞的列車」,西班牙堅持強硬姿態,反而激化更多不信任與反抗。The Atlantic指出,西班牙這次很明顯是誤判,全面否定公投不會令獨立運動冷卻,反而加強了加泰隆尼亞人覺得中央政府不民主的印象。Foreign Policy在選前已表示,西班牙政府是在招引一場內戰(civil war)。

西班牙政府的誤判

調研機構Artis International(專門研究各地政治糾紛,並會到當地進行問卷調查)多年來研究加泰隆尼亞的獨立運動,指由頭到尾,這類運動最神聖的兩大價值分別是:投票的權利,和維護加泰隆尼亞人的特殊身份。

根據世界各地同類衝突的研究,任何對這兩個神聖價值的威脅和打壓都會激化運動,甚至引發暴力。不准投票就是侵犯這兩個價值。這次加泰隆尼亞的獨立運動正正顯示,其實較早前,很多選民都未立定主意要獨立,但西班牙的行動,確令不少游離的人投向獨立陣營。

要知道柔弱不是軟弱,而柔弱勝剛強,西班牙政府應該選擇容許加泰隆尼亞公投,並提出附帶條件,就是在投票中增加選項,包括保持自治區身份但享有更大主權,或甚至成為聯邦國家。而不是現在的「去」或「留」,當只有兩個選擇時,「去」的一方往往較「大聲」。

據加泰隆尼亞政府的數字,截至今年7月,當只有「去、留」兩個選擇時,支持獨立的選民約41%,但研究人員提出更多選擇時,「獨派」就跌至35%。

更重要的是,據Artis International 在2014年對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的調查顯示,即使投票結果是大多數人贊成獨立,其實在公投之後,當地人的「獨立決心」會有所減弱。這主要是根據其願意為神聖價值犧牲多少來衡量。在投票前,被問到是否願意為捍衛加泰隆尼亞文化和獨立而坐牢,多數獨派積極分子都表示願意。但投票後,很多人表示最多只願意犧牲其工作。

RTS1ELPL
如果西班牙不是堅持強硬打壓,一幕幕有損國家形象、傷害人民感情的畫面可能就不會出現。photo credit: REUTERS/Enrique Calvo/達志影像
路可以怎樣走?

好吧,檢討過後也要知道如何收拾。如果兩方面都把自己置於道德高地,就不可能有商量餘地,事情可能愈演愈暴力。實際情況來看,加泰隆尼亞單方面宣布獨立的可行性不大。不要忘記,雖然游離人士投向獨立陣營,但向來篤定留在西班牙的人相信仍是多數,要改他們的國籍也會引發極大不滿。同時,在得不到國際承認下,這個「新國家」將有如歐洲的「棄子」。

《衛報》認為,路不是沒有,走德國的聯邦制就可以參考,讓加泰隆尼亞人多一個選擇,成為西班牙的聯邦,自治程度更大,但仍是一個國家。首先要做的,是兩方都要同意再來一場合法公投,由選舉推廣到各項規定都要仔細定明,例如,提醒加泰隆尼亞人,一旦獨立,新國家將有一段時間在歐盟體系以外,這可能已足以令不少人選擇留在西班牙。無論如何執行,要解決困局,必須要懂得妥協藝術的政治家,只是在現實中,著實不多。

Foreign Policy分析文章指出,在極端情況下,西班牙政府可以引用憲法有關平息地方動亂的一條,全面接管加泰隆尼亞政府,這將無可避免動用更多暴力。不過,考慮到此舉引起的反彈很大,到時不單加泰隆尼亞人要反,西班牙人都會極反感,出此下策的機會不大。正如加泰隆尼亞政府發言人Jordi Turull早前說:「如果西班牙的終極解決方法是出動坦克車,那我們現在已經贏了。」

文章指,最大可能的「結局」是兩方面自說自話的「平行宇宙」狀態會持續一段時間。即是支持獨立的一方繼續發其立國夢,可以慶祝勝利、啟動立國法律程序,而西班牙方面就繼續在憲法上同對方爭論不休。事實上,根據加泰隆尼亞地方政府擬好的獨立藍圖,在立國後,人民仍然可以選擇保持其西班牙國民身份,這明顯是默認,即使獨立公投取得勝利,在可見將來,所謂獨立最好還是保持一個較曖昧狀態。

當然,這兩個「平行宇宙」終有一日要面對面解決問題,坐下來好好的談,總比槍口瞄準對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