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常人難以想像的課題:受性侵害所孕的女性與其所產的孩子

思考常人難以想像的課題:受性侵害所孕的女性與其所產的孩子
Photo Credit: Carol Neuschul @ Flickr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解決性暴力是性別平等教育的重點議題,社會不僅從性教育倡導反性暴力的行動,更該與醫療領域結合,性暴力倖存者們的身心,才能得以與時俱進地恢復。

在看似安穩的社會裡,性暴力仍無所不在,打開媒體網路,不乏可見有女性網友們,以匿名發表求助文:「前男友告訴我再發生一次關係就分手,但事後我愈想愈不對勁…」、「我只是想說和學長續攤,結果被半推半就…」,而最令人心碎的是接下來的文字:「結果後來發現懷孕了,該怎麼辦?要生下來嗎?」

在一段關係中,如果以誘騙、脅迫、哄拐、條件交換、權力掌控等情況下要求或強制進行性行為,就是性侵害。

而回想華人女性被養成的處境,通常被形塑與期待成矜持順從,甚至從小灌輸未來要以夫為天的規訓權力觀念,常常演變為「不好意思拒絕對方」,或是在恐懼下無法拒絕時,即會被質疑「妳活該,為什麼不好好保護自己?」、「妳不會求救?」;但為什麼即便女性拒絕,性侵案依然頻傳?亦或被檢討「妳怎麼沒有積極說不要?」

在現代某些媒體與色情片的渲染下,建構出「女人說不要就是要」、「可以誘拐哄騙、或以強制以暴力達成目的」、「因為女人其實也很想」等讓大眾嚴重錯誤認知的性教育,因此即使女性拒絕,也會被某些人誤讀為只是在害羞;在目前社會的性別框架中,性宰制關係與大眾教育意識,仍然不平等,這更突顯性教育的重要性。

更令人心痛的是,性侵害是侵犯人權的行為,但在侵犯人權對待下的產物:遭性侵害後所懷的孩子,受害女性又該如何面對這樣的處境?

性暴力是歷史脈絡下的重要性別議題,直至今日,處理受害女性難以稀釋的創傷課題,甚至是生產與否的「人權議題」,並沒有隨著時代而消失;更令人憤怒地是,當女性因侵害致孕但有意願墮胎時,人群開始戴上檢討的眼鏡,指責欲墮胎的女性是殺人兇手,卻在孩子出世時,又投以輕蔑眼光;更多女性在父權思想的社會中,被「母為天職」綁票,好像女性原本就該與當母親畫上等號,即便她們原本不想生產,也會於順服於父權眼光下,勉強自己生下孩子,卻渾然不自覺。

然而,女人的子宮始終該是自己的。法國作家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曾說過:「女人不是天生的,是後天形成的」而成為母親這件事,也不是女性天生職責,更有可能是被社會所創造出來的責任,雖然女性生理結構有條件孕育生殖 ,但不代表她要為誰生產。

如果受性侵害所孕的女性堅持要生產,我們不妨可以思考:孩子又該如何面對自己與犯罪者的血脈連結?該名女性本人的身心狀態又是如何?畢竟,養育遭性暴力後所產的孩子,並不是常人能夠想像的課題,但這卻仍持續在發生,我們不得不正視這個議題。

生物學家羅伯特.泰弗士(Robert Trivers)於1972年提出親代投資理論(parental investment),相較於男性,女性必須經歷懷胎的漫長孕期、產後調適身體等歷程,在這過程中,女性較易與胎兒培養親情關係,對於孩子出世後的情感、期待、照護普遍都會遠高於男性。

pregnant 懷孕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因此,若腹中胎兒是在非自願被侵犯所孕,即使受害女性在孕育過程中對胎兒產生情感連結,但也難免產生矛盾與衝擊,甚至是創傷記憶的重複提醒;可想而知,就算以「母愛」為前提產下孩子,如果沒有做足心理建設與後續教育計畫,當性侵創傷的壓迫遠高於親代投資的情感時,親情悲劇難保再重複上演,甚至反而危害下一代的身心狀態。

當然,不僅是受害女性與遭侵害所產的孩子該承受煎熬,社會與人群更要共同面對此項課題:告訴他們並沒有任何罪過,而不是拿放大鏡檢視他們,甚至進行排擠或投以輕視眼光(例如嘲笑單親);或更好的方式是,該鼓勵彼此加入反性暴力運動,從參與社會來治癒傷痕;最重要的是,社會不該只聚焦於「受害女性與孩子」的生命困境,更要極力從性教育著手,剔除犯罪者透過性取得權力與控制的非人道思維。

因為對性暴力倖存者們而言,身體傷口會好,但心理創傷難以癒合,而關注性暴力受害者不僅是社會領域的事情,醫療專業更不能缺少性別觀點。

筆者曾聽過性侵受害者在檢驗採證時,認為「自己好像是一團待宰割的肉」,被要求褪去內衣褲後,換上病服、蓋上綠色布手術、雙腳被要求張開、拍生殖器照片等檢驗流程;雖然在生理的醫療採證程序,這些步驟都不能省略,但在心裡照護上卻可能造成性侵受害者的二次衝擊。

所以,若醫療融入性別觀點,例如問診檢驗時以較平穩語氣進行,或加入用語措辭的轉變,例如:「請你把雙腳張開」更換成「我們將雙腿微彎向外跨」,使用溫和詞彙再以專業引領患者進行流程,或許能減緩性侵被害者的恐懼,也可以稍微平息某些受害女性對於「雙腳張開等於性行為動作」的刻板印象聯想。

解決性暴力是性別平等教育的重點議題,社會不僅從性教育倡導反性暴力的行動,更該與醫療領域結合,性暴力倖存者們的身心,才能得以與時俱進地恢復,並透過多元專業角度,共同解決性暴力問題,讓我們所呼吸的地方,能夠綻放互相尊重的花。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