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德人已經告訴全世界自己想要什麼,世界該如何回應他們的目標?

庫德人已經告訴全世界自己想要什麼,世界該如何回應他們的目標?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伊拉克庫德人已經讓世界知道了自己想要什麼;拒絕認真對待他們的目標既不公平,也不可持續。

文:Richard N. Haass(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主席,曾任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與美國駐北愛爾蘭特使和阿富汗未來協調員)

反饋表明,在伊拉克的大約八百萬庫德人中,大部分人參加了庫德斯坦地區和其他有大量庫德人居住的地區的獨立公投。更大部分的投票者——據報導高於90%——投了贊成票。進團如此,世界大部分國家對此並不同情,而在當今世界,建國取決於其他國家的承認。那麼,現在發生了什麼?

平心而論,不存在,也不應該存在自動的自決權。被幾千英里之外的政府所殖民統治,被剝奪許多權利,這樣的民族在二戰後選擇獨立是一回事。一個地區脫離一個已經存在的獨立國家,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回事。頻繁發生脫離事件的世界,要比現在狀態還要無序。

由此,自然產生了一個問題:在怎樣的環境下,我們應該支持領導人和人民離開一個國家,建立一個自己的國家?沒有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標準,但我可以提出一些應該被採用的標準:

  • 有歷史能證明相關民族具有明確的集體身份。
  • 有令人信服的理由,其人民必須能夠證明現狀正在造成巨大的政治、人身和經濟代價。
  • 其人民明確表現出強烈希望獲得新的、不同的政治地位。
  • 新國家具有自生能力(世界最不需要的就是更多失敗之國)。
  • 脫離不會破壞被分裂國家的自生能力和鄰國的安全。

根據這些標準,庫德獨立是令人信服的。庫德人有強烈的集體歷史和民族身份感,他們在一戰後沒能實現立國,錯不在自身——儘管這一理由的說服力不亞於其他民族建國願望得到了滿足的群體。伊拉克庫德人飽受海珊(Saddam Hussein)政權壓迫(包括遭到化學武器襲擊)。獨立的庫德斯坦擁有能源儲備,有潛力實現經濟自生。並且失去了庫德斯坦的伊拉克也仍具備自生能力,其他鄰國也是如此。

儘管如此,伊拉克北部庫德人對擁有自己的國家的渴望遭到了巨大的阻撓。伊拉克中央政府擔心失去領土和大量石油儲量,強烈反對庫德人脫離。土耳其、伊朗和敘利亞也反對任何地區的庫德人獨立,擔心本國的庫德少數群體可能被庫德建國的「病毒」所「傳染」,尋求分裂並建立自己的國家或加入從伊拉克裂土而立的庫德實體。

伊拉克中央政府威脅要關閉進出庫德地區的空中航線。土耳其威脅要切斷庫德斯坦石油出口所依靠的管道。這些行動的危險之處在於新實體(內陸國)的自生能力將因此被削弱,更不用說爆發軍事衝突的風險了。

美國反對庫德人獨立,擔心鄰國的反對可能進一步讓已經混亂不堪的中東需上加霜。但庫德人滿足建國的許多標準、運營著一個具備民主特徵的政治制度,並且一直是一個忠誠又有效的反擊伊拉克和敘利亞境內「伊斯蘭國」的盟友也是事實。而反自由的土耳其、帝國主義的伊朗、深受伊朗影響的伊拉克,以及自身生存需要依靠伊朗和俄羅斯軍事干預的敘利亞的反對更強化了庫德人建國的地緣政治立場。

美國和歐盟(它們對庫德人獨立的概念反應都相當冷靜)的一個選擇是支持或參與庫德斯坦地區政府(KRG)和伊拉克政府在巴格達的談判。談判的目標可以是就資源和領土如何分割或共享問題達成妥協。同時,土耳其和KRG的談判可以解決經濟和安全顧慮。

美國和歐盟還應該明確表示,它們對庫德分離的任何支持,都不構成其他人的先例。世界已經有了190多個國家,建立新國家既不簡單,也不直接。所有狀況都必須進行評估。群體絕對有權利參與自身未來的決定,但這個決定不能由他們自己來做出。伊拉克庫德人已經讓世界知道了自己想要什麼;拒絕認真對待他們的目標既不公平,也不可持續。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庫德人的轉折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