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某些人來說,「失敗」引發的遠不止於失望和沮喪

Photo Credit: Marco Arcangeli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失敗的恐懼亟需解決,因為研究顯示,當父母害怕失敗,往往會把恐懼傳給孩子。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蓋.溫奇

如果我們本來就對成功沒什麼期待,遇到失敗時,心理創傷也會比較小。

沒中彩券頭獎,極少讓人陷入憂鬱。大多數業餘歌手無法上台表演時,也不會覺得有多丟臉(但失望在所難免)。不過,當我們具備成功所需的技巧和能力,又期待自己成功,就可能會覺得自己非得表現出色不可。少量的壓力可能有益,但是壓力太大則會適得其反,讓人焦慮、害怕失敗、表現失常。

無論智商高低、準備多寡、題材熟悉與否,很多人在接受測驗時都容易緊張。測驗焦慮(test anxiety)之所以那麼普遍,是因為相當容易促發。只要有過一次明顯焦慮,未來遇到類似情境時,都很容易緊張。測驗焦慮特別麻煩,因為會破壞專注力、干擾思緒,對表現造成很大的影響。

焦慮對專注力的影響尤其強大,不僅讓人分心,也占用理智資源,導致人們難以理解問題細節,難以從記憶中擷取相關資訊,以得出連貫的答案,或是從多選題中挑出正確選項。至於焦慮的影響有多大,根據研究,焦慮可能讓人在一般的智力測驗中少得十五分(足以從高智商掉到普通的範圍)。

測驗焦慮還有另一種較少為人知的隱約效果。當有人針對我們提醒性別、種族或其他族群的負面刻板印象時,就有可能發生。即使我們覺得那些刻板印象毫無根據,根本不是真的,但一經提醒,往往會觸發我們潛意識的擔憂,害怕自己符合該刻板印象,也就是所謂的「刻板印象威脅」(stereotype threat)。即使我們幾乎沒意識到那些擔憂,還是會搶走足夠的注意力,影響我們當下的表現。

為了說明這種刻板印象威脅,我們來看看女生考數學時的情況。女生考數學時,如果現場沒有其他男生一起考試,她們的成績會遠比和男生一起考時還要好。即使是在二十一世紀,男生的存在,還是會讓女生想起「男性先天數理較強」的刻板印象,即使那是錯的。

什麼都不怕,就怕失敗

對有些人來說,失敗引發的不是失望和沮喪,而是破壞力更大的感覺,比如尷尬和丟臉。因此,想到失敗就感到畏懼,潛意識也降低對成功的預期。雖然降低預期可能是合理的,但可能在無意間打擊自己,反而促成自己畏懼的結果。

幾年前,莉迪亞來找我諮詢,她的年紀將近四十歲,十年前在行銷界工作,後來離開職場十年,照顧三名幼子。

等到最小的孩子上幼稚園後,莉迪亞和先生都覺得她可以重返職場。她迅速運用人脈,獲得六家公司的面試機會,但即使她有求職優勢與不錯的資歷,卻沒有任何一家公司找她做第二次面試。莉迪亞對自己的失敗感到非常尷尬,而且百思不解。她覺得自己已經盡力了,但對失敗的恐懼,卻無意間破壞了後續的機會。更確切地說,我很快就發現,莉迪亞覺得她已經盡全力了。

「我知道第一家公司為什麼拒絕我。」莉迪亞解釋,「在面試前,我沒有足夠的時間徹底研究這家公司,因為我女兒有個重要的籃球賽,我答應她要為整個球隊烤布朗尼。」

對於第二場面試,莉迪亞也提出同樣令人難以信服的理由,「我母親在面試前一晚打電話給我,一講就是三小時,她很氣我表嫂和她妹妹爭吵,我又不忍心打斷她的抱怨。」

她為第三場面試失敗所提出的理由更牽強:「我的指甲看起來很亂,因此覺得面試前應該先去修個指甲,但我誤判了時間,遲到半小時,又或者是四十五分鐘吧。總之,他們不願意見我,你相信竟然有這種事嗎?」

我當然相信,但我忍住沒有點頭。

莉迪亞繼續說,第四場面試的前一晚,嚴重的偏頭痛害她整晚沒睡,「我累死了,累到忘了帶履歷表去面試!」

她說第五場面試的上午,突然腸胃不適,「面試到一半,我的肚子突然發出怪聲,我為此開了一個小玩笑並道歉,但他們其實沒有聽到任何聲音,所以當場變得有點尷尬,我想我以後會把這件事當成笑話看待。」

我懷疑莉迪亞以後還會覺得這種事情很好笑,不過還是忍住了沒說。

莉迪亞說第六場面試原本可以順利的,只不過:「我的運氣就是那麼背,當天起床就覺得不對勁,整個人很煩躁,我先生認為我應該去面試,但我應該聽從直覺待在家才對。那個總機小姐煩死了,我和她起了口角,面試官出來看外面在吵什麼,總之……後來情況急轉直下。反正俗話說,沒有緣分,強求無用。」

大多數人聽到莉迪亞的描述時,都可以馬上聽出那是明顯的藉口、避重就輕、自我破壞的行為模式,那些做法注定會失敗,但莉迪亞渾然不覺。她的潛意識認為,只要把失敗怪到任何障礙上,就能避免丟臉和尷尬。

害怕失敗讓很多人做出各種自我破壞的行為,在無意間刻意誇大或製造障礙。事實上,人們編造這種自我破壞的藉口時,通常創意十足。

很多人在重要考試前百般拖延,導致最後時間不夠;在重要簡報的前一晚,跟朋友出去喝太多,或是睡太少;把研究資料遺忘在地鐵上或是朋友家;參加園遊會的烤櫻桃派比賽忘了帶櫻桃;參加馬拉松比賽,卻只帶左腳的運動鞋。莉迪亞的例子,則是出現多種身體病痛。

如果我們在這些挫折下依舊表現良好,更應該加倍獎勵自己在逆境中的成功。當然,自我破壞的行為極少讓人成功。不僅如此,那些策略也妨礙我們對失敗做出正確的檢討,從失敗中記取實用的教訓。例如,莉迪亞的履歷可能需要修改,她的面試技巧可能需要加強,但莉迪亞提出的種種藉口,讓她無法評估這些因素。

這種自我破壞是潛意識的,即使外人指出問題所在,當事人可能還是看不出來。

一開始,莉迪亞深信她的每個藉口都很合理,覺得失敗都是她無法掌控的因素造成的。當我告訴她事實不然,她回我:「你該不會要我對女兒食言吧?」「問題出在我沒聽從直覺,乖乖待在家,我的直覺錯不了!」

家庭傳遞對失敗的恐懼

莉迪亞對失敗的恐懼亟需解決,因為研究顯示,當父母害怕失敗,往往會把恐懼傳給孩子。

大多數家長把孩子視為自己的延伸,以及自己教養技巧的產物,所以孩子失敗時,家長通常會覺得很丟臉,可能有兩種反應:稍微疏離孩子(如語氣或肢體的疏離),或是過度疏離(如表達不滿或憤怒)。

小孩發現家長疏離後,會產生羞恥感,覺得必須恐懼與迴避失敗。在絕大多數情況下,家長完全不知道,自己對失敗的恐懼可能對孩子造成那麼負面的影響。莉迪亞有三個孩子,她深愛他們,但除非她治療失敗造成的心理創傷,修正自我破壞的行為,否則很可能把害怕失敗的惡性循環傳給孩子。

壓力下的失常

比爾.巴克納(Bill Buckner)是傑出的大聯盟球員,生涯戰績出色,共擊出兩千七百多支安打,曾贏得打擊王,以及成為全明星賽球員。不過,他最廣為人知的事蹟,是一九八六年世界盃中,為波士頓紅襪隊對抗紐約大都會隊時犯下的錯誤。

巴克納守著一壘,卻錯過一顆可以輕易攔截的滾地球,導致紅襪隊輸了比賽,失去奪冠的機會。巴克納不是唯一在冠軍賽中失誤的球員,非職業球員也常在關鍵時刻失常。在體育界之外,失常現象也很常見。

為什麼很多人平時打得一手好球,卻在關鍵時刻陰溝裡翻船?為什麼才華洋溢的歌手,在預演時表現完美無缺,正式上場卻意外走音?為什麼廣告公司高階主管對每位客戶簡報都很完美,但廣告公司總裁一踏進會議室,就開始結結巴巴及忘詞?

二十幾年前,心理學家開始研究為什麼我們在壓力下容易失常,直到最近,研究才發現導致出糗狀態的心理機制。

當壓力害我們想太多,讓自動或流暢執行任務的大腦分心,就可能發生失常現象。為了說明這點,你可以試試以下的練習:在咖啡杯裡裝滿水,握住杯柄,走過房間。很簡單,對吧?現在,再重做一次,但這次行走時,眼睛盯著水看,注意調整姿勢,避免水溢出來。大多數人在第二種情況下,反而更容易讓水溢出來。

失常也是類似機制造成的。壓力愈大時,我們愈可能過度分析自己的行動,干擾已順利做過數百次的任務。人都會犯錯,不過當攸關成敗的利益極高時,就容易發生失常。

失常衍生的後果和自責,通常都很嚴重。巴克納漏接那顆球二十五年後,還是不時遭到奚落。很多人面對自己的失常,即使過了好幾年,甚至數十年,仍然難以釋懷。

相關書摘 ►當失敗發生,請盡快使用「心理自救處方」

書籍介紹

《心理醫師的傷心急救手冊:自己消除情緒問題,找回安定感》,商業周刊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蓋.溫奇
譯者:洪慧芳

感冒時,你會怎麼做?吃藥、多休息!那麼,當「心」生病時,你怎麼處理?我們明明能處理身體上的不適,偏偏對內心的不適感到束手無策?這是因為我們不曾學習如何治癒受傷的心。

執業心理醫師蓋‧溫奇博士將常見的情緒創傷分為七大類,針對每種情緒創傷分成兩部分:第一部分引用最新的科學研究,結合實際案例解析各種情緒創傷的症狀特徵,幫助我們發現自己常未察覺的傷害;第二部分則進一步提出舒緩前述創傷的急救處方,幫助我們自行療癒,重新以健康心態面對生活的挑戰。

任誰都有不夠堅強的時候,當你無法消化不斷浮現的負面情緒時,本書引導你找到出口,自行撫平心傷,重新肯定自我!

心理醫師的傷心急救手冊_立體書_new
Photo Credit:商業周刊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