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養出一個成年人》:鬆綁孩子們的行事曆,創造自由遊戲的文化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健康的心理發展而言,孩子必須參與一種自由選擇、由自己主導、只為活動本身而從事的活動。「不是有意識地為了達成某個明顯與活動本身不同的目的。」如果你不確定什麼才叫遊戲,葛瑞妙語如珠地說:「當有個大人在那裡指揮,那就不是遊戲。」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茱莉.李斯寇特-漢姆斯(Julie Lythcott-Haims)

給孩子非結構化的時間

我們是如此獨立,被給予如此多的自由。但現在我們卻無法想像將這些自由送給今天的孩子,這是社會重大的損失。而我希望,我們可以重獲自由玩耍與鄰里遊戲的歡樂與體驗, 那曾是我這一代視為理所當然的成長記憶。這將是我們能給孩子的最好禮物之一。

——希拉蕊.柯林頓,二〇〇一

一個過度安排、照表操課的童年,無法為真正的自由遊戲提供時間或機會。相反地,遊戲是由父母規劃或安排,預計在某個父母和孩子都有空的日子進行,而且父母會全程陪伴,還常會設想遊戲的點子,並在一旁看著,以防有小孩相處不睦,或是誰調皮搗蛋。由父母安排遊戲,在我們行程滿檔的生活中似乎有其必要(如果它沒排上行事曆,就不會發生),但即使我們必須為遊戲製造與保留時間區塊,我們也真的應該在孩子遊戲時, 離他們遠一點。遊戲是第一項孩子們該完成的,真正的發展「任務」。

遊戲很重要

美國歷史學家霍華德. 查達柯夫(Howard Chudacoff)是遊戲的權威之一。他在二〇〇七年的著作《遊戲中的孩子:一段美國歷史》(Children at Play: An American History)中, 檢視了過去世紀遊戲與美國孩子童年的關係,並且詳述今日的自由遊戲,已到了根本毫無自由的程度。他追溯一路以來的演變,從即席自由遊戲,到正式的、有組織的、有人監督的遊戲,最後歸結道:「至少對青春期前的孩子來說,我們需要更縝密地思考,如何讓遊戲——用湯姆.莎耶的話來說,就是某件不被認為應該做的事——成為童年的私領域……也許,我們應該思考如何、何時給予孩子更多的獨立性,讓他們探索自己的環境、創造玩的東西、與其他孩子互動,單純地享受當個孩子。」

波士頓學院(Boston College)的教授彼得.葛瑞(Peter Gray)將查達柯夫的思維往前更推進一步, 滔滔不絕論述起自由遊戲對孩子的心理健康有多麼重要。葛瑞說,對於健康的心理發展而言,孩子必須參與一種自由選擇、由自己主導、只為活動本身而從事的活動。「不是有意識地為了達成某個明顯與活動本身不同的目的。」如果你不確定什麼才叫遊戲,葛瑞妙語如珠地說:「當有個大人在那裡指揮,那就不是遊戲。」

理查.洛夫(Richard Louv)是「兒童與自然網絡」(Children & Nature Network)的主席,這個非營利組織致力於重新建立孩子及其家庭與大自然之間的連結。在二〇〇五年的暢銷書《失去山林的孩子:拯救「大自然缺失症」兒童》(Last Child in the Woods: Saving Our Children from Nature-Deficit Disorder)中,他詳述了戶外活動的絕佳好處,以及孩子越來越常待在結構化的環境與室內所累積的傷害。他寫道,在我們重視與架構時間的努力中,可能不經意地「殺掉了白日夢時間」。

甚至連聯合國也關注遊戲的重要性,並發表在《兒童權利公約》(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中:「兒童有權利休閒與遊戲。」我們經常認為聯合國的存在,是為了協助遙遠國度裡那些受極度匱乏所苦、或人權遭到侵犯的人們,確實是如此。但是,我們也不該再對孩子的休閒與遊戲時間正被剝奪的現況視而不見,它不只在我們眼前發生,而且是拜我們的心態、我們的努力所賜, 由我們親手造成。

總之,遊戲很重要。

如何讓孩子遊戲

孩子何時可以自由玩耍、以及要在哪裡玩,這顯然要配合孩子的年紀、能力/特殊需求、你家裡和鄰近的環境,以及有多少可用的時間。把這些限制納入考慮,想想以下專家建議,可以提高自由遊戲程度的方法,這對孩子的心理健康、個人發展以及進入成人世界的準備,都是非常重要的:

1. 重視自由遊戲。不論你的孩子是五歲或十五歲,做父母的你都必須重視它。就像睡眠,如果它沒有受到重視,就會被蠶食,讓位給其他更緊迫、看起來更重要的事。擁抱遊戲吧,它是孩子發展的必需,並且思考如何將自由遊戲嵌入你的家庭行事曆。問問自己,在哪裡你可以讓孩子擁有更多的自由。

2. 了解你的孩子。你最了解你的孩子。他或她已經準備好享有什麼程度的自由?定下你覺得自在的限度——時間長短、地點、活動型態——明白你想在安全的考量與身為父母的職責之間取得平衡, 以協助孩子在自由遊戲中養成獨立性與處事能力。

3. 與其他父母達成協議。

你的孩子想和其他的孩子一起玩。因為有太多孩子和大人的生活都過度安排,首先,你可能需要幫忙確認,孩子可以找到某個玩伴。所以,你得和孩子朋友的父母協調,在週末或下課後找出空閒的時間,這樣自由遊戲才能展開。得為自由遊戲安排時間,也許聽起來很矛盾,但在我們和孩子的生活不再那麼壓縮之前,恐怕都得想辦法為自由遊戲找出時間,以確保能夠進行。

與其預設遊戲總是需要事先安排,試試隨興的機會。讓你的孩子打電話到另一個孩子的家,看看對方是否剛好可以一起玩。這個方法在週末比較行得通。要是有電話打來你家,試著彈性調整當天的安排。

4. 提供材料與工具,鼓勵想像遊戲。大部分現代的玩具已經從遊戲中帶走了想像力。例如,一籃子上千片等著孩子組合成任何東西的樂高積木,能夠助長想像力的發展,附上說明書讓孩子按部就班組成某種結構的就不行(除非孩子反常地忽略說明書)。提供木頭積木、塑膠杯、布、鍋盆、洋娃娃、盒子、運動器材、樂高積木、林肯積木、Tinkertoys組裝遊戲、藝術與手作媒材……但是讓你的孩子自己決定怎麼玩這些東西。有個玩笑是這麼說的,小孩喜歡製造商的包裝盒,更甚於裡面的玩具,而這是有道理的;包裝盒可以是一艘船、一部雪橇、一間房子、一張床、一座堡壘、一個洞、一個舞台、一座山。而玩具只是製造商做出來的那個東西。

5. 讓你的孩子決定怎麼玩、玩什麼。如前所述,準備好各種東西,讓他們有得玩。重點是:讓孩子自己玩。如果你一定得做點事,可以伸手指向他們能玩的東西,但不要指導他們怎麼開始玩,或是幫他們想出玩法。讓孩子自己思考、做他們想做的事,即使那似乎很可笑、沒有創造性,或對你來說是不重要的。你甚至可以讓孩子覺得無聊——想辦法擺脫無聊,可以培養他們解決問題的能力, 而這會是他們人生路上所必需。

6. 在你和孩子之間製造一段距離。如果你覺得需要看著孩子在家裡、院子裡或其他戶外地方玩, 練習和他們保持一段比平常更遠的距離;而且隨著孩子年齡漸長、你也越來越習慣,請持續地拉長這段距離。記住,陌生人誘拐兒童的統計數字是被媒體誇大的,在現實生活中發生率相當低。如果你陪小孩去公園,那就坐在長板椅上,看看書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克制自己,不要去插手孩子因為分享或輪流所引發的紛爭,孩子需要自己設法解決;也不要急著在當下描述他們的每一件經歷, 讓他們過來你這裡,告訴你他發生了什麼事。當他們過來時,你可以提出適當的問題、表現出興趣, 並幫助他們對這些經歷與學習,培養更深刻的理解。(在後續教導孩子思考的章節中,我們會更深入探討要如何提問。)

7. 培養退避而不是突進的能力。你的孩子可能會受傷,那沒關係。準備好一個擁抱或一塊急救繃帶,以及他們會安然無恙的保證,而不是去避免推撞、刮傷、瘀青等這些孩子自由玩耍時必然會發生的事。

8. 創造自由戶外遊戲的文化。

・認識更多的鄰居。不只我們當父母的和以前不一樣,我們的鄰居也和以前不一樣了,與其說是鄰居,他們更像只是和我們存在於同一個空間的人。你和左鄰右居有熟識到可以去借一條奶油或一杯糖嗎?這種關係在過去是好鄰居的模範定義。(也許罪魁禍首是我們良好的飲食習慣, 因為現在沒人吃奶油或糖了!)如果認識的鄰居還不多,可以舉辦一個街區派對,向大家介紹自己和孩子。一旦你認識而且信任這些鄰居了,讓他們知道你的孩子會更常到外面玩,如果他們有任何問題,可以怎麼找到你。

・指定安全的戶外空間。和鄰居、朋友及轄區內的警察聯合起來,讓住家附近的空間更為友善安 全,孩子可以在此奔跑、探索與創造,盡情玩耍。這個地方可以是街道其中的一段或是一整條街,一連串相接的前院或後院,一個公園,空的停車場,學校運動場,或是幾個街區中間的廣場,端視你所住的社區、你的舒適圈、孩子的年齡,以及他們是否已做好更獨立的準備,來劃分與界定。在某些市鎮,當地的政府主管機關還會同意正式封閉某條街道,在指定時間內禁止車輛進入,讓孩子在這裡玩。

・委派父母在街區照應。如果你已指定好地點和時間,讓孩子到戶外遊蕩,找找看有哪位父母可以在這些時段照看小孩:不是如影隨形跟著、指導他們怎麼玩,或者干預插隊或撫慰傷心,而是提供一些監護、點心和幫忙找洗手間,同時在必要時,讓孩子感覺到有大人在身邊——尤其是小小孩。

・給孩子一支手機。如果孩子有手機,當他們出門在外,離開你的視線和聽覺範圍時,你會覺得安心許多。確定他們記得家裡的住址和電話號碼,而不是只依賴那些按了智慧型手機上的按鍵後,才會跳出來的東西。

・執行電子產品使用限制。沒錯,手機是方便的工具,可以保持聯繫,可以在晚餐時間到了或是該做行事曆上的下一件事時,把孩子拉回家;但是,在天氣晴朗的日子,看見一群孩子坐在戶外草地上盯著自己的手機,也很讓人難過。你是父母,請立下規矩,聯合孩子朋友的父母,徹底執行。

9. 獲得靈感。

拜訪一些特意設計過,可供孩子探索、創造與敲敲打打的地方,例如加州柏克萊的探險樂園 (Adventure Playground)、紐約綺色佳(Ithaca)的兒童花園(Children’s Garden)。讀讀漢娜. 羅辛二〇一四年的文章〈被過度保護的孩子〉,其中曾提到一個在英國被稱為「土地」(The Land)的地方,想想要如何創造一個這樣的地方,或是提供更多非正規的方法,讓孩子可以在自家社區裡這樣玩。

送孩子去參加以自由遊戲為主題的夏令營。其中之一是基菲爾.托利(Gever Tulley)的「小工 匠學校」(Tinkering School),這是在加州半月灣(Half Moon Bay,在太平洋沿岸,距離舊金山南邊半小時車程)舉行的過夜夏令營。

考慮讓孩子就讀重視學生自發學習與遊戲的學校,例如全國各地都有的蒙特梭利學校。

10. 鼓勵社區的改變。成為你們社區中自由遊戲的提倡者。在你的讀書會、家長教師聯誼會和社區中心裡談論這件事,和當地的民選官員與執法機關進行商討。社區可以做些什麼,為孩子們提供一個安全、友善的環境,讓他們可以遊戲,而且變得更獨立?社區可以做些什麼,來鬆綁孩子們遵循的行事曆?你又能幫上什麼忙?

11. 示範遊戲。大人也會遊戲(或者說,應該遊戲)。當孩子看見你和朋友坐在前院或後院的野餐椅上,或者坐在門廊或人行道邊聊天、談笑,一邊喝著你選的飲品,你就是在為孩子示範一個有休閒娛樂、有朋友相聚的喜悅人生。大人的遊戲也包括各種嗜好,以及我們「為自己」或是「純粹為好玩」而做的事。讓孩子看看你放在車庫裡的工具傢俬、彈彈你的吉他、揉一團紗線、拼一千片的拼圖,或是任何你做了,就會為自己的人生創造樂趣的事。(如果你正在想:「哪有什麼好玩的?」 那就要提高警覺,想想辦法處理這個問題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如何養出一個成年人:別因為愛與恐懼,落入過度教養的陷阱,讓孩子一直活在延長的青春期》,方舟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茱莉.李斯寇特-漢姆斯(Julie Lythcott-Haims)
譯者:游淑峰

許多高教育程度的現代父母,對於孩子大多呵護備至,經常過度積極地涉入孩子的生活與學習,甚至將此視為理所當然的父母職責。而曾為名校史丹佛大學新生主任的李斯寇特-漢姆斯,則嚴正地指出,這樣的教養方式恐怕大有問題。

年復一年,她發現入學的大一新鮮人愈來愈仰賴父母,也有愈來愈多的父母干預處理孩子的學校作業、課外活動和職業選擇,不願孩子冒上失敗或失望的風險。然而,在如此照拂下長大的孩子,長大後更可能因少有機會培養自立的生活技能和解決問題的實力,而面臨工作、人際與生活上的適應困難,甚至因承擔外界的高度期許而引發心理疾創。最重要的是,他們失去了自己的人生。

在本書中,她將深入發掘、探察這個問題,希望向世人宣告過度教養對孩子身心的深遠損害、以及對父母本身的負面效應,更有甚者將可能對社會發展的前景造成不良後果。書中根據作者本身的校務輔導經驗,加以各種理論例證與父母師長的訪談,並揉合現實生活的觀察與通識建議,引領父母如何循序漸進養出真正的成年人,並培育成熟開明的親子關係,同時也鼓勵父母先照顧好自己、不隨波逐流,朝更理想的教養方向堅定前進。

getImage
Photo Credit: 方舟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