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學,成為天才》:天才都懂的七項深度學習技術

《這樣學,成為天才》:天才都懂的七項深度學習技術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認為世界上最需要勇氣的事情便是學習,學習是直到我們呼吸終止前都得進行之事,也是需要不斷克服心理恐懼與精神折磨之事,而且還得持續進步、創造人生價值。

文:趙炳鶴

「鋼琴家說他們是靠肌肉記憶所有音符與奏鳴曲。他們將這些記憶儲存於手指之間。」

——奧利佛.薩克斯(Oliver Sacks),神經醫學作家

你可曾認真想過自己的夢想、真誠地思考關於自己的一切,或著透過學習做出某件令人歎為觀止的事情?如果還沒有,那你一定要備齊一項非常重要的條件:放膽去做的勇氣。

關於勇氣這件事,我認為到目前為止說明得最好的人,便是精神科醫師兼暢銷作家摩根.史考特.派克(Morgan Scott Peck)。他在其著作《心靈地圖Ⅱ:探索成熟與自由之旅》(Further Along The Road Less Traveled )中這樣談論勇氣:

「其中,使我不斷感到驚訝的事情之一,是了解何謂勇氣的人佔極少數的事實,大部分人以為,勇氣就是指無所畏懼,然而不恐懼不等於有勇氣,勇氣是你儘管害怕、痛苦,卻還能咬牙繼續向前的能力。」

我認為世界上最需要勇氣的事情便是學習,學習是直到我們呼吸終止前都得進行之事,也是需要不斷克服心理恐懼與精神折磨之事,而且還得持續進步、創造人生價值。從現在起,我將帶領各位先掌握以下七種學習核心技術,接著再仔細探究天才們的學習方法,並將其內化成屬於我們自己的方式。

一、拒絕身體,聽從大腦

如果想要區分身體與大腦想做的事,首先要先將身體與大腦做區分。我們生活的世界,可分成自己的內部世界與周圍的外部世界。我們可以認知、分析、接受這個世界;同時也能夠影響、改變這個世界。

我們與外部世界的界線是肌膚,肌膚上有各種感覺器官,所以才能看見、聽見、嚐見、嗅見、觸見,藉由這些感覺來認知世界,並將這些資訊傳遞到大腦,大腦則會比照過去所學與經歷進行分析、做出判斷;此時,左腦負責進行邏輯、語言、數理判斷,右腦則負責進行美麗、感性、統合判斷。

不過,大腦的判斷事項不只來自於外部世界,內部也會不斷向大腦提出判斷要求;諸如肚子餓、想睡、覺得冷或熱等事項,有些要求與人類生死存亡有直接相關,有些要求則只是想玩或者發懶,這類型的信號都屬於身體內部提出的要求,而內部要求中還有一種屬於更高層次。例如:為了準備即將到來的考試,就算覺得疲憊也得強忍睡意、撐起眼皮苦讀;雖然身體感到十分寒冷,還是得對敵軍戒慎警備;必須學習新知才能在世上生存的意念等,都屬於大腦斷然拒絕身體,主張非做不可的內部要求。

有趣的是,我們的大腦明知道除了特殊情況外,聽從身體要求幾乎不會有好結果,卻依然難以抗拒身體誘惑。舉例來說,距離考試日期只剩下兩天,大腦明知道要趕緊把握僅剩不多的時間,犧牲睡眠、專心準備,身體卻不斷說服大腦,再多睡一小時就開始好好認真讀書,反正在精神不佳的狀態下溫習,效果也好不到哪去,倒不如好好補個眠,一覺醒來專注力更加倍。這時,我們通常會做出何種決定?至少在我還是學生時,見證我每次都輸給身體模樣的爸媽就說過:「都要考試了還睡覺,你這小子根本頭殼壞掉!」

因此,做任何判斷前,最好先確認要求信號的出處來源,我們的身體會追求當下的幸福,大腦則會以更長遠的目標追求未來幸福。當然,有時候當下的幸福也很重要,不過大多時候,後者的選擇往往更明智。雖然兩者都牽扯到生存問題,但只要不是立即攸關性命或身體異狀的狀況,我們都應該傾聽大腦的要求,亦即精神的要求才對。懂得傾聽精神要求的人當中,沒有一位是不善學習之人。

二、不能只有玩伴,還要有能一起討論的朋友

通常會一起玩樂的朋友都是與自己年紀相仿的同儕,但可以一起討論事情、交換意見的朋友,則不受年紀與性別限制,就算從事不同的工作或專攻領域也無妨,重點是彼此能夠經常碰面並侃侃而談。不過,還有一點更重要:對方要能夠看見你沒注意到的事,並且毫無顧忌地向你發表自己的不同觀點,雙方也不會為了意見相左而吵得面紅耳赤,這樣才足以成為彼此的最佳摯友。

面對同一件事情能夠看見不同面向的朋友才是最佳拍檔,雖然有時候會因為這種朋友的自尊心太強而產生衝突,但懂得看見其他面向就代表能減少失敗或失誤的機會。如同蘋果公司(Apple Inc.)的賈伯斯身旁有個史蒂夫.沃茲尼克(Steve Wozniak) 一樣,Google創辦人賴利.佩吉(Larry Page)身邊也有個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微軟比爾蓋茲身旁則有經常起口角卻是最佳建言者的史蒂芬.巴爾默(Steve Ballmer)與保羅.艾倫(Paul Allen)。

特斯拉汽車與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執行長伊隆.馬斯克(Elon Musk)曾在TED演講中談及他的朋友,「我尤其會用心聆聽別人對我的負面評語,如果真要區分,這種負面評語往往是由我的好友們負責,這好像沒什麼,但是他們總是能真實說出其他人難以啟齒的建言。」

能成為建言者的朋友大致有四種特點:自尊心強、正面樂觀、失敗後也能快速站起、比誰都還要有熱情。首先,關於第一點自尊心強,不是指態度囂張或頑強固執,這種特性往往出現在目標明確、懂得享受沉浸於追求目標的人身上;第二點樂觀也是,這裡是指思考正向、相信自己一定會達成目標的人,而非天真浪漫、整天遊手好閒的那種人;第三點復原彈性佳則是指,儘管失敗也不屈不撓,重新起身後會有更大幅度成長,認為失敗也是屬於成功的一部分,將其視為又更靠近成功一步,重新繼續專注在同樣一件事情上的那種人;最後一點熱情,則是所有成功人士與即將成功人士所擁有的共同特徵,它可以將不可能化為可能。

三、別想要什麼都會,選擇自己所需,拼湊學習即可




資料怎麼自己動?公部門的數位轉型,「數位治理」讓報稅、補助申請更簡單!

資料怎麼自己動?公部門的數位轉型,「數位治理」讓報稅、補助申請更簡單!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數位發展部的正式成立,臺灣公部門的數位轉型也邁入全新階段。我們透過專訪數位發展部數位政府司的王誠明司長,帶大家認識臺灣「數位治理」發展的前世今生,以及如何應用「MyData」串聯、應用既有資料,改變我們的日常生活!

資通訊科技的日新月異驅動社會飛速發展,無論日常購物、娛樂消遣甚至是人際互動,網路與各式數位服務幾乎滿足了現代人生活過半的需求。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不只企業緊緊跟隨數位轉型浪潮,積極開展創新技術與服務,政府部門也開始導入資料及數據分析技術,善用「數位治理」驅動公共服務模式的變革,重塑民眾對於政府服務的想像。未來數位治理不只是要讓民眾申請資料更簡便,更希望能透過資料讓企業創新,同時也做到提供客製化個人服務的目標。

從資料應用發展創新服務,結合數位科技打造公私協力的智慧政府

我們一定都能有感數位治理帶來的改變,在2021年面對新冠疫情時推出的口罩供需資訊平台、健保快易通APP、健康存摺等的整合應用服務,我們多多少少都有用過。前者透過釋出口罩庫存量及特約藥局等開放資料,促成公部門與民間社群的協力合作,將「資料」轉化成簡易使用、更新即時的便民服務,讓大家知道可以到哪裡去買口罩;後者則整合臺灣健保系統,透過數位技術將資料公開及串聯,打造創新健康平台,不只個人就醫、查詢更加方便,也奠定了後續數位醫療服務的發展基礎。

不只是民眾有感,從國際評比的角度來看,在2021年早稻田大學與國際資訊長協會(International Academy of CIO, IAC)合作辦理的世界各國政府數位評比中,臺灣在全球64個主要經濟體中排名第10名,較2020年進步1名,在整體國際中表現也算前段班。

0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數位發展部數位政府司司長王誠明。

那政府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數位化的呢?源頭可以追溯到1998年時推動的「電子化政府計畫」。長期投身電子化政府計畫的規劃與推動的數位發展部數位政府司司長王誠明回憶道:

「那時政府發展許多大型網路、服務資訊上網等基礎建設,並將戶政、地政等民生領域的人工服務流程優化為電子化的線上服務,過程累積了不少可應用的資料庫及大型資訊系統;到了2017年,安全傳輸、資訊分析整合等技術也漸漸成熟,國內外都意識到『資料』是提供服務的重要元素,於是政府便開始更著重於資料的分析與應用。」

從那時起,政府秉持著讓民眾參與政府運作的開放精神,展開「服務型智慧政府推動計畫」,以民眾關切議題的數位服務為優先項目,透過開放高應用價值資料與即時分析技術,提供民間資料應用的空間,或是由機關主動開發相關服務,不只對外增強政府的公共服務能力,對內也改善民主治理的運作機制,回應整體社會的數位化需求。

資料運用思維轉變:「資料治理」作為政策發展方針

王誠明司長特別強調,雖然電子化政府與智慧化政府乍看都是透過電子產品及數位技術加速政府服務,但在執行思維上卻有根本性的差別。傳統的政府服務多半從「公共事務管理」的角度思考,例如報稅、戶政、地政等,都朝向便於管理者管理的角度去開發;但在智慧化政府的發展觀念中,政府反而會站在民眾的角度思考,利用資料開放與分析技術等方式,鼓勵公私單位開發更多數位服務。例如過去政府開放實價登錄、公車路線、空氣品質等即時資料,衍生出實價登錄地圖、台北等公車等多元應用的APP,這些都是透過資料治理來滿足民眾生活需求的最佳範例。

隨著資料治理概念的深化,臺灣Open Data的服務也逐漸成熟,甚至在英國開放知識基金會(OKFN)的開放資料國際評比中獲得世界第一的殊榮。於是2015年,國發會從「賦權」概念出發、強調資料作為精準數位服務的基礎,打造「數位服務個人化」(MyData)資料自主服務,以「民眾自主決定資料如何使用、給誰用」的核心精神,打開政府服務的里程碑。

FireShot_Capture_3744_-_個人化資料自主運用(MyData
Photo Credit:數位發展部「個人化資料自主運用(MyData)」網頁
My Data服務平台。

在過去,若民眾要到銀行辦理開戶或貸款等業務時,會因需要出示相關證明,所以得耗費許多時間往返機關與銀行辦理。如今透過MyData平台,辦理者經過不同等級的身分驗證後,就能即時將指定資料傳輸給指定機關,而且過程中民眾也可以隨時追蹤,知道資料傳到什麼地方、被誰使用;倘若資料不慎被盜用,民眾也能第一時間收到簡訊和Email通知來即時處理。

MyData平台的服務不只強化食醫住行育樂等民生領域的數位服務,王誠明司長也說,當中央與地方整合成熟之後,也希望跨足私部門,從監管力道強的金融產業開始,漸漸延伸至監管力道較弱,卻與民生息息相關的產業(如醫療),甚至期待在最終階段引入AI服務,落實資料智慧應用。舉例來說,未來民眾失業時只要告訴政府「我失業了」,MyData平台就能主動查詢、分析民眾同意開放的資料,藉由資料彙整及AI分析的智慧服務,主動回饋民眾如何申請補助、提供就業輔導等個人化建議。

由內而外深化數位治理,組織再造迎擊轉型挑戰

當政府則從「資料」的角度出發,打造新型態的公共服務模式時,「資料」不只化身為政府或企業組織間最珍貴的資產,也成為一切數位服務發展根基。不過,成千上萬的資料該如何妥善的管理、安全的傳輸、合法的應用,也成為智慧化政府發展過程的關鍵課題。對此,王誠明司長也坦言,這正是政府在轉型過程中面臨的三大挑戰:機關本身思維與行事風格的轉變、跨機關間資料傳輸的法律規範適用性,以及資料本身的個資保護問題。

shutterstock_193178795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政府數位治理的三大挑戰:機關思維的轉變、資料傳輸的交換、隱私與方便的平衡。

所以如今政府透過組織再造,成立位階更高、權責更集中的「數位發展部」,把過去可能分別是通傳會、經濟部、國發會資管處、行政院資安處在做的事情重新整合,回應這些轉型過程中跨機關、跨領域的複雜問題,讓轉型過程中無論公私部門都有可以共同討論、解決問題的夥伴。

「數位轉型其實是一個持續的過程,它不是像轉骨一樣瞬間。它是一個持續的滾動調整,根據社會需要和當下技術,讓服務做得更好。」

王誠明司長也說,正因轉型是漫長的過程,所以數位發展部的角色就是在調整過程中能靈活運作、協調合作的機關,讓無論技術、制度、法律等層面的政府服務都能與資安會緊密結合,正確導入數位治理制度,落實資安與個資保護。

持續落實、不斷提升:數位治理永無止境

最後,王誠明司長也強調,深化數位治理不只該思考如何運用數位服務提升機關效能,也包含怎麼找出社會中沒能力使用數位服務的人,並給予幫助。若要達成這樣的目標,倚靠的就不只是技術成長,還包含整體數位環境的建置。仔細觀察臺灣社會近年的轉變,就能發現不少相似的痕跡──越來越多的數位服務不只作為應用的工具,深化公共服務效率及公民參與的可能性,還能打破傳統框架,成為新興的溝通媒介,建立公私部門之間不同的協力模式;更甚至我們還能從視訊看診、健康存摺等疫情應對措施中學習,也相信未來國家再度面臨困難或風險時,在數位治理的增能之下,可以更快速的恢復,並透過完善的數位工具解決難題,從中學習並不斷的強化精進。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