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解散國會,強敵小池百合子卻不參選的理由是什麼?

 安倍解散國會,強敵小池百合子卻不參選的理由是什麼?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只要希望之黨能掌握關鍵的席次,就能左右未來國會修憲的進度,小池百合子在這個議題上等於掌控發球權,對積極想修憲的安倍晉三來說,比失去政權還要令人咬牙切齒。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根據《日本國憲法》第七條,解散眾議院。」9月28日,日本眾議院議長大島理森宣讀天皇詔書,眾議員高喊三聲「萬歲」,國會正式解散,也代表第48屆日本眾議院議員總選舉鳴槍起跑。

時隔三年,日本再度迎來國會大選,首相安倍晉三選在這個時機點解散國會,原本是一場精心計算的政治大戲。然而,從9月25日內閣會議拍板解散開始,日本政壇在短短十餘日內發生出乎意料的劇變。

深陷「學園門」醜聞,安倍晉三被金正恩救了一把

本屆國會任期到明年12月,安倍晉三之所以會有提早一年解散國會的念頭,與他深陷的「學園門」醜聞有關,導致內閣民調與安倍晉三個人誠信的支持度節節下降。

而壓垮安倍晉三的最後一根稻草,是7月2日的東京都議會之戰。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率領「都民優先會」,應聲重挫自由民主黨(以下簡稱自民黨),選出史上最差成績。身為自民黨總裁的安倍晉三難辭其咎,為了避免政權基礎繼續動搖,最後選擇用內閣改組挽救持續降低的民調。

日本東京都議會選舉:安倍政黨慘敗,小池陣營席捲六成席次

就在安倍晉三處境越來越不利之際,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8月29日和9月15日兩度試射飛彈,飛越北海道上空,前所未見之舉引發日本國內人心惶惶。面對重大國防危機,安倍內閣展現強硬快速的反應,輿論焦點普遍肯定安倍晉三的手腕,內閣支持度重新回到五成大關。

沒想到,金正恩的兩顆飛彈,意外救起四面楚歌的安倍晉三。

慘遭安倍突襲,民進黨一點辦法也沒有

另一方面,日本最大在野黨民進黨的情況,始終不見好轉。上任不到一年的黨魁蓮舫,為了東京都議會選舉大敗請辭,9月1日舉行的黨主席選舉由前原誠司勝出。

不過民進黨的問題,已不是換黨主席就有辦法解決。2009年民進黨的前身民主黨,風光擊敗當時的首相麻生太郎,自民黨第一次丟掉國會最大黨寶座,締造日本戰後首次完全的政黨輪替。不料短短三年,民主黨施政荒腔走板,2012年慘敗給安倍晉三,從此一蹶不振。

安倍晉三再度擔任首相後,民主黨的支持度始終在低檔徘徊,長時間處在個位數的慘況,即便改組、更換黨名,也無法凝聚對抗安倍政權的實力。

眼看民進黨腳步還沒站穩,內閣民調也開始回穩,加上「學園門」醜聞被擱置,安倍晉三嗅到一個解散國會的好時機。

RTS1EQP3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到底要不要解散?這個人說服了安倍

對自民黨來說,民進黨剛選出新任黨主席,人事布局還在重整階段,各在野黨依然疲弱無力,確實是個有利選舉的時間點。

不過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對此時解散國會有疑慮,一方面是不具備充分說服民眾的理由,另外則是判斷自民黨與公明黨席次會減少,雖然仍可保過半,但將喪失推動修憲的三分之二多數,希望安倍晉三能審慎考慮。

對於把修憲當成首相任內最重要政治工程的安倍晉三來說,菅義偉的憂慮確實讓他陷入矛盾與長考,但最後說服安倍晉三的人,是副首相麻生太郎。

麻生太郎在2009年擔任首相時,面臨在野黨把持多數的參議院,施政困難重重,支持度一路下滑,麻生太郎當時選擇以拖待變,卻錯過最佳的解散時機,等到自民黨民調已無力回天時才被迫改選眾議院,拱手交出政權。

正是這段慘痛的經驗,讓麻生太郎說服安倍晉三,未來的不確定性很高,尤其內閣已經面對很多的爭議,即使現在解散會丟掉席次,但還可以力保過半,「不要像我當時一樣,撐到最後輸得如此淒慘。」

不過,安倍晉三怎麼算也沒算到,原本一盤散沙的在野黨,竟然出現一個強而有力的挑戰者:小池百合子。

在野黨的「希望」,小池打亂安倍布局

安倍晉三在9月25日的內閣會議上決定解散國會,與此同時,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也召開記者會宣布,要以都民優先會為基礎,成立「希望之黨」投入接下來的國會大選,並由她自己出任黨魁。

隨後,民進黨主席前原誠司打了更令人意外的一張牌,宣布民進黨將與希望之黨合作,不提名自己的候選人,民進黨等於退出此次大選。

原先安倍晉三解散國會的另一個考量點,就是提防小池百合子的勢力進入眾議院,倉促之間舉行選舉,小池百合子必定難以應戰。沒想到,前原誠司這一手豪賭,讓小池百合子瞬間具備在全國各地提名候選人的實力,儼然成為在野勢力的新共主,更是擊潰安倍體制的最大希望。

小池舞劍,意在安倍:東京都議會之戰,決定國會是否提前解散

「這次要全力實現政權更迭」,小池百合子在接受日本媒體專訪時,直接講明這次組黨參加大選的目的。根據日本共同社的民調,希望之黨的政黨支持度有14.8%,最高的仍是自民黨24.1%,希望之黨是目前唯一有能力與自民黨抗衡的勢力。

大阪維新會劇本重演?靠「修憲」拆解民進黨

不過小池百合子非常清楚自己的選戰策略,並沒有照單全收民進黨的候選人,這或許和近幾年大起大落的「大阪維新會」有關。大阪維新會是以大阪市長橋下徹為首的地域型政黨,在2012年與前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太陽黨」合併成「日本維新會」,參加該年的國會大選,一舉取得54席、第三大黨的好成績。不過這樣臨時拼湊出來的政黨,在各方理念難以統合的狀況下,兩年後以解散收場。

日本維新會的前車之鑑不遠,小池百合子為了避免一樣的情況再度上演,便以面試的方式決定民進黨候選人,而面試的最關鍵議題,就是修憲。許多一直以來都反對自民黨修憲的民進黨議員,為了獲得較有機會當選的希望之黨提名,被迫放棄原本的主張,轉而擁護修憲。

其實,同樣出身自民黨的小池百合子,過去還主張更激進的「立憲」,這次雖然也贊同修憲,但並非是爭議最大的憲法第九條,而是其他關乎地方自治的條文。小池百合子自稱「革新的保守派」,要做自民黨做不到的事情,因此修憲就是她所謂的「革新」之舉。

由於修憲的態度明確,前內閣官房長官枝野幸男為首的民進黨自由派,無法接受與小池百合子的合作,宣布另組新黨「立憲民主黨」,不願與前原誠司等立場較保守的民進黨勢力合流。

AP_17268254782587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小池的如意算盤,不管怎樣都是贏家

進一步分析可發現,小池百合子一系列的做法其實非常精明。

首先,民進黨是目前左翼政黨的最大勢力,也獲得許多工會團體的支持,小池百合子只靠修憲一事,就把這個左翼政黨一分為二,還把有從政經驗的議員輕易收入麾下,一夕之間增加許多政治資本。

再者,小池百合子明確的修憲立場,也是未來與自民黨談判的利器。由於希望之黨獲得的支持度不低,執政的自公聯盟幾乎確定會失去三分之二多數的修憲門檻,若要在國會推動修憲,就必須有希望之黨的支持。只要希望之黨能掌握關鍵的席次,就能左右未來國會修憲的進度,小池百合子在這個議題上等於掌控發球權,對積極想修憲的安倍晉三來說,比失去政權還要令人咬牙切齒。

還有一點值得關注,就是小池百合子本人並未參與國會選舉。雖然小池百合子出任希望之黨黨魁,不過仍然是現任東京都知事,面對媒體提問也再三強調不會投入議員選戰,將繼續主政東京都。

由於日本首相必須是國會議員,小池百合子未參選議員,就代表她無法在這次大選後成為內閣總理大臣。

或許東京都議會選舉的模式,能讓我們理解小池百合子的運作邏輯。小池百合子在今年1月創立都民優先會,卻到東京都議會選前一個月才接下黨魁打選戰,選完隔天隨即辭去黨主席職務。這次小池百合子帶領希望之黨,應該也是循相同的模式,在選完後就把黨務工作交給其他人,自己則回歸東京都政,避免有「不務正業」的把柄被東京都議員砲轟。

既要實現政權輪替,自己又不參選,選後還可能把黨魁之位交出去,到底小池百合子這一仗是為何而忙?

目前希望之黨所公布的候選人名單,有相當比例來自民進黨或是其他黨派的檯面上政治人物,難免會給民眾一種「新瓶裝舊酒」的感覺。既然都有一定程度的政治歷練,這些人選後不見得會繼續遵從小池百合子的領導,對小池百合子來說是沒有必要的困擾。所以選後讓希望之黨自行發展,若做得好就對小池百合子有利,萬一出了紕漏,責任也不在小池百合子身上,因為這群議員本來就不是她的班底。

不僅如此,若希望之黨表現不理想,小池百合子還有東京都知事的舞台可以繼續吸引鎂光燈、蓄積政治能量,比起只當465席眾議員的其中之一,更能發揮影響力。畢竟從現實面來講,希望之黨要立刻顛覆自民黨政權的難度非常高,小池百合子也就沒有理由在這屆選舉就非得重回國會不可。

因此,「實現政權更迭」一語,說穿了只是選舉口號,目的是提振士氣,把希望之黨的席次極大化。雖然不能大到立刻成為執政黨,但能替小池百合子爭取到更多的籌碼與話語權。

安倍 vs. 反安倍,仍然看不到其他在野黨

2012年安倍晉三強勢回歸首相大位後,包括自民黨內幾乎都沒有人能挑戰他,長久下來形成安倍晉三的「一強格局」。這樣的局面,雖然讓政府處在高度穩定的狀態,但長期來說,缺乏具有競爭力的反對黨,對執政者或國家絕非好事。

打破安倍晉三「一強格局」的人,並非來自在野勢力,而是系出同源的小池百合子。

這也是為何希望之黨能迅速就定位,能提出一份近兩百人的候選名單,因為包括民進黨在內的在野黨都很慌,這麼多年來都只能被自民黨壓著打,好不容易出現聲勢夠強的小池百合子,當然要想盡辦法抓住這根浮木。

然而,在可預期的大選結果中,國會還是以自民黨、公明黨、希望之黨為主的保守勢力佔多數,剛成立的立憲民主黨應該難有表現,真正的反對黨在哪裡呢?恐怕只剩下一個日本共產黨。

這個現象,也是近幾年日本政壇不尋常的變化,就是民進黨不斷萎縮、共產黨穩定成長。以今年東京都議會選舉來說,共產黨拿下19席,比上屆多兩席、票數成長近16萬,反觀民進黨只剩五席、選票流失30萬票。

再比較2012年2014年兩次的國會大選,共產黨在全國小選區得票成長234萬,比例代表也多了237萬票,可見在民進黨式微的情況下,左翼選民有往更左派共產黨靠攏的趨勢。

雖然自民黨與安倍晉三的政策也朝極右的方向修正,讓日本政壇看起來走向兩個極端,但左派根本不是右派的對手,政治規模完全無法抗衡。

因此,小池百合子在近期快速成為在野共主的現象,只能解讀為「反安倍」勢力的集結,畢竟共產黨和社會民主黨等左翼立場鮮明的政黨,還是決定走自己的路,並不是左派勢力的重整。

這次大選,是小池百合子累積國政選舉經驗的第一步,而非要一舉登上大位。小池百合子的目光是放在2020年東京奧運結束後的眾議員選舉,屆時才是她政治能量達到最顛峰的時刻。

一強格局的瓦解、左派依然陷入焦慮、民進黨旗幟倒地,擋在小池百合子面前的障礙開始移除,這條日本第一女首相之路的輪廓,越來越清晰。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