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一性伴侶可能導致男人的蛋蛋變小,也可能是當代不孕危機的重要因素

單一性伴侶可能導致男人的蛋蛋變小,也可能是當代不孕危機的重要因素
Photo Credit: Scott Maxwell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配合精子競爭的陰莖之外,人類睪丸也強烈顯示古代女性一次月經週期內往往有多個愛人。我們仍頗為可觀的睪丸就像是十一月樹梢逐漸乾癟的蘋果——提醒我們逝去的往日時光,而其自身也不斷縮小。

有力證據顯示,近代人類的精子產量以及睪丸體積曾大幅縮減。有好幾件事都指出了上述的縮水現象。研究人員記載,平均精子數目以及存活下來的精子活力都大幅減少。有一名研究人員表示,丹麥男人的平均精子數已從一九四〇年代的113 × 106,降至一九九〇年代的一半左右(66 × 106)。數量下降的可能原因很多,從大豆、牛乳中類似雌激素的化合物,到農藥、肥料、牛隻生長激素以及塑膠中的化學物質都有。

晚近的研究顯示,廣為使用的抗憂鬱劑帕羅西汀(paroxetine)〔商品名為克憂果(Seroxat)或百可舒(Paxil)〕可能會破壞精細胞DNA。羅徹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Rochester)的人類生殖研究發現,若母親懷孕時一週吃七次以上牛肉,則其生下的男性被歸類為低生育力(每毫升精液不到二千萬個精子)的機率是三倍。吃牛肉的母親所生的兒子不孕的比例是百分之十七點七,相較之下沒那麼常吃牛肉的母親生下的兒子不孕的比例則是百分之五點七。

不論如何,人體用於製造精子的組織似乎遠超過任何一夫一妻或一夫多妻靈長類所需。人體的精子生成組織(spermatogenic tissue)每克所產生的精子只有其他八種受測哺乳類的三分之一到八分之一。研究人員注意到,人類精子及精液製造器官的其他層面也有類似的過剩產能。[3]

還有進一步證據顯示,當今的男人並沒有讓生殖的裝備發揮全效:射精較不頻繁與多種健康問題之間的相關性。比如,有一組澳洲研究人員就發現男人二十至五十歲間每週射精五次以上,之後罹患前列腺癌的機率將減少三分之一。精液中除了果糖、鉀、鋅及其他的無害組成元素之外,也往往含有微量致癌物質,也因此研究人員的假說是罹癌率減少有可能是因為經常沖刷管線的關係。

另一個雪梨大學的團隊則在二〇〇七年底表示,每天射精可大幅減少人類精細胞DNA損壞,也因此增加男性生育力——和傳統的說法正好相反。有四十二名精子受損的男性在聽從指示每天射精一週之後,幾乎所有人的染色體受損程度都比忍了三天的控制組低。

adult-1822413_960_720
Photo Credit:sasint, CC BY SA 2.0

經常高潮似乎也能改善男性的心臟健康。布里斯托爾大學(University of Bristol)和貝爾法斯特女王大學(Queen’s University of Belfast)所做的研究發現,每週高潮三到五次的男人,死於冠狀動脈心臟疾病的機率可減少百分之五十。

天擇的一項基本原則就是用進廢退。演化不斷追求經濟原則,很少會讓生物為了不做的事而演化出某種特色。如果現代人生產的精子和精液量和我們祖先相當,就等於他們演化出了如此多過剩的精子與精液製造產能,這點不太可能。說到精子的生產與儲存,當代男性的潛力遠高於所使用的能力。但要是現代人類的睪丸的確不及從前勇健,到底是怎麼了呢?

既然不孕就不會有後代,也就不可能遺傳,這是演化理論中不言可喻的道理。生育力低卻有可能代代相傳。之前也討論過,人類、黑猩猩、巴諾布猿身上和精子生成組織有關的染色體對於適應壓力的反應很快,比基因組的其他部分或者是大猩猩等的相對應染色體要快得多。

我們腦海中浮現的繁衍環境,其特色為頻繁的性互動,任何女性每次排卵期通常都和多名男性交配,就像雌黑猩猩和雌巴諾布猿一樣。因此,生育力受損的男性不太可能生得出孩子,因為他們的精細胞往往會被其他性伴侶的精細胞給淹沒。這樣的環境對於精子製造能力好的基因較為有利,若基因因突變而導致男性生育力下降,最終必被基因庫剔除,今天黑猩猩與巴諾布猿仍是如此。

不過現在來想想文化實施一夫一妻制的後果,就算只強加在女性身上(近代以前都是如此),後果會如何?一夫一妻的交配制度中,女人只和一名男人發生性關係,沒有其他男人與其進行精子競爭。性變成像是獨裁制之下的選舉:不論投票數再怎麼少,反正有可能勝出的就只有一個候選人。就算是製造精子能力有缺陷的男人最終也可能中獎,懷上生育力較弱的兒子(也或許是女兒)的可能也就增高。此時,與較低生育力有關的基因不再被基因庫剔除,反而向外擴散,使得整體男性生育力穩定下降,而人類的精子生成組織也普遍萎縮。

視力不佳的人(及其基因)若活在古代環境下場注定淒涼,眼鏡卻讓他們得以生存繁衍;同樣地,單一性伴侶讓降低生育力的突變得以增生。人類祖先非一夫一妻制,睪丸縮小不可能存活,但現在卻因此產生。根據最近的統計,世界上每二十個男人就有一個受到精子功能異常的影響,而精子功能異常更是男女生育困難(subfertilility,定義為嘗試一年後仍未懷孕)最常見的原因。所有跡象都顯示問題日益嚴重。大家都不常用多出來的那台冰箱,所以它逐漸故障。

若我們針對史前人「性」所擬的典範正確無誤,那麼除了環境毒素與食品添加物之外,單一性伴侶本身也可能是當代不孕危機的重要因素。普遍的一夫一妻制或許也可解釋為何我們過往多雜交,但當代智人的睪丸卻比黑猩猩和巴諾布猿要小,此外根據我們過剩的精子製造能力顯示,也比人類祖先的要小。單一性伴侶可能導致男人的蛋蛋變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