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一性伴侶可能導致男人的蛋蛋變小,也可能是當代不孕危機的重要因素

單一性伴侶可能導致男人的蛋蛋變小,也可能是當代不孕危機的重要因素
Photo Credit: Scott Maxwell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配合精子競爭的陰莖之外,人類睪丸也強烈顯示古代女性一次月經週期內往往有多個愛人。我們仍頗為可觀的睪丸就像是十一月樹梢逐漸乾癟的蘋果——提醒我們逝去的往日時光,而其自身也不斷縮小。

有些人主張人類的小睪丸訴說「兩性之間浪漫成雙的故事,可追溯至很久很久以前,或許可回推至人類這一脈的開始」;有些人認為我們的睪丸若以真的一夫一妻制而言顯得有些略大,代表數萬年來採的是「小幅一夫多妻制」。兩者之間相持不下,或許我們現在可以喊卡了。

人類的睪丸以靈長類的標準而言是中等尺寸,有強烈跡象顯示近代開始縮水,不過每次射精還是可以製造幾億個精子,頗為可觀。除了配合精子競爭的陰莖之外,人類睪丸也強烈顯示古代女性一次月經週期內往往有多個愛人。我們仍頗為可觀的睪丸就像是十一月樹梢逐漸乾癟的蘋果——提醒我們逝去的往日時光,而其自身也不斷縮小。

為了測試這個假說,我們應該要找到陰莖及睪丸在不同種族與文化群體間相對差異的數據。按理論說,這些差異是由於近代歷史上精子競爭的激烈程度有顯著而持續差別所導致。我們若敢去找,就的確找得到[4]。

尺寸合適對於保險套的功效十分重要,因此世界衛生組織的指南明白列出了世界各地的不同尺寸大小:亞洲的保險套寬四十九公厘,北美、歐洲寬五十二公厘、非洲則寬五十三公厘(所有保險套的長度都遠超出大多數男性所需)。中國替國內市場所生產的保險套寬四十九公厘。根據印度醫學研究委員會(Indian Council of Medical Research)所做之研究,印度男人的陰莖與製造保險套時採用的國際標準不大相同,導致套子滑落和避孕失敗的程度大增。

據《自然》(Nature)期刊上發表的一篇文章表示,中、日男性的睪丸普遍比白人男性要小。此一研究作者的結論為:「體型差異對於這些數值僅有些微的影響。」其他研究人員也證實這類普遍趨勢確實存在,他們發現睪丸的平均總重,亞洲人為二十四公克,白人為二十九至三十三公克,非洲人為五十公克。還有研究者發現「人類不同種族睪丸大小有顯著差異。比如,即便控制了樣本的年齡差異,成年丹麥男性的睪丸仍比成年中國男性大一倍以上。」如此差距遠超出種族的平均體型差距。有許多統計都算出,白人每天製造的精蟲是中國人的兩倍(前者為185-235 × 106,後者則是84 × 106)。

親愛的讀者,我們很有可能因此惹禍上身,因為這一段的言下之意是文化、環境、行為有可能反應在人體解剖結構中——而且還是生殖器結構。可是任何正經的生物學家或醫師都知道,種族之間的確有解剖結構方面的差異。雖然這些議題十分敏感、爭端一觸即發,但是疾病診斷過程中不考慮種族背景並不符合職業倫理。

話雖如此,之所以不太願意把文化禁止的行為和生殖器構造扯上關係,有部分原因雖然是因為這個題材容易牽動情緒,但同樣也是因為要找到與女性雜交有關的可靠史料十分困難。此外,針對單一性伴侶和生殖器構造之間的關聯,要做出任何結論之前,也得先把飲食和環境因素考慮進去。比如,亞洲飲食許多都有大量黃豆製品,而許多西方人則食用大量牛肉,二者都經證實會導致代與代間睪丸尺寸及精子生成量快速縮水。考慮到此類研究本身深具爭議,加之要排除許多變因很是複雜,因此對此領域感興趣的研究者不多或許並不奇怪。

各式各樣的證據都可證明人類的性行為遠超出繁衍的範疇。雖說現在主要認為性的社會功能在於維持核心家庭,但這並不是社會藉由引導人類性能量來維持社會穩定的唯一方法。人類一生性交數百或數千次,就連黑猩猩和巴諾布猿也望塵莫及,更遠在大猩猩和長臂猿之上。若考慮每次性交的平均持續時間,就算我們說好不算入幻想、作夢、自慰的時間,人類光是花在性行為上的時間也比任何靈長類都多。

精子競爭在人類演化中占有一席之地的證據根本難以反駁。用某個研究者的話來說:「若人類演化過程中沒有精子戰爭,男人應該會有小小的生殖器官,製造少少的精子……性交時不抽插,不做春夢,不發性幻想,不自慰,而我們每個人一生當中只會想要性交個十來次左右……。性與社會、藝術與文學——其實整個人類文化,都會大不相同。」上面列的這一串還能再加上(若一夫一妻)男人和女人的身高體重應該相同,或者(若一夫多妻)男人體型應是女人的兩倍。

達爾文筆下著名的加拉巴哥群島燕雀,為了啄開不同的種子而演化出不同的鳥喙結構。同理,相關的物種也往往為了精子競爭而演化出不同機制。黑猩猩和巴諾布猿的性演化策略靠的是反覆射出少量但高濃度的精細胞,而人類演化出的做法如下:

  • 陰莖的設計可以抽出原先存在的精子,還可以持續、反覆抽插;
  • 射精較不頻繁(相較於黑猩猩與巴諾布猿)但量較大;
  • 睪丸體積及性慾遠超過一夫一妻或一夫多妻交配所需;
  • 控制睪丸組織發育的DNA反應快速,而一夫一妻或一夫多妻的靈長類身上並沒有這種DNA;
  • 即便今天,每次射精的整體精子含量仍較接近黑猩猩和巴諾布猿;
  • 睪丸位在脆弱的體外陰囊之內,十分危險。

西班牙語中「esperar」一詞依據上下文可能指「預期」也可以指「希望」。人類學家彼得・柏伽基曾寫道:「在人類行為方面,考古學十分受限於現代的想像。」演化理論也是。雖然每個男人的身體和慾望中都刻劃了清楚的訊息,卻仍有如此多的人最後總結人類往昔演化的特色就是單一性伴侶,或許是因為這是他們「預期」和「希望」發現的結果。

相關書摘 ▶談婚姻:「同伴」到底是在什麼時候變成可以「配」的「偶」呢?

註釋

[1] 法蘭斯・德瓦爾懷疑巴諾布猿的陰莖可能比人類長,至少相較於體型而言如此,但其他靈長類動物學家似乎都不同意他的評估結果。不論如何,人類的陰莖不論以絕對值或相對於體型而言,無疑比其他顯然沒有參與精子競爭的猿類要粗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