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過「溫柔生產」嗎?生小孩可以不只是「送進醫院聽醫生的」

你聽過「溫柔生產」嗎?生小孩可以不只是「送進醫院聽醫生的」
示意圖。Photo credit: Gilberto Santa Rosa @ Wikipedia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也許產婦還是希望打減痛針,或者就是想剖腹,我們覺得這些都是可能的,但最重要的是,這些醫療措施是產婦同意的。」曾經嘗試過兩次在家生產的諶淑婷說。

「媽媽躺在產床上瘋狂的喊痛,醫生和護士不斷鼓勵她用力,直到腳邊傳來嬰兒的哭聲,媽媽臉上交織著汗水跟淚水,微笑的看看自己的骨肉。」

這是生產的過程,一個「沒生過小孩的人」心目中的生產過程。實際上,產婦不是只有用力跟叫痛而已。

生產沒那麼「自然」:灌腸、扎針、剃毛樣樣來

台灣大多數的生產,是搭配禁食、打點滴、剖腹等醫療措施。根據婦女新知基金會的整理,在長達好幾個小時甚至數天的陣痛中,媽媽需要面對的醫療措施最高高達10項:

  • 胎兒心音監測器:為了監測胎兒心跳,媽媽必須在肚子綁上胎兒心音監測器。但是如果持續的綁著監測器,產婦就必須一直躺臥在病床上,無法翻身。
  • 剪會陰:如果是自然產,為了避免媽媽的會陰被嬰兒撐裂,醫生會替產婦在陰道口剪一刀,讓嬰兒比較好出來。對醫生來說,平滑的人造傷口,比起被嬰兒撐裂的不規則傷口,更容易止血縫合,也比較不容易感染,或造成尿失禁。
  • 剃陰毛:為了避免陰毛造成傷口感染,或方便醫生縫合傷口,有的醫生會先剃除媽媽所有的陰毛,有的則只會剪掉靠近陰道口的陰毛。
  • 灌腸:如果是自然產,為了避免產婦在出力的時候,不小心大便在產台上,或避免嬰兒沾到大便受感染,會先灌腸將體內大便清出;另外也有一派人士認為,為了方便剖腹手術,也必須灌腸將大便清出。

其他醫療措施還包括禁食、打點滴(打葡萄糖水補充養份,或是緊急時施打藥物)、藥物催生、壓肚子(如果是自然產,護理師會透過外力,協助把胎兒「壓」出來)、人工破水、剖腹產。

從2003年就開始倡導溫柔生產的台灣助產學會理事郭素珍表示,目前,產科醫師已經減少剃陰毛、灌腸、禁食等WHO已經建議不必要的措施,但大多數的醫院還是要求孕婦全程綁著胎兒心音監測器並打點滴,如果是自然產,大多數醫院也仍然堅持剪會陰並推肚子。

根據國民健康署2012年~2013年所進行的調查,已婚女性生產方式以自然產最高,占 65.31%,其次是剖腹產,占33.41%,而「自然產失敗後改剖腹產」只占1.28%。

但關鍵評論網實際訪問了六位在2016年~2017年生下寶寶的產婦,六位受訪者中,就有五位剖腹,其中有四位原本都打算自然產,是被送進醫院,經過醫師建議後,才臨時接受剖腹。

而在待產的醫療措施中,最不可避免的是打點滴、持續監測胎心音及禁食。六位產婦都經歷過打點滴、測胎心音,另外有五位產婦表示待產時曾禁食。

回想起生產經驗,大部分的受訪者都表示,對醫院的態度還算滿意,尤其感謝護理師產後的細心照顧。去年9月生產的禹甄就表示,回家後,醫院還會打電話到家裡關心產後狀況。2016年4月生下寶寶的Xandra則分享,剛生完在恢復室休息時,護理師觀察到她身體發抖,主動替她蓋上熱毯子。

醫生邊開刀邊罵:「妳胖太多了,很難接生」

然而,並不是所有的產婦都如此幸運。

去年7月生下孩子的朱子甄,是訪問的六位產婦中,唯一對生產過程充滿怨懟的。朱子甄預計自然產,被送入醫院、打了催產針、灌了腸,待產超過六個小時後,陣痛開始變得頻繁,連護理師也察覺到。但醫師看了之後,卻只是冷冷的說,「如果妳這樣就已經受不了了,就打無痛(針),不然就開刀,」醫師還補充,「如果妳打無痛的話,可能再六個小時都生不出來,打完無痛如果生不出來還是得要開刀。」直接建議病人走剖腹這條路。

朱子甄最後選擇剖腹,但在手術台上,醫生卻不斷責備她太胖,「醫生念我胖太多所以很難生,一直罵一直罵。」寶寶順利產下後,不必再接受醫生的語言壓力,但腹部被麻醉睡著這段期間,身體被做了哪些醫療措施,朱子甄完全沒被告知。她說,被轉到一般病房養傷時,「不知道我先生為什麼要幫我換尿袋,後來他才告訴我,妳現在插著尿管。」

訪問的過程中,也發現,並不是所有產婦對於醫院要做什麼措施,都完全明白。部分產婦是在入院待產時,簽署一張同意書,告知有哪些醫療措施,但護理師也沒有時間詳細說明做或不做這些措施會有什麼結果,有的則是產婦趟在床上時,被告知一聲「現在幫你剪剃陰毛喔」就開始動刀。而面對未知的醫療措施,訪問到的產婦大部分都覺得,反正交給醫生就好。

溫柔生產:產婦想要怎麼樣的生產,都該尊重

但是,有些媽媽不甘只是讓醫生決定自己的生產過程,也擔心向朱子甄一樣,在產痛的同時還得面對缺乏耐心的醫師。

2013年,一群產婦發起生產改革運動,強調產婦應該有權利「選擇怎麼生」,面對生產時無數的醫療措施,產婦也至少要有「知的權利」。2014年,這群產婦共同成立生產改革行動聯盟,提倡她們所期待的「溫柔生產」。

簡單來說,「溫柔生產」就是從「生孩子只能去醫院聽醫生的」,變成「提供多元的生產方式,讓產婦選擇自己想要的」。

目前「溫柔生產」依照生產地點的不同,大約可以分成「醫療院所生產」和「居家生產」,但無論是哪種,都不會偏離這三個重點:

1. 接生者尊重多元的生產形式,包括低醫療介入的生產

多元的生產形式包括生產地點多元(可以是家中、醫院或診所)、接生者多元(可以是醫生,或是以接生為專業的助產師)、生產方式的多元(要做哪些措施、有誰陪產等等)。

在目前大多數生產都是在醫院、高醫療措施的狀況下,生產改革行動聯盟積極推行低醫療介入的生產方式,他們想要告訴大眾,在許可範圍內,就算沒有那麼多醫療措施,也能安全的生下孩子。

2. 產婦充分了解生產過程、風險

當生產方式變得多元,選擇哪些形式、選了哪一種會有什麼影響、可能有哪些需要承擔的風險,產婦都應該充分了解,能判斷出哪種適合自己與孩子。

3. 產婦與接生者必須溝通

為了對生產有充分了解,選擇出最適合自己的方式,產婦與醫療人員必須深入溝通、討論,產婦可以提出自己的需求,醫療人員可以提供專業建議,但最重要的是彼此平起平坐、互相尊重。

相較於其他產婦每次做產檢頂多15分鐘,生產改革行動聯盟成員諶淑婷就說,「想要溫柔生產的媽媽需要不斷跟醫生、助產師溝通,像我每次都是半小時以上到一小時。」

討論出最適合的結果後,為了避免媽媽生孩子時痛到神智不清、做出違反自己意願的決定,不少孕婦還會用「生產計畫書」注記所有的討論結果。

在醫院的溫柔生產:產婦不會覺得「我是病人」

生產改革行動聯盟的成員陳鈺萍,本身就是位婦產科醫師,自己也生過小孩。目前,陳鈺萍就在她任職的診所,提供溫柔生產的服務。

陳鈺萍所推崇的是完全自然、低醫療介入的生產方法,在接生時,陳鈺萍盡量不剖腹、不剪會陰、不灌腸。而且,只要情況穩定,產婦送進診所後,也不需要全程綁著胎兒心音監測器。對她而言,會搗亂生產進程的減痛針、催產藥,她也都不建議使用。【注1】

而2017年在美國西雅圖自然產的吳小姐,也分享了他在西雅圖華盛頓大學醫學中心生小孩的經驗,醫院與病人互動的狀況,非常接近溫柔生產要求的「多元、了解與溝通」。

對吳小姐而言,每次產檢跟醫生會面後,都是他心情最好的時候。「跟醫院的會面過程,並沒有『我是病人』的感覺,而是了解這是身體的一個很特別的過程和經歷,如果你的身體狀況都是正常,醫生的角色就只是諮詢。我們的醫生非常正面開朗,每次當我很擔憂自己身體狀況,她都會很清楚地解釋。」

吳小姐分享,西雅圖政府會要求第一胎的父母上七堂「新手爸媽課」,課程內容包含:生產流程、另一半如何協助減輕陣痛、陣痛時的呼吸法、準備生產計劃等。生產前,吳小姐也撰寫了自己的生產計畫,包括多少人進產房、是否要打減痛藥、是否要穿自己的衣服生產、是否要另一半剪臍帶等等,都可以跟接生醫生討論。

而實際生產時,醫院沒有替吳小姐灌腸、剪會陰、剃陰毛,醫生也不會主動建議剖腹,雖然戴上了胎心音監測器,但是這家醫學中心所提供的,是可以讓待產媽媽自由下床走動的機型,不需要被綁死在產床上。

在家的溫柔生產:在媽媽最熟悉、最自在的地方,迎接孩子

生產改革行動聯盟另一位成員諶淑婷,則分享她「在家生小孩」的溫柔生產過程。懷孕時,諶淑婷除了花許多時間與產檢的醫生、即將為她接生的待產師溝通,確認自己是低風險的產婦,並安排好緊急狀況時後送的醫院。此外,諶淑婷也自行「進修」,在產前報名了生產課程、孕婦瑜伽。

待產時,因為就在自己家,她可以自由移動,在淋浴間(有的產婦會利用淋浴或泡澡減緩產痛)、產球(類似瑜伽球的矽膠大球)、地板上來來去去,或趴或躺,尋找她最舒服、最能減緩產痛的姿勢。

生產當下,只有助產師、她的伴侶,跟幾位有生產經驗的朋友在場,整個生產過程,由助產師引導、協助,伴侶與朋友則幫忙遞開水、擦汗,提供精神支持,一同在這個她最熟悉的環境,迎接她的孩子。

在家生產 溫柔生產
此圖為示意圖,並非文中受訪者的居家生產照片。Photo credit:SignijaP @ Wikipedia CC BY-SA 4.0
溫柔生產不用花大錢,比一般生產更便宜

由於溫柔生產的媽媽有較高的自主權,很多人以為,溫柔生產要花大錢才能達成,也可能生得比較快,但其實,溫柔生產比一般生產還便宜,但生產速度則不一定。

其實生小孩本身,無論是助產師接生、醫生自然產、非自願的剖腹,都有健保給付。生產時大部分花費,是用在全額自付的減痛針、住院病房升等或是自願剖腹。因此不用減痛藥物、不剖腹的溫柔生產診所自然會比較便宜,而根據諶淑婷居家生產的經驗,在家生孩子需要準備的主要就是浴巾、防水墊等,並不會花太多錢。

但在生產速度上,生產改革推動聯盟所推崇的「低醫療介入生產」則不一定比較快,由於不用催產藥、不剪會陰、非必要不進行剖腹,而是等待產婦的賀爾蒙自然作用,加上現代女性常常久坐、缺乏運動,有時會造成骨盆無法快速開展,因此低醫療介入的生產的速度有時比較慢。《康健》雜誌52期也報導,擁有12年經歷的婦產科主治醫師唐雲龍也表示,以前剪會陰的狀況下,接生一個小孩只需要2∼3分鐘,現在,有必要才剪,唐雲龍為了等會陰慢慢產生延展性,必須等上5~10分鐘左右。

不是拒絕醫療措施,而是釐清每個措施的意義

對於很多人誤會「溫柔生產=在家生產」,或是覺得溫柔生產就是任性的拒絕所有的醫療措施,諶淑婷說,「也許產婦還是覺得要打減痛(針)或者就是想剖腹,我們覺得這些都是可能的,」但她強調,「最重要的是,你知道這些醫療措施的目的,做了會怎麼樣、不做會怎麼樣,我們所接受的醫療措施是我們完全了解、而且同意的,這也是產婦跟陪產者必須要問的。」無論選擇哪一種生產方式,產婦都必須了解生產醫療措施與可能風險,才是為自己負責。

諶淑婷最後為溫柔生產下了一個結論,「我們覺得的溫柔生產,是產婦、陪產者、助產師、醫護人員都能互相尊重。媽媽了解醫療措施的必要性跟風險之後,知道自己有哪些選擇,才能選出最適合自己的生產方式。」

資料來源:

【注1】陳鈺萍分享瑞典藥理學博士烏納斯莫柏格的書《催產素:母親的生理指南》表示,生產是一整套身體機制的互相配合,任何的外力介入(催產藥、減痛針),都會破壞產婦體內賀爾蒙的平衡。陳鈺萍說,來自子宮收縮的產痛,會引發身體分泌腦內啡、催產素等,如果只是減痛針,反而可能影響母親神經賀爾蒙的運作,造成產後憂鬱、餵奶困難。

但陳鈺萍也承認,醫學研究目前還沒有辦法證實,減痛藥物與餵奶、產後憂鬱有直接的關係。陳鈺萍提供了〈Administration of epidural labor analgesia is not associated with a decreased risk of postpartum depression in an urban Canadian population of mothers: a secondary analysis of prospective cohort data.〉Labor Epidural Analgesia and Breastfeeding: A Systematic Review.〉兩份研究報告,前者表示「無法觀察到減痛分娩與產後憂鬱之間有顯著關聯」,後者則指出「關於減痛分娩與母親餵奶狀況,由於變因眾多而且難以控制,許多研究結果是衝突的」。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