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ng U「何東精神」給我們上了寶貴一課

Kong U「何東精神」給我們上了寶貴一課
Photo Credit: hkucampustv Youtube 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就七年前的香港大學何東舍堂Dem Cheer影片近期再度被瘋傳,或許當年facebook的社群生態沒現在般群情洶湧,由於有許多人未曾看過,一方面令數以十萬計的人感到異常新奇,同時惹來罵聲不絕,對此從輕鬆與嚴肅的角度加以探討。

多年前Dem Cheer影片惹熱議,究竟吵的是甚麼?

七年前的香港大學何東舍堂Dem Cheer影片近期再度被瘋傳,或許當年facebook的社群生態沒現在般群情洶湧,由於有許多人未曾看過,一方面令數以十萬計的人感到異常新奇,同時惹來罵聲不絕,部分人批動作和口號「太低能」,更說「好似大陸風氣」,聯想到「大媽、解放軍」。

至於維護「何東黃衫姊妹團」的朋友,則認為青春無限好,Dem Cheer可以好多變化和玩法,即使讀書時期有些「低能」遊戲,總好過長大後純情天真的心態沒有了,還做遺害社會的錯事(像何君堯);另有一些大學生撰文分享,校院有團體精神活動好平常,甚至全世界都有——「雖低能但有用」。

說實話, 這段得意影片惹來如此熱議有點詫異,至少內容相對平實,比十多年前中大學生「新亞桑拿」被指淫褻不雅,以及有理大學生在港鐵向人們大叫「理大直頭堅,啜爆你粒Lin」等活動口號;Kong U「何東精神」顯得純真可愛,而且,更重要是——它是一場舍堂之間的比賽:Inter-hall Cheer Competition,姊妹團只是參賽隊伍「之一」。

既然是一場比賽,評價的角度便不一樣

或者,爭論主因是雙方的期望落差太大,一些人善意指出,這種團體精神的內涵有點無聊(省去過火、惡意粗言),學生們標榜「精明能幹醒目」已帶點自我中心,原來是自讚「會煮糖水又會煲粥」,於是便多了在職網民感歎,年輕人宣揚的「精神」也太過無聊了吧。我們可以設想,如果場地不是港大卻是森林、野外挑戰賽,口號及跳舞強調諸如堅毅、強韌等精神,輿論的反應或完全不同,讚多彈少。

若看作一種比賽競技,還是十分值得體諒,學生們的出發點根本不是觸發惡意鬥爭,緣由並非何東舍堂有批學生無中生有搞大團結,造成校院一些不良的競爭氣氛。如果僅是小圈子的搞作,硬找些精神出來滿足榮譽感,批評她們無聊倒可接受;所以,維護學生的一方,大可平心靜氣說明「參與比賽」這件事,令學生須想盡辦法搞些新意勝出,「低能(或純真)」正是賣點綽頭,排舞也很認真整齊,那麼看這件事的意義便截然不同。

認真mode:團體精神的好與壞

輕鬆的部分談到這裏,假如要嚴肅一點的討論,團體精神的價值在今天愈來愈值得探討,甚至是心理學研究的重要議題。一般來說,在先進及開放城市生活的人,無可避免被社交網絡和科技品包圍,亦強化偏見與情緒,人只會容易變得自我甚或自私,較難廣泛合作或容忍他人,從工作、戀愛到社運都帶來不少衝擊。所以,近年一些日本學者依然在積極探討「自戀病」等社會現象。或許亦因此,令不少人更懷緬、珍惜以前成長「忘我又投入其中的團體活動」,例如運動會、啦啦隊、跳舞班等。

另外,神經科學家約書亞.格林(Joshua Greene)數年前曾在《道德部落》中提及,如果人們活在先進的繁華社會,意味無須大批群族合作便可經濟自主,至少不會餓死,這樣的經濟生活會令人們變得自私和冷漠(各家自掃門前雪),社群主義會較為低落,容易分化不團結。反之,若經濟模式主要是務農或漁獵,人們的社群傾向會較強烈,因為經濟生活形成互相倚靠的親密感,失去了伙伴則難以獨自生存,這種社會相對無私和團結。

是故,先進城市如香港,對於團結、共同擁護信念等事,隨時代發展只愈來愈艱難,團體精神顯得愈來愈可貴。這也可以理解,為何政治家派屈克.亨利(Patrick Henry)要煞有介事向公眾強調:「團結就穩固,分裂則倒下。」(“United we stand, divided we fall.”)畢竟,我們距離傳統不加思索的團結、社群主義世代,已漸行漸遠。

人性如一幣兩面,應培養「良性」團結和競爭

唯一憂慮的是,任何人性的本能傾向猶如銀幣的兩面,如何平衡得失,做到「良性」的團體精神和團結,才是未來最重要的著眼點,全人類覺知「命運共同體」的世紀,似乎相當遙遠。

暫時看來,目前全球先進社會的社群現象,處於「卡在中間,不上不下」的階段,一方面,人們難以凝聚龐大共識,不利形成數以十萬計的運動;另一方面,卻又極易造就人數不多的小圈子互相惡鬥,甚至對方沒有冒犯你,別人也主動作出挑釁,最終結成世仇,相信只要經歷過不同類型公司、社團的辦公室政治的人,對此必有深刻感受。始終,人類從大自然演化繼承了類人猿動物的本能,很重視把生活不同背景的人,劃分為「內團體 」(自己人 )和「外團體」(其他人),令人盲目,從遠古至今鬥爭不息。

無論如何,現在的大學學習風氣得來不易,至少近代過渡了中世紀大學,學生對課堂感到不滿,便一起向教授擲石、潑尿羞辱的世紀。當下,大學校院能兼備土壤培養學子團體或社群精神,塑造善意與良性競爭,還是值得鼓勵,如果要挑剔的話,可以修改一下「我哋何東精神就喺團結!」,將來想多些:我們究竟根據甚麼價值和精神團結,對態度、智慧、涵養有多重視,而不是渴求一種宗教般的盲目熱情。

核稿編輯:tnl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