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獎的是哪位《素食者》?神化譯者背後對於亞洲文學的不信任

得獎的是哪位《素食者》?神化譯者背後對於亞洲文學的不信任
譯者Deborah Smith與小說《素食者》作者韓江|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讀者真的那麼不能接受譯本和原著的「風格」出入嗎?如果在翻譯的過程中,影響了作品的風味,村上春樹又是如何看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吳品儒(自由譯者與撰稿者)

2016年韓國作家韓江的小說《素食者》獲頒曼布克獎,卻引發「是因為英國譯者Deborah Smith翻得好才得獎」的質疑。韓裔美籍的韓國放送通訊大學客座教授Charse Yun於2017年7月2日,在韓國新聞雜誌《Korea Expose》上發表文章〈You Say Melon, I Say Lemon: Deborah Smith’s Flawed Yet Remarkable Translation of “The Vegetarian”〉,表示自學韓文的譯者Deborah Smith雖然譯文有錯但不影響故事架構,翻譯品質依舊傑出(remarkable),不過他也認為譯者的風格和原著的確有差距,他以「瑞蒙卡佛(Raymond Carver)被翻譯成狄更斯(Charles Dickens)」來比喻兩者的落差。

韓國國內因此掀起爭議,究竟會得獎是自己國家的作品好?還是譯者的功勞。國際公共電台(PRI, Public Radio International)主持人Marco Werman訪問譯者Deborah Smith時,也問她是否想過是她的翻譯讓素食者躍上國際檯面。

問題是,如果真是如此,那又如何?讀者真的那麼不能接受譯本和原著的「風格」出入嗎?

誰會質疑歐美知名作家的亞洲譯本是否逐字逐句正確,同時又要文筆優美?少有此類質疑的原因,在於大眾認為譯文忠實是基本。編輯、譯者、讀者都非常要求要讀到「原汁原味」的美味譯本。不要說知名作家,可能連在美國大型超市販售的廉價小說,被翻譯成中文時都會被要求把一些無聊的求愛內容徹底譯出。

但如果是亞洲作家銷售文化商品到歐美,因為「陌生文化背景」所以必須刪節或修改內容,而且連知名作家、深度作品也不能倖免。例如村上春樹的一套三冊《發條鳥年代記》,英譯本只有一冊。

譯本內容被刪掉幾乎三分之二,村上春樹本人不可能不知情,畢竟當初是他自己決定在八零年代往美國發展。他自己找英文譯者,自己審稿,然後拿給經紀人看。總之,村上春樹很有可能是為了讓自己的作品前進到更遠的地方,才決定讓別人對自己的作品「動手動腳」。

如果在翻譯的過程中,影響了作品的風味,村上春樹又是如何看待?他說:「並不是說多少有點誤譯、多少把事實關係搞錯也沒關係,不過還有比這些更重要的事情。有一些部分,與其在意細微表現的程度,要是把更大的故事程度呈現出來就好了。故事本身要是有力量,多少有些誤差也能超越」(村上春樹,柴田元幸《翻訳夜話》p.84)

或許村上春樹已經對自己作品的力道很有自信,才說出這番話。但不可否認的是強而有力的好作品並不會因為譯者的幾筆增添或譯者、作者風格差異,就讓作品變成徹底失敗之作,不然台灣的讀者現在為什麼還在看品質堪憂的舊譯經典名著?反過來說,糟糕作品給優秀譯者操刀,還是一樣糟。要是有讀者覺得很棒,那是個人品味的問題,但沒有力氣或缺乏格局、深度的書,就像臭掉的牛絞肉,怎麽摔怎麼捏,塞多少蔥蒜香料,油鍋一煎就發出臭味。

所以說,主持人Marco Werman質疑《素食者》得到布克獎是因為譯者很好,顯示出他並不是很了解譯者的作用,更可能瞧不起作者、作品。更有甚者,他可能根本不想承認亞洲作品有資格得獎(曼布克獎在2013年之前,只頒給大英國協和愛爾蘭作家),獎項榮譽全靠英國譯者的功力,這樣說來根本是替譯者造神了。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