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台灣工程師獨家告白:我如何考進全球龍頭企業Google?

Photo Credit: 財訊|陳俊松/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谷歌工作,年薪從80萬到700萬元都有可能。 本刊專訪一位從台灣雅虎奇摩跳到谷歌亞太區的工程師,第一手揭露他提升身價的關鍵。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林宏達、林苑卿|財訊雙週刊 第539期

今年初,一篇文章在網路上大量轉傳,大意是有一名網友參加同學會,發現同學在台灣谷歌上班,住超過四千萬元的房子,開BMW X4,戴勞力士綠水鬼名錶,「全身的行頭都很猛!」上網發文問「台灣谷歌的薪水有多高?」

「台灣的工程師真的是便宜又好用!」一位和谷歌合作多年的資深工程師說,「不信,你自己上Glassdoor(美國薪資資訊分享網站)去查!」

本刊整理Glassdoor的薪資資訊,採訪多位在谷歌、臉書工作的經理和工程師發現,谷歌有一套精算每個人貢獻度的系統,每個人都要削尖了頭往上爬,因為,你如果不能證明自己的獨特價值,也可能被請出公司,相反的,如果你能讓事情因為有你變得不一樣,年薪700萬元也有可能。

美國薪資網站 資訊透明

你所在的地區,會影響你的薪資高低,譬如,根據Glassdoor上,由網友提報的資訊顯示,谷歌台灣彰化資料中心的維護工程師,月薪大約是六萬到六萬八,沒有紅利,但如果你是美國的資料中心維護工程師,固定年薪約為133萬元,加上紅利等變動薪資,平均年薪約為175萬元。考慮到美國和台灣的生活費、房價、稅率等差距,做同樣工作的薪資,差距幾乎達一倍以上。

「谷歌也會打算盤。」一位工程師分析,同樣的研發工作移出美國就能省下一半的錢,為什麼不做?

通過筆試  飛去矽谷面談

再以軟體工程師為例,根據Glassdoor的資料,在台灣谷歌實習的軟體工程師,月薪是四萬兩千元,如果是正式的軟體工程師,年薪可達144萬到155萬元,如果做到第三級的軟體工程師,年薪可達220萬到250萬元。

本刊調查,谷歌、臉書等大型網路公司,區域主管的年薪,約為兩百到三百多萬元,為了避免高薪挖角大戰,「各家的薪資水準都差不多」,一位資深工程師觀察。

但是,如果你讓谷歌總部認為,你的工作不只對台灣有影響,對亞太區或全球市場都很重要,你的薪水才有可能真的三級跳,在美國矽谷總部,同樣做第三級軟體工程師的工作,年薪能衝上420萬元,如果加紅利,有機會衝上747萬元。在矽谷,不只谷歌提供這種薪水,臉書在矽谷的工程師,固定年薪也有420萬元,加上紅利也能達到510萬元。

但是,台灣工程師有機會能做到谷歌亞太區的工作,甚至到矽谷上班嗎?

這一次,本刊採訪一位37歲的台灣工程師,他在澳洲拿到學位後,從台灣雅虎奇摩做起,再爭取到谷歌亞太區的工作,後來又被臉書挖走,變成各家公司搶著要的人才。

要拿到好工作,人脈是第一道門檻。「很多好缺,根本還來不及PO上網,就已經被拿走了。」他說,台灣的網路公司工程師之間,有一個圈子,不管你是雅虎、微軟、谷歌,這些商場上互相較勁的公司,私底下工程師、工程主管之間都互相認識,對彼此的本事、個性都互相了解,而且經常聚會,「就我所知,很多微軟的工程師就跟谷歌的同業很熟。」他分析。

他回憶,打進這個圈子後,有一次,他接到在谷歌工作的朋友電話,有一個亞太區的工作出缺,他馬上著手申請,第一關就讓他印象深刻。

「人資拿了一疊厚厚的文件給我」,他回憶,除了制式的基本資料、個性評量,還有厚厚一疊的專業問題,要他直接回家,一個星期後再交卷,全是艱深、刁鑽的專業問題,「不怕你上網查資料,問別人。」他回憶,那一個星期非常辛苦,他白天上班,晚上回家一題一題推敲,「寫到後面已經頭皮發麻,幾乎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

他把答卷寄給谷歌人資,經過很多天之後,人資通知他,他通過考試,可以進到下一關,他收到谷歌寄來的機票,安排他飛到美國總部面試,他先經過由多位主考官組成的委員會,從各個方向拋問題,測試他的反應,整個過程中,他的反應和主考官的給分,都被記錄下來,谷歌內部研發了一套系統,一場測驗下來,不只能測應徵者的能力,還同時給每個主考官打分數,評量每個主考官是否能公正、精確的了解應徵者。

最後一關,是由他未來主管直接面試,這時,他的薪水也大致談定,「大約就是2、300萬元」,他說,整個過程非常漫長。

不過,進谷歌之後才是考驗的開始,「谷歌的工程師都很聰明!」他回憶,不見得客戶要什麼、長官要什麼,就會照辦,這群人也不怕找不到高薪工作,如何讓團隊同事配合,變成他的壓力來源之一。後來,他又跳到臉書,找到另一個亞太區的工作;但這一次,他不需要跟工程師協調。

適應職場文化 更為關鍵

本刊採訪另一位從蘋果跳槽到谷歌的台灣籍經理的看法,他也有同樣的觀察,「在蘋果,只要什麼對公司好,大家就馬上去做」,但在谷歌,由於管理制度更強調個人表現,「你可以自己提申請,要求升遷。」他說,在接到新工作的當下,主管就會提醒你要設定目標,要你做到哪些事,才能在兩年後提出升遷申請。

在谷歌,你要不要參加會議,要怎麼做,都能自己決定,但同樣的,你提一個計畫,找同事一起開會,對方也會盤算,這是否符合他自己的目標,決定要不要參加。光有工程能力不夠,每個人都必須能有效的說服別人,有好的溝通能力,才能再往上爬。

這一次,谷歌找台灣工程師打世界杯,走進谷歌,只是拿到第一張門票,除了工程能力,如何突破溝通和協調的文化差異,才是台灣工程師能不能拿到矽谷薪水的關鍵。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科技』文章 更多『財訊』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