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4大爭議,台灣將成為亞洲第一開放「無心跳器捐」國家

破除4大爭議,台灣將成為亞洲第一開放「無心跳器捐」國家
示意圖,非實際手術。Photo Credit: Official U.S. Navy Page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衛福部表示,無心跳器官捐贈開放後,約可增加70例的器官捐贈,若醫院依照共識執行,即日起就可進行無心跳器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根據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的統計,全國有9千多人正在等待器官移植救命,但是今年判定可以捐贈器官的人卻只有2百多人。為了擴大器官捐贈的人數,衛福部昨(6)日開會同意,除過往腦死患者外,台灣月底將成為亞洲第一個開放「無心跳」器官捐贈的國家,可望增加2至3成器官捐贈量,造福更多有需要的患者。

(中央社)過去無心跳器捐,曾經引起倫理爭議,認為死亡判定不夠嚴謹,另外也有心跳停止後器官活性的問題,都有待凝聚共識。

衛福部昨天下午開會討論「無心跳器捐」可行性,醫事司長石崇良在會議後向記者說明,世界潮流中器捐有分「活體」、「腦死」和「無心跳」捐贈3種,而其中「腦死器捐」因為判定過程嚴謹,且因民風器捐不普遍、加上意外傷害等因素,降低腦死器捐的數量,讓來源遇到瓶頸。

石崇良說,死後捐贈分成4類,第1類為到院就死亡、第2類為急救失敗後死亡,這2類病人的器官因意外和急救過程耗損,器官能使用的機率較低,因此不在這次的討論範圍。會議最後達成共識,除了腦死病人,現階段優先適用符合安寧緩和醫療條例中的末期病人、同意撤除維生醫療並且願意捐贈器官者,在心跳停止5分鐘後可施行無心跳器捐。

爭議一:強摘器官?死亡確認怎麼做?

《中央社》報導,過去的腦死判定相當嚴格,會先確定本人或家屬有器捐意願,並於腦幹功能測試前觀察12小時,確認腦幹已無功能,至少4小時後再由2名具腦死判定資格醫師重新進行第二次判定。

不過,因器官捐贈來源受限,等器官救命者又大排長龍,部分醫界人士一直希望拓展器官來源,無心跳器捐近年成為討論熱點。

為了確認死亡沒有疑義,石崇良表示,當病人心臟停止後,會有5分鐘心臟觀察等候期,確定5分鐘都不再有心跳恢復,才開始進行摘取階段。

台大創傷醫學部主治醫師郭庭均表示,一般民眾對腦死認定更難理解,不能接受為何心臟還在跳動,就說要器捐?無心跳器捐在一般認知中,更容易被接受。郭庭均說,過去有些病人明明願意器捐,但因無法做腦死判定,無法如願。如心臟衰竭患者,腦幹並不會喪失功能,以腦死判定為捐贈依據,這些人根本不能捐。未來明文規定後,對病人、家屬和勸募團隊來說都是好事。

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執行長江仰仁也說,規定心跳停要觀察5分鐘才取器官,是為了「杜絕口舌」,因心跳一旦停止,醫學上共識3分鐘內腦部也會死亡,等於決定人體生命的2大重要器官都失去功能。

爭議二:為了維持器官活性,增加病人痛苦?

過去無心跳器捐曾受議論,還有一點是醫療人員為了維持器官活性,可能為病人裝上葉克膜等體外循環系統、或施打抗凝血劑等藥物,被外界質疑是在「加工」死亡,也有違安寧緩和醫療的精神。

為此,石崇良表示,在還沒有宣判死亡前,不會為了器官捐贈而違反安寧緩和、增加病人痛苦,不能為了維持器官活性做侵入性的處置,如接上葉克膜或循環設備,頂多在撤除呼吸器時因病人可能會呼吸不順、痛苦給予鎮定藥物。

爭議三:無心跳者捐贈的器官狀態?

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董事長李伯璋,在接受《中央社》訪問時指出,腦死的病人因心臟、血液還在繼續跳動及流動,捐贈時可直接以冰水供應器官(避免血液在血管中凝固),不僅較不會使臟器受損,可用器官較多、器捐品質也較好。

而「無心跳器捐」則是等到心跳停止後才捐贈,李伯璋指出,心跳停止以後血液就會凝固,時間一久很多器官恐無法使用,因此,必須在心跳剛剛停止的時候,就立即灌冰水,把肝臟、腎臟裡凝固的血液沖掉加以保存,但心臟及肺臟則無法捐贈。

石崇良則表示,為了達成病人捐器官、遺愛人間心願,在確認病人死亡後,為了讓器官功能維持會給予必要處置,如維持臟器活性必須讓體溫下降,可插上導管、讓體溫下降,讓後續移植能成功。但這些必要的處置,都是必須本於尊重生命的神聖性。

爭議四:器官捐贈者,能對器捐判定有選擇嗎?


石崇良表示,無心跳器捐跟腦死判定後器捐有所不同,雖然很多研究顯示,無心跳後和腦死器捐的腎臟移植存活性差不多,但仍要尊重移植受贈者,做器官分配時,會告知受贈者,可以選擇要不要接受。

另外,為了鼓勵器捐,對無心跳器官的捐贈者也比照現行腦死器捐者,若捐出來超過兩個以上器官,其中一個可以指定受贈對象。

石崇良表示,會議達成共識後,各醫院可依據共識擬定執行的標準流程,衛福部也會擬定心臟死後《器官捐贈作業規範》,但若醫院依照共識執行,即起就可進行無心跳器捐。

至於施行後可增加的器官捐贈量,石崇良說,無法估計,但根據英國經驗,約會增加腦死判定的1/3量,以台灣推估的話,一年腦死判定為200例,約可增加70例。江仰仁也指出,台灣有7千多人等待換腎,每年卻僅有200人捐,開放後對等腎患者是一大福音。

相關文章: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